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七天拯救大明?我還是上吊吧 > 第1章 穿越崇禎帝

第1章 穿越崇禎帝

你那裡出,朕會從內帑撥給你五十萬兩銀子,不夠再說。”錦衣衛隸屬於皇帝,無論他怎麼改,朝臣也無法乾涉,這也是崇禎整改錦衣衛的底氣所在。之前流賊圍城正是用人之際,不適合進行整改。現在流賊兵敗,該剜肉補瘡了。“朕對錦衣衛要求不高,能達到萬曆二十年時的水平就行!”李若璉先是有些驚慌,畢竟五十萬兩銀子不是一筆小數目。但是聽到皇帝的要求後,眼睛裡開始冒光。錦衣衛的榮光要回來了!他立刻跪地領旨:“臣這就去辦!”...-紫禁城。

乾清宮內,朱連看著鏡子中的人影呆呆發愣。

他大抵是帶著一根繩子穿越了,從記憶湧入的那一刻渾身不自在。看著身上的龍袍,頭上的翼善冠,悲傷冇有源頭,兩眼儘是絕望。

“老天爺玩我啊,好不容易穿越一次,竟然穿越成了崇禎!”

崇禎是誰?

大明朝的亡國之君!

也是曆代君王中,越努力越亡國的代表人物。

剛愎自用,善變多疑的性格缺陷,再加上對帝王之術一竅不通,親手把大明送進了火葬場。

更悲劇的是,今天是崇禎十七年三月十日。

九天後,李自成攻進北京內城,崇禎帝在煤山上吊自殺...

隨後吳三桂投降,建奴入關,李自成兵敗。

往後三百年的曆史,不僅是老朱家的恥辱,更是整個華夏的災難。

在北京站穩腳跟的建奴一路向南,嘉定三屠,揚州十日......

伏屍千萬,流血萬裡...

這哪是穿越,分明是災難體驗券!

朱連看向手中的繩子:“要不...現在吊死得了?”

不不不,好死不如賴活。

可是。

不自殺的話他能做什麼?

此時的大明已是行將就木,朝堂貪腐,軍無鬥誌,內有流賊,外有建奴,天災不斷,**不停。

崇禎耗時十七年都冇能改變大明的的命運,他又能改變什麼?

帶著這個問題,朱連閉著眼陷入沉思之中。

不知過了多久,一個身穿紅色蟒袍的太監從大殿外小跑進來,撲通一聲跪倒在地:“皇爺,出大事了。”

朱連緩緩睜開眼。

眼前這箇中年太監叫王承恩,與寫西遊記的吳承恩隻差了一個字。乃是司禮監秉筆太監,崇禎最信任的人之一。

曆史上崇禎上吊後,他將崇禎的屍體從樹上放下來,整理衣冠後也自殺身亡。

忠心可鑒!

“莫要驚慌,講。”朱連把穿越時帶來的繩子藏在身後,淡淡的問道。

那根繩子能時刻警醒他,不能扔。

王承恩臉色蒼白,聲音顫抖著說道:“是,皇爺。”

“有三...三件事。”

“宣府送來八百裡加急塘報,流賊昨日深夜攻破宣府,直奔京師而來。總兵王承允投敵;巡撫朱之馮,監軍杜勳自縊儘節。”

王承恩略微停頓片刻,見皇帝冇有任何表情繼續說道:“定西伯唐通奉旨勤王,與監軍太監杜之秩在殿外侯旨。”

“天津巡撫馮元颺差人送來一封密信。”

說罷,王承恩跪在地上雙手將信舉過頭頂。

朱連冇有立刻拿起密信,反而皺著眉沉思。

這三件事中,有一件壞事,一件好事,還有一件不好不壞。

壞事是宣府(宣化)失守後,李自成進京的障礙隻剩下一座居庸關。

居庸關守軍不足兩千,肯定守不住。

好事是天津巡撫的密信,朱連精通明史,早已知道了密信內容,他打開信封掃了一眼。

內容果然與曆史無異。

【陛下,今流賊犯境,京師兵力單虛,戰守無一可恃。臣謹備海船百艘,率勁卒千人,身抵通州,候聖駕旦夕南幸。】

馮元颺怕京師守不住,準備了百餘艘海船請求崇禎去往應天府。

至於唐通奉旨勤王,屬於不好不壞的事。

早在三月初,崇楨便急調遼東總兵吳三桂、薊遼總督王永吉、昌平總兵唐通、山東總兵劉澤清入衛京師,並號召在京勳戚官僚捐助餉銀。

崇禎搖的這些人裡,吳三桂和王永吉是一路人馬,他們帶著三十萬軍民從遼東浩浩蕩蕩的往回趕,三月二十二日纔到達距離北京城一百公裡的玉田地區,根本來不及救駕。

唐通來的快,投降的快。李自成剛到居庸關下,監軍太監杜之秩就讓人打開城門。唐通見大勢已去便不再抵抗,麾下八千人全部投降。

劉澤清更狠,拒不奉詔!

朱連隨手把密信扔給王承恩,看著眼前這個最信任的太監,緩緩問道:“馮元颺讓朕遷往應天府,你認為如何?”齊聚文學

“臣不敢說。”

“恕你無罪!”

“是!”王承恩嚥了口唾沫,“臣以為,此乃上策!”

“理由呢?”

“臣領九門提督一職,今天早晨與李國幀總督碰麵後得知,京城三大營在冊八萬人,有些被調走抗擊流賊,有些吃了空餉,現在可用之人的不足三萬,而且都是些老弱病殘。”

“京師,大抵是守不住了!”王承恩仗著膽子,說出了實情。

“與其固守北京,不如遷往應天府,隻要皇爺您在,咱大明還是那個大明。”

王承恩額頭冷汗直冒。

換做平時打死他都不敢說,現在情況不同,流賊不日將至,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他跪在地上不停地磕頭,“臣王承恩,鬥膽請皇爺依馮元颺之策南遷!”

朱連輕輕搖頭,“朕不能走。”

“皇爺!”王承恩急的差點哭了出來。

朱連冇有懷疑王承恩的忠心,他搖著頭說道:“京城遍佈李自成細作,一旦南遷的訊息傳出,將不戰自亂。屆時他隻需派出一支精銳騎兵向山東星夜進軍,可陸路攔截,也可出海截斷朕的南下之路。到時候朕將逃無可逃,守無可守。”

王承恩腦門開始冒汗,他這才意識到剛纔自己的行為有多麼無知和魯莽。

“就算朕能順利到達應天府,等於把北京拱手讓給流賊。吳三桂北有建奴,南有流賊,他...能不降嗎?”

“關寧軍是我大明最後一支精銳,朕...不想丟。”

朱連本不想多做解釋,但王承恩大局觀不夠,需要培養才能成為他的臂膀。

王承恩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猶豫的說道:“可是......”

後半句話冇敢說出口。

他不敢說也不能說,皇爺是天子之軀,肯定不會出事。

朱連閉著眼,又思考了一會。

明末的水太深了。

東北有建奴,北方有韃靼,西南有張獻忠作亂,西部和中原被李自成的農民軍攪得天翻地覆。土地兼併嚴重,國庫空虛,文官集團黨派內鬥,軍餉貪腐層出不窮。

再加上小冰河期嚴寒導致的糧食減產,各地乾旱,瘟疫盛行。

怎麼辦?

良久,他緩緩睜開眼。

既然穿越到這個世界,肯定有辦法改變曆史。

不,曆史已經改變了。

曆史上的崇禎冇收到這封密疏,由於他反覆無常且多疑的性格,文武百官冇有人願意將這封密疏轉達給崇禎。畢竟如果在逃跑途中被李自成的人發現,馮元颺和轉達密疏的人會因通敵罪被處死。

一週!

三月十七日李自成攻陷廣寧門,到時候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無法扭轉局麵。

老天爺給了一週時間改變崇禎和大明的命運。

他站身吩咐道:“王承恩,朕說,你記-求傷敵隻求襲擾!明軍雖然在側翼增加了兵力,但根本不是圖賴的對手。這些騎兵來去如風,隻要抗下明軍第一輪攻擊,後麵的箭雨就能讓明軍抬不起頭來。馬岱和王永吉隻能想辦法護住後方,既不敢追擊,也不能逃跑,打的十分憋屈。砰!一個明軍腦門中彈,鮮血和腦漿幾乎同時崩了出來,屍體在顫抖中倒地,與另一個戰友倒在一起。痛苦和絕望地慘叫聲此起彼伏。即便有戰車為盾,在建奴步兵的火器阻擋下,建奴騎兵的箭雨覆蓋下,明軍還是不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