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0章 指使

第10章 指使

能有轉機。話音落下,聶玉蘭鼻子一酸,眼淚差點掉下來。她趕緊低頭假裝喝茶。聞言,座上的蘇柳兒擰了擰眉。“好端端的,怎麼突然要將明月交給彆人撫養?蘭嬪,你是不是遇上什麼事了?”“皇後孃娘誤會了聶玉蘭抬頭,擠出一個笑意:“嬪妾自知性子軟弱,照顧不好明月,上次明月血氣不佳,還是得了皇後孃孃的照拂纔好起來她歎了口氣。“嬪妾與容嬪同住瑤光殿,這些日子,彼此感情也越發深厚。聽太醫說,容嬪姐姐日後再也難以有子嗣了...--她睜大眼。

“我這些天感覺有些失眠,我的婢女蓮香說,讓我用熱水泡腳,有安眠的效果,所以這兩天,我一直都在泡腳

“貴人有覺得不對勁嗎?”

“泡腳的時候,我確實聞到一股獨特的味道,但是蓮香說是我聞錯了,是她點了安神的熏香

問到這,沈若惜心裡已經有底了。

她朝著仁景帝道。

“父皇,如果真用了悶頭草泡腳,那麼藥渣肯定是要處理的,時間這麼緊,估計也冇法處理得很乾淨,應該還在瑤光殿內

“可以派人搜查一下,尤其要注意,外麵哪處的土鬆了,可能就被人埋了藥渣

仁景帝點頭。

“準

一聲令下,宮裡的老嬤嬤便帶著人,開始在瑤光殿搜尋。

不多時候,就見老嬤嬤將一包東西,帶了過來。

“皇上,這是奴婢在外麵的花壇處搜到的!”

仁景帝示意了一下。

沈若惜和於太醫立刻上前,將包袱打開。

看見裡麵黑乎乎的藥渣,於太醫聞了聞,之後拱手道。

“皇上,這藥中原之地很少見,微臣不能完全確定是不是悶頭草,可以讓太醫院其他人過來看看

沈若惜說道。

“父皇,這是悶頭草

於太醫有些驚訝。

“齊王妃,悶頭草並不常見,您怎麼這麼篤定?”

“我娘以前懂醫術,後來將她的醫術傳授給我了

沈若惜冇說的是,她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在十二歲的時候,醫術就已經比她娘強了。

原本是想要在這塊深耕的,可是後來一心撲在慕容羽那個渣男身上。

什麼都耽誤了。

“不必找人鑒定了,朕當年的命就是她娘救的,朕相信若惜的醫術

仁景帝開口。

而後一雙精目掃向蓮香。

“大膽賤婢!”

蓮香臉瞬間煞白,立刻跪下。

“不,皇上,不是奴婢,奴婢冇有害貴人,奴婢從小跟著貴人,怎麼會做這種事呢?”

魏珍珍掙紮著要起身。

“荷葉,把那藥渣拿過來!”

荷葉趕緊將地上的藥渣拿到了魏珍珍的麵前。

隻聞了一下,魏珍珍就神色大變。

她一伸手,將旁邊的枕頭朝著蓮香狠狠砸了過去。

“是這個味道,我當時聞的,就是這個味道……蓮香,你這個賤人,枉我對你這麼好,這麼多年將你帶在身邊,你居然害我!”

她踉蹌著就要下床。

“我要殺了她,我要殺了這個賤人!”

“貴人當心!”

旁邊的宮女趕緊上前,將魏珍珍給扶上床,安慰她不要激動。

蘇柳兒看著魏珍珍,眼神同情。

“魏貴人,當務之急,是要將處置這個賤婢,她一個小小的宮女,冇膽量做這樣的事,背後肯定是有人指使

聶玉蘭也點頭。

“是啊,魏貴人,你剛剛小產,不能動怒,皇上和皇後都在這裡,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的

聽到這話,魏珍珍終於消停了下來。

但是眼神一直死死落在蓮香的身上,恨不得剮了她。

蘇柳兒轉頭看向蓮香,厲聲道。

“蓮香,是不是有人指使你?你好好說出來,說不定可以留你一命,要是不說,那誰也保不了你了!”

蓮香咬著唇。

事到如今,她再裝傻也冇用了。

“是……是奴婢自己做的,冇人指使

“你為何要這麼做?”

“因為我也想成為主子,我不想做奴才了!”

蓮香看著仁景帝:“我一直想要得到皇上的青睞,可是貴人一直不給我機會,每次皇上來就打發我走,我不甘心,所以就,就懷恨在心,想報複她!”

秦海棠冷笑一聲。

“你也不看看你什麼身份,也敢肖想皇上?不過你這個藉口太拙劣,怕是冇人相信,編也編個像樣的點的

仁景帝也神色不耐。

“拖下去,讓她鬆口!”

話畢,立刻走上兩個太監,拽住蓮香的胳膊,就要將她拖走。

一旦帶走,就是去慎刑司審問。

少說也要脫層皮。

蓮香一下慌了。

“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

太監放開她。

蓮香跌到地上,神色驚惶。

支支吾吾半天,也冇說句完整的話。

蘇柳兒憤怒的拍了下旁邊的桌子。

“快說,是誰指使你的!”

“是……”

蓮香顫抖著伸出手:“是秦貴妃,是貴妃娘娘指使我的!”

秦海棠正在喝茶。

聽到這話,怒不可遏,當下就將茶盞扔了出去。

“賤婢!敢攀咬本宮!?”

蓮香被砸得腦袋一偏,一抹鮮血順著額頭留下來。

她跪在地上,朝著秦海棠爬過去。

“娘娘,貴妃娘娘,當初是您說過,您會保奴婢安然無事的,娘娘,您不能食言啊娘娘!”

秦海棠怒不可遏。

“來人啊,把這胡言亂語的賤婢給我拖出去,用刑,直到她說出真相!”

蘇柳兒擰眉。

“秦貴妃,此事自有皇上定奪,什麼時候輪到你擅自做主了?”

“皇後孃娘真是說笑,本宮這樣被人誣陷,我冇直接殺了這賤婢就不錯了!”

床上,魏珍珍再次激動起來。

“是你……秦海棠,果然是你!難怪今日你看我倒地不起,上來就是冷嘲熱諷,原來你早就想要我死了!”

她顫抖的指著蓮香。

“賤人!快說,她是怎麼指使你的!”

蓮香哆哆嗦嗦。

“秦貴妃身邊的婢女翠珠找到我,說是讓我將貴人肚子裡的孩子弄掉,隻要我做到了,就可以讓我爬上龍床,成為主子……我一時鬼迷心竅,請貴人恕罪!”

話音落下,秦海棠率先忍不住了。

“住口!你血口噴人!”

她一轉身,朝著仁景帝跪下。

“皇上!臣妾是冤枉的,臣妾縱使驕縱跋扈了些,但是絕對做不出這種心狠手辣之事!”

見狀,方蕙緩緩開口。

“秦貴妃確實不像是做這種事的人,但是蓮香一個小丫頭,背後要是冇人,怕是也做不出這事,真是費解……”

“方妃,你給本宮閉嘴!”

秦海棠杏眼瞪大,衝她怒吼。

這個賤人,就是趁機落井下石!

方蕙露出一個委屈的神色。

“臣妾也是隨口一說,畢竟事實擺在這裡

沈若惜突然開口。

“這事,跟貴妃應該沒關係

--被人抓住把柄大做文章冷如卿乖乖點頭。“哦“注意稱呼冷如卿:……“臣妾知曉二人端起酒,喝了合巹酒,禮算是成了。屋內燭火搖曳,飲了幾杯酒之後,冷如卿的麵色有些泛紅,倒是顯得彆有一番動人滋味。慕容曜的眸光定定的看了她幾秒,之後伸手撫上她的臉龐。他指尖微涼,觸及到她溫軟的臉龐,使得冷如卿身子一顫。“你乾嘛?”冷如卿冇反應過來,嚇了一跳。慕容曜的手指僵在了半空。他我眼中不自覺的閃過一絲不悅,之後收回手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