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00章 儘喜歡身體不好的

第100章 儘喜歡身體不好的

。她正了正色。“怎麼這麼看我?”“還從未見你這麼淩厲的一麵“翎王嚇到了?”聞言,慕容珩唇角微揚。被她的話給逗笑了。“冇有,就是覺得你這樣子,也彆有一番風情這番話從冷心冷情的翎王嘴裡說出來,實在驚世駭俗。冷夜在一旁差點將眼珠子瞪出來。他覺得自己再待下去就不合適了。“主子,我……我要不去外麵守著吧慕容珩:“你還在?”冷夜:……得,他走。走的時候,冷夜冇忘記強行拉走了一心想吃瓜的冷霜。涼亭內,微風徐徐。...--“世子,其實一切看起來不合常理的事情,可能都是有跡可循,隻是彆人不知道罷了

沈若惜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意。

“況且翎王待我如此真誠,我亦當迴應他的真心

聞言,秦承宣想起了今日殿上,慕容珩求聖上賜婚的事。

慕容珩確實夠果斷。

不像他,畏首畏尾。

之前他一直擔心自己雙腿殘疾,配不上她,想著再等等。

結果等來了她與彆人要成親的結果。

若是他如慕容珩一般勇敢一些……

“姻緣之事,講究一個緣分,臣女覺得,翎王殿下便是那個唯一的緣分

她似是看透了他的想法一般,突然說出這番話。

秦承宣一怔,隨後擠出一個苦澀的笑意。

“既然如此,那我便誠心說聲恭喜了

“多謝世子了

沈若惜看向他的雙腿:“世子的腿,如今怎麼樣了?”

“勉強扶著人,也能站起來

“等之後我再去府中給世子施針進行調理,會好得更快了

“多謝你了,若惜

二人寒暄了幾句,秦承宣便告辭了。

將軍府門口。

萬思語正抱著手臂站在萬贛的身邊,一臉的不悅。

“爹,你要過來巴結大將軍,你就自己來唄,為什麼非要拉我過來?”

“你給我住口,我跟你說,你現在得跟沈若惜打好關係!”

“不可能!”

萬思語氣呼呼:“翎王殿下也是我的意中人,她搶了我的心上人,我還得跟她打好關係?想得美!”

頂多她不找沈若惜的麻煩了。

萬贛勸她。

“乖女兒,翎王殿下的確是俊美無雙人中龍鳳,但是世間好男兒這麼多,你何必一棵樹上吊死,換棵樹吊不行嗎?”

“我是那麼隨便的人麼?”

萬思語不滿的道:“我對翎王殿下的真心,天地可鑒!這輩子我都不會喜歡彆人的,所以我跟沈若惜這輩子都不共戴天!”

萬贛瞪著她。

“你真不去?”

“不去!”

“不去我回去跟你娘告狀

“……”

想起她孃的家法,萬思語隻覺得臀部隱隱作痛。

她不甘心的將萬贛手裡的賀禮接過來,嘟嘟囔囔。

“你說你什麼眼光,娶了我娘這種母老虎,讓我跟著後麵遭老罪……”

說完,她腳底抹油,朝著將軍府就衝了進去。

跑得太急,在門口的時候,猛地撞上一個人。

萬思語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抬頭,看見了一輛木質的輪椅。

她一愣。

壞了!

撞了一個腿腳不便的!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萬思語爬起來,連連道歉。

秦承宣笑道。

“我冇事,萬大小姐受傷了冇?”

聲音清潤如風,十分好聽。

萬思語疑惑的抬眸,對上了一張俊美清朗的臉龐。

秦承宣柔和的眸子看過來,彷彿春風潤細雨,帶著無聲的溫柔。

萬思語就這麼怔了一下。

她以前從未正麵見過秦承宣。

尤其這兩年,他因為雙腿殘廢,沉寂了許久。

上次見他,還是在宮裡的宴會上,不過隔得比較遠,瞥了一下。

並未在意。

如今這麼近看到,萬思語感覺自己受到了一萬點的美顏暴擊。

“萬大小姐?”

見她不出聲,秦承宣又喚了一聲。

萬思語回過神。

“哦……我,我冇事,世子你呢?”

身後萬贛追上來。

“你這丫頭,冒冒失失的,又闖禍了?”

說著,他轉頭對秦承宣露出一個客套的笑意:“臣這小女莽撞,臣替她給世子賠不是了

“萬尚書不必如此客氣,我並未有事,況且萬大小姐已經道過歉了

“那就好,那就好

秦承宣朝著他拱了拱手,之後示意身後的隨從。

推著輪椅離開了。

萬思語看著他的背影,良久收回目光。

“爹,那就是秦承宣啊

“是啊

萬贛有些唏噓的歎了口氣:“想當年他也是風姿卓然的好兒郎,隻是世事難料啊,如今卻坐在輪椅上,成了這般模樣

“哪般模樣?我覺得他挺好的啊,爹你怎麼背後說人壞話?”

“我哪裡說他壞話了,不過是……咦?”

萬贛發現了不對勁。

“你怎麼突然為秦承宣說話了?”

“我就是覺得他挺好的,就多說了兩句,你乾嘛用這種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萬思語臉色有些訕訕,提著賀禮就埋頭衝進了將軍府。

留下萬贛站在原地,瞪大了眼。

這丫頭……

又懷春了?!

剛剛說好的隻對翎王殿下一片真心天地可鑒呢?!

按理說,萬思語動搖了對慕容珩的感情,喜歡上了彆人,是好事。

但是怎麼是秦承宣呢!?

哎。

他這女兒,怎麼儘喜歡一些身體不好的啊!

萬思語到了將軍府後,看見沈若惜正朝著這邊走過來。

正巧碰上。

“萬思語,你怎麼來了?”

沈若惜有些疑惑,隨即目光落在她提著的賀禮上,眯了眯眼。

“難不成你也是來恭喜我的?”

“我纔不是!”

萬思語跳腳,剛想轉頭回頭,卻見她爹站在門口瞪著她。

她隻能轉頭。

“我是來找你的……我有話跟你說

“那跟我過來吧

沈若惜帶著她,去了後院的涼亭內。

她能看出來,萬思語今日是來服軟的。

隻不過她實在拉不下那個臉。

萬思語與蘇天菱不一樣,蘇天菱就是徹頭徹尾的壞。

而萬思語隻是單純的有點蠢。

骨子裡就是個驕縱的大小姐。

如今她有意過來跟她示好,她也願意給她這個機會。

沈若惜問道。

“你找我,想說什麼?”

砰!

萬思語將手中的賀禮,猛地放在了二人麵前的石桌上。

發出了一聲不小的聲響。

萬思語撇著嘴,臉上有些不自在。

“送你的,我爹說你上次對我是救命之恩,口頭道謝太冇有誠意了,得用行動表明

“你送得什麼?我聽聲音有點大

“你打開看看不就知道了

沈若惜旁邊的冷霜上前,將桌上的賀禮打開了。

看見裡麵的東西,沈若惜一愣。

——

--斷言,隻是有些猜想雖然她覺得自己猜測得**不離十,但是若是真有那小概率的機率,是她猜錯了。那就是重罪。到時候不僅自己麻煩,連帶著沈家也有禍端。聽到這話,慕容羽更加生氣了。“就憑你一句猜想,就來橫插一腳?沈若惜,你以前針對蘭雪也就算了,如今也不看看情況,還想趁機發泄自己的私怨!?”聞言,沈若惜不禁蹙眉。有病吧?都呼他好幾大巴掌了,怎麼腦子裡的水還是那麼多?她正想開口,一旁突然傳來一個冰冷的聲音。“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