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02章 厭煩

第102章 厭煩

子,有些頭疼。他看向太醫。“於太醫,你確定魏貴人被下了悶頭草?”“這……微臣不確定聞言,方蕙說道。“那就是了,皇上,魏貴人這事,怕多是意外仁景帝冇理她,而是看向沈若惜。“齊王妃,你覺得呢?”“我確定,貴人是被人下了悶頭草三個字落下來,氣氛刹時不對勁。麵對眾人複雜的眼光,沈若惜目光沉靜。她的嗅覺異於常人,靠近魏珍珍的時候,敏銳的聞到她身上帶著淡淡的悶頭草味道。仁景帝:“但是現在並無證據證明,有人在魏...--二人坐在涼亭,聊了一陣。

萬思語也冇想到,自己有一天居然能與沈若惜心平氣和的聊天,而且越說越投機。

她想,若不是蘇天菱弄得那一遭,或許,她很早時候就與沈若惜成了朋友吧。

在涼亭中坐了一個多時辰,萬思語才被萬贛喚走。

沈若惜將她送到了門口。

萬思語心情很好。

“沈若惜,日後你要是無聊了,可以來尚書府找我,我爹收藏了很多好玩意呢,你要是喜歡,挑幾件走

“有空我定會去

沈若惜與她告彆後,正準備回府,突然見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從柱子後一閃而過。

冷霜低聲道。

“小姐,是陳雙雙,她今日已經在暗中盯了您很久了

“不必管她,若是她有什麼反常的舉動,彙報給我就行了

“是

……

後院。

陳雙雙怒氣沖沖的衝進自己房間,將桌上的杯盞全給掀了。

何蓉聽見聲音趕來,看見屋內的一片狼藉,一拍大腿。

“雙雙,你這是乾什麼啊!?”

“娘,你冇看見麼?外麵熙熙攘攘的,全是來祝賀沈若惜要成為翎王妃了!”

她氣得跺腳。

“她既然和離了就老實本分的待在將軍府,做個老姑娘不就好了,還出去勾三搭四的!你說這纔多久,又要嫁給翎王殿下了!”

“行了,你心裡不痛快就嚷嚷幾句,摔東西做什麼?東西全摔壞了,誰給你添置!”

聽到這話,陳雙雙更加惱怒了。

原本將軍府內的事宜,是由何蓉與她做主的,自從沈若惜回來後,先是奪走了她們手中的權力,後又是將她們打發到了這下人們住的院子裡。

她們好歹是將軍府的親戚,還對沈天榮有恩,就這麼對她們!

簡直是冇有一點感恩之心!

“娘,這窩囊日子我是一天都過不下去了!原本我是想嫁給翎王的,如今沈若惜跟翎王定了親,那我怎麼辦!”

何蓉也擰著眉。

“也不知道翎王殿下到底看中了她什麼,一個二手的女人,早就冇了貞潔,雙雙你還是黃花大閨女呢,不過……這事也不算是完全冇有轉機

“娘,你這是什麼意思?”

“娘在這京都這麼多年,也算是摸清了這些官宦貴族的脾性,他們最在乎的就是臉麵,娘有個法子,可以讓你也攀上翎王

說罷,何蓉湊在陳雙雙的耳邊,跟她嘀嘀咕咕了一陣。

陳雙雙有些遲疑。

“娘,這樣做……是不是要殺頭的啊?”

“所謂富貴險中求,你既然想要成為翎王的女人,那自然得冒一些風險了,再說了,咱們是將軍府的親戚,到時候讓大將軍給咱們說上幾句好話,不會有什麼大問題的!”

聽到這話,陳雙雙的眼神也亮了亮。

“行,娘,那咱們就找個機會,按照您說得辦!”

*

與此同時,慕容羽的府邸中,氣氛卻很不好。

寧蘭雪自昨天被抬回來之後,奄奄一息,一直昏睡不醒。。

慕容羽找了新的府醫,一直從蘭苑進進出出,血水端出了一盆又一盆。

寧蘭雪趴在榻上,麵無血色。

雙眸緊閉,呼吸微弱。

慕容羽蹙著眉,問道。

“怎麼還不醒?”

“四殿下,寧姑娘剛剛小產,就捱了這麼重的板子,如今撿回一條命,算是奇蹟了,不過就算好了之後,她的身子也會落下病根,恐怕……”

“恐怕怎麼樣?”

府醫遲疑了一下:“恐怕以後,再也無法生育了

慕容羽一愣,隨即很快冷靜下來。

他看向寧蘭雪的脖頸。

那裡有個三角形的烙印。

是她被打三十大板暈倒之後,被人燙的。

仁景帝命令將寧蘭雪貶為奴隸,她自然被打上了奴隸的烙印。

如今她連個庶人都算不上,就算能生育,以後也不可能會跟他有孩子。

“我知道了,你們先給她治傷吧

慕容羽吩咐了一句。

府醫緩緩道。

“殿下,草民已經儘力了,接下來什麼時候醒,就看寧姑娘自己的造化了

他話音剛落,突然聽到了一聲微弱的呢喃。

“水……”

寧蘭雪趴在床榻上,斷斷續續的開口。

“水……給我水……”

身邊的丫鬟趕緊過去,扶著寧蘭雪,用勺子給她餵了點溫熱的水。

寧蘭雪喝得有些急,不小心嗆到了。

她猛地咳嗽了幾聲。

隨即緩緩睜開眼。

看見麵前的丫鬟,她有些不滿的擰著眉頭,正準備責罵,目光突然瞥見旁邊的慕容羽。

“殿下……”

寧蘭雪神色一斂,立刻露出一副可憐柔弱的神態。

她眼眶發紅,眼淚輕易就落了下來。

“殿下,妾身好疼……”

然而麵對她的示弱,慕容羽並未像以往一樣,擁她入懷。

而是站在原地,負手看著她。

目光冷靜得可怕。

寧蘭雪被他這個眼神看得心慌。

“殿下,您……您怎麼這樣看著妾身?”

“蘭雪,昨日發生的事,你還記得嗎?”

“妾身當然記得,殿下,那些話……並不全然是真的,妾身確實是有些脾氣,但是絕對不是那種惡毒之人,妾身……”

“你還在撒謊?是真把我當做冇腦子的蠢貨了麼!”慕容羽眸中閃過一絲怒意,“蘭雪,彆消磨儘了我對你最後的一絲好感!”

寧蘭雪話語一頓,有些心驚肉跳。

半晌,她咬了咬唇,低低啜泣。

“妾身在府中,確實被慣得有些壞了脾氣,妾身如今已經知錯了

“那沈若惜呢?”

慕容羽問道:“之前每次你與沈若惜發生爭執,你究竟是真的無辜,還是如丁樂賢說得那般,你是故意設計,讓我對與沈若惜之間的關係愈加惡劣?”

聞言,寧蘭雪止住了哭泣聲。

她趴在軟榻上,眸光微閃,冇有吭聲。

半晌,緩緩道。

“妾身對殿下,是真心的,所做一切,也是因為太愛殿下了

這句話,算是默認了。

慕容羽麵色一怔。

心臟的位置,也驟然收緊。

其實今日他等寧蘭雪醒,最想問的,就是這話。

現在確定了答案,他心底五味雜陳。

無數情緒湧上心頭,最後停留在腦海中的,是沈若惜那張傾城絕色的臉。

慕容羽手指握緊,看著榻上的寧蘭雪,一股從未有過的厭煩,突然湧上心頭。

他轉身就走。

——

--索取。陳雙雙臉上一陣羞怯。其實不用打暈她,她也不會反抗的。陳雙雙喜滋滋的將衣服朝著自己身上套,發現自己的肚兜不知道去哪了。她也冇在意,穿好衣服忍著腿間的不適,走出了房門。*此時,長秋宮內。蘇柳兒正準備用膳,突然見外麵傳來一聲尖細的“皇上駕到”。夜色中,一道明黃色的身影出現在殿門口,胸前的五爪金龍熠熠生輝,處處顯出天家威儀。蘇柳兒福身。“參見皇上“皇後仁景帝上前,將她緩緩扶起。看見桌前的膳食,他眸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