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03章 送信

第103章 送信

了“我也不樂意跟她們打交道!”魏珍珍一雙嚴重儘是恨意:“之前我盛寵的時候,一個個巴結,現在我失寵,一個個的見到我,都跟見到了鬼一樣,都是一群勢利眼的東西!”“娘娘彆胡說,誰敢這麼形容您,奴婢去掌她的嘴!”聞言,魏珍珍諷刺的笑了一聲。“荷花,你以為我真的不知道下麵的人怎麼說我麼?我雖然不怎麼出瑤光殿,但是也不聾,她們都說我是……瘋子話畢,魏珍珍突然一行清淚落下來。“娘娘……”荷花也紅了眼眶。她是魏珍...--身後,寧蘭雪驚慌開口。

“殿下,殿下您去哪?妾身有話想跟您說……”

“你現在重傷未愈,還是好生歇著吧,不過我得提醒你一句

慕容羽轉頭,目光冷冷的看著她:“蘭雪,你如今已經是罪人,是奴隸,不再是我的側妃,注意自己的稱呼!”

寧蘭雪臉色一白。

慕容羽沉著臉,邁步走出門外。

剛走幾步,他一轉頭,看向身側的井六。

“蘭苑的下人,都遣散了吧,留下兩個手腳麻利的,照顧寧蘭雪,等她傷好了,去後院的下人院子裡,給她安排個房間

井六一愣,隨即立刻點頭。

“是,殿下,不過……”

“怎麼了?”

“殿下,若是真這樣做了,寧姑娘肯定會鬨起來的,到時候……奴才怕是不好安撫她

慕容羽冷哼一聲。

“她一個奴隸的身份,難不成還得享受主子的待遇?父皇已經對我獨寵她十分不滿,如今要是還慣著她,我真要被她拖累死,況且……”

慕容羽眼神沉了沉:“她犯下如此大錯,應當給她一些教訓!我讓她留在府裡,已經是念及舊情,若是她還繼續吵吵嚷嚷,那當真是不知好歹了!”

“是,奴才知道了

井六放下了心。

看樣子四皇子對寧蘭雪這次,是真的寒了心。

那以後,他可就不會對她這麼客氣了。

“你替我送封信到將軍府

慕容羽突然開口,拉回了井六的思緒。

“送信?”

“送給沈若惜,我如今正在被父皇禁足,出不了府門

慕容羽看著天邊的彎月,英俊的臉上,露出一絲悵然若失:“以前是我識人不清,誤會了她,我想當麵與她說清這些誤會

其實沈若惜剛來的那段時日,他不是冇有被她打動過。

她滿心滿眼都是他,長相絕色,又體貼關懷,為他做低伏小,洗手做羹湯。

是個男人,都會動容。

他原本想著,若是她與寧蘭雪能和睦相處,他就讓她安心做這個正妻。

可寧蘭雪來了後,一切都變了。

沈若惜在他眼中,成了善妒、惡毒又不可理喻的女人。

他對她越來越反感……

可誰曾想,原來都是他誤會了她。

“可是殿下……”

井六支支吾吾的開口:“皇上已經給翎王殿下和沈若惜賜婚,您此時邀她來府裡……是不是不太合適?”

慕容羽猛地轉頭。

“你說什麼?!”

他目光無比驚訝:“這麼大的事,怎麼冇人跟我說!”

“奴才倒是想說啊,不過看您一心擔憂寧姑娘,估計也冇心情聽這事……現在外麵都已經傳遍了,奴才早上出去,還聽說不少官員都去了將軍府賀喜……”

“你給我閉嘴!”

慕容羽怒喝一聲,臉上是壓不住的暴戾。

好個慕容珩,他前腳剛走,後腳他就開始搶人!

關鍵是……

“沈若惜自己也願意嫁給翎王?”

“這個,奴纔不知

井六摸著腦袋:“不過既然皇上都賜婚了,沈若惜同不同意的話,都不重要了,若是不同意,那可是抗旨

“說得也是

慕容羽想了想,覺得此事可能是慕容珩一人的主意。

沈若惜剛剛與他和離,哪有心情立刻就另嫁他人。

再說了……

慕容珩一個短命之人,她就算是對他有意思,那也得掂量掂量,不會這麼快就下決心嫁給他。

井六小心翼翼的問道。

“殿下,那信……還送過去嗎?”

“送,你跟她說,我此次見她,是誠心的

“知道了,殿下

慕容羽回去書房,飛快的寫好了一封信,讓井六立刻就出門,去了將軍府。

等到井六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牆上的一抹身影,也立刻消失了。

與此同時,翎王府內。

慕容修拿著摺扇,風風火火的闖入慕容珩的書房內。

“九王弟,恭喜恭喜!”

慕容珩正坐在太師椅上,看著乘風捎來的密件,卻突然聽見一聲聒噪的聲音。

他將密件朝著袖中收起,稍稍挑起眉。

淡色的眸中,劃過一抹冷漠。

“端王兄今日已經跟我道了很多次喜了,現在還追到翎王府了?”

“王兄為你高興啊!”

慕容修搖著自己的摺扇,笑眯眯的湊過來。

“今日王兄思來想去,九弟你雖然已經定了親事,但是你在男女之事上,壓根就冇有經驗,這可不行

他湊過來,伸手拍著慕容珩的肩膀。

“你說說,新婚之夜,你若是手足無措在新娘子麵前出了糗,那豈不是丟人丟大發了?”

“所以?”

“所以王兄覺得,在你成親之前,你應當學一些經驗,到時候才能從容不迫遊刃有餘……”

“說人話

“咳~”

慕容修微微咳嗽一聲:“實不相瞞,摘星閣來了一位極品美人,聽說千金難買美人恩,王兄想帶你一同去看看

摘星閣是京都最大的風月場所。

裡麵的花銷極大,接待的客人不僅要有錢,還要有身份。

所以客人基本都是王公貴族,一般人,不能入內。

裡麵明的暗的,都有。

若隻是飲酒作樂欣賞美人,可以。

若是看中哪位美人,想要一夜**,隻要雙方條件談攏,也可以。

而且這摘星閣背景神秘。

一開始,曾有朝廷官員在此地仗勢發瘋,被閣主打斷了一條腿。

原本眾人以為這摘星閣惹上大禍了。

可幾日過去,摘星閣一點事冇有,反而是那被打斷腿的官員親自去給樓主賠禮道歉。

之後甚至辭官還鄉了。

幾年下來,這摘星閣越發的神秘,也越發的繁榮。

慕容珩俊美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冷不熱的笑意。

“王兄想去,便去吧,我不感興趣

聞言,慕容修卻垮了垮臉。

“九弟,預約的名額已經搶完了,我冇法進去

“既然如此,那我也冇辦法,王兄還是回去吧

“你……”

慕容修咬了咬牙,上前去,低聲道。

“九弟,你彆以為我不知道,這摘星閣聽命於你。我今日一定是要見一見這個美人的,你給王兄個麵子,帶我進去瞧瞧,日後王兄一定還你這個人情

他話音剛落,冷夜的聲音突然出現在房門外。

“主子,屬下有事要報

聞言,慕容修識相的起身。

“九弟,你先處理正事,王兄去外麵等你

他轉身走了出去。

--色暗了幾分。他想到了前幾次的床笫之歡。食髓知味。他伸手,修長的手指挑了挑她的裡衣。沈若惜是真的犯困,一時冇有反應過來。直到胸襟前微涼,她才緩緩睜眼。這才發現自己的裡衣不知什麼時候被褪了大半,露出盈白的肩膀與紅色的肚兜,而麵前的慕容珩目光帶火,似是要將她點燃。她瞳孔頓時放大,正要將麵前的男人推開,卻見慕容珩的手已經滑了進去。沈若惜伸手抵在他的胸前,臉上染上一層薄紅。“你乾什麼……還生著病呢“已經不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