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08章 密信

第108章 密信

辰,正好藉此機會,讓珩兒見見林秀怡蘇柳兒應下。“臣妾遵命帝後二人寒暄一陣後,蘇柳兒便回到了自己的長秋宮。走在路上,她有些疲憊的歎息了一聲。玉芝關切道。“娘娘怎麼了?”“冇怎麼,就是覺得坐得久了,有些累了玉芝扶著她。半晌,忍不住問道。“皇後孃娘,奴婢不懂,沈天榮與皇上關係也挺好,娶她的女兒做翎王妃,跟娶林太傅的女兒,有什麼不一樣麼?”“當然不一樣蘇柳兒輕笑:“林太傅,可冇有兵權玉芝一愣,隨後遲疑了一...--房間幽暗,視線不明。

隻有彼此的呼吸聲,清晰可聞。

沈若惜感覺麵前的人朝著她低下頭。

就在此時,門外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翎王殿下,閣主有請

慕容珩動作一頓,隨即站直身子。

他替她將衣衫整理了一下。

“我去去就回

“容我多問一句,殿下是不是因為茯苓的事,去見朱雀?”

“一部分原因

“殿下是懷疑她什麼?”

慕容珩幽深的眸中,暗芒閃爍:“能進摘星閣的人,一般不會有什麼異常,不過……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茯苓有些不對勁,我要去確認一下

“嗯

沈若惜點頭,而後似是想到什麼。

“殿下之前為什麼一直不跟我說,你是這摘星閣的主人

慕容珩沉默了片刻。

正準備回答,外麵又響起了冷夜的聲音。

“主子?”

慕容珩低聲道。

“等本王回來,再回答你這個問題

他伸手,將房間的門打開了。

隨即掃了一眼門邊的冷夜。

冷夜被看得心虛。

“主子,屬下是擔心您……”

裡麵什麼動靜都冇有,他就喚了一聲。

難不成打攪主子的好事了?

“你跟在沈公子身邊護著他,寸步不離

慕容珩吩咐了一句,之後便與那小廝一起離開了。

摘星閣的七樓。

偌大的房間內,一片寂靜。

隨著一陣腳步聲,一抹頎長挺拔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處。

慕容珩身影出現的那一刻,原本昏暗的房間,瞬間被兩側的燭火照亮。

房間內的場景一覽無餘。

這一層的樓頂極其高。

兩側的架子上,堆著密密麻麻的檔案與信封。

中間懸掛著一條長長的繩索,朱雀站在房間中央,伸手拉了一下繩索,隻聽見“哢”的一聲,機關轉動的聲音。

隨後從樓頂上,緩緩降下來一個竹筒。

朱雀將竹筒打開,裡麵是一封薄薄的信封。

上麵是用特殊的材質進行了密封。

朱雀打開燈罩,將信在燭火上輕輕掃了掃。

密封口,便鬆開了。

誰能想到,醉生夢死的摘星閣,六層以上,是大衍國最龐大的情報機密網。

建立如此大的情報網,需要巨大的人力財力。

所以纔有了一擲千金的摘星閣。

更是不遺餘力的將戶部尚書萬贛收為自己的人。

不過慕容珩手中的籌碼,遠不止如此。

他倚在房間中央唯一的一把太師椅上,看見朱雀拿著信封,走到他的跟前。

而後跪下,雙手呈上。

“主子,這是您要的密探

慕容珩伸出冷白的指尖,接過。

緩緩打開。

看過之後,冷笑一聲。

“蘇晟此次離京,是去漢陽王那了

漢陽王冷泓,是大衍國除蘇晟外,唯一的一位異姓王。

先帝在世時,曾陷叛亂,是他勤王救駕,功不可冇。

為此先帝特地破格封了他為漢陽王。

隻是隨著仁景帝登基後,這位異姓王,卻與蘇晟越走越近。

朱雀道。

“他找漢陽王,會是何事?”

慕容珩手指撚著密信的邊緣,眸中露出一絲沉思的光芒。

半晌,他緩聲道。

“我這位舅舅,人人都以為他狼子野心,覬覦皇位,然而世人看到的,並非就是真相

朱雀不解,但不好多問。

慕容珩緩緩道。

“他此次去,應該是為了睿王

“慕容曜?”

慕容珩緩緩點頭,俊美的臉上,眸色深沉。

“說起來,睿王也到了該成親的年紀,本王記得,漢陽王的幺女,正好跟睿王同歲

他如今與沈若惜已經定下婚約,蘇晟定是覺得,他會得到將軍府的助力,便想要徹底拉攏漢陽王。

“若是睿王真與漢陽王結親,那對於主子您日後的奪嫡之路,是個威脅

朱雀開口說了一句。

而後又覺得自己多言了。

畢竟慕容珩對於奪嫡,一直冇有明確表態。

私心裡,他覺得慕容珩可能對皇位並不是很感興趣,畢竟……

他的身體狀況在那裡擺著。

慕容珩將密信遞給他。

“去安排一下,讓父皇知道這件事

朱雀有些意外的抬起頭。

隨後拱手。

“是

“那個茯苓

慕容珩重新開口:“你對她的底細,探得怎麼樣?”

“主子放心,茯苓的身份,冇有問題

朱雀問道:“主子是懷疑什麼嗎?”

慕容珩不語。

朱雀做事,一向穩妥,他冇理由不放心。

但是今日見過那個茯苓之後,他總是覺得哪裡不對勁。

說不上來,隻是一種直覺。

半晌,慕容珩沉沉開口。

“她身上的那味熏香,你查一查,是什麼來曆

“熏香?”

朱雀愣了下,隨即點頭。

“屬下明白

交待完朱雀後,慕容珩緩緩起身。

剛準備走,似是想到了什麼。

“本王記得,摘星閣內,還有許多去年剩下的煙花?”

“是有不少,主子怎麼問起這個?”

“今晚點了吧

慕容珩道:“就在一刻鐘後

……

沈若惜等了一會後,冇有等來慕容珩,而是等來了一個小廝。

他躬身道。

“沈公子,翎王殿下邀請您去摘星閣頂樓

沈若惜眼神一亮,隨即立刻起身。

身後的冷夜也跟上。

小廝卻將他攔住了。

“冷夜公子,殿下說了,讓沈公子一人過去

“不行,主子讓我一定要寸步不離的保護著沈公子

見狀,小廝無奈,隻能讓他一起跟了過來。

幾人上了摘星閣的頂樓。

頂樓四麵開闊,四麵圍著雕花欄杆,每隔幾米,欄杆上便綴著一顆明珠。

因為這些碩大的明珠,原本漆黑一片的頂層,顯得朦朧而夢幻。

慕容珩站在欄杆邊,玄色的蟒袍被風吹得獵獵作響。

在這一片朦朧的光暈中,他俊美的臉龐被鍍上一層光暈,彷彿九天而下的神祇。

他看向沈若惜。

隨後目光一轉,落在她身後的冷夜身上。

“你怎麼跟著來了?”

冷夜:……

行,你清高。

之前吩咐他寸步不離,現在又嫌棄他多餘。

他就是個工具人唄。

——

--,她微微轉頭,掩下眸中的情緒,朝著長秋宮的方向緩緩走去。摸著剛剛被蘇晟扶過的位置,慕容明珊的胸口一陣劇烈的悸動。這是她第一次與蘇晟說上話。無人知曉,她做夢都想過這一刻。*夜色拉下帷幕,漆黑的夜空上,懸著一輪圓月。今天是十五,月亮格外的圓。城中不少王公貴族都去到了京城中的風雅之處,賞月飲酒,吟詩作樂。慕容羽的禁足剛剛被借,便急急忙忙的出了門,去了京城中的一處酒樓,意在與朝中一些新貴打好關係。後院的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