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09章 喜歡

第109章 喜歡

你的人,還是圖其他的“姨母放心“嗯,你做事,姨母向來放心蘇柳兒點頭,又關心了他的身體情況。二人敘了一會,慕容珩才轉身離開。看著他的背影,蘇柳兒站在原地,歎息一聲。宮女玉芝扶著她,朝著長秋宮走去。她低聲道。“娘娘,翎王長大了,有自己的心事了,這也是正常的,您不必失落“其實從小,我就不太能看懂珩兒,後來他長大,心思更是難猜,如今他成為翎王殿下,更是越發的疏遠了玉芝看了看四周,低聲道。“翎王畢竟不是娘娘...--“那……屬下告退

冷夜微微一拱手,識相的退下了。

等人一走後,慕容珩走過來,朝著沈若惜伸出手。

“來

沈若惜將手指搭在慕容珩的掌心,任由他牽著,到了欄杆處。

頂層極高。

站在欄杆處,幾乎整個京都的夜色,都在腳下。

風從四處吹來,灌滿她的衣袍。

沈若惜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慕容珩低聲道。

“冷嗎?”

“還好

她話音剛落,便見身上一暖,慕容珩將自己的外衣脫下來,披在了沈若惜的身上。

沈若惜一愣,立刻扯下來。

“不行,殿下身體不好,得多穿點

“但是你冷

“我不礙事,殿下彆看我瘦,其實我從小被我爹帶著鍛鍊,力氣比一般的女子要大,身體也很好

沈若惜將慕容珩的外衣遞過去,想要重新給他穿好。

她垂著眸認真給他整理衣襟的樣子,溫柔又認真。

讓人簡直不忍心打擾。

慕容珩就這樣垂眸,定定的看著她。

她很好看。

也很純白。

純白到想讓人給她弄臟。

這個念頭冒出,他的眼中忍不住露出一絲邪肆,但是很快便被壓製了下去。

“不用繫了

慕容珩一伸手,打斷了她的動作。

隨即將沈若惜的身體轉過去,將外衣掀起,將她也罩在了懷中,從後擁著她。

刹時,四周都是冷冽的藥香味。

沈若惜一愣,正要動,突然感覺耳邊貼上一層溫熱。

慕容珩貼著她細軟的耳垂,低低呢喃。

“若惜……”

聲音莫名染上點不懷好意的味道。

沈若惜胸口忍不住跳得厲害。

她緩聲道。

“翎王殿下還未回答我的問題

“嗯?”

“之前為什麼有意對我隱瞞,你是摘星閣的主人?”

聞言,身後人沉默了片刻。

而後,他緩緩開口。

“我擔心你怕我

聲音居然帶上了點委屈。

沈若惜表情一僵,差點冇控製住笑出聲。

她穩住心神。

“殿下的事,願不願意跟我說,是殿下的自由,但是請殿下相信,我不會怕你

“是麼?”

環在她腰間的手,忍不住緩慢收緊。

他似乎是要將她融進身體。

沈若惜納悶。

明明看著一副病弱的樣子,哪來這麼大的勁?

慕容珩與她耳鬢廝磨,而後突然沉沉道。

“我可能……並非如你想象中的那麼好

他說話的瞬間,半空中突然升起一簇火光。

而後,“砰”的一聲。

在夜幕中綻開一朵巨大的煙花。

照亮了半邊夜空。

煙花很近,就抵在她的麵前,在她的眸中,綻出驚豔的火光。

沈若惜一下愣住了。

很快,陸陸續續有更多的煙花升上來,將整個夜空照亮得如同白晝。

這是一場盛大的煙火盛會。

而沈若惜站在帝京的最高處,將這璀璨的美景,儘收眼中。

她驚喜的回頭,看嚮慕容珩。

“這是你安排的?”

“嗯

她臉上晃動的驚喜,宛若不諳世事的少女,讓慕容珩也忍不住揚起一抹微小的笑意。

沈若惜突然反應過來。

“你剛剛說什麼?”

慕容珩卻冇回答。

而是問道:“喜歡嗎?”

“喜歡!”

“我也喜歡……”

他低聲呢喃。

而後,吻上了她的唇。

極儘纏綿。

*

夜色漸深。

慕容修在摘星閣內,喝了一整夜的酒。

等準備離開的時候,已經麵色飄紅,腳步虛浮。

他晃悠悠的踏出房間,腳卻被門檻絆了一下,差點摔倒。

“王爺小心

一隻溫軟的小手,扶住了他。

與此用時,鼻翼間縈繞著一股淡淡的香味,令人沉溺。

慕容修一陣。

一抬頭,看見了一張傾城絕色的臉。

居然是茯苓。

“茯苓姑娘……”

“端王殿下怎麼在此喝了這麼久的悶酒?天都亮了

“本王一個人有些無聊,就坐得久了些

慕容修扶著腦袋,莫名有些煩躁。

剛剛聽見這柔弱無骨的聲音,有那麼一瞬間,他還以為是她……

看清來人後,他內心的那股失望來的愈加強烈。

是啊,怎麼可能是她呢?

“端王殿下好像是醉了,不如……去茯苓那裡,醒醒酒?”

慕容修看向她。

“茯苓姑娘不是對本王冇興趣?”

“王爺誤會了,奴隻是覺得殿下看似風流不羈,實際有禮有度,又十分體貼,便想與王爺多瞭解一番

“茯苓姑娘美意,不過本王現在還有事,就不多留了,告辭

說罷,慕容修將胳膊從她手中抽出來,喚來小廝,緩緩離開了。

留下茯苓站在原地,眼中閃過一絲詫異。

她旁邊的婢女也忍不住疑惑道。

“姑娘,端王殿下今日不是對您興趣很大麼,如今怎麼這麼不給麵子?”

“我也不知,怕是有心事吧

茯苓的眸中閃過一絲異樣。

切。

還以為能輕易拿捏呢。

果然男人都是翻臉比翻書還快的玩意兒。

……

慕容修被小廝扶著,出了摘星閣的門。

在馬車邊,踩了好幾次腳凳,才勉強踩穩,進了馬車。

小廝道。

“端王殿下,您醉了

“本王是醉了,隻有醉了,才能暫時的忘記她……”

“王爺要忘記誰?”

聞言,慕容修冇吭聲。

隻是扶著腦袋,神色極其的落寞。

小廝體貼的給他遞上了醒酒石,又買來一杯醒酒茶。

慕容修坐在馬車中,含著醒酒石,喝了一會茶,腦袋逐漸得清明瞭許多。

但是人清醒了,心頭的情緒卻越發的散不開。

他突然道。

“走,去宮裡

“啊?”

小廝有些疑惑,但是慕容修的命令他不敢不聽。

馬車一路疾馳,朝著皇宮的方向駛去。

……

後宮內。

聶玉蘭正在淺眠,突然聽見一陣細碎的說話聲。

她擰著眉。

“春兒,誰啊?”

帷帳突然被掀開,之後一隻胳膊將她一撈。

聶玉蘭瞬間被按入了一個滿是酒氣的懷抱。

“蘭兒,我好想你……”

聶玉蘭一驚,瞬間睡意全無。

她驚慌失措的推開慕容修,一張小臉瞬間失去血色。

“怎麼是你?!你不要命了!”

春兒急急上前:“娘娘,奴婢也攔了,但是攔不住,端王殿下一定要見您,奴婢怕鬨出大動靜引來彆人,便隻能先放他進來了

慕容修又要去抱她。

“蘭兒,我太想你了,想得受不了……”

“你喝酒了?”

聶玉蘭聞著酒氣,神色驚慌:“殿下,你醉了,現在腦子不清醒,趕緊回去……”

“我冇醉,我現在腦子很清醒,我要你

說著,他猛地覆上聶玉蘭的唇。

一貼上那層柔軟,慕容修便覺得理智迅速崩塌。

撬開她的唇齒,勾住香軟的舌。

又吻又吮。

--家人其實本就冇有異心……”蘇柳兒話說一半,又止住了。罷了,他根本不信。果然,仁景帝的眸中,浮現出絲絲不屑。“皇後怕是真病了,開始睜眼說胡話了蘇柳兒不語。當初若是她不被逼入宮,蘇晟也不會成今日這般。但是如今一切都不可迴旋,又有什麼可說的。她微微轉眸,看向麵前的帝王。所有人都說他仁善,寬容,英明。然而另一麵,他卻又是如此的薄情,多疑,與狠決。仁景帝伸手,替她掖了掖被子。“皇後性子溫和,但是有時候太過溫...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