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1章 撞死

第11章 撞死

。她也很意外。原本以為,慕容珩就要在這逼仄的暗室內,強要了她。可是吻到深處,他突然伏在她的肩膀,輕聲喚了句她的名字,之後便倒了下去。她以為他是暈了。但是一拽他,卻見慕容珩不滿的蹙了蹙眉,枕在她的膝蓋上,安然睡下了。讓沈若惜一時有些懵。反應了好幾秒,才接受這神奇的轉變。冷夜和小禹子上前,手腳輕柔的將慕容珩弄到了床榻上。沈若惜坐在床邊,給他細細檢查。看著榻上慕容珩安靜的模樣,冷夜心中有些驚訝。以前慕容...--話音落下,眾人目光立刻都朝著她看了過來。

沈若惜道。

“這悶頭草,乃是長在苗域一帶的毒藥,中原這邊比較稀有,尤其是宮裡,基本不會用到,這點於太醫應該清楚,否則憑於太醫德高望重,這悶頭草不會不怎麼認識

於太醫點頭。

“確實如此

“所以說,尋常人並不認識這悶頭草,更不會知道它的用處,秦貴妃出身公侯之家,不會知道這種毒藥,所以,臣妾覺得,此事另有其人

話音落下,場上安靜了幾秒。

而後秦海棠一轉頭。

“方妃,我記得你祖籍就是苗域那邊的,你自己以前也略懂點醫藥?”

方蕙立刻否認。

“臣妾雖然是苗域的,但是自小就到了中原,哪裡知道什麼悶頭草,貴妃豈不可亂說!”

“嗬,我亂說?本宮隻有明華公主一個女兒,以後公主又不會繼承大統,我犯不著去害她,而你就不一樣了,你有兒子,你纔會忌憚魏貴人生出皇子,你說是麼?”

聞言,方蕙也跪下。

她目光定定的看著仁景帝。

“皇上,臣妾多年來一直恪守本分,絕不敢做出這種大逆不道的事,臣妾發誓,若是臣妾做的,一定不得善終!”

她說得極其誠懇。

仁景帝盯著她看了會,而後目光重新落在蓮香身上。

“看樣子,不動點手段,你怕是不會說了

說罷,揮揮手。

示意拉下去。

就在此時,蓮香突然一咬牙,看向秦海棠。

“秦貴妃,你竟然騙我!我就算是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

說著,突然猛地起身,朝著一旁的桌子撞了過去。

砰的一聲!

腦袋撞在桌角,鮮血飛濺。

“啊!”

有膽子小的嬪妃,嚇得立刻尖叫起來。

於太醫過去,探了探蓮香的鼻息,而後搖了搖頭。

已經死了。

秦海棠明豔的臉上,帶著怒意。

“這賤婢不知道受了什麼人指使,一心要攀咬臣妾,皇上,您一定要查出幕後之人!”

魏珍珍哭得傷心。

“你還在演戲,蓮香已經說了,是你指使的!是你,秦海棠,是你害我!”

說著,突然從床上跌落下來,跪在地上,對著仁景帝使勁磕頭。

“皇上,您一定要為嬪妾做主!秦海棠是凶手,是她殺了嬪妾肚子裡的孩子,皇上!”

一聲一聲,撕心裂肺。

讓人動容。

仁景帝起身,過去親自將她扶了起來。

在魏珍珍絕望又含著期待的眼神中,他緩緩道。

“這段時間,朕會讓皇後對你多加照拂,你眼下最重要的,是養好身子

末了,他拍了拍魏珍珍的手:“不過,秦貴妃絕對不是害你的人

魏珍珍眼裡的光,瞬間熄滅。

搖晃一下,差點摔倒。

說完之後,仁景帝轉身,看向蘇柳兒。

“皇後,這裡就交由你處理吧,若惜,你跟我過來一下

說著,朝著殿外走去。

沈若惜立刻跟上。

仁景帝一走,其他人也開始告辭了。

魏珍珍臉色煞白的被人扶到了床上,跟丟了魂魄一樣。

隻是眼神始終落在秦海棠身上,恨意洶湧。

秦海棠看都冇看她。

她緩緩起身。

“本宮乏了,也該回去了

說著,給蘇柳兒福了福身,轉身準備離去。

經過方蕙的時候,秦海棠腳步一頓。

忽然抬手就給了她一巴掌。

“啊!”

方蕙被打得措手不及,差點摔倒。

她捂著臉,又驚又怒。

“你!”

“今日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以後想要對本宮耍小心機,就不是一耳光這麼簡單了!”

蘇柳兒厲聲嗬斥了一聲。

“秦貴妃!”

秦海棠撫了下華服,轉身離開。

方蕙捂著臉,不甘的看著蘇柳兒。

“皇後孃娘,她……”

蘇柳兒歎氣:“秦貴妃的脾氣你也不是不知道,你何故招惹她,以後慎言,下去吧,”

方蕙隻能紅著眼退下了。

一出瑤光殿,見四處冇人,方蕙立刻變了臉色。

“賤人!再怎麼囂張有什麼用,膝下隻有一個公主,以後等我羽兒成了皇上,一定讓她不得好死!”

“還有蘇柳兒那個慫貨,這麼多年了,一直在後宮不溫不火的,天天就知道禮佛種花,白瞎了皇後的位置,既然冇有能力管理後宮,不如趁早讓位算了!”

她身邊的貼身宮女竹心道。

“娘娘莫要生氣,都忍了這麼多年了,何必在乎這一時

“本宮自然知道這個道理!”

她就是氣得不行,要發泄發泄。

“娘娘,您說魏貴人小產這事,究竟怎麼回事?”

“本宮也疑惑,但是今日蓮香一口咬死秦海棠,不是她也得惹一身騷

捂著自己火辣辣的臉,方蕙眼裡露出一絲冷意。

“今天沈若惜那個蠢貨,突然提什麼悶頭草是苗域的,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下次過來,本宮非得好好罰罰她!”

帶著一股子怨氣,方蕙滿臉陰沉的回去了。

而瑤光殿內。

魏珍珍如提線木偶一般靠在床上,隻有眼淚在無聲的流。

蘇柳兒走過去。

“魏貴人,本宮那裡還有一些上好的補藥,稍後會送過來,這些日子,你就不用去我那裡請安了,養好了身體再說

“皇後孃娘

魏珍珍一伸手,死死攥住了她的袖子。

她眼神灼灼。

“是秦貴妃害了我的孩子,皇上他一定會為我討回公道的,他會覺得秦貴妃心狠手辣,是個不能容人的毒婦,是不是?”

蘇柳兒端莊清麗的臉上,神色憐憫。

“就連本宮都看出,這事並非秦貴妃做的,皇上又如何看不出呢?”

魏珍珍一愣。

隨即手一鬆。

整個人似是靈魂出竅了一般,臉色蒼白如紙。

蘇柳兒見狀,歎息一聲。

吩咐了魏珍珍身邊的宮女好生照顧她,又交代了膳房這幾日對魏珍珍的飲食多加註意,之後便轉身離去了。

踏出房門的時候,聽見魏珍珍突然爆發出一陣痛哭。

似是悲憤,又似是絕望。

蘇柳兒攥著手裡佛珠,搖了搖頭。

“她這又是何苦

大宮女玉芝扶著她的胳膊。

低聲問道。

“皇後孃娘,魏貴人為什麼一定要給秦海棠潑臟水?”

“恐怕,是因為前朝的事吧

她聽說,秦貴妃的父親在負責清剿叛賊餘孽的時候,發現魏珍珍的父親從中有勾結,便追查下去,找到證據,滅了魏家滿門。

仁景帝心慈,不僅冇有遷怒魏珍珍,最近還經常去她那裡留宿,憐憫魏家隻剩下她一個孤女。

不曾想,魏珍珍得到聖眷,卻冇有好好珍惜。

有了身孕不說,還利用肚子裡的孩子,想要報複秦家,將秦海棠拉下水。

如今不僅肚子裡的孩子冇了,也失了恩寵。

當真是愚蠢之極。

“可憐了蓮香那丫頭,跟錯了主子

玉芝有些不明白。

“蓮香她不是背叛了魏珍珍嗎?”

蘇柳兒搖了搖頭,卻冇有多說。

走出殿外,她似是想起什麼。

“最近珩兒冇怎麼過來我這裡了

玉芝笑。

“還不是因為娘娘一直催婚翎王,如今翎王都躲著您了

“躲也不行,他年紀也不小了,該成親了

蘇柳兒想了想:“聽說他自請去冀南治理水災了,等他回來,我與皇上說一聲,給他提一門親事吧

--皇上,融了,您看……融了!”仁景帝瞪了他一眼:“朕又不是瞎子,需要你重複?”話雖然帶著責怪,但是語氣已經緩和了許多。見狀,王德福立刻順勢道。“皇上,奴才讓太醫過來給您包紮一下傷口……”“這點小傷,不急仁景帝自行將手指隨意包了一下,之後突然瞥向王德福,“這水,是你弄的還是皇後弄的?”“回皇上,是老奴,水和血都是老奴親自準備的,皇後孃娘千金之軀,怎麼能讓她做這種活聞言,仁景帝眸中閃過一絲若有所思,緩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