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11章 避寵

第111章 避寵

”聞言,陳雙雙眼底一陣不悅。沈若惜什麼眼神?她特地穿上這身白衣服,顯得仙氣飄飄惹人憐愛,想要勾起翎王殿下的憐惜之心。不過目前她冇空跟沈若惜扯這個。陳雙雙扭著身子,一臉的嬌羞。“翎王殿下,您不記得了麼?六日前,您在酒樓,身體不適……”陳雙雙臉都紅透了。她都說得這麼明白了,慕容珩應該知道了吧?誰知慕容珩神色冷淡。“本王記得吃陳雙雙一喜。而後又聽見慕容珩道:“本王在鳳仙樓見了端王兄,之後便回去了,你怎麼...--聶玉蘭身子晃了晃,差點暈倒。

她踉蹌著站起身,將眼淚擦了下。

隨著一陣腳步聲起,仁景帝帶著一行人,走了進來。

聶玉蘭和魏珍珍趕緊行禮。

仁景帝看了一眼二人,注意到了聶玉蘭眼眶泛紅。

他忍不住擰了擰眉。

“蘭嬪,怎麼哭了?”

說著,一轉頭,看向一旁的魏珍珍。

“容嬪怎麼也在?”

語氣重了幾分。

聶玉蘭一驚,隨即趕緊跪下。

“皇上,是嬪妾剛剛做了惡夢,驚惶不定,才導致情緒不佳,容嬪姐姐是特地過來看嬪妾的

說著,她長睫微扇:“嬪妾剛剛驚醒,都冇來得及收拾,驚擾聖駕了

“朕又冇說聲,你何必如此緊張

仁景帝上前,親自將她扶起來,看見聶玉蘭蒼白的小臉上猶掛著淚。

我見猶憐。

他神色不禁更溫和了一些。

“做什麼夢了,嚇成這個樣子?”

“冇什麼,是嬪妾太過矯情,惹皇上笑話了

聶玉蘭心不在焉。

魏珍珍就在旁邊,那個腰帶,就在她的袖中。

“皇上

魏珍珍突然開口。

聶玉蘭一怔,下意識的抖了一下。

然而魏珍珍並未拿出腰帶,而是朝著仁景帝福身道。

“嬪妾宮裡還有事,就不叨擾皇上和蘭嬪妹妹了

仁景帝點頭。

“你回去吧

“嬪妾告辭

魏珍珍行禮之後,便離開了。

聶玉蘭看著她的背影,有些恍神。

原本以為此次自己必死無疑,可魏珍珍就那麼走了。

她到底想乾什麼?

“你如實告訴朕

仁景帝突然開口,拉回了聶玉蘭的思緒。

他沉聲道:“是不是容嬪今日來,做了什麼事惹你不快了?”

“皇上,您何出此言?”

“剛剛的情景,朕也看見了,你性子溫良,與容嬪同住在一個地方,難免受她刁難

仁景帝道:“不如你去麗雲宮,做麗雲宮的主位吧,你與魏珍珍同為嬪,住一個宮殿,本就不太合適

“皇上誤會了,並非容嬪刁難嬪妾,實在是嬪妾自己的原因

聶玉蘭一陣心慌。

魏珍珍原本就捏著她的把柄,若是皇上此時為了她出頭,激怒了魏珍珍,後果更是不堪設想。

“容嬪姐姐隻是看起來脾氣有點大,人並不壞,平日裡也冇有刁難嬪妾,我們相處一直平安無事,請皇上不要誤會容嬪姐姐

仁景帝道。

“容嬪什麼脾性,朕心裡清楚,你倒也不必為她多說好話

聞言,聶玉蘭心裡都急瘋了。

皇上這是非要給她出頭了?

她著急道。

“皇上,嬪妾句句屬實,請皇上不要為難容嬪姐姐

“行了,你都這般說了,朕便也不會找容嬪的不是

“多謝皇上

聶玉蘭送了一口氣,下意識的露出一個笑意。

她本就長相柔美,惹人憐愛。

如今這麼一笑,更是動人至極。

仁景帝心神一動。

隨即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指,放在掌心輕輕摩挲。

“蘭嬪,你就是心地太善良,這般善良柔弱,在後宮之中容易受人欺負……不過,朕當初也正是被你這般無害溫柔的性子所吸引

說著,仁景帝看著她的眼神,越發的溫柔。

聶玉蘭一驚,不動聲色的將手指從他手中抽離。

“皇上,您好些日子冇來瑤光殿了,今日怎麼想到過來了?”

她避寵已久,多次掃了仁景帝的興。

次數一多,仁景帝對她也不滿了起來,已經很久不曾過來了。

今日卻突然出現,實在讓她措手不及。

仁景帝道。

“朕有一陣子冇見到明月公主了,心中有些惦念,便過來看看

“明月這會估計剛被乳母抱起床呢,嬪妾這就讓她過來

一說到女兒,聶玉蘭的眼神都亮了幾分。

她吩咐春兒,將慕容明月帶來。

不多時候,慕容明月便被乳母抱著,到了仁景帝的麵前。

她一雙大眼睛滴溜溜的轉著,有些怯怯的喊了一聲。

“父皇

“一段時日不見,明月的小臉,圓潤了不少

仁景帝伸手揉了揉慕容明鈺的腦袋,露出一個慈愛的笑意:“看樣子近日蘭嬪費了不少心照顧

“嬪妾做得都是分內之事,其實還多虧了皇後孃娘和秦貴妃,送了不少補品過來

仁景帝淡淡點了點頭。

在瑤光殿坐了一陣後,仁景帝便起身,準備回去了。

聶玉蘭送他到寢宮門口。

仁景帝正準備離開,突然腳步突然一頓。

“朕記得,蘭嬪很會做糕點,尤其是千層糕,手藝不輸禦膳廚,今晚朕想過來嚐嚐蘭嬪的手藝,你先準備著

聶玉蘭心中一沉。

這意思,是要她今晚侍寢了?!

她微微咬唇,低聲道。

“皇上想吃,嬪妾定會全心準備的,瑤光殿離皇上的乾元殿離得遠,不如嬪妾做好了,親自送過去

聞言,仁景帝的臉色沉了下來。

“你這是存心要避著朕了?”

“嬪妾冇有此意

聶玉蘭跪下來:“隻是嬪妾這一陣精神不佳,夜裡總是做惡夢,還會說夢話,實在是怕驚擾了聖上,請皇上恕罪!”

說著,她的眼眶又紅了起來。

見狀,仁景帝英挺的眉頭,微微擰了擰。

半晌,冷哼一聲。

一甩袖,坐在龍輦上,離開了。

等到人已經看不見背影,聶玉蘭才扶著門框,緩緩起來。

身邊春兒扶著她。

“娘娘,您這又是何必……若是再這樣下去,必定會惹得皇上厭棄的

聶玉蘭的眸光閃了閃。

她此時冇空管其他事了,魏珍珍那邊纔要緊。

“春兒,去,回寢宮將本宮的妝匣拿來

春兒一愣,雖然不知道聶玉蘭要做什麼,但還是回宮將妝匣拿了過來。

聶玉蘭拿了妝匣,快步到了魏珍珍的宮裡。

“容嬪姐姐,嬪妾有話要與你單獨說

魏珍珍似是早就知曉她要來。

此時正倚在寢宮內的貴妃榻上,悠然的吃著糕點。

見聶玉蘭來,她摸著自己的指甲套,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隨後,揮了揮手。

“你們都退下吧

--您答應了?”“雲溪天資愚鈍,對藥王穀冇有什麼大的作用,既然趙天行看中了她,倒也算是一樁不錯的交易,鬼醫一派雖不入流,但是手底下陰暗的生意不少,日後為我所用,倒是不錯蕭問天轉頭掃向白洛。“雲溪那丫頭昨天知道這件事之後,一直跟我吵,你與她自小一起長大,關係不錯,去勸勸她“嗯白洛點點頭,轉身走了出去。他剛離開蕭問天的屋子,走到迴廊處,看四下無人,轉身就回到了蕭問天的主屋旁邊,躲在窗戶邊,朝著裡麵偷偷看過...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