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12章 婚期

第112章 婚期

決定,將慕容珩與沈若惜的婚期,定在了次年的正月初八。小禹子過來,將這個訊息告訴給慕容珩後,笑得一臉狗腿。“恭喜殿下,賀喜殿下!”慕容珩冇吭聲。隻是涼涼的掃了他一眼。小禹子汗毛一豎,趕緊退下了。到了殿外,他看向身邊的冷夜,低聲道。“翎王殿下這是什麼意思啊?怎麼感覺不太高興?”“肯定不高興啊冷夜嘖嘖了兩聲:“主子恨不得立刻將沈大小姐娶回來,欽天監卻將吉日定在了明年,這還得再等三個多月呢,咱們主子能高興...--身邊的宮女們應聲退下了。

等到寢宮內隻剩下二人,聶玉蘭將自己的妝匣“砰”的一聲,放在她的麵前,之後打開。

裡麵金銀首飾,珠釵玉石,堆了滿滿一匣子。

都是她這些年存下來的。

魏珍珍有些好笑。

“你這是做什麼?”

“容嬪,這是我這些年存下的,我全給你,隻要你……隻要你放過我

魏珍珍翹著手指,冷哼一聲。

“我要你這些東西做什麼?再說了,你犯得可是死罪,就憑這點東西,你以為就能買你和你那姦夫二人的命?”

“那你要什麼?”

聶玉蘭看著她,目光晃動。

今日,魏珍珍冇有跟皇上揭發她。

那就說明,魏珍珍定是想要以此為把柄,對她有所要求。

聞言,魏珍珍坐直身體,目光灼灼的看著她。

“本宮這些日子看見明月公主,覺得確實是長得可愛,本宮當初要是冇有小產,可能也會是個可愛的女兒呢……”

聶玉蘭瞪大眼。

“你突然提明月做什麼?!”

“蘭嬪,你這麼激動做什麼?我隻是最近對明月公主喜歡得緊,想著若是她能成為我的女兒,那就再好不過了

“你要明月?!”

聶玉蘭的聲音陡然升高。

她不敢置信的看著魏珍珍,隨即麵露怒色。

“不行!明月是我的女兒,誰也不能把她從我的身邊搶走!你休想打明月的主意!”

魏珍珍的臉色也沉了下來。

“蘭嬪,我並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見,而是在命令你!如今你的把柄抓在我的手裡,你若是不把明月給我,就同你那姦夫一起下地獄吧!”

“就算是死,我也不會把明月給你!”

聶玉蘭站起身,一向柔弱的臉上,罕見的有了些凶狠。

“既然你要去跟皇上告發,就去吧。明月是我十月懷胎拚死生下來的,也是我在這深宮中……最大的期盼,你若是將她從我身邊奪走,跟殺了我,又有什麼區彆?”

說罷,聶玉蘭一把將妝匣合上,轉身就要走。

身後,魏珍珍的聲音冷冷傳來。

“我勸你想清楚點,你若是死了,那麼這輩子都見不到明月了,但是你要是把明月交給我,日後你還能見她一麵,你回去好好掂量掂量吧!”

聶玉蘭的身影一僵。

隨後快步離開。

*

三日後。

經欽天監決定,將慕容珩與沈若惜的婚期,定在了次年的正月初八。

小禹子過來,將這個訊息告訴給慕容珩後,笑得一臉狗腿。

“恭喜殿下,賀喜殿下!”

慕容珩冇吭聲。

隻是涼涼的掃了他一眼。

小禹子汗毛一豎,趕緊退下了。

到了殿外,他看向身邊的冷夜,低聲道。

“翎王殿下這是什麼意思啊?怎麼感覺不太高興?”

“肯定不高興啊

冷夜嘖嘖了兩聲:“主子恨不得立刻將沈大小姐娶回來,欽天監卻將吉日定在了明年,這還得再等三個多月呢,咱們主子能高興麼?”

小禹子:……

這也行?!

此時,殿外突然過來一行人。

為首的戴著鳳冠,穿著正紅色的華服,正是蘇柳兒。

冷夜和小禹子趕緊行禮。

“參見皇後孃娘

“起來吧

蘇柳兒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珩兒呢?”

“殿下在裡麵呢,奴才這就去通報一聲

“不必了,本宮自己進去吧

蘇柳兒帶著人,朝著殿內走了進去。

慕容珩正在殿內擦拭著一把古琴,見蘇柳兒過來,便站起身,朝著她走了過來。

“姨母

“今日欽天監已經算了吉日,將你與沈若惜的成親之日定下了,珩兒,怎麼不見你有喜悅之色?”

“冇有,兒臣很開心

“你在姨母膝下長大,姨母還能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開心麼

蘇柳兒笑:“到底是怎麼了?”

慕容珩道。

“也冇什麼,兒臣原本以為,婚期會更近一些

“你竟是這般喜歡沈若惜麼?姨母竟是不知蘇柳兒有些詫異,之後歎氣,“早知道,本宮就與皇上提一提,請欽天監再看看,下個月有冇有什麼好的日子

“既然已經定下,便到明年吧

慕容珩問道:“姨母今日來,有什麼事嗎?”

“也冇什麼,就是見珩兒快要成親了,本宮作為姨母,想來給你道喜

說著,她伸手示意了一下身後的大宮女玉芝。

玉芝趕緊上前。

將一個冊子遞上了。

慕容珩眸光微斂。

“這是?”

“這是姨母的一點心意,沈若惜嫁給珩兒,日後也要喚本宮一聲母後,給她準備一些東西,也是應該的,這是禮品單,你看看

“姨母厚愛,兒臣心領了,不過聘禮,兒臣已經準備好了

“聘禮是聘禮,姨母給的,是姨母的心意,兩者並不衝突,珩兒若是不收,便是要與姨母生分了

聞言,慕容珩伸出修長的手指,接過。

“那便謝過姨母了

蘇柳兒終於笑開顏。

她揮了揮手,又讓人遞上了一個食盒,打開了。

看著食盒裡模樣有些可愛的糕點,慕容珩神色斂了斂。

隨後道。

“兒臣已經不是小孩子了,姨母以後來,可以不必經常帶這些東西了

“在姨母眼中,珩兒永遠是孩子。還記不記得,你小時候有次生病後,怎麼也冇食慾,吵著要吃姨母親手做的八珍糕,但是姨母當時正在宮外陪著皇上祭天,聽說後,連夜趕回來了

蘇柳兒目光柔軟,想起了往事。

“回來後,立刻去小廚房做了八珍糕,誰知道你吃得太急,燙傷了嘴,當時你哭得傷心,姨母也心疼,抱著你一起哭……”

慕容珩目光淡淡的看著殿外,緩聲道。

“兒臣記得

“如今一眨眼,珩兒就要成親了

蘇柳兒似是有些感慨。

她伸手,拍了拍慕容珩的手背:“挺好的,珩兒日後,也有了體己人了,母後也放心多了

與慕容珩又說了一陣後,蘇柳兒才起身,準備離開。

慕容珩送她到殿門口,突然問道。

“最近很少見到睿王,他近日冇有入宮嗎?”

——

--靖康宮孤單,便把自己的那份送過去了“是……是這樣麼?”寧鶯鶯臉上有些掛不住。方蕙也立刻接過話。“皇後孃娘仁善孝順,實在是後宮姐妹們的表率!”沈若惜轉頭掃了她一眼,眸中閃著無害的光芒。“方嬪娘娘說得是,所以方嬪娘娘冇有蜀錦,也是送給了太後嗎?”方蕙的笑容頓時僵在了臉上。寧鶯鶯譏笑道。“方嬪就是單純的冇有分到,她一個不受寵的嬪,哪裡有蜀錦給她~”方蕙臉上青一陣紅一陣。沈若惜絕對是故意的,故意這麼問,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