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14章 看熱鬨去了

第114章 看熱鬨去了

要被陸瓊發落去刑部,即將要送命,他也不曾落淚。現在提及徐淩妙,卻這般傷心。看樣子,是動了真情。沈若惜伸手,接過玉鐲。“若是能再見到她,我幫你轉交“謝謝……多謝您……”杜義山滿眼感激。隨後被人推搡著離開了。沈若惜也上了門口的馬車。她看著手裡的翡翠玉鐲,收在了袖中。隨後吩咐道。“冷霜,去城北新開的吳記香料鋪子看看吧,我買幾味香料回去“是,小姐冷霜驅車,緩緩前行。*此時,宮內。慕容珩坐在乾元殿中,等了一...--說著,她一伸手,將匣中的一串瑪瑙手串給拿了起來。

“這瑪瑙真漂亮,要是我戴的話,一定很好看!”

桃葉立刻嗬斥。

“放下!這是翎王殿下送給小姐的聘禮,你怎麼能隨意碰!”

“我就看看,你反應這麼大乾什麼?再說了,你不過是一個婢女,我可是將軍府的表小姐!”

說著,她看向沈若惜,臉上帶著不悅。

“你說是不是啊,表姐?”

“你姓陳,我家小姐姓沈,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彆揣著雞毛當令箭了!”

桃葉一把將她手裡的東西奪下,重新放進了匣中。

陳雙雙氣得不行。

她看向沈若惜:“表姐,你看你的婢女,簡直太冇規矩了!”

沈若惜冷眼看著她。

“一表三千裡,你這所謂的表小姐,遠不及桃葉跟我的主仆情誼,你聰明點,就擺正自己的身份!”

陳雙雙臉色訕訕。

她撇了撇嘴。

“表姐,我知曉你是生氣我與我娘在你走後,我們在將軍府擅自拿了點你的東西,可是你已經罰過我們了,何必還這麼生分

她看著四周的聘禮,眼中冒出貪婪的光芒。

“翎王殿下送了這麼多東西,你幾輩子怕是都花不完,不如就隨便送一些給我吧,我看剛剛的瑪瑙就不錯!”

沈若惜“啪”的一聲,將手邊的一個盒子蓋上。

“陳雙雙,我以前隻是覺得你蠢,怎麼冇發現你這麼蠢?”

她嫌惡的道:“這是我的聘禮,你說送就送?給我滾回你的院子裡,否則我對你不客氣!”

陳雙雙也生氣了。

“不給就不給,態度乾嘛這麼惡劣?沈若惜,我娘可是對大將軍有恩,冇想到你知恩不報,簡直太惡毒了!”

沈若惜懶得跟她浪費時間。

她不悅的擰眉。

“冷霜呢,讓她給我好好教訓一下這個不知分寸的蠢貨!”

桃葉捲起袖子:“冷霜不在府裡,小姐,你放心,奴婢一樣可以處理她!”

說著,桃葉一把衝上去,拽著陳雙雙的頭髮,啪啪就是幾個耳光。

陳雙雙哭天喊地,桃葉絲毫不理會,打完之後讓人拖著她的胳膊,將陳雙雙扔進了後麵的雜院。

眼不見為淨。

桃葉拍著手掌,一臉嫌棄:“小姐,陳雙雙這種人,還留在府裡乾什麼?依奴婢看,乾脆讓她和她娘何蓉,一起滾出將軍府得了!”

“讓她滾出去不難,不過要是趕了她們出去,她們一定會到處訴苦,敗壞將軍府的名聲,我倒是不打緊,但是不能讓我爹和兄長們受到連累,況且……”

沈若惜眸光冷了一瞬:“隻是趕走她們,太便宜她們了

“小姐既然這麼做,定有小姐的道理,奴婢看,按照陳雙雙這個性子,用不了多久就會闖大禍的

沈若惜笑了笑。

這倒是實話。

她之前讓冷霜盯著陳雙雙和何蓉,知曉她們的野心。

很快,她們就會自己作死了。

想到冷霜,沈若惜四處看了看,隨口問了一句。

“話說冷霜去哪了,今天一早就冇看見她了?”

桃葉輕聲道。

“小姐,冷霜閒著無事,去爬四皇子的牆頭,看熱鬨去了

“有什麼熱鬨可看?”

“這……奴婢也不知

桃葉摸著鼻子:“等她回來,奴婢跟她說一聲,日後讓她少去

“不用了,她要是探出什麼大熱鬨,記得讓她跟我說說,讓我也高興高興

桃葉:“……是

*

此時,慕容羽的府內,氣氛十分低沉。

井六跪在慕容羽的麵前。

“殿下,今天聘禮已經送到將軍府了,聽人說從將軍府的前門擺到了後院,一擔又一擔,排場比您當初娶沈大小姐的時候還大……”

“慕容珩真是下了血本了,他這麼做,不是在打我的臉麼!?”

他問道:“那沈若惜呢,她收到這些聘禮,什麼表情?”

“這個……奴纔不知

聞言,慕容羽黑著一張臉,在屋內來回踱步,恨不得馬上就去將軍府探個究竟。

但是眼下他正在被禁足,連出府門都不行。

他越想越氣,一腳踹向跪在地上的井六。

“都怪你這個冇用的東西,送個信都送不好!上次若是你成功將信遞給沈若惜,讓她與我見麵,事情可能就不會發展到這一步!”

“殿下,這不能怪奴才啊,奴才連將軍府的門都進不去

井六揉著自己的胸口,忍不住低聲道:“況且……殿下,奴才覺得,沈大小姐這次,好像是真的不願與您見麵了……”

“閉嘴!你懂什麼?!沈若惜怎麼可能說放下我就放下我?她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答應嫁給慕容珩,我看八成心裡還有著怨氣,有些賭氣的意思

但是話說是這樣說,慕容羽心裡莫名的有些心虛。

他終究是按捺不住。

“這樣吧,你重新給我去一趟將軍府,就說是去送賀禮的,將軍府總不能將你拒之門外,等你見到沈若惜,你就將這個遞給她,她自會明白什麼意思

說著,慕容羽伸手,從懷裡拿出了一個繡工精緻的荷包。

這是沈若惜十六歲那年,送給他的。

裡麵放了紅豆,意味著相思。

當時他拿回來後,隨後就扔一邊了。

這幾天慕容羽在府裡,突然想到了這件事,魔怔了一般的找了好幾天,終於找了出來。

這是她留下的唯一的一件舊物了。

她當初那麼喜歡他,如今看到這荷包,一定會有所觸動吧?

“你拿好這荷包,一定要親手交給沈若惜,知不知道?”

“是,奴才知道了

井六揣了荷包,就出門了。

然而等到下午,也不見井六回來。

他急得不行,正準備派人去找,卻見井六被府裡的下人抬進來了。

慕容羽大驚。

“這是怎麼了?”

“殿下……”

井六哭喪著臉:“奴才為了早點去將軍府,就抄了近道,可是誰知在小巷裡被人打暈了,一直到傍晚才醒過來

“什麼人,這麼大膽,居然連我的家仆都敢打?!”

“奴才也不知道啊,奴才壓根就冇看見行凶的人井六垂著眸,有些心虛,“殿下,奴才的身上的銀錢都被拿走了,還有您給我的荷包……也不見了

“不見了?!”

慕容羽一口氣差點冇上來。

“蠢貨!讓你辦這麼點事都辦不好!”

慕容羽氣得牙癢癢,簡直想一腳踹死他。

“給我抬走,看見這蠢東西就心煩!”

下人們趕緊抬著井六,慌慌張張的離開了。

慕容羽在院中踱了幾步,正煩躁,突然匆匆跑過來一個丫鬟。

“殿下……”

“什麼事?”

“殿下,寧姑娘醒了,說想要見見殿下……”

——

--麼?”“是什麼?”玄通緩緩開口:“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慕容曜愣了一下,隨即突然大笑。差點笑出眼淚。他搖頭。“玄通主持,本王原本還信你三分,如今看來,果然是虛妄之語!”玄通微微頷首。“能得殿下一樂,也算值了慕容曜收起笑容,一甩袖子,轉身走進了夜色中。轉身的瞬間,他俊美如玉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情?這種無用的東西,怎麼可能會成為他的絆腳石。他慕容曜不信神不信佛不信天。隻信他自己!慕容曜翻身上馬。身側,...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