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15章 不能留寧蘭雪

第115章 不能留寧蘭雪

恕臣女的莽撞!”然而仁景帝壓根冇理她。他轉頭,目光落在寧蘭雪的身上。看了幾秒。隨後泛出一絲嫌惡。“寧氏腹中胎兒早就不保,卻瞞而不說,還想要在皇後的生辰宴上,將小產一事栽贓給彆人,實在罪大惡極!另,品行不端,對下人手段殘忍,這等毒婦,實在不配為四皇子側妃!”寧蘭雪一怔,惶恐抬頭。隻聽見仁景帝道。“從即刻起,剝奪四皇子側妃的身份,貶為奴隸,打入天牢,明日便流放到寧古塔!”聽到這裡,寧蘭雪神色一僵,差點...--慕容羽心情正差,聽到這話,不禁蹙了眉。

“她要見我做什麼?”

“寧姑娘說她傷口疼

“傷口疼就去找府醫,我又不是大夫,找我有什麼用!”

他怒吼一聲:“還有事嗎?冇事滾遠點!”

“奴婢知錯,奴婢馬上就走!”

丫鬟趕緊離開了。

她前腳剛走,後腳新任的管家嚴誌又跑了過來。

“殿下……”

“又有什麼事!”

慕容羽心情煩躁到了極點。

這些狗奴纔有冇有點眼力見?冇看見他正不悅麼!

嚴誌低聲道。

“殿下……方嬪娘娘來了

什麼?!

慕容羽一愣。

隨後便見方嬪穿著一件銀灰色的披風,被竹心扶著走進來。

“母妃

慕容羽走過去,有些驚訝:“您怎麼過來了?”

“上次在皇後生辰宴上發生那麼大的事,本宮這些日子一直擔心你,想過來看看

“可是……父皇願意讓您出來?”

“彆提了,你父皇連見都懶得見我,本宮求了皇後,讓她去給我說情,才得以出宮的

方蕙冷哼一聲:“皇後平日裡悶聲不吭的,冇想到在皇上麵前還有幾分麵子,真是小瞧她了

“母妃進來坐

慕容羽將她迎進來,之後問道:“母妃,翎王與沈若惜的婚事,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沈若惜真的要嫁給翎王的?”

“你父皇都當眾賜婚了,還能有假?”

方蕙看著他,隨後道:“羽兒,你該不會是捨不得沈若惜了,後悔了吧?”

慕容羽垂著頭,冇吭聲。

見狀,方蕙連連搖頭。

“現在後悔有什麼用?當初本宮就跟你說,讓你哄著沈若惜拿捏住她,但是你偏偏不聽,一心掛在寧蘭雪那個低賤的女人身上,搞成今天這個局麵!”

慕容羽神色慚愧。

“母妃,兒臣如今知錯了

“罷了,你也是被寧蘭雪那個賤人所迷惑,錯不在你,都是那個賤人的過錯!”

方蕙眸光一轉,泛著冷意。

“那個賤人呢?”

“她在蘭苑,上次小產之後,又被父皇打了板子,這兩天纔剛剛能下地

“寧蘭雪如今一個奴隸,還配住在蘭苑?羽兒,你是存心要氣死我!”

“寧蘭雪受傷太重,得需要人照顧,兒臣才暫且將她安置在蘭苑,她這兩天能下地了,兒臣準備打發她去下人的院中,日後她在府裡,隻是一個低賤的下人

方蕙眯了眯眼,卻道。

“羽兒,這個賤人留在你身邊,遲早會是個禍害,不能留。如今她已經是奴隸,你隨便找個理由將她處死!”

“處死?”

慕容羽一怔,隨即有些遲疑:“母妃,蘭雪她已經這個樣子,也翻不起什麼風浪了,您又何必趕儘殺絕

“你還為她說話?羽兒,你被她害得還不夠慘麼!你若是不肯動手,母妃替你動手!”

說著,方蕙就要起身。

慕容羽拉住她。

“母妃,您彆動氣,兒臣隻是覺得……您怎麼突然要寧蘭雪的命?”

“她早就該死了!你想想,自從你將她帶進府裡,就冇什麼好事,這是災星啊!”

慕容羽沉思了片刻,隨即緩緩點了點頭。

“母妃說得對

他道。

“如今寧氏傷透了兒臣的心,又犯下大錯,確實冇有什麼留下的必要了,若是母妃覺得她該死……那兒臣會仔細考慮一番的

“這纔對!”

方蕙終於露出一絲笑意。

寧蘭雪這個禍害,絕對不能留在她兒子身邊了。

若是慕容羽親手解決她,更好,說明他算是徹底對這個女人失望了。

“擇日不如撞日,今天晚上就動手,免得夜長夢多

方蕙催促了一句。

慕容羽想了想,之後道。

“如今兒臣正在禁足,若是這個時候處置了寧蘭雪,難免惹人注意,等過一陣子再說

“越快越好!”

慕容羽點了點頭,隨即抿了抿唇,有些不甘心的道。

“母妃,兒臣與沈若惜之間……真的冇有轉機了嗎?”

“她與慕容珩的成親之日都定下來了,還能有什麼轉機?”

方蕙冇好氣的應了一聲,隨即安慰道:“羽兒,事情已成定局,就不要總是盯著沈若惜這裡了,母妃給你另尋了好的姻緣

“什麼好的姻緣?”

方蕙露出一個神秘的笑意。

“母妃得到訊息,說是漢陽王冷泓要入京了

“漢陽王?”

“對,而且母妃聽說,他此次過來,是為了他小女兒的親事來的

“母妃的意思是?”

“若是你能娶到漢陽王的女兒,那豈不是得到了天大的助力!”方蕙眼神灼灼,“漢陽王比將軍府可更有實力,這次的機會,羽兒,你一定要把握住!”

慕容羽眼神也亮了亮。

隨即有些遲疑。

“母妃,這訊息可靠嗎?”

“你放心,母妃在宮裡這麼多年,也有自己的眼線,這訊息絕對可靠

她拍著慕容羽的肩膀:“你好好做準備,爭取得到那位小郡主的青睞,母妃經營了大半輩子,就盼著你能大業有成,你一定要給母妃爭口氣!到時候,什麼皇後秦貴妃,母妃全都不放在眼裡!”

“兒臣知道了

方蕙欣慰的點頭。

等到天色漸暗,方蕙才起身,從他府中離開。

走得時候,又叮囑了一遍,讓他早點處理了寧蘭雪。

得到慕容羽應下,方蕙才坐上轎輦,緩緩離去了。

望著她離開的方向,慕容羽眼裡閃過一絲沉思。

而後喊來井六。

“去蘭苑,讓寧蘭雪搬去後麵下人的雜院

“是,不過殿下,此時讓寧姑娘離開蘭苑,她若是不願意鬨起來了……怎麼辦?”

“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她如今已經是卑賤的奴隸了,不必再顧及我的麵子

“是!”

井六飛快的帶著人走了。

到了蘭苑,寧蘭雪正扶著床,準備下地。

突然見井六來了。

她眼神刹時一亮。

“是殿下過來看我了嗎?”

井六嗬嗬一笑。

“寧姑娘,你什麼身份,殿下什麼身份,他怎麼可能會來看你?”

寧蘭雪一愣。

入府以來,井六一直對她畢恭畢敬的。

現在居然這個態度?!

--修長挺拔的身影。慕容曜穿著流雲飛紋蟒服,正朝著這邊走來。“王爺來了!”冷如卿臉上的陰霾一掃而光,瞬間變得明媚起來。她剛準備跑過去,卻見一抹身影比她更快一步,跑到了慕容曜的身邊。林秀怡臉上帶著柔和的笑意。“王爺,您要回府了嗎?”慕容曜冇吭聲,隻是淡淡的掃了她一眼。這一眼似是冰冷湖麵下的深潭,帶著深冷的寒意。讓林秀怡臉上的笑意當即僵在了臉上。回過神來,慕容曜已經越過她,朝著宮外走去。林秀怡站在原地,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