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16章 遭賊

第116章 遭賊

成個人樣了“再說了……”慕容羽緩了緩:“母妃您當初出身也不好,也能坐到今日的位置上,蘭雪又有何不可方蕙臉上有些不自在。她當年是給仁景帝擦腳的婢女。有次仁景帝喝多了酒,她便大著膽子爬了龍床。仁景帝醒來之後勃然大怒,要將她處死,是先皇後蘇婉兒說了情,免除了她的罪,並將她納入後宮,封了個答應。熬了二十年,纔到了妃位。但是因為她上位的手段不光彩,仁景帝一直不待見她,連帶著慕容羽都不受寵愛。方蕙道。“那是母...--寧蘭雪剛想發火,但是突然想到什麼,瞬間垂著眸,將眼中的怒意壓了下去。

經過這次血的教訓,她理智了許多。

井六今日敢這般跟她說話,肯定是慕容羽對她已經不再寵愛。

眼下她什麼都冇有,唯一能依靠的,就是慕容羽!

她絕對不能讓他對她厭棄!

寧蘭雪穩住心神,看向井六。

“那你來這裡做什麼?”

“蘭苑是主子住的地方,如今你寧蘭雪隻是一個賤婢,不該住在這,應該去後麵下人的院子裡,殿下說了,讓你立刻挪地方!”

“好……我知道了,我馬上收拾東西

寧蘭雪睫毛微顫,起身拿著自己的衣物。

井六十分意外。

原本以為按照寧蘭雪的性格,定會大鬨。

不想居然這麼順從。

不過也好,省了他的事。

拿了東西後,寧蘭雪跟著井六,到了下人的雜院。

她拉住井六的胳膊,朝著他的手裡塞了個金手鐲。

“我知曉我如今的身份,冇資格見殿下,麻煩你跟殿下帶句話,就說我知曉自己錯了,我祝願殿下日後能夠得償所願,如意順遂

井六不動聲色的掂了下手鐲的重量,之後笑開顏。

“行,你放心,我定會跟殿下傳達的

“有勞了

等到井六的身影逐漸遠去後,寧蘭雪才轉身,進了雜院的下人房間。

剛一推門,便感覺一股黴味撲麵而來。

五個穿著麻衣的丫鬟正在房間內嘮嗑,聽見響聲,齊齊轉過頭。

她們都是府裡的粗使丫鬟,平日裡做著府裡最低下的粗活,身份也最低微,見誰都低頭三分。

如今看見寧蘭雪,幾人的眼神都有些詫異,之後譏笑出聲。

“喲,這不是寧側妃麼?”

寧蘭雪以前在府裡做主子的時候,她們也見過她幾麵,自然認得。

這段時日,寧蘭雪的事早就傳遍了府裡,她平日裡對下人不好,如今出事了,下人們都在幸災樂禍。

其中一個有些壯的丫鬟站起來,走到寧蘭雪麵前,盯著她看了看。

隨即一伸手,猛地將她的包袱扯了下來。

寧蘭雪一驚。

“你乾什麼!?”

“嘖,帶這些花裡胡哨的衣物過來,你還以為你是高高在上的側妃呢?”

那個丫鬟抖落她包袱裡的衣服,用腳碾了碾。

隨後一腳踢開。

寧蘭雪一驚,趕緊去撿。

蹲下來的瞬間,卻又被她一腳踹翻在地。

還冇好透的傷口瞬間裂開,又是一陣鑽心的疼。

寧蘭雪疼得一時站不起身。

剛剛踹她的那個丫鬟一臉嫌棄:“搞清楚自己的位置,今後你就是府裡最低賤的奴隸,還敢穿綾羅綢緞?我呸!”

寧蘭雪被啐了一臉的口水。

那個丫鬟大聲道:“這裡就你身份最低,滾去最靠近恭房的位置睡!”

寧蘭雪撐著身子,慢慢站起身。

之後一聲不吭的在最裡麵躺下了。

一旁有個丫鬟有些心軟。

“翠苗,看她已經夠慘了,就算了吧

“這種人不值得心疼!自從她成了府裡的主子,咱們下人的日子,一天比一天難過!你忘了上次就因為她說米飯有點焦糊味,讓管事的將那天負責燒柴火的小瑤差點打了個半死?!”

聞言,那丫鬟不說話了。

隻是搖了搖頭,繼續跟其他人聊天了。

寧蘭雪躺在又硬又冷的床上,眼神帶著森冷的寒意。

她得忍住。

眼下這種情況,她若是忍不住,說不定會被這些賤人弄死!

她不會一直待在這破地方的!

她一定會離開這破院子,回到慕容羽身邊的!

另一邊。

慕容羽神色疑惑的看著前來彙報的井六。

“寧蘭雪當真這麼配合?”

“對啊,殿下,豈止是配合,寧姑娘還有話要奴才帶給您呢

“什麼話?”

井六趕緊將寧蘭雪的話,一字不差的跟慕容羽說了。

聽完之後,慕容羽的眸中,閃過一絲異樣。

他以前每每在父皇那裡受到了委屈,便去找寧蘭雪訴苦。

她總是柔聲安慰他,當他的解語花。

“我相信殿下有大才,日後殿下一定會得償所願的,我等著那一天

她如此溫柔體貼,讓他心動不已。

當時他真心承諾。

“若是有朝一日,我真的能成就大業,到時候陪在我身邊的,除了你,不會是彆人

憶及往事,慕容羽心頭有些複雜。

罷了。

她罪不至死。

*

深夜。

月色清冷。

將軍府的庫房內,鑽進去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

陳雙雙貓著腰,進了庫房後,總算是鬆了口氣。

她看著手裡的鑰匙,笑得一臉得意。

沈若惜回來後,將庫房鑰匙都收走了,不過她當初讓她娘多配了幾把,自己偷偷留下了一把。

陳雙雙收好鑰匙,看著被塞得滿滿噹噹的庫房,眼裡的嫉妒簡直是要溢位來。

沈若惜不給她聘禮?

那她自己來拿!

翎王送了那麼多好東西,隨便拿幾件,都發財了!

想到此,陳雙雙輕手輕腳的上前,到了離她最近的一擔聘禮前。

剛準備打開,卻愣住了。

聘禮的蓋子……

是打開的。

怎麼回事?

還有其他的賊?!

就在此時,身邊突然閃過一道黑影。

陳雙雙一愣,隨即整個院內都響起了她的破鑼嗓子。

“啊!!!”

……

內宅,沈若惜正準備睡下,突然聽見外麵鬧鬨哄的。

她有些疑惑的打開房門。

“怎麼了?”

外麵,桃葉著急道:“小姐,庫房遭賊了!現在府裡的護衛正往那趕呢!”

“遭賊?我去看看

“小姐您還是彆去了,聽說那賊人身手矯健,現在不知道跑哪去了,正在搜呢,要是您出去了,萬一遇上危險怎麼辦?”

“行,那我待在房裡

沈若惜想了想,縮回了腳。

這個時候,她還是不要出去添亂了。

沈若惜關上房門,正準備安靜等待訊息,突然感覺旁邊的窗戶發出一聲輕微的響動。

她一轉頭,見眼前一個黑影閃過。

還未看清,脖頸上便貼著一把涼涼的匕首。

與此同時,她的耳畔響起一陣溫熱的氣息。

“噓,彆叫~”

——

--翻了。宮女上來收,卻被魏珍珍給罵了下去。荷花走過來,替她披上一件披風。“娘娘,您彆再發火了,一點小事,您何故這麼動怒,實在傷身“小事?蘭嬪明明知道我剛失去孩子不久,卻在我麵前哄著明月公主,做一副母女情深的模樣,就是刺激我!”荷花歎氣。“娘娘,蘭嬪娘娘是宮中唯一願意跟您說話的人了,您再這樣,就真的冇人跟您聊天了“我也不樂意跟她們打交道!”魏珍珍一雙嚴重儘是恨意:“之前我盛寵的時候,一個個巴結,現在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