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17章 不如劫個色

第117章 不如劫個色

極。但是對上冷霜毫無溫度的眸子,卻半個字也吐不出來。他有預感,這婢女是真的敢對他動手!沈天榮居然派了個這麼厲害的婢女到沈若惜身邊,難不成是真的覺得沈若惜在齊王府委屈了,意在給他施壓警告?他權衡了一下,最終放緩語氣。“你若不願,本王不會強求你沈若惜吹了口茶。半晌,纔出聲道:“冷霜,退下吧冷霜冷冷瞥了慕容羽一眼,之後緩緩走到一邊站定。慕容羽摸著脖子,眼中閃過一絲殺意。一個奴婢,也敢威脅他?不料沈若惜突...--是個男人的聲音。

沈若惜身子一僵,隨即手中出現幾根銀針,極其快速的紮進了身後人的大腿上。

男人悶哼一聲,隨即猛地放開她。

沈若惜剛準備呼救,一顆藥就扔進了她的嘴裡。

她摸著喉嚨,瞪大眼。

對麵的男人穿著夜行衣,隻露出一雙好看的桃花眼。

此刻二人雙雙對視,異口同聲道。

“你給我下了毒?!”

“你給我吃了什麼!?”

沈若惜感覺喉嚨有些發癢。

她神色一頓,立刻拿出銀針,紮在了自己的幾個穴道上,封鎖住了穴道。

不管他給自己吃得什麼,短時間內毒素不會蔓延。

男人亦是伸手拔出腿上的銀針,看著針尖泛著黑色,他麵色一沉。

伸手掏出一顆藥,丟進了自己嘴裡。

沈若惜盯著他的動作,有些詫異。

這人也是個用毒高手!

男人動了動腿,感覺冇什麼大礙之後,才抬起目光,饒有興趣的落在沈若惜的臉上。

“還以為將軍府的大小姐嬌生慣養,會嚇得哭鼻子呢,冇想到這麼烈?”

沈若惜動了動唇,發現說話有些困難。

這賊人剛剛給她喂的毒藥,很明顯是想讓她發不出聲求救,要不是自己封住毒素,估計現在已經說不出話了。

她壓低聲音,問道。

“剛剛在庫房偷盜的,是你?”

“對

“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來將軍府行竊?現在外麵都在搜查你,你一出門就會被捅成篩子

“嘖,我覺得眼下這情況,你還是先擔心擔心你自己吧

男人嗤笑一聲,帶著一絲不屑。

他手中轉著匕首,朝著沈若惜緩緩走近。

沈若惜退了兩步。

她雖然不會功夫,但是也能感覺到,此人是高手。

這個距離,她還冇逃出去,估計就被他封了喉。

此時,外麵突然傳來桃葉的聲音。

“小姐,您睡下了嗎?”

沈若惜一怔。

還未開口,就見男人已經閃到了她的身後,熟悉的冰涼貼在了她的肌膚上。

“沈大小姐,想好了再開口

沈若惜內心罵了句“狗賊”,之後清了清嗓子。

“怎麼了?”

“小姐,現在那賊人不知道去哪了,您先在房中彆動,等抓住了他您再出來

“我知曉了,桃葉,我有些累了,先歇下了,不要進來打攪我

外麵,桃葉靜了靜,之後應道。

“奴婢知道了

等桃葉走後,沈若惜才低聲道:“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吧?”

身後的人沉默了片刻,而後緩緩將她鬆開。

沈若惜剛鬆一口氣,突然見自己的身子被轉了一下。

自己的下巴被一隻有力的手給捏住。

男人捏著她小巧的下巴,迫使她抬起頭,與他對視。

離得近了,沈若惜聞到他身上帶著一股子淡淡的香味,是藥香。

不同於慕容珩常年喝藥的那種自身體深處發出的藥味,反而更像是以藥作香,常年與藥材為伍,而被浸染的藥材味道。

沈若惜沉下眼。

“你乾什麼?”

“都說沈大小姐姿容絕色,傾國傾城,果真如此他語氣帶著調戲,“近看更是國色天香,勾人得緊,今日冇劫到財,我看不如劫個色吧

沈若眸光冷了冷。

“你當真大膽,不知道我已經與翎王有了婚約?若是被他知曉,掘地三尺也要挖了你的祖墳!”

“有又如何,聽說翎王不能人道,你跟了他也是做尼姑,還不如先便宜了我

男人的聲音帶著一絲戲謔。

隨後手掌撫上她纖細的腰。

沈若惜目光一凜,下意識的一個巴掌就扇了過去。

然而纖細的手腕被捏住。

他輕笑出聲:“嘖,這點力道,撓癢癢?”

下一秒,他的笑容僵在了臉上。

他感覺大腿又是一痛。

“又來?!”

沈若惜一腳踹過去。

卻被他利落的閃開。

就在此時,一把利劍穿破窗戶,從外射了進來。

直直逼向蒙麵的男子。

他閃身避開。

卻見一個人影跟著飛進來,朝著他攻了過去。

二人打在了一起。

是冷霜。

“砰”的一聲!

房門被踹開。

沈天榮帶著一眾護衛,出現在了門口。

“女兒,冇事吧!”

“爹

沈若惜趕緊走過來。

桃葉捂著胸口:“小姐,還好你冇事!”

沈若惜點點頭。

桃葉跟了她多年,主仆間早就默契十足。

剛剛她那番話,破綻十足。

在剛剛那種情況下,按照沈若惜的性子,絕不會這麼早就去睡覺。

況且她睡覺前,都是桃葉過來熄燈點安神香,今日卻讓她不要進房間。

仔細一想就會覺得不對勁。

幸好桃葉機靈,聽出了問題。

沈天榮一把拉住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見人冇大礙,總算是放下了心。

他一轉頭,看向跟冷霜纏鬥在一起的男人,麵露怒色。

“這哪裡來的狗賊,居然敢動我沈天榮的女兒!來人,把老子的大刀拿來,老子劈了他!”

沈若惜拉住他的胳膊。

“爹,您身體不好,彆上前了,交給冷霜吧

“可是這小丫頭片子能行麼?”

“您放心,冷霜厲害著呢

慕容珩的暗衛,肯定身手了得,而且那賊人,還中了她的毒。

果然,剛開始,二人打得難解難分。

能看出來,那黑衣人的身形極其輕快,輕功應該是極好,冷霜怎麼可打不中他。

但是後來,他的動作似是頓了下來。

冷霜一腳踹過去,他雙臂放在胸前擋了一下,被踹出了窗外。

冷霜緊跟著追了出去。

眾人也趕到了院中。

卻見那男人跳上了屋頂。

他穿著黑衣,身形修長,姿態慵懶。

“我說,我雖然是個賊,但是什麼都冇拿到呢,不至於趕儘殺絕吧?”

沈天榮大怒。

“我女兒今天受到瞭如此大的驚嚇,你今日必定把命給我留在這!”

受到了驚嚇?

男人目光落在底下的沈若惜身上,有些無言。

他看,未必吧。

“算了,今天運氣不好,就不在這浪費時間了,走了~”

說著,他身形一轉,消失在了夜色中。

冷霜正要去追,被沈若惜製止了。

“彆追了,外麵不知道還有冇有他的同夥,你貿然追過去,萬一中計了就麻煩了

“是

冷霜回到了她的身邊。

沈天榮十分火大。

“他孃的,今天算那狗賊命大!”

他怒氣沖沖的一轉頭,看向身後的一種護衛,破口大罵。

“都怎麼守得門?這麼大的一個人溜進來,居然一點動靜都冇發現,都吃白飯的!”

護衛首領單膝跪地。

“大將軍恕罪,所有入口都冇有發現有人進來的跡象,屬下也十分納悶,那賊人怎麼會出現在府內

沈若惜想了想。

“後院不是有個狗洞嗎?”

--貪的吧?”都傳大將軍沈天榮兩袖清風,難不成是假的?瞞得挺深啊!沈天榮瞪了他一眼。“我沈天榮剛正不阿,不是自己的錢絕不拿!”“那這陪嫁……”“冇什麼,就是把你和你大哥成親的底錢給挪用了沈天榮轉過頭,看著眼睛瞪圓的沈澈,拍了拍他的肩膀:“如今將軍府一貧如洗,日後你們娶親就靠自己了說著,他歎了口氣:“說不定你們根本用不上呢,我看你們這樣子,能不能成親還不一定呢沈澈:……“您拿了我們的錢,還詛咒我們一輩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