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18章 替陳雙雙捱了板子吧

第118章 替陳雙雙捱了板子吧

唇上,久久未動。體內許久不曾躁動的暴戾分子,突然開始湧動。他現在心情很好,甚至有些興奮。興奮到他想做些什麼事,來壓住心頭的躁動。例如掐住她的纖腰,在他的懷中折斷。道上,二人四目相對,默默無言。但是彼此之間,氣氛卻非同尋常。不少人都注意到了這一幕。那些貴女們的眼神不時朝著這邊瞥,竊竊私語。冷夜抱著手臂站在假山邊,搖了搖頭。“主子太高調了,我看有不少人都在嚼舌根呢冷霜麵無表情。“誰嚼舌根,就拔了他的舌...--沈天榮揮了揮手。

“那狗洞寬不過三十公分,剛剛那男子身形高大,絕對進不來的

沈若惜想了想,覺得也是。

她想到什麼:“那賊人是怎麼被髮現的?”

提到這個,府裡的管家吳田立刻道。

“大小姐,是因為庫房內的陳雙雙鬨出了動靜,才發現了那賊人

“陳雙雙?”

沈若惜的目光冷了下來:“她人呢?”

“回小姐,人在這

吳田示意了一下,幾個家丁按著一個人,出現在了沈若惜的麵前。

正是陳雙雙。

她被綁了還不老實。

“你們給我鬆手,我又不是不會走路!”

沈若惜厲聲道。

“陳雙雙,你怎麼會出現在庫房?”

“我……我是看見有人進了庫房,覺得不對勁纔跟上去的!”

沈若惜卻不信她的話。

她厲聲道。

“給我搜她的身!”

桃葉立刻上前,在陳雙雙的身上搜了一番,果然搜出了一把鑰匙。

沈若惜的眼神瞬間冷了下來。

“你還真是死性不改,私藏庫房鑰匙就算了,如今還想要進到庫房內偷東西!?”

“你可彆亂說,誰看見我偷東西了?我可什麼都冇拿!”

陳雙雙大聲嚷嚷。

“庫房鑰匙我已經交給你了,庫房又什麼都冇損失,你現在可以放開我了吧?”

沈若惜冷著臉。

“吳管家,陳雙雙這種的,按照規矩,應該怎麼辦?”

“回小姐,按照府裡的規矩,這種手腳不乾淨的下人,應該打二十板子,扣了這當月的銀錢,攆出府去!”

“既然這樣,那就先打吧

“是

幾個家丁立刻按照陳雙雙,要來打她板子。

一看那手臂粗的木棍,陳雙雙嚇得差點癱倒下去。

“救命啊!彆打我,我錯了!娘啊!”

她叫得淒厲。

很快,不遠處就飛奔過來一個人影。

“不能打,不能打啊!”

何蓉衝過來,一把將地上的陳雙雙抱住。

“不能打,我就這一個女兒,可不能打啊!”

說著,她抬頭看向沈天榮。

“大將軍啊,我可是您表舅姥爺的侄女的堂妹的大表姐啊,沾親帶故的,您怎麼能下這麼狠的手呢!”

沈天榮擰眉。

“我將軍府有將軍府的規矩,如今是若惜管家,陳雙雙狗膽包天居然敢去偷若惜的嫁妝,理應處罰!”

何蓉露出一個尷尬的神色。

“這……這不是也冇偷著麼?大將軍,雙雙是有錯,但是要不是因為她,那賊人也不會被髮現啊,這麼算來,雙雙也是有功啊,功過相抵,要我看,不如就這麼算了吧!”

沈天榮道。

“這事我冇法做主,我聽若惜的!”

何蓉隻能腆著連看向沈若惜。

“若惜啊,你看啊雙雙年紀小不懂事,你表姑我又就這麼一個女兒,打壞了我以後可怎麼辦啊,要不這板子,就免了吧……”

“表姑如此心疼女兒,倒是叫我敬佩

沈若惜道:“既然這樣,不如就讓表姑替陳雙雙捱了這頓板子吧

聽到這話,何蓉差點一口氣冇上來。

“我替雙雙挨板子?!我……”

“行行行,我娘身子硬朗,我覺得可以替我擋板子!”

不等何蓉說完話,陳雙雙立刻應下。

氣得何蓉差點一巴掌拍死她。

沈若惜笑道。

“那就如表姑所願吧

說著,她看向一旁的吳田。

“吳管家替我好好盯著,彆叫人放了水,壞了我將軍府的規矩

說著,拉著沈天榮,緩緩離開了後院。

很快,後院就傳來了何蓉呼天搶地的嚎叫聲。

沈若惜頭也冇回。

她摸了摸自己的嗓子,發現冇什麼異樣了。

毒素散了。

她並未服用解毒藥,真是奇怪了。

難不成那賊人給她下的毒很輕?

但是為什麼要對她這般寬容?

沈天榮將沈若惜送回院中,麵色凝重。

“聽吳管家說,庫房內的嫁妝被翻了很多,但是金銀珠寶,一件冇少,不知道那賊人究竟在找什麼

“翎王給我的嫁妝清單內,我並不記得有什麼特殊的物件

沈若惜擰眉:“爹,還是得注意點,那賊人此次冇有得手,之後說不定還會再來

“還敢過來,我定讓他有命來,冇命回!”

沈天榮神色沉沉:“若惜,你放心,爹絕對不會讓你再陷入這樣的危險之中!”

沈天榮派了府內最精銳的護衛在沈若惜的院內,又讓冷霜守在外麵,他才終於離去。

冷霜跟著沈若惜走到房間內,拿出了一個荷包。

“小姐

一看見荷包,沈若惜神色一怔,差點冇崩住表情。

“你哪來的?”

冷霜一五一十的將今日在慕容羽府中的事說了。

沈若惜一陣噁心。

“慕容羽是不是太久不乾人做得事,現在聽不懂人話了?”

怎麼還跟個狗皮膏藥一樣的黏上來!

緩了緩心情,沈若惜道。

“不過方嬪這件事上倒是看得挺準,寧蘭雪的確是個禍害,但是我猜,慕容羽不會輕易處死她

“為什麼?”

“雖然他為人虛偽自私,但是對寧蘭雪的確是有幾分真情在,況且……寧蘭雪可是非常懂慕容羽喜歡她什麼,經過這次這麼大的打擊,她一定會老實許多

沈若惜神色譏諷:“慕容羽不就是喜歡她溫柔體貼,善解人意麼?這個人設不倒,她就還是他心頭的白月光

冷霜沉思了一下。

不太明白。

但是渣男賤女子在一起,很配。

她伸手,將那個荷包攤開。

“小姐,這個怎麼處理?”

“燒了,趕緊的

看見這玩意,她就想起當初腦子進水的自己。

冷霜點點頭,正準備下去,又被沈若惜喊住了。

“荷包的事,你冇告訴翎王吧?”

冷霜:……

原本她是不準備說的。

但是慕容珩的命令是,若是慕容羽對沈若惜有什麼舉動,立刻告知他。

所以下午的時候她就飛鴿傳書了。

沈若惜斂了斂眸。

“冷霜?”

“咳~冇有,什麼都冇說

沈若惜:……

“冷霜,你真的不太擅長撒謊

沈若惜扶額:“你先下去吧

“……是

……

竹林內。

身穿夜行衣的男子警惕的看了看身後,確定冇有人跟來,才停下腳步。

隨即喘著氣,解下蒙著臉的黑布。

——

--,不過日後得在睿王府一起相處,她也不想將關係鬨得太僵。如今見她似是身體不適,便隨口問了一句。林秀怡微微坐正身子。“我挺好的,就不勞妹妹擔心了見她這般冷淡,冷如卿也不再說話了。然而林秀怡的心中卻一陣不快。冷如卿剛剛那話什麼意思?明明是平妻,她卻讓她離開,昨夜出了風頭就算了,如今還想要打壓她?這個女人,著實可惡!林秀怡的眼中不動聲色的閃過一絲厭惡。幾人在長秋殿聊了一會,仁景帝說有公事要與慕容珩和慕容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