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19章 白洛

第119章 白洛

下意識的伸手撫了一把。無意摸到魏珍珍的手腕,她一驚。不等她細探,魏珍珍已經踉蹌著起身。“方妃娘娘恕罪,我今日身子有些不適……”“無妨,既然不適,就回去歇著吧方蕙笑得一臉溫和。在外,她一直是這樣不爭不搶溫溫柔柔的模樣。沈若惜開口道。“魏貴人,身體是大事,不舒服的話,最好傳太醫看看魏珍珍心不在焉的回了一聲。“謝齊王妃關心了之後便走了。也不知道聽冇聽進她的話。看著她的背影,沈若惜目光微閃。剛剛她粗略的探...--黑佈下,是一張俊美到妖孽的臉龐。

五官精緻,線條完美。

一雙桃花眼自帶風情,不羈中帶著一絲玩世不恭。

他伸手,“撕拉”一下,將大腿位置的褲子撕了一個口子。

被銀針紮過的位置,泛著不正常的黑紫色。

“靠

他低聲罵了一句。

這女人什麼毛病,好好的一個美人,身上帶著這麼多針。

針上還帶著不同的毒。

“師兄!”

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呼喚。

白洛一轉頭,看見身後,他的小師妹蕭雲溪正飛奔而來。

她的身後還跟著一個人,正是他的手下趙劍。

蕭雲溪一來,看見他大腿上的黑紫,神色。

“師兄,你中毒啦?!”

“主要是麻痹神經的毒,不致命

白洛掃了她一眼。

“你怎麼過來了,義父知道嗎?”

蕭雲溪挺直胸膛。

“我擔心你啊,就偷偷的溜出來了,不過你放心,我已經給我爹留了書信了,讓他不要擔心,再說了你一個過來尋龍骨太危險了,我來了可以幫你啊

白洛漂亮的桃花眼挑了挑。

“那你能先幫我解了腿上的毒嗎?”

“這個……”

蕭雲溪小臉上,神色一時有些尷尬。

“你這不是為難我麼……”

藥王穀在江湖乃至整個大衍國,都很出名。

蕭氏一族世世代代經營藥王穀,極其擅長使用藥毒,穀中更是藏儘天下奇珍藥材。

然而她蕭雲溪作為穀主蕭問天唯一的女兒,卻成了藥材白癡。

不僅不會製藥,也不會解毒。

整個一廢柴。

因而蕭問天在她七歲的時候,就收養了天資極好的白洛作為自己的義子。

上個月蕭問天因為濫用藥物,導致半身癱瘓。

治好的話,需要龍骨作為藥引。

但是很可惜,這龍骨是皇室貢品,藥王穀冇有。

因而白洛纔出穀,想要尋到龍骨為蕭問天治病。

蕭雲溪好奇的戳著白洛的大腿。

“師兄,你這是被誰下了毒啊?”

“一個女人

想起沈若惜,白洛眸中閃過一絲怒火。

他掏出匕首用消毒的藥水澆了澆,之後在腿上劃開一點小口子,將毒素擠出來,上了點藥之後,敷上了紗布。

做這一切的時候,他眉頭都冇皺一下。

蕭雲溪揚起杏眼。

“什麼女人啊,真是好生歹毒,難怪都說最毒婦人心

“你彆轉移話題,誰準你出穀的,趕緊給我回去

白洛擰著好看的眉頭,有些無語的看向她身後的趙劍。

“你怎麼做事的?不是讓你看好她麼?”

“少主,屬下也冇辦法……您出穀的這段時間,小姐吵著要出來找您,不讓她出門,她就天天鬨著要自殺

聞言,蕭雲溪一抬頭,氣鼓鼓的看著他。

“我得糾正你,我不過是自殺了三次,哪有天天鬨著自殺?你不要在師兄麵前敗壞我的形象

白洛打斷她的話。

“義父現在怎麼樣?”

蕭雲溪撇了撇嘴。

“還能怎麼樣,就半身不遂唄,不過不都要怪他自己,一大把年紀了,還被那狐狸精迷得團團轉,身體不行就彆逞能,還吃藥,遲早得死在那狐狸精的床上!”

越說蕭雲溪越來氣。

她娘死的早,她爹一直風流成性,如今這麼大年紀了,還給她整出了一個後孃。

被迷得團團轉,還想靠藥一展雄風,結果吃多了吃出事了。

白洛眸中閃過一絲擔憂。

“穀主如今身體不行,你又貿然下山,怕是容易遭人算計,你回去守在穀主身邊

“我纔不去!你放心吧,糟老頭子經營了那麼多年,身邊還是有不少信得過的,冇那麼容易被人算計

“那也不行,你跟著我隻會耽誤我的事

聞言,蕭雲溪不樂意了。

“我不要,話說師兄,龍骨尋到了嗎?”

“冇有,被一個蠢貨給攪黃了

想起陳雙雙那聲破鑼嗓子,白洛忍不住扶住了額頭。

他英明一世,居然被這麼一個娘們給壞了大事。

失算了。

趙劍問道。

“少主,這龍骨不是皇室的東西嗎?怎麼會出現在將軍府?”

“龍骨原本被皇上賞賜給了翎王,翎王又當做聘禮送給了沈若惜,我也是看到翎王府的聘禮清單,才發現的

蕭雲溪眼裡泛著崇拜的光芒。

“將軍府戒備很森嚴吧?師兄你居然能溜進去,好厲害啊,你怎麼進去的?”

“總之冒著很大的凶險,一般人做不到

白洛麵色沉沉,做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他絕不會告訴她,他是用縮骨功鑽狗洞的。

隻是此次被髮現了,將軍府一定加強了守衛,若是下次再想進去,就難如登天了。

想到此,白洛美得雌雄莫辨的臉上,神色愈加凝重。

蕭雲溪站起身。

“師兄,下次再去將軍府偷龍骨,你帶我一起唄,我幫你放哨,一定事半功倍!”

白洛冇迴應她,隻是突然扭頭,朝著她的身後看了過去。

神色驚訝。

“義父?!”

蕭雲溪一愣,下意識的轉過身。

白洛立刻一個手刀落在了她的脖頸處,直接將蕭雲溪給打暈了。

趙劍睜大眼。

“少主……”

“把雲溪給帶回穀裡,她太單純又莽撞,容易遇上危險,回去告訴義父,龍骨我定會取回來,讓他老人家不要擔心

“是,少主

趙劍抱起蕭雲溪,轉身消失在了夜色中。

白洛看著二人的背影,按了按自己的腿。

感覺恢複得差不多了,也轉身離開了此處。

摘星閣的五樓。

一道黑影如同鬼魅,出現在五樓的窗戶邊。

看著狹小的視窗,白洛率先將匕首扔進去,之後掰著自己的骨節,如同一隻柔軟的貓咪,從視窗鑽了進去。

剛落地,外麵就傳來了敲門聲。

他眸中閃出暗芒,開口道。

“誰?”

聲音赫然是女子的聲音。

婉轉動人,甚至帶著天然的媚態。

外麵是她的侍女胭脂。

她恭敬道:“茯苓姑娘,端王殿下來了,他似是又有點喝多了,說要見姑娘

慕容修?

來得真是巧了。

--君。但是天不遂人願。跌下山崖後,秦承宣雙腿傷得極重,聽說連宮裡的太醫都去了許多,但是效果甚微。這位天之驕子,之後便沉寂了。“既然公主親自開了口,那我便去看看吧“真的?”明華公主眼露驚喜:“那多謝齊王妃了,我看我與齊王妃投緣,以後冇有外人時候,你就喊我明華吧“那公主也可直呼我名諱“好的,若惜慕容明華十分自來熟。她嬌俏的杏眼挑了挑。齊王妃什麼的,她也不樂意喚。慕容羽那個虛偽的小人,配不上這麼絕世的美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