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20章 擔心

第120章 擔心

慕容珩這話,在打他的臉。“父皇已經知曉了你與沈大小姐和離的事情,要你與相關人等都入宮,立刻動身,我記得你府上還養了個外室,帶上吧慕容珩冷不丁開口,讓慕容羽心底一顫。父皇怎麼這麼快就知道了?還要帶上寧蘭雪?他正想問問慕容珩具體的情況,卻見他轉身,朝著沈天榮道。“大將軍,本王也要入宮覆命,不如一起“好,翎王先請慕容珩點頭,上了馬,並命人也給沈天榮牽了一匹馬。一同朝著皇宮的方向行去。慕容羽急急帶上寧蘭雪...--沈若惜夜裡被那個盜賊的事,弄得有些累。

便多睡了一會。

起來的時候,打開門看見院內的情景,有些懵。

院內除了將軍府的護衛,還多了許多的陌生麵孔。

都穿著紫黑色的衣服,衣襬處繡著魚紋狀的圖案。

是慕容珩的人。

她走到前廳,果然,遠遠地,就看見客廳內,慕容珩正與沈天榮相對而坐。

他穿著深色的蟒服,一條腰帶係在腰間,襯得整個人器宇軒昂。

隻是俊美的臉上,神色不太好看。

他修長的手指拿著杯蓋,撥著水麵的浮葉。

聲音淡淡。

“大將軍府內護衛有限,本王再撥一些人過來,保護將軍府的安全

沈天榮微微咳嗽一聲。

“臣已經嗬斥過府裡那些吃白飯的東西了,讓他們看緊點,翎王放心,臣的女兒,臣一定護好,就不勞煩翎王了

慕容珩不為所動。

“若惜如今與本王有婚約,本王自當有義務保護好她

沈天榮微微擰眉。

心中到底有些不快。

將軍府到底是他的地方,慕容珩如此強勢,不僅讓他覺得自己的地盤被人占據,還有點打他的臉了。

“大將軍是覺得本王乾涉過多了嗎?”

慕容珩突然出聲。

淺色的眸子朝著他看過來,微微一壓,帶著淩人三分的氣勢。

沈天榮身子一僵。

隨即有些不悅道。

“臣冇這個意思,臣就是擔心翎王殿下關心過度,會讓若惜感到壓力

說話間,沈若惜已經朝著二人走近。

二人收住了話頭。

“爹

沈若惜走過來,喚了一聲。

隨即嚮慕容珩彎腰。

“翎王殿下

慕容珩轉過頭,冷白雍容的臉上,眸光溫和,盪出一絲暖意。

與剛剛凜然逼人的模樣截然不同。

“你昨夜受了驚嚇,怎麼不曾多休息一會?”

沈若惜緩緩道。

“我冇那麼嬌弱,倒是殿下你,陣仗弄得太大了,院中派了好些人

“本王擔心你

“有冷霜在,府裡的護衛也加派了人手,賊人不會再得逞的,殿下放這麼多人在將軍府,反而會惹得外麵的人猜忌,還請殿下撤去這些人

沈若惜自然知曉慕容珩一片好心,不過這插手太過強硬。

她估計她爹會不高興。

聞言,慕容珩緩緩點頭。

“聽你的

那就在暗處護著她。

沈若惜露出一個笑意。

隨即也坐在一旁。

“不過我倒是納悶,那賊人從哪裡來的

“剛剛本王查探了將軍府,後院有個洞

聽到這話,沈天榮立刻應道:“是有個洞,不過洞口不過三十公分,尋常人是進不來的

“大將軍應該聽說過縮骨功吧?”

聞言,沈天榮麵色一怔。

隨即撫著自己有些花白的鬍鬚,緩緩點頭。

“知道是知道,不過從未見過,難不成那賊人會這門江湖秘術?”

慕容珩點頭。

“洞口處有被刮落的泥土,在庫房內的地上,也發現了類似洞口泥土的痕跡,重重跡象顯示,賊人是通過那個洞口進來的。

江湖中會縮骨功的人不多,本王查出他,隻是時間問題

話音落下的瞬間,慕容珩的眸中不動聲色的劃過一絲殺意。

沈天榮拱手。

“既是如此,那就有勞翎王殿下了

“本王分內事

他將手中的瓷杯放在桌上,開口道:“大將軍,本王想與若惜單獨去後院說說話

沈天榮遲疑了一下,正想要開口婉拒,卻聽見沈若惜道。

“爹,女兒也有話想與翎王殿下說

沈天榮神色一僵,隻能同意。

……

後院,深秋的風夾著日光吹來,帶著慵懶的癢意。

慕容珩與沈若惜並肩走在後院的廊橋上。

碧水盪漾,倒映出二人的身影,顯得如此登對。

沈若惜道。

“我知曉殿下有什麼話想與我說

“什麼?”

“是荷包的事吧?”

沈若惜抬眸看向他,主動提及:“殿下是不是想問問,慕容羽派人送那個荷包的事?”

慕容珩俊美的臉上,神色平靜。

“本王並不在意

“殿下說謊

沈若惜突然伸手,指尖隔著他的蟒袍,點在他的心臟位置。

“殿下心胸廣闊,但是某些時候,卻又狹隘彆扭得很,明明心中不快,卻假裝不在意

慕容珩冇說話。

被她點著的位置,似是有些癢。

他承認剛開始是有些不快。

但是如今,是真的不怎麼氣了。

“那若是本王在意,又能改變什麼?”

“不能

沈若惜緩緩道:“過去已經發生的事,誰也改變不了,但是最重要的是當下和未來,我的過去殿下不曾參與,但是我以後的日子,都會有殿下

她微微仰頭,眸中晃著漣漪:“所以殿下,不需要不悅

說完之後,見慕容珩神色有所鬆動,她放在他衣襟的手,慢慢放下。

中途卻被抓住了。

慕容珩拉著她的手腕,帶著她走了一陣,轉過廊橋,到了一處假山處。

沈若惜疑惑。

“殿下?”

“剛剛那邊有人

“是我爹派來的人吧

沈若惜有些失笑:“殿下,我爹是太關心我,絕對冇有要對殿下不敬的意思

沈若惜能察覺出來,慕容珩與她爹之間,關係並不是那麼融洽。

慕容珩搖頭。

“是你府裡那個所謂的表小姐

“陳雙雙?”

沈若惜微微擰眉,隨即哂笑:“她膽子還真是大

“這種人,不便久留將軍府

他說得委婉。

若是他,早就已經扒了那對母女一層皮。

沈若惜垂下眸,冷聲道。

“她們不會留太久

“那,要我幫忙嗎?”

“像陳雙雙這種人,實在不必勞煩殿下,她自己便會自找死路,隻是她闖禍的時候,殿下不必顧忌我的麵子,讓她找死就是了

“哦?”

慕容珩伸手,輕輕用手指抬起她的下巴。

大拇指摩挲著她的紅唇,神色玩味。

“既然你開口,那本王自當聽話

他眸中一貫的清冷褪去,染上一層欲色。

按著她唇的手指,力道也微微加重。

沈若惜被他這眼神看得有些發軟。

明明是個病秧子,怎麼這麼會勾人?

慕容珩低頭,朝著她靠近。

唇貼上她的溫軟。

這香軟已經嘗過多次,但是卻永遠覺得不夠。

他技巧嫻熟的撬開,然後舔舐勾住。

吻逐漸加深。

沈若惜推著他的肩膀:“殿下,這裡容易被人看見……”

“你說得是

他微微鬆開,隨後單手抱住她,朝著假山裡麵一處隱蔽的地方,走了過去。

他坐在內側的一處石頭上,將人抱在了腿上。

在沈若惜嬌羞的神色中,聲音愈發低沉暗啞。

“讓我再親一會……”

說著,手指順著她的腰身,撫了上去。

隨著他的動作,沈若惜有一瞬的酥麻。

但是很快,她察覺了不對勁。

她震驚的看著他。

“你不是……”

——

--。所以兒臣即使猜到太後的藥有可能出自您手,也深信您一定是有不得已的原因,今日纔會鬥膽告知實情“沈愛卿麼……”仁景帝腦海中浮現沈天榮那剛正不阿的麵容,微微點了點頭。的確是沈天榮能說出的話。他再次看向沈若惜,目光柔和了許多。“你倒是遺傳了你父親直爽忠心的性子他揮揮手,“罷了,今日朕找你過來,也是想解除這個誤會,如今話已說開,你回去吧沈若惜如釋重負。她站起身,理了理裙襬,緩緩福身。“那兒臣就先回去了仁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