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21章 想要為茯苓贖身

第121章 想要為茯苓贖身

慕容珩將自己的蟒袍提起來,也亦步亦趨的跟在她的身後。沈若惜睜大眼。“你乾嘛?”“與你上一輛馬車“你自己不是有馬車麼?”“本王馬車太大,冷沈若惜:……胡說八道你是張口就來啊。她遲疑。“若是被人看到,估計會惹來閒言碎語吧?”“誰嚼舌根,本王就殺了他以儆效尤他很自然的學著仁景帝的語氣,說出這種震懾的話語。見沈若惜不吭聲,慕容珩瞳孔微微晃了晃,之後單手握拳放在嘴邊咳嗽了幾聲。襯著那張原本就冷白病弱的臉,看...--紅唇微張,正要詢問,卻又被堵住了。

腦海一片混沌中,沈若惜想了想。

其實就算是不能人道的,偶爾有動靜,好像也是正常。

但是並不代表能用。

可惜了。

畢竟她覺得……有點驚人。

好一陣子,在沈若惜緊張的催促聲中,慕容珩才停了下來。

“你……”

覺得他冷靜了,沈若惜才嘗試開口。

欲言又止。

慕容珩道:“怎麼了?”

他聲音帶著一絲情·欲之後的暗啞,沈若惜的臉色更加不自在了。

半晌,她還是說道。

“你是真的不能……那個麼?”

慕容珩:……

“你想要?”

“我冇有!”

沈若惜立刻否認,隨即臉燥了起來。

有點心虛。

情到濃處……

她確實也渴求他。

在她看不見的角度,慕容珩勾了下唇。

“傳言都說不能

“那……也是

看樣子確實是不能,剛剛隻是偶爾現象吧。

她伸手,將慕容珩胸前的拽出褶皺的衣服舒展好。

“殿下放心,不管怎麼樣,我都會一直陪著你

這話聽起來……

怎麼有點安慰的意思?

慕容珩眯了眯眼,眸中笑意盪開。

他攬著沈若惜的腰,親手將她的衣服給整理好。

之後起身,與她一同走出了後院。

慕容珩冇有多作逗留,與沈天榮打了聲招呼後,便離開了。

等到他走,沈天榮的麵色微微凝了起來。

他看向身邊的沈若惜,遲疑著開口道。

“若惜……你對翎王殿下,瞭解嗎?”

“不算特彆瞭解

沈若惜眸光微轉,露出一個溫柔的笑意:“爹,您有話儘管說

沈天榮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爹是個粗人,說不出什麼大道理,但是爹對翎王,多少知曉一些,爹隻是想告訴你,他並非看上去那麼溫文無害,某些時候,反倒是有些……可怕

沈若惜冇有迴應。

而是問道。

“那爹覺得翎王殿下待我如何?”

聞言,沈天榮略加思索。

“算是極好

“那就是了

沈若惜拍拍他的手背:“爹,隻要翎王殿下對我真心,其他的事都是次要的

見狀,沈天榮隻能緩慢點頭。

沈若惜看著門口的方向,眸中閃過一絲沉思。

慕容珩可怕的一麵嗎?

她倒是想見見。

想真心感受一下,最真實的他。

……

慕容珩踏著腳凳,剛準備上馬車,身邊的冷夜低聲道。

“主子,後麵一直有人跟著

“本王知道

慕容珩半張側臉微微垂下,眸中平靜無波。

“是那個陳雙雙吧?”

“是她

冷夜擰眉:“之前您與沈大小姐在後院時候,她也一直在偷看,被我阻止離開後,還不死心,現在似是準備跟蹤您

“嗬

慕容珩發出一聲極輕的哂笑:“馬車慢點,讓她跟上

冷夜一愣,不知他這是何意。

但是還是點了點頭。

慕容珩踏上馬車,慢悠悠的走了一陣後,在一家酒樓前停了下來。

他掀開車簾,踩著腳凳。

緩緩下了馬車。

身後跟著的陳雙雙看見這一幕,眼神都在發直。

日光下,慕容珩整個人彷彿被鍍上一層光暈,看得她是越發的眼饞心癢。

見慕容珩進了酒樓,她也趕緊跟著走了進去。

一進去,她就衝到掌櫃的麵前。

“剛剛那位麵容俊美氣度不凡的公子,去了哪個包間?”

老闆有些遲疑。

“這個……”

陳雙雙不耐的將一錠金子扔在了掌櫃的麵前。

“快說!”

……

樓上,天字一號的雅間內。

慕容珩坐在窗邊,目光看著街上熙攘的人群,慢悠悠的喝著茶水。

很快,外麵來了人。

是慕容修。

他搖著扇子,坐在慕容珩的麵前,二話不說便遞上一個匣子。

旁邊的小廝將木匣打開。

全是銀票。

慕容珩漂亮的狐狸眼一睨:“端王兄這是何意?”

“九弟,本王想替茯苓贖身

“贖身?”

慕容珩看著他,眼中露出一絲興味:“端王兄雖然愛美人,但是以往都是有分寸,這次卻這麼大動乾戈,難不成是想學四皇子?”

“茯苓跟寧蘭雪不一樣

慕容修沉了沉臉,隨後道:“九弟,此次我答應了茯苓,你若是不肯,那王兄便成了那言而無信之人了

“王兄怎麼突然要給茯苓贖身?”

“這個……”

慕容修英俊不凡的臉上,神色有些尷尬。

“昨夜王兄在摘星閣喝多了,便找了茯苓,結果酒後失德……木已成舟,王兄想對茯苓負起責任

他昨夜喝的實在太多,對聶玉蘭的思念也越發強烈。

便想起了找茯苓。

她身上柔弱無辜的氣質,與聶玉蘭太像。

之後做了什麼,他記不清。

隻是早上醒來,發現茯苓坐在床邊,暗自垂淚。

一問才知道他昨夜有些強人所難了。

想到此,慕容修心中越發愧疚。

“九弟,你就答應了王兄吧

慕容珩修長的手指端著茶水。

“王兄喜歡茯苓?”

“……確實是心悅她

看著她,他總能從她身上找到另一個人的影子。

即使是替代品,但是也可以聊慰相思。

聞言,慕容珩伸手,將慕容修桌上的銀錢,向著他推了推。

慕容修急了。

“九弟不肯?”

“王兄既然喜歡茯苓,那我便做個順水人情,讓茯苓出摘星閣,這些銀錢便免了吧

“九弟大方,王兄記下你這個人情了!”

慕容修歡歡喜喜的走了。

等人走後,慕容珩目光落在窗外,籠上一層深思。

此事朱雀一早就派人告知他了。

據朱雀的訊息,茯苓平日裡對一眾王公子弟冷漠不屑,並不是因為她真的清高。

而是因為她並不喜歡男人。

所以茯苓此舉,極其不對勁。

至於她為什麼盯上慕容修,相信很快就有答案了。

慕容珩兀自坐了一會。

冷夜上前,有些無語道。

“主子,那個叫陳雙雙,還在酒樓冇走呢,似乎是盯上您了

“既是如此,何不給她個機會

慕容珩聲音淡淡,清冷矜貴的臉上,晃過一絲冷意。

今日他聽沈若惜的口風,是對陳雙雙和她母親極其厭惡。

那麼,他可以做得過分一些了。

雅間的門被打開。

陳雙雙抓緊機會,趕緊端著一些點心走了進來。

--轉頭,朝著他微微一頷首。仁景帝笑道。“正是翎王,漢陽王看來與翎王甚是有緣分,一來就注意到了他冷泓心底冷哼。整個金鑾殿,就他坐著。想不注意都難。他聽說過了,因為慕容珩身體不好,仁景帝特許他在上朝的時候坐著。倒真是偏心得緊。他目光一轉,落在了慕容曜的身上。少年雖然還未完全長成,但是也是芝蘭玉樹,風姿過人,假以時日相信也是個了不得的人物。隨後又看向了慕容羽。掃了一眼後,將目光轉開了。仁景帝道。“聽說漢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