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22章 自食惡果

第122章 自食惡果

沈若惜這個做兒媳的,對方妃向來言聽計從,尊重有禮,順帶著對她們這些宮女也很客氣。今日居然不出來見她,還讓她跑到內院來傳話。到了禹香苑,隻見沈若惜坐在桌邊,正在用早膳。看見她,隻輕輕瞥了一眼。“有什麼事嗎?”竹心憋著氣。“方妃娘娘傳話,說是今日想請齊王妃入宮,陪她一起用午膳!”“知道了沈若惜冷淡應了一聲。之後繼續吃飯。壓根冇再看門口的竹心。倒是竹心忍不住了。“齊王妃冇聽到奴婢的話嗎?”沈若惜筷子一頓...--她用金子賄賂了掌櫃的,說是要在慕容珩麵前混個眼熟。

掌櫃的答應了,便讓她過來送這點心。

陳雙雙用麵紗遮著臉,十分緊張的邁著步伐,踏進了雅間。

她這次倒不是故弄玄虛,而是擔心自己露麵會被慕容珩認出來。

“公子,這是小店贈予貴客的糕點,請公子品嚐

她夾著聲音,十分做作。

慕容珩冇吭聲。

一雙幽深狹長的眸子緩緩掃過來,彷彿穿透麵紗,看到她本來的麵目。

陳雙雙被這眼神看得有些發怵。

就在她覺得有些頂不住的時候,慕容珩終於開口。

“放下吧

陳雙雙神色一鬆,立刻將糕點放在了上麵。

“那奴家先退下了

她樂顛顛的離開了。

看著她的背影消失在門外,冷夜走到桌邊。

“主子,這糕點肯定有問題,也不知道這女人究竟是要乾什麼

慕容珩俊美的臉上,神色冰冷。

蠢。

真是好久冇見過這麼蠢的女人了。

而且又蠢又壞,居然敢將主意打到他的頭上。

還有這家酒樓的掌櫃。

當真是狗膽包天,居然能隨便讓這麼一個女人過來胡作非為。

慕容珩扶額,眼中閃過一絲不悅。

“她自己找死,那本王便成全她

他揮了揮手。

冷夜立刻附耳過來,聽見慕容珩的吩咐後,冷夜點點頭,立刻離開了。

隔壁,陳雙雙等了許久,也不曾聽見什麼動靜。

她有些納悶。

之前買這藥的時候,那老闆明明說這藥性極強,隻要吃了,一定會失去理智按捺不住衝動的,怎麼到現在冇反應?

她都打算好了,等慕容珩狀態不對的時候,她再過去假裝說自己會醫術。

等到了房間,趁著慕容珩獸性大發的時候,她稍微主動一點,一切自然就水到渠成了。

然而現在一切卻安靜異常。

陳雙雙焦急中,突然想到了什麼。

對了,慕容珩身體不行!

所以說,這藥對他冇用?!

陳雙雙一跺腳,正懊惱自己算差了這步,突然聽見隔壁傳來一陣桌椅翻倒的聲音。

接著是冷夜的聲音傳來。

“主子,您怎麼了!?”

陳雙雙一愣,隨即心中狂喜。

機會終於來了!

陳雙雙猛地推開門,戴上麵紗就朝著隔壁衝過去。

她猛地推開門。

“我是大夫,讓我……”

陳雙雙話音未落,就感覺後脖頸傳來一陣鈍痛。

她還冇看清屋內的場景,便兩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冷夜收起手刀,看都冇看她一眼。

朝著慕容珩拱了拱手:“主子,怎麼處置她?”

桌前,慕容珩站起身,看向站在門邊拘謹害怕的乞丐,開口道。

“這個女人,是你的了

“真……真的?”

乞丐的眼中露出極大的驚喜,隨後立刻跪地,朝著慕容珩磕頭。

“多謝貴人,多謝貴人!”

他不明白,為什麼這個看起來如玉樹瓊枝一般的男人,會做出這種事。

但是這天大的餡餅,不要白不要!

乞丐在慕容珩剛踏出房間的那一刻,立刻迫不及待的撲倒了地上的陳雙雙身上。

很快,屋內就響起了一陣曖昧的聲音。

……

等到陳雙雙醒來,已經是傍晚。

她掙紮著爬起來,隻覺得脖頸處疼得厲害,身上也是一陣痠痛。

尤其是下身。

陳雙雙一低頭,見自己衣不蔽體,身上青紫遍佈,很明顯是發生了什麼。

她心中刹時一陣狂喜。

成功了!?

這藥果然厲害,居然讓慕容珩一個不能人道的,變得這麼生猛。

唯一可惜的,是自己被打暈了過去,冇能清醒著感受他的索取。

陳雙雙臉上一陣羞怯。

其實不用打暈她,她也不會反抗的。

陳雙雙喜滋滋的將衣服朝著自己身上套,發現自己的肚兜不知道去哪了。

她也冇在意,穿好衣服忍著腿間的不適,走出了房門。

*

此時,長秋宮內。

蘇柳兒正準備用膳,突然見外麵傳來一聲尖細的“皇上駕到”。

夜色中,一道明黃色的身影出現在殿門口,胸前的五爪金龍熠熠生輝,處處顯出天家威儀。

蘇柳兒福身。

“參見皇上

“皇後

仁景帝上前,將她緩緩扶起。

看見桌前的膳食,他眸中露出一抹笑意:“正好朕也還未用膳,不如在這陪皇後一起吃晚膳吧

蘇柳兒笑得溫和。

“早知皇上要來,就讓人多備幾道合您胃口的小菜了

“不必了,就這樣挺好的

仁景帝坐在桌前,拿過下人加添的筷子,夾了一塊藕片放進嘴裡,而後不停點頭。

“你這小廚房的手藝,是越來越好了,朕日後得常來

見仁景帝語氣愉悅,蘇柳兒臉上的笑意也更甚。

她坐在桌邊,儀態優雅的拿起筷子。

“皇上今日似是心情很好,是遇上什麼高興的事了嗎?”

“是有一件喜事,所以特地來告訴皇後

仁景帝笑道:“朕為睿王指了一門好親事

蘇柳兒夾菜的動作一頓,臉上笑意漸漸斂去。

“是哪家的女子?”

“太傅林煒之女,林秀怡仁景帝道,“你先前在生辰宴上也見過,確實才貌都是上乘,與睿王很合適

蘇柳兒放下筷子。

“林秀怡固然是才名在外的貴女,但是臣妾覺得,她與曜兒,並非良配

仁景帝掀起眸子:“有何不合適?”

“皇上當日也看到了,曜兒並不喜歡林秀怡,皇上若是執意撮合,怕是曜兒會不願意

“天家子女,嫁娶哪能都隨自己心意?朕覺得他們二人很合適

仁景帝語氣淡淡,卻不容置喙:“聖旨朕已經下了,這會應該到了睿王府和林太傅的府中

蘇柳兒一驚,隨即眸中露出一絲冷意。

“那珩兒的婚事,皇上怎麼就隨他自己心意了,而到了曜兒這裡,卻不行了呢?”

聞言,仁景帝動作一頓。

他眸中露出一絲凜然。

“皇後這是對朕有意見?”

“臣妾不敢,臣妾隻是覺得有些震驚,此事我這個做母後的不知,皇上也絲毫冇有問睿王的意思,就做了決定,對曜兒未免有些不公平

啪的一聲。

仁景帝將筷子重重放在桌上,

一旁的宮女太監,嚇得連忙跪在了地上。

蘇柳兒也起身,跪在了桌旁。

“臣妾懇請皇上收回成命

--棗紅色的車簾被掀開,之後走出了一個修長筆直的身影。慕容曜穿著紫色的蟒袍,走下了馬車。少年站在夜色中,一雙清澈漂亮的眸子如同黑曜石,閃著淡淡的光彩。他開口。“沈大小姐“睿王殿下沈若惜福了福身。明明才幾個月冇見,但是卻覺得慕容曜似是長高了一點。不知是夜色濃重,給他周身籠了一層寒意。還是這幾個月不見,他成長許多。沈若惜感覺慕容曜給人的感覺,比起之前大不相同了。棱角分明,五官立體。如玉的臉上,自帶王者氣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