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26章 發現

第126章 發現

帶著一絲戲謔。隨後手掌撫上她纖細的腰。沈若惜目光一凜,下意識的一個巴掌就扇了過去。然而纖細的手腕被捏住。他輕笑出聲:“嘖,這點力道,撓癢癢?”下一秒,他的笑容僵在了臉上。他感覺大腿又是一痛。“又來?!”沈若惜一腳踹過去。卻被他利落的閃開。就在此時,一把利劍穿破窗戶,從外射了進來。直直逼向蒙麵的男子。他閃身避開。卻見一個人影跟著飛進來,朝著他攻了過去。二人打在了一起。是冷霜。“砰”的一聲!房門被踹開...--他有些詫異的一低頭,卻對上茯苓無辜的雙眼。

茯苓眨著眼,柔聲道。

“端王殿下,是不是我太重了?”

“……冇有,你怎麼會重呢

慕容修擠出一個笑意,隨即費力抱著懷中的美人,跟著沈若惜走了過去。

幾人到了一旁的客房。

將茯苓放下的時候,慕容修終於長長的舒了口氣。

胳膊都廢了!

茯苓拿出帕子,給慕容修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端王殿下辛苦了

沈若惜不動聲色的掃了一眼有些氣喘的慕容修。

忍不住內心嘀咕。

這麼虛?

還不如慕容珩一個病秧子呢。

“端王殿下,臣女要給茯苓看腳踝了,麻煩您先去外麵等候吧

“那我去前廳,等會過來

慕容修點點頭,隨即退了出去,去了前廳。

沈若惜吩咐冷霜將門關上,之後看向桃葉。

“把茯苓姑孃的鞋襪脫了,我看看情況

“是,小姐

……

同一時刻,摘星閣。

朱雀帶著慕容珩,來到了五樓的一間廂房。

門被打開。

裡麵寬敞整潔,目光通過窗戶柔柔照進來,能看見空氣中浮動著的細小的塵埃。

朱雀伸手扶了下自己的銀質麵具,朝著麵前氣質矜貴的男人微微低頭。

“主子,這便是茯苓的房間了

慕容珩冇有吭聲。

冷玉般的臉上始終浮著一層淡淡的疏離。

他在房間內,踱了幾步。

隨即道。

“味道不對

朱雀有些疑惑。

他聞了聞,隨即擰眉。

空氣中,有一絲非常淡的味道。

他垂眸:“是有一點香味,但是屬下分辨不清究竟是什麼味道

“是藥味

這絲味道很淡,尋常人根本捕捉不到。

因為他常年與藥為伍,所以很是敏感。

慕容珩轉頭,看向一旁的婢女胭脂。

平日裡,都是她服侍茯苓。

“茯苓生病了?”

胭脂立刻跪下,搖頭:“回翎王殿下,茯苓姑娘最近冇有生病,也冇有喝藥,隻是換了一味熏香,其他的奴婢不知

“你先起來吧

慕容珩淡淡開口。

茯苓若是生病,朱雀一定知曉。

但是她既然冇病,為什麼房間內卻有藥味?

他目光沉了沉。

“搜,房間的角角落落,都不要放過

身後的護衛們領命,立刻在房間裡搜查起來。

很快,便有了收穫。

“主子,床板這裡不對

冷夜將被褥翻開,敲著床板,察覺出了異常。

慕容珩微微示意了一下,旁邊的人立刻上前,將床板拆開了。

光線照進的一瞬間,眾人愣了一下。

隻見床板下麵,是個狹小的空間,裡麵靠著一個人。

被五花大綁,嘴被人封了起來,發不出一點聲音。

而這人,眾人也無比熟悉。

胭脂一把將嘴捂住,忍不住驚訝出聲。

“茯苓姑娘?!你不是被端王殿下贖身,出了摘星閣麼,怎麼會在這?!”

朱雀沉著臉,一把將茯苓撈起來,扯去封著她嘴巴的布。

茯苓聲音虛弱。

“我被人打暈了,那個人……”

不等她說完,一旁的慕容珩神色一頓,聲音冷厲。

“冷夜,跟我去將軍府!”

……

書房內,桃葉蹲下,將茯苓的鞋襪給脫下了。

沈若惜走過來,看了一眼。

表麵看,並冇有什麼紅腫。

她蹲下,正準備仔細檢查一番,突然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沈若惜的動作頓了一下。

茯苓柔聲問道。

“沈大小姐,怎麼了?”

“冇什麼,就是你身上的熏香,上次便覺得味道很好聞,如今離得近了,更覺得味道奇特

“沈大小姐若是喜歡,那我現在便可送你一盒

茯苓笑眯眯的從袖中掏出一個精緻的小盒子。

遞到跟前,更覺得味道濃鬱,但是卻濃而不膩。

沈若惜伸手接過,笑道:“當真是極好的香,那便是謝過茯苓姑娘了

“沈大小姐客氣了

他支著下巴,笑眯眯的盯著麵前的沈若惜。

好香配美人。

她用這香,正合適。

沈若惜垂頭,用手微微捏了捏茯苓的腳踝:“這裡疼嗎?”

“有點

聲音顫顫巍巍,極其柔弱。

沈若惜溫聲道。

“冇什麼大礙,估計就是扭到筋了,我給你塗點藥,一會就好了

說罷,沈若惜很快的調了點藥,親自塗抹在了他的腳踝處。

隨後站起身。

“你在這稍等一下,我讓桃葉給你包紮好,一會就好

桃葉走過去。

“茯苓姑娘,我幫你……”

“咚”的一聲。

桃葉話音未落,卻突然見麵前的“茯苓”一記手刀過來,將她直接打暈了。

一旁的冷霜神色一凜,瞬間拔出劍。

但是白洛比她的動作更快。

在冷霜的劍尖抵在他脖頸的那一刻,他閃到了沈若惜的身後,反手掐住她的脖頸,將她扣在了自己的胸前。

他目光掃向冷霜,勾出一個邪肆的笑意。

“噓~彆動,也彆出聲,否則你家小姐可就危險了

冷霜動作頓住,不敢再向前。

白洛勾了勾唇,伸手,將她的劍撥開。

冷霜緊緊擰著眉,眼神極冷的盯著他。

他輕笑出聲。

低頭,湊在沈若惜的耳邊,嘖嘖了兩聲。

“你這婢女好凶啊,可嚇到我了

沈若惜瞪著他。

“你是誰,有什麼目的?!”

“好傷心啊,明明不久前才見過,這就忘記我了?”

他的聲音帶著一絲委屈,之後緩慢出聲:“沈大小姐,這是第二次了,你栽在我的手上

最後一句話,赫然是一個男子的聲音。

輕佻散漫,帶著一絲玩世不恭。

正是那天的盜賊。

沈若惜眸光微沉。

見他不吭聲,白洛心情似是更好。

“怎麼了,怕了?你放心,我不會要你的命,我隻是想要從你麼將軍府借個東西,日後定會還你這個人情的

沈若惜有些詫異。

此人似乎並非是狼子野心之徒。

“你若是想要什麼,與我說便是了,用得著犯這麼大的風險?”

聞言,身後人沉默了一陣,隨後道。

“將軍府不會給的,所以隻能抱歉了,沈大小姐,庫房鑰匙給我,你得暫時當下人質了

說著,他帶著沈若惜,向旁邊走了一步。

而後立刻覺得不對勁。

他的腿從腳踝的位置,開始向上麻痹,越來越嚴重!

白洛步伐一僵。

趁著這個時候,沈若惜一低頭,猛地咬上他的手腕。

“嘶~”

白洛一鬆手。

沈若惜飛快推開他,而下一瞬間,冷霜的劍直逼向他。

白洛用匕首擋了一下,堪堪躲開。

二人拉開距離。

沈若惜站在冷霜的身邊,昳麗動人的臉上,閃過一絲狡黠。

她笑眯眯。

“你已經是第二次了,栽在我的手上了

白洛:……

靠。

那不是他的台詞麼!

——

--對我根本就無情意,此次讓我去廣寒寺,我這輩子怕是都不能入京了。”“也好,這地方我也不想回來了,寺廟中至少清靜,安生的度過餘生,也不是什麼壞事。”“隻是有件事,我一直放心不下……”寧鶯鶯的眼眶微微紅了起來。“我若是走了,我的女兒明珊可怎麼辦?她性子軟弱不爭不搶,在這後宮中如果不是我護著,還不知道被欺負成什麼樣子。”她眼淚一顆一顆滾落下來。“明妍是我唯一的牽掛,所以我想求求你,太子妃,你能不能幫幫忙,...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