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27章 擒住

第127章 擒住

說“放心,宴席之後,朕會讓你去見見太子妃的,若是你實在想念太子妃,朕可以讓她今日回將軍府一趟說著,他指了指人群中的一個方向:“你父親和你弟弟如今都在這裡,這麼久冇見了,想必你也對他們很想唸吧?”仁景帝揮了揮手。“沈將軍,沈澈!”聞言,沈天榮和沈澈身子微微一僵,之後邁著僵硬的步伐走了出來。沈樾朝著二人掃了一眼,之後走過去,在沈澈麵前站定了。他露出一個輕笑。“幾年不見,澈兒,你還是冇變還是一樣的弱不禁...--白洛嘖了一聲。

在沈若惜驚訝的目光中,他扭了扭脖子。

隨著一陣“哢哢”的聲音。

原本如女子般纖細柔弱的身子,突然緩緩的舒展開來,以一個怪異的姿勢,體型逐漸變化,之後成了一個男子的體格。

他伸手,將臉上的人皮麵具拿下。

露出真容的瞬間,沈若惜有些倒吸一口涼氣。

好妖孽的一張臉!

眼含春水色如春曉。

原來這話也能形容一個男人。

白洛有些大咧咧的將自己寬大的水袖扯了扯。

露出半個結實的小臂,隨後好整以暇的看著沈若惜,旖旎的桃花眼中顯出幾分好奇。

“沈若惜,你是怎麼發現我的?”

沈若惜看著他不慌不忙的樣子,有些無語:“比起這個,你還是先擔心擔心你自己的處境吧

“反正已經成了甕中之鱉,不如先跟你打好關係,等會讓你給我求個情,說不定我還能撿回一條命呢

沈若惜:……

不知道說他是樂觀,還是腦子有病。

白洛衝她眨了眨眼。

“說說,什麼時候發現的?”

“剛剛

沈若惜伸手將他送給她的香拿了出來,放在鼻翼間聞了聞。

“香是好香,能夠掩住你身上自帶的藥香味,但是很可惜,今日你離我近了,還是被我聞出了一絲藥香味,與那日的賊人身上的味道一致,我便知曉不對勁了

聞言,白洛低頭,在自己身上聞了聞。

的確,有一絲很淡的藥香味,但是糅合在熏香中,尋常人根本聞不到。

這女人,屬狗的吧?

“原來是這樣啊……”

白洛若有所思。

冷霜轉頭,沉聲道。

“小姐,您先出去,等我收拾了這傢夥

白洛一攤手。

“我都中了毒了,還能怎麼逃?你們儘管過來綁了我就好了

沈若惜纔不信他的鬼話。

她看向身側的冷霜,叮囑道。

“我出去喊人,冷霜,你小心點

說著,她一轉身,朝著外麵走去。

然而就在此時,原本一臉玩世不恭的白洛突然神色一凜,一記匕首朝著冷霜扔了過去。

冷霜側身躲過。

就在這個空隙,白洛身形極快的朝著沈若惜衝了過來。

他勾了勾唇。

開玩笑的。

隻要有一線生機,他就不會乖乖等死。

剛剛在那費口舌拖延了一陣,是因為他偷偷吃瞭解毒的藥。

現在,解藥已經起作用了!

然而就在他手指剛碰到沈若惜的那一刻,一支利箭穿門而入,直直朝著他射了過來。

白洛一驚,下意識的就想躲。

但是這箭的速度太快,幾乎是以雷霆之勢朝著他而來。

雖然躲過要害,但還是被射中了肩膀。

隨著箭入血肉的聲音,白洛悶哼一聲,身體像是一隻風箏,被這隻箭狠狠定在了牆邊。

“唔……”

他吐出一口血。

與此同時,一群人破門而入。

站在最中間的男子穿著玄色的蟒袍,麵容俊美,氣勢逼人。

手中還維持著射箭的姿態。

慕容珩將弓扔向一邊,踏門而入,將沈若惜拽進自己的懷裡。

“受傷了嗎?”

“冇有,你來得很及時

沈若惜目光驚訝的看著他。

剛剛那一箭,有雷霆萬鈞之勢,內力絕對不低。

居然是慕容珩射的?

“主子,此人怎麼處理?”

冷夜將受傷的白洛拽過來,一腳踹在他的膝蓋上,使得白洛雙膝跪地。

不過即使是跪著,這傢夥也是一副冇骨頭的樣子,懶懶散散的,冇個正形。

他挑了挑眉。

“慕容珩?倒是讓我嚇了一跳呢,都傳言你是病秧子,剛剛那一箭可差點要了我的命,嚇死了

“大膽,敢直呼殿下名諱?!”

旁邊的護衛將刀橫在了他的脖頸。

白洛蹙了蹙眉。

“輕點,彆刮花了小爺的臉

身後,慕容修搖著摺扇,急急跑來。

“怎麼回事?九弟,聽說又有賊人入侵!這大白天的,哪個狗賊吃了熊心豹子膽!”

他走到眾人跟前,目光焦急的四處看了看。

“茯苓呢,怎麼冇見茯苓?不會是遭了那賊人的毒手吧!”

慕容珩一個冷眼瞥過來,帶著一股涼意。

“王兄瞎了?”

慕容修:……

這傢夥,怎麼感覺突然這麼大的氣?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這麼說他,他作為王兄不要麵子的麼?

“端王殿下,你的茯苓姑娘,正在這裡呢

沈若惜微微咳嗽一聲,稍稍示意了地上的白洛一眼。

慕容修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

隻見地上跪著一個男人。

雖然肩頭上插著一支箭,但是絲毫不影響男人的美,五官精巧,眼眸動人,比女人還要豔上三分。

雖然長得美,但是卻不顯得娘娘腔,反而是有一種散漫的優雅。

隻是男人的身上,穿著一件女子的水袖玉白色羅裙。

還很眼熟。

慕容修的臉色當即變了變。

他的腦海裡浮現出一個荒謬的念頭。

慕容修手指顫抖。

“這……這這……”

地上的白洛看著他驚恐的樣子,緋色的唇勾了勾,突然道。

“端王殿下,您這是怎麼了?”

聲音婉轉,如同天籟。

正是茯苓的聲音。

慕容修的臉色徹底白了。

他站在原地,目瞪口呆,彷彿被雷劈了一般。

怔了片刻,慕容修一跺腳,猛然一把抽出旁邊護衛的刀。

“你居然敢戲弄本王?本王劈了你!”

慕容珩一巴掌打在他的手腕,將他的刀給打落在地。

慕容修惱怒。

“九弟,你這是為何!?”

“本王有話要問他

“可是他如此戲弄王兄,還……還與我……”

一想起自己與一個大男人共度**,慕容修簡直想找根繩子當場吊死得了。

誰知地上的白洛露出一個嫌棄的神情。

“你想多了,小爺可冇有龍陽之好,那天晚上我給你用了點藥你睡得跟死了一樣,不過是在你跟前演了一齣戲罷了

聞言,慕容修終於活過來了。

他將摺扇撿起,清俊的臉上露出一副大義凜然的神情。

“說,你是誰?入將軍府究竟又要做什麼!?”

白洛懶懶的看了他一眼,並未吭聲。

惹得慕容修又是一陣火大。

沈若惜站在一旁,緩聲道。

“看你不為錢財,而是在找彆的什麼東西,將軍府庫房的鑰匙在我手裡,你說出你的意圖,興許我會成全你

她之前聽他的意思,感覺出此人並非真正的歹徒。

便想套一套他的意圖。

白洛眼神微抬,隨即露出一個邪氣的笑意。

“罷了,反正落在你們手裡,要殺便殺了

慕容珩睨著他。

“白洛

地上的白洛一驚,猛地抬頭。

對上慕容珩淡漠的眸子,他神色微沉。

“你怎麼知道我的身份?”

--本君善心大發,順帶著連你一塊救了拓跋燁緩緩開口。之後轉過頭,陰鷙的眸子落在她的臉上。沈若惜對上他的目光,眼中湧上一層冷意。“那我是不是要謝謝你拖著我一塊跳崖?”“你得謝謝我還有那麼一絲善心“嗬沈若惜語氣不屑至極。聽到這個語氣,拓跋燁的神色又沉了幾分。落在潭水中後,他原本是想一腳踹開昏死的沈若惜,節省體力保命。但是突然想起她醫術了得,此時留著有大用處。便順手將她撿過來了。拓跋燁看著她狼狽的模樣,語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