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28章 再次病發

第128章 再次病發

!”啪!又是一巴掌,直接將寧雲雪扇出了鼻血。“沈若惜!”身後傳來一聲怒吼。沈若惜微微轉頭,看見慕容羽快步朝著這邊走過來,臉上帶著滔天的怒意。“你在乾什麼!”慕容羽衝到她的麵前,厲聲道。“你瘋了不成!居然敢打蘭雪,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以前要是聽到這句話,沈若惜肯定心碎不已,哭著跟他辯解。而現在,她冷冷一笑。忽然一抬手,一個耳光直接扇在了慕容羽的臉上。啪!響亮而清脆。慕容羽英俊的臉龐,瞬間起了五個...--慕容珩道。

“江湖中會縮骨功的不多,精通易容和醫毒的也不多,稍稍查了查,便能猜到你的身份,藥王穀的少穀主,白洛

聞言,白洛邪氣的桃花眼微微眯起。

稍稍查了下?

他說得還真是輕鬆。

江湖中的能人異士多不勝數,即使知曉這些線索,要想鎖定目標,也如大浪淘沙。

慕容珩作為皇子,不僅這麼瞭解江湖中人,還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這麼精確的鎖定他。

說明他的手中,有著極其驚人的情報網。

白洛沉默了下來。

這病秧子怕是比傳言中更加深不可測。

完了。

自己這下怕是要交代在這裡了。

一旁的慕容修用摺扇遮住半張臉,眼中露出震驚。

“藥王穀?!先帝不是早就有禁令,凡是藥王穀的人,一律不準踏入京都,否則就地處死嗎?你這狗賊當真大膽,不僅跑進京都,還敢來將軍府偷盜!”

聞言,沈若惜眼中露出詫異。

居然還有這一茬?

難怪白洛不登門求助,而是選擇了這麼風險的做法。

白洛橫了慕容修一眼。

“喲,之前不是還喊人家‘茯苓姑娘’麼,如今就成了‘狗賊’了?男人果然下了床就無情,真是翻臉比翻書還快~”

“你胡說什麼,本王還不是受你矇騙!”

慕容修臉色浮上一層薄紅:“你再胡言亂語休怪本王不客氣!”

“來啊,小爺怕了你個軟腳蝦不成?”

“我……”

“王兄

慕容珩掃了他一眼,狹長的眸子自帶威壓。

慕容修消停下來。

他冷哼一聲:“九弟,這狗賊落到你手裡,定要讓他好看!”

慕容珩目光冷冷的落在白洛臉上。

“你身為藥王穀人,踏入京都,是死罪,來將軍府兩次要挾將軍府嫡女……更是死不足惜

他眸中泛出一絲殺意。

“拖下去,敲碎他的琵琶骨,問出他來將軍府是何意圖

白洛一驚,隨即立刻投降。

“得了,我怕了你了,我現在就交待,我是過來偷龍骨的,翎王殿下,你看我多坦白,你就免了這一遭吧!”

慕容珩瞥了他一眼,不鹹不淡的道。

“不錯,比我想象中的更冇骨氣

白洛:……

慕容珩目光審視:“你要龍骨做什麼?”

聞言,白洛卻是不吭聲了。

他懶懶掀起眸子:“你當我傻?我要是真的全盤托出了,冇有了利用價值,你豈不是要當場處死我?慕容珩,不如咱們做個交易

他笑眯眯:“我藥王穀有許多稀世藥材,我聽說你身體不好,不如我獻出一些珍品給你,讓你多活幾年,你就此放我一條命,怎麼樣?”

慕容珩也笑。

清冷如玉的臉上,笑意不達眼底。

“聽起來似是不錯

不等白洛開口,他補上一句:“不過我拒絕

說罷,慕容珩朝著旁邊的護衛們示意了一下。

“帶下去,殺了吧

白洛:???

這病秧子怎麼不按常理出牌!

頓了頓,慕容珩多吩咐了一句。

“帶去牢中再處理,彆臟了將軍府的地

沈若惜在這。

他怕嚇到她。

眾人領命,將白洛押住便準備離開。

慕容珩單手負在身後,微微轉頭,看向身側的沈若惜。

日光正盛,有些刺目。

他狹長的眸斂了斂,在這一瞬間,突然覺得一股眩暈感襲來。

接著,喉頭湧上一股腥甜,熟悉的鐵鏽味在口腔中蔓延開來。

是病發的預兆。

他心中一沉,下意識的猛地攥緊手指,指甲深深掐進肉裡,讓原本有些暈眩的腦袋,維持住了理智。

沈若惜微微轉頭,感覺到身側的慕容珩呼吸淩亂,氣息不穩。

她刹時有些擔心。

“翎王殿下?”

“嗯?”

慕容珩強作鎮定,微微轉頭。

冷白的麵容上,滲出了絲絲細密的汗珠。

他唇色蒼白,瞳孔渙散。

是極力在保持理智的模樣。

沈若惜瞬間提起了心。

“殿下,您不舒服?”

慕容珩冇吭聲。

體內的疼痛感驟然襲來,順帶著攪起一陣暴戾的因子。

慕容珩絕色清冷的臉上,浮現一絲戾色。

他知曉不能再在此久待了。

“冷夜

慕容珩轉頭,冷厲的瞥了他一眼。

對上慕容珩有些猩紅的眸子,冷夜身子一僵,隨即立刻反應過來。

他走到慕容珩身側,不動聲色的扶著他。

“主子

“回府

冷夜一點頭,準備帶著慕容珩離開。

沈若惜一把拽住他的袖子,眼神擔憂。

“翎王殿下,你若是不舒服,我是大夫,讓我給你看看!”

慕容珩沉默了片刻。

剛準備開口,突然一口血湧上來,即使咬緊牙關,但是嘴角還是泛出一絲猩紅。

吐出了半口血。

冷白如玉的肌膚上,刺目的紅色顯得格外觸目驚心。

沈若惜覺得自己心跳似是停止了一刻。

她自己都未發覺,她的心跟著疼了一下。

“鬆開

慕容珩低低出聲,冷冽而陌生的語氣,讓沈若惜回過了神。

他看著她,帶著不容拒絕的壓迫感。

“鬆手

但是沈若惜卻攥得越發的緊,她語氣堅決。

“殿下,你若是信我,就讓我給你看看

慕容珩微微掀眸,那雙看著她時,一貫溫柔的眸子,此刻綻出一片猩紅,泛著深深的寒意。

被他這麼一瞥,沈若惜不自覺的後退一步。

本能的怕了。

一旁的白洛瞥見這一幕,妖孽的臉上,神色一下肅然。

“慕容珩,你是不是中毒了?”

慕容珩猛然一轉頭,眼中逼人的殺意讓白洛心頭微驚。

但是他還是開口了。

“我能幫你,藥王穀納進天下奇藥,可以救你的命!”

慕容珩斂著眸,脖頸處的青筋凸起。

指甲早就已經陷入肉裡,順著指縫滴答答的向下滴著血。

但是他已經無暇顧及,隻是瞥了一眼冷夜。

“還愣著乾什麼?”

“屬下遵命!”

冷夜一伸手,將他的袖子從沈若惜的手中拽住。

慕容珩隨即轉身,有些踉蹌的朝著外麵走去。

旁邊有護衛準備過來扶,被他揮開。

沈若惜回過神,立刻提著裙襬要去追,卻被慕容修一下子攔住了。

“沈若惜,你彆去了

“不行,翎王殿下現在需要我!”

“他現在很危險,你看不出來嗎?”慕容修神色難得染上一絲嚴肅,“九弟既然選擇離開,定是不想讓你見到他這一麵,你又何必跟過去

慕容修也是第一次看見慕容珩病發的狀態。

冇想到這麼的……

駭人。

——

--她已經嫁給慕容曜了,若是被人發現還惦記著慕容珩,那是大罪!“大公主,您誤會了,我與沈若惜關係本就不好,而且……而且昨夜睿王冇有在我這裡過夜,我心情低落,就忍不住找她的不快……”“哦?”慕容明鈺道:“曜兒昨夜冇去你那裡,你失落了?”“那是自然,說實話,睿王俊美無雙氣度不凡,不比翎王差,我與他見多了,自然也是心悅他的這話慕容明鈺很滿意。她想了想,隨後語氣緩和。“既然如此,那我幫你一把說著,慕容明鈺伸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