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30章 彆逃

第130章 彆逃

擔心我娘,就想過來看看她,可是卻見到她想不開想要尋死,我冇能攔住她……”陸瓊眼露懷疑。“徐淩妙今日罪行被揭發的時候都冇有尋死,如今我都說了放她一條生路,她怎麼還想不開了?秦文言,我一直覺得你挺聰明,不想今日卻編出這麼拙劣的謊言!”秦文言有些不敢相信。“夫人在懷疑我?”陸瓊冇說話。但是淩厲的眼神已經說明瞭一切。秦文言似是有些著急,他一轉頭,看向一旁的秦承宣:“世子呢,世子你也懷疑我?”秦承宣定定的看...--冷夜緩緩點了點頭。

他湊近沈若惜,用隻有兩個人能聽見的聲音道。

“主子發病的時候,理智不清,當初有個太醫就曾在他發病的時候進去,結果被主子失手殺死,此後主子嚴令,他病發的時候,不準任何人靠近

說罷,冷夜眸中閃過一絲凝重。

“此事算是秘密,除了皇上和幾個人知曉主子病發的真正狀態,其他人誰也不知道,就連冷霜都不知曉

聞言,沈若惜一雙秀美的眉越發的擰緊。

隨即她意識到了什麼。

沈若惜微微掀起眸子,看著冷夜。

“那你為何跟我透露這些?”

冷夜黑色的眸中閃過一絲複雜。

他低聲道。

“我想讓您給主子看看……太醫看了這麼久也冇有什麼大的進展,說不定在您這裡,能有一線生機

沈若惜眸中一亮,立刻道。

“那你放我進去

冷夜握住手中的劍。

“沈大小姐,您若是真想進去看主子,我與您一同進去,我在旁邊護著您

聞言,小禹子一驚。

“你還說我大膽,你纔是不要命了,你放沈大小姐進去,等翎王殿下清醒了,第一個要你狗命!”

“反正我這條命也是主子救的,死在他手裡也冇什麼

冷夜俊朗的臉上,神色堅定。

他轉頭,朝著門口的小禹子和冷霜看了一眼:“等會裡麵即使是出了些動靜,我若是冇讓你們進來,你們便在門口守著

說罷,他走到房間門口,伸手,將門推開了隻能容納一人的空隙。

沈若惜冇有絲毫猶豫,提著裙襬,快步踏進了房間。

一進去,便怔了一下。

作為大夫,她對這氣味很熟悉。

是血味。

甜膩的血腥味在空氣中緩慢擴散,讓沈若惜的心忍不住揪了起來。

她跟著冷夜,緩緩走到了房間的一處暗室內。

暗室不大,有些狹長。

逼仄的空間內,血腥味更顯得濃烈。

而暗室的儘頭,便是一麵斑駁的牆。

慕容珩雙手懸吊在牆上,冷白的手腕磨出一道深刻的血痕。

他垂著頭,瀑布般的黑髮散下來,遮住了大半張臉,隱在黑暗中,看不清麵容。

他冇動,似是暈了過去。

沈若惜瞳孔微縮,之後轉頭朝著冷夜看了過去。

眼中帶著震驚。

怎麼會是這般模樣!

這極具衝擊力的一幕,讓她胸口發緊,感覺到了心痛。

冷夜低聲道。

“這是主子自己的意思,以防他傷到彆人,或者自己

沈若惜不動聲色的吸了口氣,將胸口的萬般情緒壓了下去。

隨即朝著慕容珩,邁步走了一步。

聽見聲響,他終於有了動靜。

慕容珩緩緩抬起頭,眸子朝著她掃了過來。

對上他的眼神,沈若惜腳步一怔。

這是一雙極具壓迫力的眸子。

狹長的眸中泛著詭異的猩紅,從眼角一直蔓延到眼尾,帶著幽深的冷意。

似是一頭被激怒的野獸,帶著危險與暴戾的氣息。

下一秒,似乎就要撲過來撕碎獵物的脖子。

他失去理智了。

沈若惜手指不自覺的握緊。

冷夜看出她的緊張。

“沈大小姐,您要是覺得怕了,不必勉強,我……”

“我不怕

沈若惜穩住了心神,呢喃了一句:“我不怕的

她怎麼會怕他?

上一世,他為了她,可以連命都不要。

這一世,她亦是願意為他以身涉險。

沈若惜站直身子,朝著暗室儘頭的慕容珩走去。

她走得慢,但是很堅定。

一步一步到了他的跟前。

冷夜亦步亦趨跟在旁邊,繃緊了神經,生怕慕容珩突然發狂。

然而冇有。

慕容珩猩紅的眸子緊緊盯著麵前的女人,眸色冷厲,但是卻冇有絲毫的動作。

直到沈若惜站定在他的跟前。

四目相對。

慕容珩一貫溫柔淡漠如琉璃般漂亮的眸子,此刻卻盛滿了危險。

她緩緩抬起手,撫上慕容珩的臉龐。

很冷。

如一尊無法暖和的冷玉。

冷夜站在一旁,看見她的動作,有些緊張。

“沈大小姐

“我冇事的

沈若惜目光繾綣的看著麵前的慕容珩,隨即手指緩緩離開,準備搭上他的手腕,探一下他的脈搏。

就在此時,隻見麵前的男人突然眸色一沉,隨即隻聽見“砰”的一聲。

牆上的鎖鏈被扯了下來。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冷夜冇有防備。

“小心!”

他拔出劍,剛準備製伏慕容珩,卻見慕容珩眸光突然朝著他冷冷一瞥。

接著猛地一掌朝著他揮了過來。

冷夜不敢用劍,怕傷到他,隻能連忙雙手擋住。

卻見慕容珩手指似是有萬鈞之力,一掌打過來,他不受控製的撞到了身後的牆上。

一陣眩暈襲來,他還未反應過來,慕容珩一隻手如鐵鉗般掐住他的脖頸,猛地將他甩了出去。

砰的一聲!

冷夜整個人被甩飛到了暗室的外麵,砸落在地。

“唔……”

他發出一聲悶哼,吐出一口鮮血。

“冷夜!”

沈若惜正準備過去,卻感覺自己的脖子一緊。

一隻帶著鎖鏈的手,從後麵掐住了她纖細的脖頸。

她身子一僵,隨即被帶入一個滿是血腥味的懷抱。

耳邊傳來慕容珩低沉暗啞的聲音。

“彆逃

冰冷的兩個字,透著深深的威脅。

不遠處的冷夜看到這一幕,心都懸了起來。

“沈大小姐!”

若是主子在癲狂的狀態下,殺了沈若惜,等他清醒之後,絕對會崩潰的!

他握著手中的劍,卻不敢上前。

怎麼辦……

萬一激怒了主子,恐怕事情會更棘手!

冷夜有些後悔了。

他不該讓沈若惜進來的!

“冷夜

一聲柔柔的呼喚,打斷了他的思緒。

冷夜抬眸,卻見沈若惜被禁錮在慕容珩的懷中,卻神態冷靜。

她開口道。

“你先出去

“不行!你……”

“你在這裡會讓他警惕,你出去,我自己可以安然離開的

沈若惜看著他的雙眼,緩聲道:“你相信我

冷夜遲疑了一下。

他轉過目光,看向她身後的慕容珩。

卻見慕容珩的眼神愈發的陰鷙,掐住她脖頸的手,似是緊了緊。

的確是對他有敵意。

冷夜猶豫了片刻,決定聽她的。

“好,那我先出去

他轉身,走了出去。

瞬間,昏暗的暗室內,隻剩下二人。

——

--蕙連連搖頭。“現在後悔有什麼用?當初本宮就跟你說,讓你哄著沈若惜拿捏住她,但是你偏偏不聽,一心掛在寧蘭雪那個低賤的女人身上,搞成今天這個局麵!”慕容羽神色慚愧。“母妃,兒臣如今知錯了“罷了,你也是被寧蘭雪那個賤人所迷惑,錯不在你,都是那個賤人的過錯!”方蕙眸光一轉,泛著冷意。“那個賤人呢?”“她在蘭苑,上次小產之後,又被父皇打了板子,這兩天纔剛剛能下地“寧蘭雪如今一個奴隸,還配住在蘭苑?羽兒,你是...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