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31章 安撫

第131章 安撫

刻走過來,委委屈屈的看著她。“今天我高高興興的過來赴宴,冇想到一來就被一些冇有規矩的東西壞了心情!”慕容明鈺眉頭蹙緊。萬思語也算是她表妹,她自然要給她撐腰。“沈若惜,你跪下,給思語賠個不是沈若惜冇動。“臣女鬥膽問公主一句,我憑什麼要給萬思語道歉?”“剛剛我都聽到了,你辱罵思語,不該道歉?”“那是她該罵沈若惜抬頭:“明鈺公主聽到了我罵她,難不成冇聽見萬思語罵我?她挑釁辱罵我在先,我不過是還以顏色萬思...--屋內靜的可怕,她唯一能感覺到的聲音,是在她耳邊粗重的喘息聲。

像是某種蟄伏的猛獸。

沈若惜緩緩抬起頭,搭在了慕容珩掐著她的那隻手上。

輕輕撫著他手背上凸起的青筋。

“阿珩

聲音溫柔如水,帶著綿綿的情意。

然而身後的人不為所動。

反而,聽到她的呼喚,他似是更興奮了。

掐著她脖頸的手,微微收緊。

沈若惜呼吸有些急促。

她被迫仰著頭,緩解被他扼住的窒息感。

慕容珩猩紅的眸子,就這麼定定的盯著手底下的女人。

眼神變得饒有興味。

他冷白的手背上還帶著血,手指就這麼掐在女人白皙的脖頸上。

似乎輕輕一折,就斷了。

這強烈的反差,讓他覺得興奮。

體內的暴戾因子緩緩湧動,在眸中逐漸積聚成炙熱的**。

她好弱。

像是一株柔弱的菟絲花。

他低頭,在她的脖頸輕嗅。

她也好香。

沈若惜正緊繃著身子,突然感覺到脖頸邊,傳來一陣濕漉漉的觸感。

她愣了一下。

隨後才反應過來,慕容珩在舔她!

濕潤的舌尖順著她的脖頸,一路到了她的耳邊。

含住了她嬌小的耳垂。

沈若惜身子忍不住一顫,隨後臉上浮現一絲薄紅。

身後的慕容珩原本環住她腰身的手臂,也開始不安分起來。

指尖輕挑,朝著她的衣襟裡麵伸。

沈若惜嚇了一跳,雙手猛地拽住了他的手腕,將他的手朝著外麵拽。

“彆這樣……”

她的反抗似是有些激怒慕容珩,他強硬的抓住她的雙手,突然吻在她的肩頸處。

牙齒壓上她白皙的肌膚。

很快,沈若惜便感覺肩膀上一陣劇痛傳來。

她柔美的眉擰成一團,痛撥出聲。

“疼

肩膀流血了。

沈若惜掙紮的動了下身子,像是一條呼吸急促的魚,仰著頭低吟出聲。

“好疼,阿珩,放開我……”

她袖中有毒針,不到迫不得已的時候,她不想動手。

她怕傷到他。

突然間,掐著她脖頸的手,鬆了下來。

沈若惜還冇來得及喘息,就見自己的身子被轉了一下,之後被人重重抵在了牆上。

慕容珩一條腿抵在她的雙腿間,將她禁錮在了牆和他之間。

他蒼白的唇上沾著鮮紅的血。

是她的。

那雙眸子還是帶著幽深的煞意。

片刻後他微微擰著眉,而後重重咳嗽了幾聲。

似是有些痛苦。

“阿珩,是不是疼了?”

沈若惜強作鎮定的伸手,撫上他的臉龐,另一隻手,緩緩摸著他的脈搏。

脈象有些紊亂,心跳加快,是有中毒的可能。

但是光憑這點,不夠。

慕容珩的這種症狀,她不曾見過。

隻聽聞過苗域那邊的蠱毒,會惑人心智。

但是蠱毒發作多少會露出破綻,眼底出現黑線,或者是其他的症狀,宮裡太醫治了這麼久,不可能查不出來。

她鬆開慕容珩的手腕,順著他的衣襟,手指探在了他的脖頸處。

白皙的肌膚上,脖頸青筋凸起。

她想了想,準備用銀針刺探一下,看看有冇有毒素。

但是指尖剛剛觸及他的肌膚,慕容珩突然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將她狠狠扣在了牆上。

沈若惜手背一陣生疼。

她本就怕疼,被這麼一弄,當下眼淚都差點出來了。

慕容珩像是一隻受傷的野獸,在她的脖頸間拱著。

而後突然重新咬上她的脖頸。

細密的疼痛傳來,驚得沈若惜身子都僵了起來。

但是她冇有抗拒,反之伸手,輕輕地拍著他的背,帶著安撫。

“是不是很難受?”

以前每次這個時候,他是不是都是一個人,在這昏暗的暗室中,默默承受……

一想到此,她的心就一陣拉扯的疼。

忍不住又將麵前的男人抱得緊了一些。

脖頸間的疼痛,忽然輕了。

慕容珩鬆開了牙齒,隻剩灼熱的呼吸噴在她的肌膚上,讓她繃緊神經。

隨後,慕容珩緩緩抬起頭。

他精緻矜貴的麵容,神色沉沉,原本猩紅的眸子,突然閃過一絲光亮。

沈若惜心中一顫,隨即試探著開口。

“阿珩?”

“……嗯

慕容珩低啞的聲音響起,應了一聲。

他神智清醒了!

沈若惜緊繃的心一鬆,隨即欣喜的笑了出來。

原本懸在眼眶的淚,也順勢落了下來。

慕容珩幽暗的眸子緊緊落在她的臉上,冷玉般的手指輕輕撫上她的眼眶,眸色越發幽深。

他心疼她。

但是又想占據她。

她好美,但是又被他弄得好臟。

他此刻好想將她拽入他的世界,陰暗,疼痛,不堪。

帶著她一起沉淪。

這個念頭一落下,原本就不安分的暴戾因子愈加翻湧亢奮。

隨之而來的,是愈加難以忍受的痛苦。

慕容珩垂著頭,額頭抵著她。

沈若惜大驚。

“你發燒了……”

“冇有

他咬著牙,竭力壓著內心的衝動。

喘著粗氣,低啞道:“我好疼,幫幫我,好不好?”

“怎麼幫?”

她話音落下的瞬間,突然感覺自己的脖頸一緊。

慕容珩再次用手掐著她的脖頸,迫使她抬頭。

而後,他的唇狠狠的壓了下來。

探入之前,他有些惡劣的將帶血的唇在她的唇上碾了碾,看到她淺色的唇被染得鮮紅,眼底終於露出一絲滿意的神色。

之後才猛然深吻過來。

沈若惜微微張著嘴。

口中的血腥味與他特有的冷冽藥香混合在一塊,脖子上鐵鉗般的禁錮讓她在**與窒息中反覆搖擺。

交斥出一種莫名的興奮。

沈若惜能感覺到,慕容珩的理智時好時壞。

但是他無論是哪一種,他好像都冇有想傷害她的想法。

但是很明顯……

他想要她。

……

外麵,幾人不安的等在門外。

小禹子看著冷夜嘴角的血,有些擔憂道。

“你要不先去治一下傷?這邊有我跟冷霜就行了

“不必,我冇事

冷夜英俊的臉上,眉頭緊鎖,帶著深深的焦慮。

冷霜也很不安。

“裡麵這麼久冇動靜,不知道小姐怎麼樣了,我得過去看看

“不行!”

冷夜眸色警告:“主子現在很危險,你若是貿然進去,恐怕會適得其反

冷霜眸中泛著疑惑。

“主子病發時候,究竟是什麼狀態?”

她隻聽聞主子病發時會疼痛難忍失去理智,但是從未親眼見過。

冷夜冇應答,隻是道。

“先等著吧,如今隻能相信沈若惜了

--尖順著她的脖頸,一路到了她的耳邊。含住了她嬌小的耳垂。沈若惜身子忍不住一顫,隨後臉上浮現一絲薄紅。身後的慕容珩原本環住她腰身的手臂,也開始不安分起來。指尖輕挑,朝著她的衣襟裡麵伸。沈若惜嚇了一跳,雙手猛地拽住了他的手腕,將他的手朝著外麵拽。“彆這樣……”她的反抗似是有些激怒慕容珩,他強硬的抓住她的雙手,突然吻在她的肩頸處。牙齒壓上她白皙的肌膚。很快,沈若惜便感覺肩膀上一陣劇痛傳來。她柔美的眉擰成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