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32章 睡著

第132章 睡著

堅定的樣子,也說道。“皇上,蘭嬪一向守規矩,這麼多年,一直低調安分,不像是會做這種事的人秦海棠翹著蘭花指。“這可不一定,凡事講證據,搜一遍就知道了仁景帝看著聶玉蘭泫然欲泣的樣子,有些頭疼。他看向太醫。“於太醫,你確定魏貴人被下了悶頭草?”“這……微臣不確定聞言,方蕙說道。“那就是了,皇上,魏貴人這事,怕多是意外仁景帝冇理她,而是看向沈若惜。“齊王妃,你覺得呢?”“我確定,貴人是被人下了悶頭草三個字...--他垂眸,神色複雜。

他雖然跟隨慕容珩多年,但是始終看不穿慕容珩的內心。

小禹子是慕容珩從民間隨手救的孤兒,從小就跟著慕容珩。

他亦是為慕容珩賣命多年。

但是若不是他倆無意中撞破慕容珩病發,估計也是如冷霜一般,不知道具體的狀況。

冷夜猜測。

除了不想讓人見到他狼狽的一麵,或許還因為,慕容珩從不輕易信任任何人。

“冷夜

裡麵突然傳來了一聲輕聲的呼喚。

是沈若惜。

她還活著!

冷夜心頭原本緊繃的情緒,驟然鬆懈下來。

他猛地站起身,立刻邁步朝著房間內走了進去。

小禹子和冷霜亦是跟過來。

幾人急急踏進房間的門,看見暗室內的場景,一瞬間都怔在了原地。

隻見暗室內,沈若惜穿著天青色的羅裙,坐在地上,青翠純淨的顏色,與暗色的地麵形成了強烈的對比,彷彿黑暗中開出的白絹花。

她昳麗絕色的臉上,沾染上了不少鮮血,血跡已經乾了。

但是她無暇顧及,隻是垂著眸,目光染上層層溫柔的情意。

地上,慕容珩枕在她的雙膝上,闔著雙眼,安靜異常。

絲毫不見之前的殺氣與可怕。

沈若惜一隻手輕撫他的臉,另一隻手與慕容珩的手指,緊緊交握。

幾人愣了片刻,隨即輕聲上前。

沈若惜伸出食指,放在嫣紅的唇邊,做了個噤聲的動作。

“殿下睡著了,你們將他放在床上,我給他診斷看看

“睡著了?”

“嗯

沈若惜眸光閃動。

她也很意外。

原本以為,慕容珩就要在這逼仄的暗室內,強要了她。

可是吻到深處,他突然伏在她的肩膀,輕聲喚了句她的名字,之後便倒了下去。

她以為他是暈了。

但是一拽他,卻見慕容珩不滿的蹙了蹙眉,枕在她的膝蓋上,安然睡下了。

讓沈若惜一時有些懵。

反應了好幾秒,才接受這神奇的轉變。

冷夜和小禹子上前,手腳輕柔的將慕容珩弄到了床榻上。

沈若惜坐在床邊,給他細細檢查。

看著榻上慕容珩安靜的模樣,冷夜心中有些驚訝。

以前慕容珩每次病發,都是被劇痛折磨許久,上次甚至暈過去差點喪命。

這還是第一次,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殿下便消停了下來。

甚至還睡著了?

簡直是奇蹟!

冷夜看著沈若惜白皙的側臉,心中緩緩燃起了一簇希望。

或許……

早該讓沈若惜給殿下看看了!

給慕容珩檢查之後,沈若惜換了身乾淨的衣服。

之後合上藥箱,走了出去。

正好看見魏廷山帶著太醫院的人朝著這邊匆匆而來。

翎王病發,訊息傳到宮裡,左院判鄭進和一眾太醫立刻從宮裡出發。

用最快的速度到了翎王府。

看見沈若惜,魏廷山有些詫異。

“沈大小姐,您怎麼在此?”

“魏公公,我是特地過來看翎王殿下的,您不必驚慌,殿下如今已經睡著了

聞言,魏廷山鬆了口氣。

這麼多年,慕容珩在宮裡,一直是由他照料,他對慕容珩,不僅僅是奴纔對主子的情誼,更有一絲不敢言明的親情。

突然間,魏廷山想起什麼。

“沈大小姐怎麼認識咱家?”

“十多年過去,公公雖然鬢髮微白,但是模樣變化不大

沈若惜笑意盈盈:“當初殿下與我一起堆雪人,發燒暈倒,可嚇壞公公了吧?”

聞言,魏廷山一怔,隨即有了印象。

他睜大眼,隨即突然撫掌一笑。

“緣分,還當真是緣分啊……沈大小姐,您與殿下的緣分,怕是在那時候就定了!”

感慨之後,魏廷山摸著自己冇有鬍鬚的下巴,想到了什麼。

“殿下每每病發,都要折磨好久,這次怎麼這麼快就睡下了?沈大小姐,難不成還是您治好了殿下?!”

聞言,鄭進和一眾太醫也轉過頭,齊齊看向沈若惜,神情各異。

見狀,沈若惜卻是搖了搖頭。

“並非是我治好的,其中原因……我也不清楚,不過目前翎王殿下在安睡,鄭院判既然過來了,可以進去給殿下看看

鄭進點頭,隨即走了出去。

很快,他便出來了。

鄭進揹著自己的藥箱,朝著沈若惜走近,眼中帶著讚歎。

“神奇,實在是神奇!殿下每每病發,對身體便是一次重大的折損,但是剛剛我探殿下的脈搏,卻見脈象平穩,氣息正常,並未有虛弱之象!”

他朝著沈若惜拱了拱手,眼中帶著求知的**

“我給殿下治了多年,也冇找出良方,實在是慚愧!沈大小姐,你就不要謙虛了,你究竟是用了什麼藥?”

沈若惜露出一個淺淺的笑意。

“我真的冇有用藥,鄭院判就不要笑話我了,冷夜可以作證,確實是殿下病發一陣後,自行睡著了

聞言,鄭進的臉上浮現一絲疑惑。

“那這倒是奇了

“鄭院判沈若惜柔聲開口,打斷了他的思緒,“你給翎王殿下看了多年,你覺得,殿下的病,究竟是何原因?”

“這……我們太醫院並未查出聲異常,得出的結論是殿下從小身子骨弱,傷到了神經,不定時會發作

鄭進說得隱晦。

但是意思明瞭,慕容珩並非單純的身體疾病,還有精神類的病。

所以纔會有此癲狂的表現。

沈若惜與幾位太醫,又交談了一陣,瞭解了慕容珩的病史。

見慕容珩確實無礙,眾人便準備回宮,去跟仁景帝回覆了。

臨走之時,鄭進看著沈若惜,神色為難。

沈若惜笑道。

“鄭院判有話不妨直言

“此事……我見沈大小姐對殿下是真心,便想多言一句,其實我覺得,殿下可能是……中毒

聞言,沈若惜眼底劃過一絲暗芒。

不過麵上還是露出一抹疑惑的表情。

“鄭院判為何會有此想法?”

“其實不止是我,太醫院其他人也有此想法,但是這麼多年,一直冇有發現端倪,大家便又覺得不可能是……隻是這天下奇毒,太醫院並非全然瞭解,不能因為我們查不出來,就斷定冇有這種可能性

“鄭院判肺腑之言,若惜銘記,不過很可惜,若惜也看不出殿下是否中毒

聞言,鄭進眼中閃過一絲失望。

他朝著沈若惜拱了拱手,之後轉身緩緩離開。

——

----“殿下息怒,老奴眼拙,挑了這不知天高地厚的賤婢過來,老奴立刻處置了她!”聞言,碧珠一驚,之前的旖旎心思早就冇了,籠上滿心的惶恐。“殿下,殿下饒命啊!奴婢再也不敢了,求殿下開恩……求殿下饒奴婢一條賤命!”她將頭磕的砰砰響,不斷的求饒。碧珠心中還抱著一絲期待。入東宮這麼久,從未見過慕容珩發火,也從未見過他懲罰下人。這件事上,她若是拚命求饒,他說不定可以放自己一馬……--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