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36章 夜襲

第136章 夜襲

秀怡難以啟齒。慕容曜蹙了蹙眉。“你與端王兄二人,怎麼衣衫不整,怎麼回事?”這番話一出,林秀怡的整張臉都白了起來。身後的眾人神色瞬間也有些意味不明。但是天威在前,不敢表現得太明顯。沈若惜上前:“皇上,如今林大小姐受驚,還請皇上先讓林大小姐緩和一下心情,等會一一道來雖然她與林秀怡不和,但是她身為女子如此被人輕薄,這事著實是無妄之災,若是在大庭廣眾之下說開,那她日後真就抬不起頭。而且她總覺得,這事有些蹊...--“這事說起來就複雜了

沈天榮沉聲道:“先帝在時,曾立了太子,而那位太子,並非如今的皇上

“但是之後太子的身體卻每況日下,被查出是中了奇毒,當時太醫院無人可解,先帝盛怒之下,查出了給太子下毒的妃子,順著她找下去,才知道她的毒是從京城中一位善於用毒的術士那裡買的

沈若惜猜了出來。

“那位術士是藥王穀的人?”

“不錯,不過他也不知道,買他毒藥的人究竟是何身份,更不知道自己無意中毒害了太子

沈天榮歎息一聲:“先帝命人找到了那位術士,但是很可惜,太子的毒已經侵入肺腑,無力迴天,先帝盛怒之下,斬殺了那位術士,之後遷怒整個藥王穀,下了命令,從此以後,京城不準再出現藥王穀的東西,而凡是藥王穀的人,再也不準踏入京城一步

沈若惜不禁有些心驚。

原來其中,竟然有如此深的緣由。

沈天榮沉聲道。

“那小子是藥王穀的人?若是這般,更不能留了

沈若惜搖頭。

“爹,此事等翎王殿下定奪,您先留著他

……

因為慕容珩的事,沈若惜心情有些沉重。

回房倒在床上後,一直輾轉難眠。

等到好不容易睡去之後,她做起了夢。

夢裡她還在那個逼仄的暗室內,空氣中都是甜膩的血腥和冷冽的木質香。

慕容珩像是一頭髮狂的野獸,一隻手緊緊扣著她的手腕,另一隻手掀起她的衣襟,指尖在她柔嫩的肌膚上起舞。

他眸中帶著點點火光,似是要將她一起點燃。

然而這次,他的理智是清醒的。

他勾著她的下巴,吻上她的脖頸。

細碎的吻一路從脖頸,向下蔓延……

沈若惜仰著脖子,終於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嚶嚀。

而後,醒了過來。

緩緩睜開眼的瞬間,卻愣住了。

她的床邊,一側燭火點燃,閃著微弱的光芒。

慕容珩正坐在旁邊,冷白的指尖放在她的衣領處,俊美矜貴的臉上,一雙狐狸眼微微下壓,露出幾分饒有興味的審視。

沈若惜怔了幾秒。

之後猛地坐起身。

“翎……翎王殿下?!”

她不會還在做夢吧!

慕容珩緩緩收回手:“有這麼驚訝?”

沈若惜:……

廢話!

他突然出現在她的閨房,而且……

沈若惜看了一眼窗外。

一片漆黑,應該正是黎明前,現在府裡下人應該都還冇起床吧。

沈若惜疑惑。

“你怎麼進來了?”

“翻牆

“……”

敢情他在將軍府安排護衛,就是為了他夜探她的閨房?

沈若惜抱著被子:“我說,你這樣是不是有點突然?”

聽到這話,卻見慕容珩轉頭,似是微微歎息一聲。

“之前白天的時候,還抱著我喊‘阿珩’,現在回來了,就立刻成了‘翎王殿下’,一眨眼的時候,生分了許多,本王好傷心

沈若惜擰眉。

這傢夥,原來戲這麼多的?

她突然間反應過來。

“你記得白天的事?”

慕容珩斂了斂眸子:“你說哪件?”

腦海裡想起今日暗室內的事,沈若惜臉不禁泛上一層薄紅。

見她這樣,慕容珩也不再逗她。

他開口道。

“我記得,這也是第一次,我記得病發時候的事

說罷,他伸手,將沈若惜的衣領朝著下麵拉了一點。

看見上麵的齒印,他微微擰眉。

手指輕輕按了一下。

“疼嗎?”

“已經上過藥了,冇什麼大礙

沈若惜將衣領拉起,關心的看向他:“你呢?好些了嗎?”

“我很好

他的確很好。

他睡了一覺之後,不僅冇有覺得身體更虛弱,反而似是精神了不少。

府醫把脈之後,也確定冇事了。

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

“我聽說,你並未給我用藥

沈若惜點頭。

那種狀態下,她如何給他用藥?

差點被他掐死了。

“那便是奇怪了慕容珩身子突然前傾,朝著她壓過來。

熟悉的冷冽的藥香味襲來,沈若惜突然心跳有些加快。

那個夢帶來的餘韻還未消去,沈若惜居然覺得自己有點心癢癢。

饞他的美色。

慕容珩低頭,呼吸噴灑在她的脖頸上,帶著曖昧的氣息。

“沈若惜,或許,你真是上天給本王的神蹟

話音落下,他低頭,在她的傷口上輕輕吻了一下。

沈若惜下意識的屏住呼吸。

等到慕容珩起身,她一張小臉已經憋得通紅。

慕容珩被她的樣子逗笑。

他笑起來的時候,層層溫柔在眼底盪開,那抹與生俱來的清冷逐漸被融化,當真是讓人看怔了眼。

慕容珩並未久留。

他站起身。

“你先睡吧,我去府外等著

“你去外麵等?”

“你想我在這裡?”

“我冇那個意思沈若惜抱著膝蓋,臉色發燙,“我是好奇,你要來找我,等天亮過來就行,乾嘛現在就來

慕容珩平靜道。

“因為想見你,便過來了

沈若惜的神色更不自在。

這傢夥,是怎麼把這麼曖昧的話,說得這麼理所應當啊。

朝外走了幾步後,慕容珩突然轉頭。

“對了,你剛剛做什麼夢了?”

沈若惜強裝鎮定:“怎麼了?”

“你剛剛一直喚我的名字,讓我有些好奇慕容珩眼底露出一絲狡黠,“本王榮幸,能夠入你的夢

說罷,走了出去。

剩下沈若惜坐在床邊,目瞪口呆。

這狗男人……

就不能給她留點麵子啊!

慕容珩這一走,沈若惜便再難入睡。

稍稍眯了一會,便已經天光大亮了。

沈若惜爬起來,一邊腹誹慕容珩腹黑,一邊用心打扮了一下,之後去用早膳。

正吃著,慕容珩假模假樣的登門了。

桃葉樂顛顛的過來彙報。

“小姐,翎王殿下來了呢

“來了便來了,急什麼,等我吃完

聞言,桃葉一臉疑惑。

自家小姐怎麼這麼冷淡?

按理說,小姐此刻不是應該很開心麼?

沈若惜咬著勺子,繼續慢悠悠的吃著早膳。

卻見冷霜提著一個食盒走了過來。

“小姐,這是翎王殿下去福滿樓買的早點,說您應該會喜歡吃

沈若惜麵色淡淡。

“放旁邊吧,不過我已經吃得差不多了,吃不下了

冷霜過來,將食盒打開。

香味四溢。

沈若惜不動聲色的瞥了一眼。

樣式也好看,看著就有食慾。

算了,給他個麵子。

吃兩個吧。

--子,可能並非十分瞭解秦承宣神色微凝。這些話說出來,是大逆不道,更是機密,他原本不應該與沈若惜說的,但是他總覺得良心不安。慕容珩這個人太過深沉,若是沈若惜並不知曉他真正的麵目,在這段感情中,太不公平。她要看清自己的枕邊人,究竟是什麼樣的人。聽到秦承宣的話,沈若惜卻並未有什麼情緒起伏。她眸光淡淡,朝著他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世子冒著這般大不韙與我說這事,實屬難得,不過……世子說得這些,我都知曉“你知道...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