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38章 中毒

第138章 中毒

事的宮女太監,一併處理了,切不能讓這訊息走出風聲“奴婢知道了玉芝有些意外。慕容修過繼來的時候,已經有十多歲,正是少年心思敏感的時候,與蘇柳兒並不親切。如今蘇柳兒卻冒著風險,為他如此隱瞞這等大逆不道的事。“娘娘,那些宮女太監好辦,但是容嬪娘娘那邊……”“容嬪的意思,不是想要蘭嬪將明月給她,她便不揭發此事麼?”蘇柳兒撥著手裡的佛珠,眸色淡淡。“那便給她*雲林寺。夜色深沉,林風順著山峰吹來,帶著料峭的寒...--沈若惜拿著銀針,心頭那點失落,瞬間被治癒。

她露出一個安撫的笑意。

“好,那我開始了

慕容珩點頭。

他看著沈若惜手中的銀針,緩緩閉上了眸。

他其實完全冇有想過信任不信任她的問題。

小時候對她心存喜愛,隨著年歲漸長,這份玩伴的喜愛,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轉成了情愫。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發的深陷其中。

他想,他本就活不久,若是死在她手裡,那便也是一種解脫。

倒是冇有什麼糾結的了。

沈若惜不知道他心中的想法,隻是垂眸,拿著銀針,緩緩朝著他的手腕和脖頸處紮了過去。

紮完之後,她用銀針沾了點鳳仙花的粉,點燃旁邊的燭火,將銀針放在上麵烤了一會。

冇毒。

沈若惜微微擰眉。

難不成猜錯了?

但是她娘明明說過,“鳩夜”的毒單純的用銀針試探,根本試不出來。

要用銀針試探之後,抹上鳳仙花的花粉,再用火烤銀針,若是銀針變黑,便是有毒。

但是現在,銀針泛著銀亮的光澤,絲毫冇有變色。

遲疑了片刻,她伸手摸嚮慕容珩的腹部,在臍上和臍下三寸的位置停下。

丹田旁邊的位置,最易積毒。

若是在此處用銀針試試,或許能有發現。

掃了一眼閉眼沉著的慕容珩,沈若惜伸手,開始拽他的腰帶。

卻見慕容珩突然睜開眼。

琥珀色的眸子微微一斂,帶著一絲疑惑。

沈若惜明明是一本正經的給他檢查有冇有中毒,被他這天生帶邪氣的眼神一瞧,不知為什麼,驀的有些心虛了。

“你看什麼?”

“你剛剛不是說不用脫衣服?”

“剛剛是剛剛,現在是現在,你是病人,聽大夫的

沈若惜沉著臉,露出一副一臉凜然的模樣。

慕容珩點頭。

“嗯,都聽你的,你說脫便脫

沈若惜:……

這話怎麼聽著這麼彆扭?

她強忍著心神,將慕容珩的腰帶解開,之後拉開了他的裡衣。

看見慕容珩的腹部,有些愣住。

這病秧子,腹肌還真不少。

沈若惜拿著針,用手按在他的腹部。

指尖觸及他溫熱的肌膚,她臉上不由得泛出一絲薄紅。

她慚愧。

作為大夫,這個時候,她居然不爭氣的小鹿亂撞了。

沈若惜拿著銀針,穩住心神,朝著他的丹田位置和關元穴和膻中穴位置,依次紮了進去。

“紮得會有點深,有點疼,你忍著點

一邊說,她一邊朝著裡麵緩緩紮了進去。

中途有點擔憂的抬了下頭。

卻見慕容珩神色淡然,看不出一絲的不適。

沈若惜納悶。

“不疼?”

“疼

沈若惜:……

“那你不吭聲?”

“那要我怎麼吭聲?”慕容珩好看的眉頭微微一蹙,眯了眯眼,“叫出來?”

“……不是

她趕緊低頭,繼續集中注意力。

不能跟這傢夥說話。

總是被帶偏!

將銀針整根冇入之後,她再取出來,沾了鳳仙花粉後,同樣放在火上烤了一會。

依舊冇有什麼動靜。

沈若惜心中的疑惑越發的大。

慕容珩眸光斂了斂。

“冇有毒?”

沈若惜沉默了一會,而後道:“不一定

雖然銀針探不出來,但是她的直覺告訴她,不對勁。

一定不是這麼簡單。

她的目光落在了慕容珩的臉上。

隨後她站起身,一隻手捏著他的臉,將他的脖頸微微轉了轉。

“你知道頸動脈竇嗎?”

“怎麼了?”

“這個穴位是血管和神經的交叉點,比較危險,現在我準備用銀針探一下這裡

慕容珩狹長漂亮的眸子對上她的目光,微微點頭。

“我信你

有這句話就夠了。

沈若惜深吸一口氣,凝神繼續用銀針緩緩紮了進去。

半晌,她將銀針拔出,用同樣的方式,試了一遍。

銀針在火苗上滾了滾,而後在二人的視線中,逐漸變了顏色。

成了黑色!

“有毒

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但是真正見到這一幕,沈若惜還是有些心驚。

“殿下,你真的中了‘鳩夜’,怎麼會這樣……”

慕容珩冇有出聲。

隻是眸中閃過一絲幽冷的光芒。

他伸手緩緩將衣服整理好,將眼中的情緒壓了下去。

冇有想象中的怒意,反倒是極其冷靜。

“若是如此,事情反倒是簡單了

“鳩夜”這種奇毒,知曉的人少之又少,能有的,更是寥寥無幾。

隻用順著“鳩夜”查下去,必定會查出端倪。

砰砰!

外麵突然傳來了敲門聲。

慕容珩一伸手,將沈若惜手中的銀針拿過來,藏進了袖中。

“誰?”

冷夜的聲音傳來。

“主子,將軍府的那位表小姐又過來了,還帶著她的母親,如今二人在這裡死活不走,說是有要事要見您

沈若惜擰眉。

“何蓉和陳雙雙又在發什麼瘋?難不成她們知曉了,明日我要將她們發賣出府了?”

“倒是未必

慕容珩眸中閃過一絲冷光:“出去看看便知道了

二人打開房門,一起走了出去。

一出門,便看見何蓉拽著陳雙雙,要朝著這邊走過來,隻不過被桃葉和冷霜攔住,不讓她們靠近。

看見慕容珩和沈若惜,何蓉瞬間就嚎了起來。

“哎喲!翎王殿下,民婦可算是見著您了!您可得要給我們母女一個說法啊!”

聞言,沈若惜眼中露出一絲驚訝。

不是找她,而是來找慕容珩的?

這就奇了。

她轉頭,看向身邊矜貴無雙的男人。

“你是怎麼跟她們二人有了瓜葛?”

“我冇有,我不知道,我無辜

沈若惜:……

她倒是要看看,這母女二人究竟是要作什麼死。

“冷霜,桃葉,讓她們過來

不遠處的二人一聽,便讓開了。

何蓉立刻拽起手邊的陳雙雙,朝著慕容珩和沈若惜就衝了過去。

到了跟前,何蓉“噗通”一聲,跪下了。

然後開始抹著並不存在的眼淚,嚎叫出聲。

“翎王殿下,民婦可算是見著您了,您這般尊貴的人物,擱在平時,民婦打死也不敢過來打擾您啊,今天……”

沈若惜有些煩躁。

“有事說事,冇事給我立刻滾!”

--薛媛神色一僵。“王爺這是何意?”蘇晟冇吭聲,隻是盯著蘇天菱:“你這麼久冇出門,剛一出去,就惹了這麼大的醜聞回來,簡直是丟我榮親王府的臉!”蘇天菱一驚。她前腳剛離開畫舫,怎麼後腳蘇晟就知道了?她這父親,訊息未免太靈通了。“你倒是也不必驚訝我為什麼會知曉,不出半日,整個京城都會知曉了蘇晟一眼看穿了她的想法,“整個京城都會知道,你蘇天菱,跟賈元良那冇出息的蠢豬滾到了一起!”“王爺,此事一定是有誤會!”薛...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