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39章 愚蠢

第139章 愚蠢

寢殿外麵了。“太子妃,來,坐我身邊秦海棠朝著她招了招手,明豔動人的臉上,帶著一絲真摯的笑意。這後宮的妃嬪們她是一個都不想理會,這會終於來了一個順眼的。沈若惜走過去。“貴妃娘娘也來了“都來了,本宮不來豈不是落人口實秦海棠有些無奈的翻了個白眼。結果她來了後,卻見仁景帝在裡麵,遲遲冇出來,害得她等得都快睡著了。狗男人,平日裡倒是不見對皇後有多寵愛,如今倒是假惺惺的過來上演夫妻情深了,也不知葫蘆裡賣的什麼...--何蓉立刻不吱聲了。

她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沈若惜,之後挺直腰板。

“我自然是有重要的事說了,若惜,不過這事你聽到可能有些受不住,你等會可得站穩了!”

說著,她一把拉住旁邊的陳雙雙,看嚮慕容珩,滿臉都是熱忱。

“翎王殿下,您可還記得雙雙?”

陳雙雙今日穿了一身素白的衣裙,頭上還戴了一朵白絹花,跪在地上,做出一副扭捏的模樣。

一雙期盼的眸子不時朝著慕容珩掃去,眼裡滿是嬌羞。

慕容珩掃了她一眼。

“冇印象

陳雙雙一愣,隨即手指絞在一起,一臉的不甘。

“殿下,您怎麼能不記得奴家呢……”

沈若惜擰眉。

“陳雙雙,你穿得跟奔喪一樣,究竟是要乾什麼?”

聞言,陳雙雙眼底一陣不悅。

沈若惜什麼眼神?

她特地穿上這身白衣服,顯得仙氣飄飄惹人憐愛,想要勾起翎王殿下的憐惜之心。

不過目前她冇空跟沈若惜扯這個。

陳雙雙扭著身子,一臉的嬌羞。

“翎王殿下,您不記得了麼?六日前,您在酒樓,身體不適……”

陳雙雙臉都紅透了。

她都說得這麼明白了,慕容珩應該知道了吧?

誰知慕容珩神色冷淡。

“本王記得

吃陳雙雙一喜。

而後又聽見慕容珩道:“本王在鳳仙樓見了端王兄,之後便回去了,你怎麼知道本王的行蹤?”

一旁的冷夜接上一句。

“擅自跟蹤翎王殿下?陳雙雙,你不想活了吧!”

聽到這話,陳雙雙和何蓉齊齊愣住了。

慕容珩這意思,是想提起褲子不認人了?

這可不行!

何蓉實在忍不住了。

她扯著她那破鑼嗓子,大聲道。

“哎喲,翎王殿下,您可真是貴人多忘事啊!您那天不是身體不適麼,雙雙正巧也在那酒樓,聽見動靜就過去看了,誰知道一進去就被您……”

何蓉頓了頓,似是有些難以啟齒。

她一拍大腿,做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就被您……被您給強行占有了啊!”

這話一出,院內靜可聞針。

半晌,是沈若惜率先出了聲。

“噗~”

她笑出了聲。

隨即臉上的神色緩緩冷了下來。

“陳雙雙,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她就說那日陳雙雙偷偷跟蹤慕容珩做什麼。

冇想到是想對他用這種卑劣的手段。

她比她想象中更加愚蠢。

簡直愚不可及!

陳雙雙對她的反應有些不悅。

“表姐,你笑什麼?我知道這件事對你打擊有點大,但是事已成定局,你就算生氣也無濟於事。

再說了,咱們姐妹兩人,如果能一起侍奉翎王殿下,那也是一樁美事,你放心,你還是翎王妃的,我自知身份低微,不會跟你搶這個位置的

她話音剛落,一旁的桃葉實在忍不了了。

她撩著袖子。

“我呸!陳雙雙,你瘋了是不是,大白天夢還冇醒呢,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你給我家小姐提鞋都不配,還敢肖想翎王殿下?我看你是活膩了!”

陳雙雙瞪著她。

“桃葉,你就算嫉妒我,也不用這麼詆譭我吧!”

“我嫉妒你?!嫉妒你不要臉麼!”

“你!”

陳雙雙咬著唇,壓住心頭的火氣,之後看嚮慕容珩。

表情一下子變得委屈兮兮。

“殿下,您不能就此不認賬啊,當日您不知是喝多了還是怎麼的,突然身體不適,等奴家一進去,您就直接打暈了奴家,等奴家醒來,已經……已經不是清白之身了

說完之後,她悄悄掀起眼眸,看嚮慕容珩。

卻見他清冷如玉的臉上,依舊冷若冰霜。

半晌,他冷聲道。

“你可知道,栽贓詆譭本王,是死罪

慕容珩聲音淡淡,麵上看不出情緒。

但是冷夜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他知道,自家主子現在極其不悅。

何蓉還不知死活,坐在地上哀嚎。

“翎王殿下,您就是借十個膽子給我們母女,我們也不敢詆譭您啊!雙雙如今已經是您的人了,您不能這麼不認賬啊!若是京城其他人知曉了,這不得是天大的醜聞啊……”

她正喊,突然聽見一聲厲喝。

“又怎麼了?我一回來就聽見後院咋咋呼呼的,出什麼事了!”

隻見沈天榮穿著紫色的官府,風風火火的趕過來,看見院內的場景,兩條劍眉刹時緊緊擰在了一起。

“何蓉,你帶著陳雙雙穿得跟奔喪一樣,又要作什麼妖!”

“大將軍,您可算是回來了!”

看見沈天榮,何蓉瞬間像是看見了救星一樣,立刻撲過來,一把抱住沈天榮的小腿就開始嚎。

添油加醋的將陳雙雙與慕容珩的事說了一遍。

聽完這話,沈天榮臉色都變了。

“你他孃的是暈了頭是不是!翎王殿下什麼人,容得了你們母女這般潑臟水,你們自己不想活了不要緊,彆帶上我將軍府!”

“哎呀大表哥,這事是真的啊!”

何蓉一口咬定確有其事,就差舉手發誓了。

陳雙雙也跪在一旁,眼淚婆娑的,一臉委屈的樣子。

看見二人這般模樣,沈天榮有些沉默了。

這兩人蠢歸蠢,但是也不至於這麼大的膽子,敢無中生有這種事。

難不成……

他沉著臉。

“你們說得言之鑿鑿,有什麼證據嗎?”

“這……”

陳雙雙愣了一下。

當日她被打暈了,等醒來的時候,都已經完事了,哪裡有證據?

“我當日和翎王殿下一起去的鳳仙樓,那裡掌櫃的可以作證!而且……而且當時我醒來的時候,正是翎王殿下待過的雅間,雖然他已經走了,不過事情確實是發生了,我的清白被奪走了……”

沈若惜譏笑。

“這也算是證據?”

陳雙雙不服氣:“不信我可以找鳳仙樓的掌櫃的作證,他當日一定知曉些什麼!”

慕容珩開口道。

“掌櫃的你怕是見不到了

他矜冷的臉上,眸色微涼:“他明知你對本王圖謀不軌,還收了你的錢,同意讓你扮作酒樓的人給本王送糕點,早就已經被本王治了罪

聞言,陳雙雙臉色一白。

這意思……

她當日的所作所為,慕容珩都知道?

到底怎麼回事!?

何蓉也傻眼了。

她支支吾吾:“那,那雙雙當日……”

慕容珩眸光一斂,透著一股冷意。

“當日與你在酒樓廝混的人,本王這就讓你見見!”

說罷,他示意了一眼冷夜。

“去,將人帶過來

“是

冷夜轉身走了出去,不多時候,就帶過來一個人。

——

--妾麼,如今臣妾受了這麼大的委屈,您為什麼不肯為臣妾做主?背後指使的人就是德妃!肯定是她!”仁景帝伸手揉著太陽穴。連日的心力交瘁,讓他的耐心也比平日差了一些。他站起身。“此事到此為止,朕之後會讓人送一些補品到長樂宮。”說罷,他帶著王德福,起身離開了長秋宮。其他嬪妃見此,也紛紛離開了。剩下寧鶯鶯癱坐在床上,似是還未回過神。蘇柳兒吩咐道。“玉芝,找幾個手腳仔細的嬤嬤,送賢妃回永樂宮。”玉芝應下,剛準備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