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4章 連個妾都不如

第14章 連個妾都不如

知道了仁景帝看著聶玉蘭泫然欲泣的樣子,有些頭疼。他看向太醫。“於太醫,你確定魏貴人被下了悶頭草?”“這……微臣不確定聞言,方蕙說道。“那就是了,皇上,魏貴人這事,怕多是意外仁景帝冇理她,而是看向沈若惜。“齊王妃,你覺得呢?”“我確定,貴人是被人下了悶頭草三個字落下來,氣氛刹時不對勁。麵對眾人複雜的眼光,沈若惜目光沉靜。她的嗅覺異於常人,靠近魏珍珍的時候,敏銳的聞到她身上帶著淡淡的悶頭草味道。仁景帝...--屋內,寧蘭雪正靠在軟榻上,她身邊的婢女彩蝶一邊給她剝橘子,一邊與她說話。

見沈若惜突然過來,二人都是一驚。

彩蝶放下橘子,過去行禮。

“奴婢見過王妃!”

沈若惜低頭,掃了她一眼。

“許久不曾過來,竟然不知道蘭苑的下人這麼冇有規矩,冷霜,帶下去,給我絞了她的舌頭

彩蝶一愣。

冇想到一向軟弱的沈若惜,今日一來居然就這麼發難!

她原本還當是沈若惜嚇唬人。

直到冷霜將她拎起來,拖著她就要走。

彩蝶慌了。

“姑娘!寧姑娘救命啊!”

“住手!”

寧蘭雪從軟榻上下來,一把將彩蝶攔了下來。

她柔弱漂亮的臉上,滿是怒色。

“沈若惜,你這是乾什麼!中午搶了我的膳食,現在又要處置我的丫鬟,你簡直太過分了!”

“你的膳食?”

沈若惜微微一笑。

她本就長相明豔,之前一直收著不打扮都美,如今盛裝過來,更是顯得華貴大氣,絕色風華。

看得寧蘭雪一陣火大。

“寧蘭雪,你吃穿用度,一針一線,都是齊王府的,怎麼就叫你的膳食了?原本見你死皮賴臉的不走,本王妃就當是打發了叫花子,可誰知你卻這般不識規矩!”

寧蘭雪揚起臉。

“叫花子?沈若惜,我可是王爺親自接回府裡的,是王爺讓我住在這裡的!”

“所以呢?”

沈若惜眸光輕蔑:“你是以什麼身份住在這裡?外室?寧蘭雪,你連個妾都不如,還敢對我大呼小叫?桃葉,教教她規矩!”

“是!”

桃葉跳起來,一巴掌狠狠甩在了寧蘭雪身上。

直接將寧蘭雪打得摔倒在了軟榻上。

她捂著火辣辣的臉,滿眼不可置信。

“你一個賤婢,居然敢打我!?”

“打你就打你,你算是什麼玩意,不能打嗎?”

桃葉拍了拍手掌,語氣不屑。

今天接連打了兩個狗東西。

心情特彆好!

沈若惜冇再關心寧蘭雪,她掃了一眼寧蘭雪屋內的裝飾,眉頭微蹙。

“去外麵將王府的家丁們喊過來

桃葉點點頭,跑出去了。

不多時候,便來了十幾個家丁。

沈若惜伸手,拿出嫁妝清單,放到桃葉手裡,之後朝著家丁們說道。

“這上麵的東西,但凡桃葉唸到的,你們就給我搬到禹香苑,誰要不想搬,現在就可以結了工錢滾出王府,有異議嗎?”

聞言,家丁們麵麵相覷。

隨即紛紛搖頭。

“奴才們都聽王妃的!”

今日丁樂賢的事,都在府裡傳遍了。

大家如今都對這位王妃有些犯怵。

沈若惜點頭,隨即坐在旁邊的藤椅上,單手支著腦袋,目光淡淡的看著眾人。

“開始吧

桃葉開口。

“梨木雕花椅,珊瑚炕桌,金絲楠木四方桌,百寶嵌櫃,紫檀木美人榻,沉香木雕花大床,鳳雕玉盒,白玉高足杯,紅木銀絲百壽紫玉如意,點翠風鈿全分,萬壽滿簪鈿全分,白玉長簪成對……”

她念一個,下人們就搬一件。

不一會兒,房間內就已經空了一半。

寧蘭雪坐在軟榻上,看著從她屋中搬出去的物件,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她怒聲道。

“沈若惜,這些都是王爺給我的!這齊王府是王爺的,不是你沈若惜的,你憑什麼動我的東西!”

“那慕容羽給你的時候,冇提這些東西是我的嫁妝嗎?”

聞言,寧蘭雪眼神閃爍。

她當然知道。

不僅知道,而且這些東西,是她特地跟慕容羽要的!

見寧蘭雪這樣,沈若惜心底也猜了個七七八八。

她嗤笑一聲,厲聲道。

“桃葉,繼續!”

很快,寧蘭雪房間的東西,全被搬空了。

就連她坐著的軟塌,都被人給抬走了。

整個房間跟被洗劫了一樣。

空空如也。

寧蘭雪站在在一旁,嘴唇都被咬出血了。

這裡的哪一件物件,不是價值不菲?

如今全部被搬走。

簡直就是放她的血!

她都要過來了大半年,也冇見沈若惜出個聲。

如今卻不知道發了什麼瘋,居然敢當眾這樣侮辱她!

等慕容羽回來,她一定要這個賤人好看!

桃葉將清單收起來。

“小姐,都差不多了

“嗯

沈若惜淡淡的應了一聲,剛準備走,突然目光一轉,落在寧蘭雪的臉上。

寧蘭雪一愣。

隨即沉下臉。

“你看什麼?沈若惜,東西都被你全拿走了,你還要怎麼樣!”

“是麼?好像,還差一件

沈若惜朝著她走近一步。

忽然伸手,一把拽住了寧蘭雪頭上的一根鳳簪。

一用力,拔了下來。

順帶扯下了她幾根頭髮。

“啊!”

寧蘭雪痛撥出聲。

之後伸手就要搶。

“還給我!這是王爺送給我的,不是你的嫁妝!”

沈若惜拿著鳳簪,在寧蘭雪撲上來的瞬間,一個冷冽的眼神掃了過去。

對上她的目光,寧蘭雪一下子站住了腳步。

該死!

怎麼覺得今天沈若惜格外不對勁!

沈若惜拿著鳳簪,在手中撚了撚。

“這是我大婚時候,皇上賞的,不是什麼肮臟東西都能戴的,你,不配

她將鳳簪扔給桃葉,絕美的臉上,神色輕蔑。

寧蘭雪臉都差點氣歪了。

沈若惜一轉身,剛準備回去,突然想到什麼。

一轉頭,看著跪在地上,麵色煞白的彩蝶。

“差點忘了你

她看向冷霜:“我不是說了麼,絞了她的舌頭,還放她在這礙眼乾什麼?”

“是

冷霜走過來,將彩蝶拽了起來。

彩蝶涕淚橫流,嚇得大叫。

“姑娘,救命啊!救救我!”

“沈若惜,你給我放手!彩蝶是我帶來的丫頭,不是齊王府的下人,你冇資格處置她!”

寧蘭雪衝上去,一把抓住冷霜的手,要將她扯開,但是卻紋絲不動。

“救命!我錯了!我錯了齊王妃!你要是處置了我,齊王回來一定會動怒的!”

彩蝶被拖到門口,大聲嚷嚷。

沈若惜道。

“冷霜,放開她

聞言,冷霜手一鬆。

彩蝶如蒙大赦,立刻跑到寧蘭雪身後,又驚又怕。

但是眼底卻閃出一絲惡毒。

果然,沈若惜還是不敢對她怎麼樣,畢竟她是寧蘭雪的人。

等齊王回來,一定要讓寧蘭雪對齊王告狀,休了沈若惜這個賤人!

“寧蘭雪,你說得對,彩蝶不是齊王府的人,我這樣處罰她,確實不是很妥當

寧蘭雪揚起頭,眼中閃過一絲怒意。

這個賤人,彆以為這樣說,她就會原諒她!

--執,她看得清楚,並不是沈若惜動手的。話一出口,寧蘭雪和蘇天菱的眼中閃過一絲震驚。隨即臉色沉了下來。二人怎麼也冇想到,萬思語居然會否認!按理說,萬思語十分厭惡沈若惜。此時將黑鍋甩到她頭上,不僅可以擺脫自己的罪責,還能讓沈若惜吃不了兜著走。這一箭雙鵰的事,萬思語居然拒絕了!?沈若惜也挺意外的。看著地上萬思語有些煞白的小臉,她忍不住勾了勾唇。喲。冇想到這丫頭還有點良知。仁景帝擰眉。“那是誰推你的”“臣女...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