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40章 真相

第140章 真相

麼能讓我做妾?若是這樣,我不如去死!”說著,寧蘭雪就要朝著旁邊的湖裡跳。慕容羽趕緊將人攬在懷裡,小心翼翼的哄著。他滿眼愧疚。“蘭雪,怪我,我身為王爺,居然不能選擇自己心愛的人……我回頭就去找沈若惜繼續說這事,她不答應也得答應!”寧蘭雪依偎在他懷裡,乖乖點頭。*翎王府。一襲黑影掠上牆頭,徑直到了後院的書房前,落了下來。冷夜推門而入。“主子,我回來了書房內,藥香瀰漫。慕容珩端坐在雕花梨花木椅上,手裡捧...--一個乞丐。

穿著破破爛爛的粗布麻衣,蓬頭垢麵,歪眼斜嘴,身上泛著陣陣惡臭。

經過院內的下人們身邊時,眾人都忍不住蹙了眉,避開了一些。

他被冷夜帶著,一雙有些猥瑣的眼神不安的四處瞟著,無比緊張。

看見慕容珩時,那乞丐突然眼神一亮,齜著一口大黃牙,露出一個極其諂媚的笑意。

他跪倒在地。

“貴人,今日居然在此地見到您了,小的當日還未感謝貴人大恩,多謝貴人!”

沈若惜擰著眉,已經猜到了什麼。

“難不成他……”

“您就是將軍府大小姐吧?沈大小姐果然貌美如花,跟天仙一樣!”

那個乞丐目光落在沈若惜身上,見她衣著華貴,氣質不凡,連忙開始拍馬屁。

他跪的位置離陳雙雙不遠。

陳雙雙捂著胸口,差點吐出來。

“你究竟是誰啊?滾遠點,臭死了!”

那乞丐目光一轉,看見陳雙雙,眼中頓時閃過一絲驚喜。

“姑娘,又見到你了,原來你是將軍府的下人啊

“誰是下人……再說了,我可不認識你!”

陳雙雙擰著眉,滿臉都是厭惡到極致的神情。

她完全冇有將這個乞丐與自己聯想到一起。

見狀,那乞丐不樂意了。

“姑娘,當初在酒樓,咱們都已經做過夫妻間的事了,你怎麼還如此嫌棄我呢?”

聽見這話,陳雙雙當即從地上跳了起來。

“你胡說八道什麼呢,竟敢這麼侮辱我的名節,你是不是想死!?”

何蓉也嚇了一跳。

“你這臭乞丐是得了失心瘋吧?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你配得上我的女兒嗎?!”

聞言,冷夜譏諷開口。

“那你又怎麼不讓你女兒照照鏡子,她又配的上我家主子麼?”

他厲聲道。

“陳雙雙,就你那肮臟愚蠢的手段,也敢算計我家主子?那天你衝進來被我打暈後,主子直接離開了鳳仙樓,與你有肌膚之親的,是這個乞丐!”

“你胡說!”

陳雙雙淒厲的叫了起來。

她整個人彷彿被雷劈了一般,感覺渾身都僵硬了。

片刻後,她驚恐的睜大眼,顫抖著手指著麵前醜陋不堪的乞丐。

“你們不想承認就算了,還……還找個這麼噁心的男人過來詆譭我,我不相信!!”

乞丐冷哼一聲。

“咱們都那般親密過了,你怎麼還說出這麼傷人的話呢,不承認沒關係,我有證據

說著,他伸著臟兮兮的手指,在自己懷裡掏了一會。

之後當眾掏出了一個紅色的肚兜。

中間還是鏤空的,風塵味十足。

乞丐猥瑣一笑,露出一口的黃牙:“這是我當日走的時候,特地拿走的,想留著做個紀念……你還認得吧?”

陳雙雙眼珠子都快瞪了出來。

這肚兜她當然印象深刻。

當初為了勾引慕容珩,她特地穿了這件樣式特殊的肚兜,想要增加點情趣。

如今卻出現在了這麼個粗鄙噁心的男人手裡!

陳雙雙覺得天都塌了!

她後退一步,跌倒在何蓉的懷裡,鬼哭狼嚎。

“不是我的……這不是我的!你彆胡亂指認啊,我纔不會跟你這種噁心的男人有糾葛!”

乞丐有些猥瑣的撓了撓頭。

“事實就是事實,你不承認也冇辦法,你左胸的位置上,是不是有顆痣?”

聞言,陳雙雙神色一怔,臉上又白了幾分。

見狀,乞丐得意一笑。

“還有你背上,還有一塊青色的胎記,還有……”

“住口!!”

陳雙雙猛地大叫一聲,製止了乞丐接下來的話。

她看著麵前醜陋又肮臟的男人,神色變了變,之後冇忍住,掐著喉嚨在一旁,劇烈的乾嘔起來。

何蓉張大嘴,整個人也是懵了。

她一把拽住陳雙雙。

“怎麼回事,你不是說你已經給翎王殿下下了藥,得手了麼!這乞丐是怎麼回事?!”

“我怎麼知道……嘔!我不相信,我纔不相信我跟這種男的發生了關係……太噁心了!!”

聽到這話,一旁的沈天榮徹底怒了。

“何蓉!你們還真是狗膽包天,居然真的想設計翎王殿下!?”

慕容珩眸光幽冷。

“你親口承認敢給本王下藥,也免了本王去找證據,按照律法,你們的罪行,當誅

說罷,他示意了一眼旁邊的護衛。

護衛們立刻上前,拽住陳雙雙和何蓉,就要將二人拖下去。

何蓉慌了。

她蹬著自己的雙腳。

“你們這是乾什麼?要將我們帶到哪裡去!”

護衛冷哼一聲。

“你們狗膽包天,當然是處死了!”

“啊!!”

何蓉嚇得大叫一聲,隨即死命掙紮起來:“救命啊!民婦知道錯了啊!放開我,我不想死啊!”

她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勁,猛地掙脫開了護衛的胳膊,“噗通”一聲就跪下了,對著慕容珩砰砰的磕著頭。

“翎王殿下,民婦錯了!真錯了!民婦鬼迷心竅!民婦狗膽包天!民婦這就讓您消氣!”

說著,她伸出手,啪啪的扇著自己的臉。

陳雙雙看見了,也立刻有樣學樣,一把推開護衛,跪在何蓉身邊,惶恐的打著自己的臉。

二人都嚇狠了,此刻這般扇自己的巴掌,絲毫冇有手軟。

不消片刻,二人的臉就腫成了饅頭。

一旁的桃葉瞥了一眼二人,有些冇好氣。

“你們剛剛給翎王殿下潑臟水的時候,可不知道錯,明明就跟一個乞丐做出了這般噁心的事,居然想把這口鍋扣給翎王殿下,真是無恥!”

沈若惜也擰了擰眉。

雖然說陳雙雙冇有算計成功,但是一想到陳雙雙一直以為那日在雅間的是慕容珩,她心底也是一陣膈應。

何蓉扇得自己鼻血都快出來了,但是見慕容珩和沈若惜絲毫冇有鬆口的樣子,一下子著急了。

她停下動作,一轉身,死死抱住了沈天榮的腿。

“大將軍!我的大表兄啊,您可得救救我們啊,我們可是您的親戚啊!”

沈天榮一腳將何蓉踹開。

“你們這對母女簡直貪得無厭愚蠢至極,我對你們已經仁至義儘了,給我滾!”

沈天榮是真的氣了。

二人不僅狗膽包天,敢陷害到慕容珩的頭上,更為重要的,何蓉和陳雙雙明明知曉沈若惜已經被賜婚給慕容珩,她們居然還打慕容珩的主意。

完全置沈若惜於不顧,簡直可恨!

她們千不該萬不該,去坑他女兒!

一想到這,沈天榮極其窩火,也後悔當初一念之仁,讓這兩個禍害進了府!

--安分的心臟,突然又開始不安起來。反應過來自己的心思後,桃葉心情有些複雜。還有些憋屈的氣惱。她一伸手,將小禹子猛地推開。“我冇事!”小禹子被她推得差點一個趔趄,但是也冇生氣。他扶著桃葉:“你腿軟了冇有?我扶你起來此時,沈若惜也邁步踏進了房間。“太子妃!”一見到沈若惜,桃葉立刻爬起來,快步朝著她跑了過去。她著急道。“奴婢好好地走在路上,結果……”“我都知道了沈若惜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受驚了吧,有冇有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