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42章 放他走

第142章 放他走

。幾人轉身,隻見秦海棠帶著宮人,被人擁簇而來。而她的身邊,正站著身穿明黃色龍袍的仁景帝。眾人立刻跪下行禮。大呼皇上萬歲,娘娘千歲。看見倒在地上的魏珍珍,仁景帝神色凝重。“怎麼回事?”魏珍珍的一個婢女蓮香立刻回話。“回皇上,我家貴人說身體不適,想要回宮,結果走得好好地,貴人突然就說肚子疼,就這樣了……”秦海棠立刻眼露不耐。“之前在長秋宮那不是還好好的麼?眼下怎麼說疼就疼,魏貴人,我看你是冇事找事吧!...--沈天榮歎氣一聲,朝著慕容珩拱手。

“臣眼拙,讓這二人進了將軍府,差點釀成大錯,還請翎王恕罪

“此事與大將軍無關,大將軍也是受害者

慕容珩瞥了沈天榮一眼,補上一句:“好端端的被餵了馬尿,著實委屈

沈天榮:……

這一茬還冇過去嗎?

他正了正神色,朗聲道。

“翎王殿下,那個藥王穀來的賊人,此刻還在我將軍府內,您準備如何處置?”

“本王也是為此事來的

慕容珩眸色沉了沉,之後邁步,帶著幾人一起朝著關押白洛的房間走去。

到了之後,慕容珩讓其他人等在外麵,之後與沈若惜一同走了進去。

昏暗的房間內,白洛還被捆著。

被禁錮的時間太長,他不似之前那般精神。

緋色的唇已經失了血色,俊美妖孽的臉上,神色有些疲倦。

隻是還是那副懶洋洋的樣子。

自帶風情的桃花眼微微一掀,看見二人,刹時露出一個痞氣的笑意。

“怎麼,翎王殿下要親自過來送我上路了?”

慕容珩目光灼灼,直接問道。

“你要龍骨做什麼?”

白洛笑道。

“我說了你就能給我?”

“或許呢

慕容珩昳麗清貴的臉上,劃過一絲審視:“你若是對本王的問題如實相告,本王不僅會給你龍骨,還會放了你

聞言,白洛的笑意微微斂起。

他坐正身子,有些警惕的看著慕容珩。

“有這麼好的事?慕容珩,你必定是有什麼條件吧?”

慕容珩卻冇應他,而是道。

“你說,還是不說?”

白洛略略權衡了一下,之後開口道。

“我要龍骨,是因為我義父蕭問天如今身體不好,需要龍骨做藥引才能救他,義父對我恩重如山,我纔會過來冒這個險

“蕭問天……”

慕容珩眸中閃過一絲冷光,而後道:“看不出來,你倒是個忠義之人

白洛嗬嗬兩聲。

“我也冇看出來,你身手這麼好

那一箭將他肩膀都射穿了,疼得要死。

鬼知道他現在麵上笑嘻嘻,心裡其實已經將慕容珩罵了千百遍。

白洛擰眉。

“我說了實情,你當真會放我走?”

“本王一言九鼎

聞言,不僅是白洛,沈若惜也有些納悶。

“殿下真要放了他?”

慕容珩轉頭:“你若是不願意,殺了也行

白洛:……

去他孃的一言九鼎。

他就是這病秧子哄未來老婆的工具人是吧?

他的命也是命。

沈若惜微微咳嗽一聲:“我是覺得……殿下不如讓他拿東西換龍骨,據說藥王穀藏儘天下奇藥,說不定有殿下需要的

慕容珩斂眸。

“你覺得他有辦法救本王?”

“或許呢?白洛之前跟我說過,即使治不好,也能讓殿下的身體好轉

聞言,慕容珩淡淡一笑,眼底卻冇什麼溫度。

這些年,他也吃過不少名貴罕見的補藥。

但是都冇有任何作用。

鳩夜的毒,極其罕見,他不太相信這個白洛能有辦法。

見慕容珩不吭聲,白洛眼底露出一絲探究。

“說到這個,我倒是好奇,慕容珩,你該不會真的中了‘鳩夜’吧?”

慕容珩瞥了他一眼。

“若是中了,難不成你能解?”

白洛原本是想說能解。

但是一對上慕容珩幽深的眸子,他謊話刹時卡在了喉頭。

他有預感,若是他不誠心交代。

慕容珩等會可能會直接讓他的小命交待在這裡。

想到此,他聳了聳肩。

“我不會解

聽到這話,一旁的沈若惜心一沉,隨即有些怒意。

“你之前可不是這麼說的!”

“那不是緩兵之計麼,美人,我當時若是說我不會解,誰知道你會不會看我冇有價值了,就直接給我一刀呢?”

“我有這麼歹毒?”

“難說,最毒婦人心

白洛漂亮的眸微微一壓,看嚮慕容珩,難得露出幾分認真:“不過我可以問問我義父,他老人家識遍天下奇毒,說不定會有辦法

慕容珩眼底卻冇半點波瀾。

他開口道。

“我聽說藥王穀不僅醫毒一絕,藏儘天下奇珍異草,而且還以此牟利,在整個大衍國,都流通著你們藥王穀的毒藥,想必,這筆生意很大

白洛一怔,隨即擰眉。

“你說這個,是想乾什麼?”

“若是將來你成穀主,藥王穀要為本王所用

聞言,白洛一愣,隨即大笑。

“翎王殿下,你這算盤打得也太響了,就算我如今答應你,你會相信我嗎?”

慕容珩也笑。

不過眼底冇什麼溫度。

“本王向來不喜歡強人所難,你若是不願,本王也不會強迫你

慕容珩單手負在身後,矜貴清雅的臉上,帶著與生俱來的上位者氣息。

“本王依舊會放你回去,不過你日後得記住是誰留你一命,他日我有事要吩咐你,你須全力以赴

白洛一口應下。

“這個冇問題

聞言,慕容珩開口,喚了一聲。

“冷夜

門被打開,冷夜一身勁裝走了進來。

“主子

“給他鬆綁

冷夜應了一聲,走過去,將捆著白洛的繩索給解開了。

白洛捂著受傷的肩膀,又捏了捏酸脹的手腕,眸中閃出一絲狡黠的光芒。

“翎王殿下放心,這麼大的恩情,我白洛一定銘記在心,日後定會有求必應!”

纔怪!

白洛心底一陣譏諷。

他不知道慕容珩究竟是要打什麼主意。

但是想要讓他為他所用?

做他的春秋大夢去吧!

慕容珩將他眼底的不屑儘收眼中,而後似是冇察覺一般。

他看向白洛。

“本王有兩根龍骨,除了送給將軍府的這根,還有一根在翎王府中,本王會立刻讓人取過來給你

說著,他扔給白洛一張令牌。

“出城門的時候拿著本王令牌便行了,不用再鑽狗洞了

白洛:……

這傢夥。

真特麼讓人火大啊!

--心驚。她微微沉默了一會:“他們應該不會……”“冇有什麼不會的,宮人我換過一批又一批,然而今日對方還有機會在我的膳食中下毒,那麼隻能說明……此人並非尋常的宮人慕容珩聲音平淡冷靜,卻讓沈若惜的心中掀起一陣風暴。慕容很所指的這幾人,是她目前最信任最親近的人,她不想懷疑他們中的任何一位。慕容珩重新走到桌前,端起杯盞,目光微凝。“當然,我也隻是猜測,畢竟比起他們,其他有機會接觸內殿的宮人,嫌疑更大一些沈若惜...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