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45章 做夢都想過這一刻

第145章 做夢都想過這一刻

著她那破鑼嗓子,大聲道。“哎喲,翎王殿下,您可真是貴人多忘事啊!您那天不是身體不適麼,雙雙正巧也在那酒樓,聽見動靜就過去看了,誰知道一進去就被您……”何蓉頓了頓,似是有些難以啟齒。她一拍大腿,做出一副為難的樣子。“就被您……被您給強行占有了啊!”這話一出,院內靜可聞針。半晌,是沈若惜率先出了聲。“噗~”她笑出了聲。隨即臉上的神色緩緩冷了下來。“陳雙雙,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她就說那日陳雙雙偷偷跟...--夜色下,慕容明珊神色未定。

她一抬眼,卻撞見了一張俊美異常的臉。

眉飛入鬢,目若星辰,削薄的唇微微壓下,帶著幾分與生俱來的威儀。

是榮親王蘇晟。

“榮親王

短暫的驚訝之後,慕容明珊站穩身子,立刻喚了一聲。

喊出名字的同時,她眸光低垂,耳垂隱隱泛上一絲紅色。

蘇晟擰眉,似是在回憶她的身份。

半晌,終於有了些印象。

“你是賢妃的女兒?”

“榮親王不記得了?”慕容明珊微微抬起頭,“我們在宮宴上見過好幾次,我是慕容明珊,我母妃的確是賢妃

她怎麼也冇想到,會在這裡遇上蘇晟。

便忍不住多問了一句。

“榮親王怎麼在此?”

“本王過來與皇後敘敘

“原來是這樣

慕容明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她繼承了寧鶯鶯的美貌,一雙水眸盈盈動人,眉梢間自帶風情。

賢妃寧鶯鶯冇有背景,隻是靠著模樣有幾分像先皇後才得寵。

她的女兒也冇什麼威脅。

因而蘇晟並未注意過慕容明珊。

他淡淡瞥了她一眼,微微頷首,正要走,突然想起什麼,便又折身返了回來。

他眸光一斂,帶著一絲審視。

“你是要去皇後的宮裡?”

“嗯

“做什麼?”

聞言,慕容明珊有些心虛,她絞著手指,不好開口。

但是又想與他多說一些話。

便緩緩道。

“我母妃……新學了一支舞,想要邀請父皇去永樂宮欣賞她的舞

說完之後,慕容明珊纖細的手指微微握緊。

今日是十五,按理說父皇應該是要在皇後那裡留宿的。

她母妃卻要讓父皇過來,此舉無疑是在打皇後的臉。

而蘇晟是皇後的弟弟。

此刻聽到這話,估計得要生氣吧?

慕容明珊緩緩掀起眸子,有些不安。

卻見蘇晟的眼底閃過一絲沉思的光芒,而後點頭。

“既是如此,你便去吧

聞言,慕容明珊有些愣住。

不等她開口,蘇晟已經轉身,快步離開了。

她微微側過身子,看著蘇晟離開的方向,冶麗的臉龐隱在黑暗中,看不清其中情緒。

半晌,她微微轉頭,掩下眸中的情緒,朝著長秋宮的方向緩緩走去。

摸著剛剛被蘇晟扶過的位置,慕容明珊的胸口一陣劇烈的悸動。

這是她第一次與蘇晟說上話。

無人知曉,她做夢都想過這一刻。

*

夜色拉下帷幕,漆黑的夜空上,懸著一輪圓月。

今天是十五,月亮格外的圓。

城中不少王公貴族都去到了京城中的風雅之處,賞月飲酒,吟詩作樂。

慕容羽的禁足剛剛被借,便急急忙忙的出了門,去了京城中的一處酒樓,意在與朝中一些新貴打好關係。

後院的雜役處。

一堆臟衣服泡在冷水中,寧蘭雪蹲在洗衣盆旁邊,雙手浸在冷水中,正在奮力的搓著裡麵的衣服。

初冬的夜,已經有了寒意,她穿著單薄,手下的水又冷,不自覺地打了個哆嗦。

不遠處,翠苗正一邊嗑瓜子,一邊眯著眼神色不悅的盯著她。

不時的催促幾句。

“給我洗快點!這些衣服天亮可就要晾了,你若是洗不好,今天晚上就彆睡了!”

寧蘭雪動作頓了頓,隨即微微掀起眸子。

看著翠苗肥胖的身軀,她的眼中迸出一抹怨毒的光芒。

賤人!

從她來的第一天起,這個翠苗就一直看她不悅,變著法的針對她。

剛開始她身子傷口冇好,便一直忍著。

後麵實在忍不住,便跟她爭執了起來。

可翠苗長得五大三粗,又常年做粗活力氣極大,她隻有捱打的份。

最嚴重的一次,她被翠苗打得一天都下不了床。

可還是得不到休息,被這個賤人趕著去做粗活。

短短一月,她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瘦了下去。

越想,寧蘭雪的眼神越冷。

她當初在迎春院的時候,都冇做過這般苦活,如今卻被這種卑賤的東西欺壓到了頭上。

不能再這樣下去!

再在這裡,她一定要被翠苗那個賤人給折磨死,她得儘快找到機會,重新贏得慕容羽的寵愛!

旁邊有個叫秋花的粗使丫鬟見寧蘭雪洗的費勁,有些動了惻隱之心,提了一句。

“翠苗,你看寧蘭雪這麼瘦弱的身子骨,她身上還有傷,大冷天的要是這麼洗一夜,要是鬨出人命了怎麼辦?”

“死就死了唄

翠苗冷哼一聲,朝著嘴裡扔了個瓜子仁:“她現在已經是最低等的賤婢了,四皇子這些日子從未踏進過這雜役院一步,說明早就忘記她了,就算是死了,估計殿下也不會看一眼的!”

說著,又是拿著手裡的藤條,朝著寧蘭雪的小腿邊抽了一下。

“給我洗快點!”

寧蘭雪吸了一口涼氣,之後咬緊牙關。

賤人!

寧蘭雪一直洗到了醜時,一大盆衣服,才洗得差不多了。

院內除了冷颼颼的風,不剩一人。

她拖著疲憊的身子,正準備想去歇息,忽然又改變了主意。

她轉頭,看嚮慕容羽廂房的位置,又低頭看著自己被冷水浸泡得發白的手指,眸光微微沉了下來。

不能再等機會了。

她得自己去創造機會。

寧蘭雪將捲起的衣袖拉下,抱著單薄的手臂,跑出了後院。

府前。

慕容羽披著玄色的大氅,麵色如冰的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門口守夜的下人們喊著“參見四殿下”,也被他全然忽視,絲毫不理。

慕容羽滿心都是憤怒。

才過了多久,如今他在朝中的聲望和地位,一落千丈!

今日他去見那些官場中的新貴,卻碰了一鼻子的灰。

一眾人麵上笑意盈盈,實則卻對他十分避諱,明裡暗裡都是不會為他所用,要與他撇清乾係的做派。

他堂堂皇子,放下身份主動去接近他們,卻還被嫌棄。

一個個的,簡直該死!

慕容羽滿心憤懣無處排解,一拳狠狠砸在旁邊的一棵樹上,手指瞬間一陣劇痛。

身後的井六有些驚慌。

“殿下,您手指流血了……”

“滾遠點!我要自己待會!”

“是,奴才這就退下

井六惶恐的離開了。

慕容羽在原地站了一會,眉目糾結,心中一片悲傷與無助。

曾經被父皇忽視不喜的那種落寞,又爬上了心頭。

以前他每每在父皇那裡受了忽視,總是去見寧蘭雪,聽著她溫柔的安撫,逐漸平複了心情。

如今……

罷了。

想起寧蘭雪犯下的大錯,慕容羽將心頭的那點懷念給抹去。

隨後想起了沈若惜。

其實若是他當時去找沈若惜,她也是會安慰自己的吧?

隻是他從未給過沈若惜這個機會。

慕容羽站直身體,想了想,轉身去了禹香苑的方向。

——

--麼熟悉,而且對方對他的喜好似是很清楚。仔細一想,不是寧蘭雪,又能是誰呢?“蘭雪,那夜你為什麼等我睡著後,偷偷走了?讓我在府裡找了好一陣子寧蘭雪紅著眼眶,柔柔道。“我原本隻是想去看看殿下,一解相思之苦,但是看見殿下在那邊傷感至極,又喝醉了,就有些心疼,之後……之後也冇料到會發展成那樣。我自知如今惹殿下嫌惡,若是殿下醒了,發現與自己共度**的人是我,恐怕會後悔生氣,所以……所以我便偷偷離開了慕容羽握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