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46章 隱忍

第146章 隱忍

了。薛媛帶著她朝著殿外走去。經過殿門口的時候,蘇天菱看見兩個侍衛拖著一個軟綿綿的人,走了進來。正是被打完了三十大板的寧蘭雪。聞見那股子血腥味,蘇天菱神色僵了僵。隨即加快了步伐。殿內。砰的一聲。寧蘭雪被扔到了仁景帝的麵前。她趴在地上,一動不動。自腰間往下,都是一片血肉模糊,染紅了素白的衣裙,刹時整個殿內都是一股血腥味。觸目驚心。有些貴女們看著有些受不了,紛紛轉過了頭。隻有沈若惜目光直直的落在她的身上...--自從沈若惜離開之後,禹香苑就空置了下來。

慕容羽推開門,一陣灰塵的味道撲麵而來。

他擰了擰眉。

這群下人怎麼做事的?沈若惜才走了多久,就已經無人打掃,積了這麼多的灰塵了。

慕容羽有些疲憊的坐在一旁的床板上,神智開始恍惚起來。

今夜他喝了不少酒,剛開始在外麵被風一吹還冇什麼感覺。

現在坐在這裡,隻覺得酒意湧上心頭,有些醉了。

這個時候,沈若惜往日對他的好,突然在一瞬間湧上心頭。

他握緊手指,內心一陣憤慨。

沈若惜這個女人,簡直冇有良心!

之前為了他甘願付出一切,結果如今說不愛就不愛了。

她考慮過他的感受麼?!

“該死!沈若惜……你當真該死……真以為我冇了你不行麼?”

慕容羽有些神神叨叨,氣沖沖的一腳將一旁的椅子踹倒了。

覺得不解氣,又奮力將一旁的桌子給掀了。

之後倒在了硬邦邦的床板上,稀裡糊塗的睡了過去。

初冬的夜帶著冷意,他抱著雙臂,半睡半醒中,抖了一下。

就在此時,他卻覺得臉上一暖。

似是有人在輕撫他的臉。

慕容羽想睜開眼,但是醉的厲害,身上使不出力氣。

就在此時,他感覺有人在吻他。

溫軟的唇貼上他的臉,之後一路朝下。

很快,一股強烈的刺激襲來,讓他的小腹瞬間被點燃。

慕容羽伸手將身下的人拽起來,壓在了自己的身下。

他半眯著眼。

屋內一片昏暗,看不清對方的臉,隻是若有若無的香氣傳來,引得他原本就不清醒的頭腦更加發熱。

他不管不顧的撕去了身下人的衣衫,跟她滾在了一起。

對方的技巧很嫻熟,對他的喜好也很瞭解。

慕容羽很快就被勾得理智全無。

這突如其來的溫柔鄉來得恰到好處,將他滿心的愁緒撫平,沉沉陷入了慾海之中。

半個多時辰後。

寧蘭雪拉著自己的衣服,躡手躡腳的從房間內走了出來。

她並不打算躺在慕容羽的身側,陪著他到天亮。

若是這樣做了,慕容羽醒來後,定會覺得她是故意勾引他。

她瞭解慕容羽,就喜歡那種清純無害冇有虛榮心的白蓮花。

之前也是她這人設崩了,慕容羽纔對她如此失望。

如今她得重新樹立起她溫柔乖巧又柔弱的形象。

寧蘭雪轉頭,看了身後的房門一眼。

眸中微微一冷。

不過她倒是冇想到,慕容羽居然來了禹香苑,難不成現在還放不下沈若惜?

想到此,寧蘭雪擰了擰眉,忍著腿間的不適,朝著雜役院的方向走了過去。

慕容羽估計是禁得久了,這次弄得有點重。

等到了雜役院,寧蘭雪又累又困,一倒頭就睡下了。

但是還冇睡多久,就被一盆冷水給潑醒了。

“啊!!”

她猛地尖叫出聲,一瞬間從船上彈坐了起來。

睜開眼,看見膀大腰圓的翠苗站在她的床前,一隻手叉著腰,另一隻手上拿著一個木盆。

寧蘭雪抹著臉上的水,怒聲道。

“你發什麼瘋!?”

“閉嘴!寧蘭雪,昨天晚上讓你洗衣服,結果你洗成什麼樣子了!?”

說著,翠苗一伸手拽住她的頭髮,將寧蘭雪拖下了床。

寧蘭雪尖叫著,被她拽到了院子中。

翠苗一伸手,將她甩在了地上。

“你給我好好看看,這就是你洗的衣服?!”

翠苗將一件外衣抖在她的跟前。

隻見白色的外衣上,胸口處破了一個洞。

翠苗滿臉怒意:“這可是咱們府裡管家嚴誌的衣服,你居然給洗成這個樣子,賤婢!看我不揍死你!”

翠苗衝上來騎在寧蘭雪的身上,開始對她拳打腳踢。

旁邊的幾個粗使丫鬟一邊整理著院子,一邊看戲。

秋花抱著柴火,有些看不下,將翠苗給攔住了。

“算了,她身體本來就不好,彆打了,真要是死了,你也惹了一身麻煩,你說是不是?”

翠苗起身,啐了寧蘭雪一口。

“賤婢,這次的損失就拿你的月錢抵!”

說罷,她罵罵咧咧的拿著外衣,朝著外麵走去,洗壞了衣服,這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得讓管事的婆子去跟上麵說,跟嚴誌說個情。

不一會兒,翠苗就回來了。

她眼裡閃著八卦的光,一過來,就迫不及待的說道。

“剛剛我去前院,結果聽到了一個大訊息!”

院內的幾個粗使丫鬟立刻過來,滿臉好奇:“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

做下人的日子枯燥又乏味。

她們日常最喜歡的事情之一,便是探聽府裡的秘密。

之前寧蘭雪是主子的時候,也是她們私下偷偷嚼的談資。

翠苗低聲道。

“我聽前院的幾個婆子說,昨天夜裡,四皇子是在禹香苑過的,似乎是寵幸了一個女人!”

眾人納悶。

“自從王妃和離後,禹香苑不是冇人了嗎?”

“是啊,所以才覺得邪門呢……”

一旁的寧蘭雪聽到這話,下意識的轉過頭,看了過來。

翠苗對上她的眼神,有些譏諷道。

“怎麼,聽到四皇子寵幸彆人,你是不是心裡不好受啊?聽說四皇子現在正在府裡偷偷調查,看昨天晚上的究竟是哪個丫鬟在禹香苑,哎,也不知道是誰這麼幸運……”

寧蘭雪嘲諷的目光掃了一下翠苗粗壯的腰身,冷笑一聲。

“不管是誰,反正不會是你

“賤婢,你敢笑話我?”

翠苗衝過來又要打她,被幾個丫鬟拉住了。

她們並不是要幫寧蘭雪求情,而是急於探聽更多的細節。

翠苗被她們拉住,坐在人群中間,繼續著剛纔的話題。

寧蘭雪眼神冰冷的盯著翠苗。

彷彿看著一個死人。

再等等。

得先把慕容羽的胃口吊足了,之後再承認,他纔會被自己一舉拿下。

到時候翠苗這個賤人,她會讓她知道,什麼叫生不如死!

*

冬日的陽光灑在皇宮青色的地磚上,將昨夜的薄霜儘數融化。

一輛華貴的馬車緩緩使勁宮門,在地麵碾出一道淺淺的車轍。

桃葉下來,拿了個腳凳。

冷霜撥車簾,輕聲喚了一句。

“小姐,到了

沈若惜彎腰,伸手搭在冷霜的手腕,探出了半個身子。

她盈白如玉的臉上,雙眸如水,唇色嫣紅。

一頭烏黑的頭髮散在身後,如同上好的綢緞。

她頂著日光,眯了眯眼,之後動作輕柔的走下了馬車。

--倒是可惜了“比起這個……舅舅難道就冇懷疑過,這麼多年,小禹子若是真心想要殺太子,機會應該多得是慕容曜沉聲道:“他或許也冇那麼忠心“他若是不忠心,就不會死了蘇晟看著他,“人是複雜的,他在慕容珩身邊這麼多年,生出感情是正常的,但是他始終記得他是本王的人,真心給本王做事,這就夠了慕容曜神色冷淡。“失敗了就是失敗了,我不關心他的想法,我隻需要看到結果,如今小禹子已死,太子怕是會順勢查到我們頭上,舅舅得做好...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