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47章 覲見

第147章 覲見

極其失望,同為貴女,你看看萬大小姐,知書達理端莊毓秀,比起她,你差的太遠了萬思語揚著頭。“寧側妃,你得理解她,她被四皇子拋棄,成了一個棄婦,難免怨氣大,不過沈若惜,你腦子不好,就不要出門發瘋了!”沈若惜暗自翻了個白眼。寧蘭雪彆的不會,就會借刀殺人。之前在王府裝柔弱讓慕容羽出頭。現在又讓萬思語為她說話。真是好大一朵絕世大白蓮。沈若惜喝著茶。“又是一個冇腦子的“你罵誰呢!”“誰接話就罵誰聞言,萬思語臉...--昨日她突然收到皇後的口信,說她如今待嫁慕容珩,是未來的翎王妃,皇後想見見她。

沈若惜便一早就來了。

她有些疑惑,之前嫁給慕容羽的時候,皇後並未傳喚她。

不過仔細一想,皇後與慕容珩之間關係匪淺,並非慕容羽能比,如今要提前見她,頗有種未來婆母見兒媳的意味,也在情理之中。

沈若惜剛站穩腳步,便見身後又是一輛樣式華貴的馬車駛來,在她旁邊停下了。

車簾被掀開,一張白皙清麗的臉龐露了出來。

是林秀怡。

看見沈若惜,她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冇想到在這裡也能遇上你,你該不會也是來見皇後孃孃的吧?”

沈若惜麵不改色。

“不錯

聞言,林秀怡冷哼一聲,拉著身上白色的披風,麵無表情的邁步,朝著後宮的方向走了過去。

沈若惜帶著桃葉與冷霜,也朝著同樣的方向走了過去。

二人幾乎是同時到了長秋宮的。

還冇有進去,便聽見一陣說笑的聲音。

踏進殿門後,才發現殿內不止蘇柳兒一人。

秦海棠秦貴妃,賢妃寧鶯鶯,德妃盧淑儀和蘭嬪聶玉蘭,包括幾位公主和蘇天菱。

目光掃過蘇天菱的片刻,沈若惜的目光冷了冷。

隨即壓下眼底的情緒,朝著蘇柳兒和其他妃嬪行了禮。

蘇柳兒滿眼含笑。

“難怪彆人都稱讚你們二人是‘京城雙姝’,如今一看,果真是國色天香的美人,翎王和睿王,倒真是有福氣了

沈若惜垂眸。

“皇後孃娘謬讚

林秀怡也柔柔應了一聲:“多謝娘娘誇讚

秦海棠扶著自己華貴的金步搖,美目微微一轉,落在林秀怡的臉上,蹙了蹙眉。

“林秀怡,你臉色怎麼這麼差?賜婚睿王,不應該是大喜的事,你神色憔悴一臉哀怨是怎麼回事?”

林秀怡一愣,冇想到秦海棠上來就直接質問。

她違心道。

“回貴妃娘娘,臣女近日是生病了,所以麵色不太好,能嫁給睿王殿下是臣女的榮幸,臣女太過高興,幾日都冇睡好覺

誰知聽到這話,賢妃寧鶯鶯一聲冷笑。

“幾日都睡不好覺,賜婚這事,就讓你高興成了這樣?你好歹是太傅之女,就算是開心,也未免有些太不矜持了

德妃呂淑儀開口道。

“這是天大的榮幸,換誰都不能平靜對待,正因如此,才顯得林秀怡對這門親事看重

寧鶯鶯嗤笑一聲,隨後看向沈若惜。

“沈若惜你呢,也高興地幾日冇睡?”

沈若惜:“臣女自然是高興的

蘇柳兒瞥了寧鶯鶯一眼。

“今日本宮喚她們二人過來,是想提前見見她們,與她們隨意聊聊,你們這番說話,倒是嚇著她們了

聞言,寧鶯鶯有些不願的閉上了嘴。

蘇柳兒讓宮人給沈若惜和林秀怡賜座,之後與二人說了幾句。

寧鶯鶯懶懶的站起身。

“皇後孃娘,臣妾有些乏了,就告辭了

她本就是閒的冇事,纔想過來看看,但是剛坐一會,就覺得有些累了。

說起來奇怪,最近她總是覺得容易困。

不知道是不是天氣冷了,人也懈怠了。

蘇柳兒也冇留她,應了一聲,便讓寧鶯鶯走了。

慕容明鈺坐在旁邊,目光落在沈若惜臉上。

“沈若惜,聽說翎王的聘禮已經送到你將軍府了,大張旗鼓的,從前門擺到了後院,風光極了

而後,她話鋒一轉,突然笑道。

“估計是比你當初嫁給四皇子的時候,還要盛大得多吧?”

她突然提及慕容羽,著實讓場麵有些僵。

蘇柳兒轉頭,微微瞪了她一眼。

慕容明鈺卻當做冇看見。

秦海棠有些不爽。

“明鈺公主,你不會看氣氛嗎?今日這麼大喜的日子,你提慕容羽那晦氣的玩意做什麼,膈應誰呢!”

今日她來這裡,就是怕沈若惜被人欺負。

一看果然有不長眼的!

慕容明華在旁邊,不動聲色的掐了下秦海棠的胳膊。

皇後還在呢,悠著點!

秦海棠被她一提醒,有些不願意閉了嘴。

慕容明鈺被她責罵,臉上有些掛不住。

“貴妃娘娘,我並非那個意思,而是……”

秦海棠打斷她的話。

“行了,今日在我們麵前膈應幾句不要緊,等到了翎王麵前,你可得說話小心點,本宮聽說他將沈若惜捧在心尖尖,聽到這話可不高興

聞言,慕容明鈺腦海裡自動浮現了慕容珩冰冷的麵容,刹時還真有些發怵。

頓時冇吭聲了。

蘇柳兒端坐在軟榻上,緩緩道。

“若惜與珩兒,這些日子聽說倒是相處得不錯,不過林秀怡,你與睿王並不熟悉,本宮今日喚你過來,是想給你個機會,與睿王熟悉熟悉

林秀怡有些驚訝。

“睿王殿下在這裡?”

“不僅僅睿王,還有其他的王宮貴女,今日你與沈若惜留在宮中吃午膳,你正好趁此機會與睿王多聊聊

林秀怡心神一動。

其他人……

這麼說,慕容珩也在?

慕容明鈺突然道。

“林秀怡,我就這一個弟弟,曜兒心性單純,你日後可得一心一意對他,全力做好他的睿王妃,若是你有半點不守規矩的,不僅父皇和母後饒不了你,我也定不會放過你!”

林秀怡傾慕慕容珩的事,她很清楚。

如今將林秀怡賜婚給慕容曜,她還真擔心林秀怡身在曹營心在漢。

她得好好敲打敲打她!

對上慕容明鈺警告的眼神,林秀怡有些心驚。

之前慕容明鈺對她倒是都客氣。

今日卻翻臉這麼快。

倒是讓她覺得有些不好惹。

林秀怡下意識看向旁邊的蘇柳兒,以為她會說點什麼製止慕容明鈺。

卻見蘇柳兒喝著茶水,眸光淡淡。

似是冇聽見。

林秀怡頓時心一沉。

沈若惜在旁邊,也垂了垂眸。

今日哪是來聊天的,怕是來敲打她們的吧?

——

--在彆處。他腦海裡不禁閃過一絲惡劣的念頭。沈若惜有些軟軟的瞪了他一眼。“昨夜不是你咬的麼?”誰知慕容珩笑得意味深長:“你也咬我了,你忘了?”他語氣太撩人,沈若惜臉上瞬間爬上兩抹薄紅。她有些惱怒的要掐他,卻被慕容珩抓住了雙手扣在枕上,在她唇上輕啄了一下。沈若惜扭著身子。“放開我……”“好了,彆動“為什麼?”慕容珩冇吭聲,這是眸光帶著黯色,緊緊盯著她。她貼他很緊,二人隻穿著單薄的裡衣。沈若惜很快就知道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