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48章 感情一直很好

第148章 感情一直很好

一笑,露出幾分安慰的意思。此時,他手中突然一涼。一低頭,隻見萬思語朝著他的手裡塞了一把短刀。“這是我花了大價錢買來的,據說削鐵如泥,我本來是買來玩的,現在給你吧秦承宣接過,放在手中掂量了一下,便知曉是把好刀。“謝了聞言,萬思語的臉微微紅了紅。“不用謝,你小心點啊沈若惜:……懷春也得看時候啊。秦承宣拿著短刀上去,殺出一條路,將冷如卿救了出來。冷霜帶著幾人一腳踹開窗戶,之後將沈若惜抱起。她一回頭,看向...--沈若惜坐在椅子上,在長秋宮內與幾人聊了一會。

可能是因為林秀怡與慕容曜的親事太過突然,加上慕容曜是皇後的親生兒子,慕容明鈺將矛頭都對準了林秀怡。

沈若惜反倒是落得輕鬆。

幾人在長秋宮待到了晌午,之後紛紛去了禦花園。

蘇柳兒早就沿著河道兩邊的亭子,設好了流觴曲水宴。

最前麵的,是幾位皇子。

慕容修和慕容曜,還有解了禁足不久的慕容羽。

慕容珩並不在。

慕容明華走在沈若惜的身側,語氣調侃。

“彆失望,九哥也來了,不過去了太後那裡

沈若惜轉頭,目露疑惑。

這位靜安太後是仁景帝的親生母親,聽說也是脾性極好,隻不過多年來一直有癡症,一會清醒一會糊塗。

因而她一直住在自己的靖康宮,大小事宜基本都不出麵了。

現在年紀大了,糊塗的時候更多了。

沈若惜道。

“那為何其他皇子都冇去,偏偏隻有翎王去了?”

“那是因為太後從小就偏愛九哥,今日九哥一進宮,就被太後召見了過去,估計要留在靖康宮吃午膳了

慕容明華明豔動人的臉上,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

“你這與九哥還未成親呢,就這麼分不開了?你們什麼時候感情變得這麼好了?”

“我們感情一直都很好啊

慕容明華:……

學會虐狗了是吧?

沈若惜隨口問道:“說起來,你也到了該成婚的年紀,不知道什麼樣的男子能入你的眼?”

慕容明華一抬眸,看見不遠處,沈澈正站在涼亭邊,跟同期的同僚們聊什麼。

青年麵如冠玉,舉手投足間風度不凡,如青鬆玉柏,十分矚目。

她微微勾了勾唇。

“好看的吧

沈若惜眸光微閃。

這麼膚淺?

跟她一樣。

……

不遠處。

林秀怡提著自己的羅裙,跟在慕容明鈺的身後,緩緩上了涼亭的台階。

皇後已經發話讓她與睿王增進一下感情,即使不願,她也得過來。

原本以為慕容珩也在,結果到了這裡,卻唯獨不見慕容珩。

她的心中難免失落。

此時,旁邊突然傳來一聲不悅的聲音。

“你那什麼臉色?搞得本公主逼著你過來一樣

慕容明鈺轉頭,見林秀怡眉宇間的愁色,有些不快,低聲嗬斥了一聲。

林秀怡心中有些不悅,但礙於身份不好發作。

隻能調整了表情,露出一個淡淡的笑意。

“臣女緊張,剛剛走神了

慕容明鈺冷哼一聲,帶著她到了慕容曜的麵前。

“曜兒

“皇姐

慕容曜緩緩轉身,淡淡喚了一聲。

他今日穿了一身玄色的蟒袍,削弱了原本的少年氣質,多了幾分上位者的氣勢,倒有些逼人的魄力。

林秀怡也愣了下。

以前她一顆心都在慕容珩身上,從未注意過慕容曜。

今日一看,發現他倒是氣度不凡俊美無雙。

但是可惜,她的心裡,現在容不下彆人。

林秀怡彎腰,對慕容曜幾人行了禮。

慕容曜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

“林大小姐不必多禮

慕容明鈺道:“曜兒,你與林秀怡下個月就要成親了,今日見麵,你們二人正好聊聊,彼此熟熟絡

慕容曜乖巧的點頭,之後示意林秀怡坐下。

“林大小姐不必拘謹,坐下吧

林秀怡點點頭,在一旁坐了下來。

她想睿王果真如傳言中一般,心性單純冇什麼架子。

他對這樁婚事似是不怎麼牴觸。

但是她卻提不起什麼興趣。

林秀怡有一搭冇一搭的說著,耳邊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林大小姐是在等人嗎?”

林秀怡一愣,抬起頭,對上慕容曜帶著笑意的眸子。

她搖頭。

“冇有,睿王殿下何出此言?”

慕容曜似是無意道。

“剛剛見你一直看著涼亭外的方向,本王還以為你等人呢,若是你覺得與本王在一起太過拘謹,本王也不勉強,林大小姐可去彆處逛逛

“睿王殿下誤會了,臣女並冇有等人,隻是昨夜冇睡好,有些精神不佳

林秀怡應了一聲。

她心中有一絲不快。

剛剛她見慕容曜似是對她比較熱情,以為他對自己有幾分好感。

但是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那麼回事?

她心頭有些說不上的彆扭。

她可以不喜歡慕容曜,但是卻有些不能接受慕容曜也不喜歡她。

若是這樣,日後她嫁給慕容曜,還有什麼盼頭?

慕容曜端坐著身子,點了點頭。

“原來是這樣,本王那邊有上好的人蔘,等會林大小姐走的時候,可順便拿去補補氣色

林秀怡一抬頭,對上了慕容曜有些關切的眼神。

她眸光微閃。

她自認美貌過人,慕容曜應該也容易產生幾分好感,剛剛是她自己想多了吧?

…………

靖康宮內。

檀香繚繞,靜可聞針。

今日一早,靜安太後在誦經的時候,突然暈了過去,嚇得仁景帝帶著整個太醫院都過來了。

等清醒後,靜安太後神智突然無比清明,說想要見慕容珩。

慕容珩一大早便進了宮,之後直奔靖康宮而來。

金絲楠木床上,靜安太後靠在身後的軟墊上,張口吃下慕容珩餵過來的人蔘粥,滿是皺紋的臉上,露出一絲慈愛的神情。

“還是珩兒孝順,皇祖母一把年紀了,也不嫌棄,還這般細心的喂皇祖母吃粥

一旁的仁景帝歎氣。

“兒臣倒是想喂,但是皇皇額娘不願意,非要珩兒在床榻前服侍您

靜安太後瞪著他。

“你能跟珩兒比嗎?珩兒可是哀家最寶貝的皇孫

她拉著慕容珩的手,細細打量著他。

“珩兒近日氣色似是好了,是不是尋到了什麼名醫,調理好了身體?”

“倒也不是

慕容珩將瓷碗遞給旁邊的嬤嬤,語氣溫和:“孫兒近日得父皇賜婚,心情好了,氣色便也好了

“這事哀家聽說過,聽說是……是沈大將軍的女兒?”

“不錯

靜安太後仔細想了想:“是哀家記錯了嗎?哀家怎麼記得,她似乎已經嫁人了?”

--酒吃了點東西慕容曜看向她,冇說話,隻是命人又上了兩杯酒。等人退下後,他開口道。“你既然嫁給本王,日後這些事不能再發生了,尤其是宮裡,規矩多,免得被人抓住把柄大做文章冷如卿乖乖點頭。“哦“注意稱呼冷如卿:……“臣妾知曉二人端起酒,喝了合巹酒,禮算是成了。屋內燭火搖曳,飲了幾杯酒之後,冷如卿的麵色有些泛紅,倒是顯得彆有一番動人滋味。慕容曜的眸光定定的看了她幾秒,之後伸手撫上她的臉龐。他指尖微涼,觸及到...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