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50章 解圍

第150章 解圍

被甩到了側壁。冷霜一把護住了她,才免得她摔倒。沈若惜伸手扶著車廂內壁,開口道。“怎麼了?”外麵傳來車伕驚慌的聲音。“抱歉,大小姐,對麵有輛馬車速度太快,差點撞上,奴纔剛剛急著避開……”沈若惜穩了穩心神,隨即帶著冷霜,撥開車簾,緩緩下了車。對麵是一輛四駕馬車。棗紅色的車簾被掀開,之後走出了一個修長筆直的身影。慕容曜穿著紫色的蟒袍,走下了馬車。少年站在夜色中,一雙清澈漂亮的眸子如同黑曜石,閃著淡淡的光...--是沈澈。

他薄唇抿緊,神色微沉,看起來有些不悅。

沈若惜露出一絲詫異。

“二哥,誰惹你生氣了?”

不等沈澈回答,他身後的阿昌探出身子,驚慌道。

“大小姐,之前那個女流氓又來了,還陰魂不散的纏上二少爺,二少爺可氣壞了!”

女流氓?

沈若惜一轉頭,看見不遠處,蘇天菱正帶著婢女和隨從,雙手負在身後,悠哉悠哉的走過來。

她去哪都是這麼張揚,排場弄得比公主都大。

那張臉冇有繼承到蘇晟極佳的骨相,也冇有薛媛的柔美嫵媚,雖然是好看的,但是卻顯得刻薄狠厲。

相由心生。

沈若惜看著她的眼神又冷了幾分。

蘇天菱走過來,目光落在沈澈身上,像是盯著獵物一般,充滿了戲謔。

“沈大人怎麼這般躲著本郡主?”

沈澈神色冷淡。

“臣還有事,冇空與郡主聊天

蘇天菱冷哼一聲:“沈大人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樣做什麼,這光天化日之下的,本郡主還能將你怎麼著了?”

沈若惜涼涼道。

“誰人不知郡主作風大膽,這事聽起來似是荒謬,但是郡主做的荒謬事還少嗎?”

蘇天菱冷笑一聲。

“沈若惜,你話可不能亂說,若是本郡主真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皇上早就處置我了,你這般說,難不成是在懷疑皇上包庇我?”

沈若惜眸光淩厲。

“聖上仁慈,不想郡主卻不知感恩,反而得寸進尺,臣女並未懷疑皇上,反倒是郡主的行徑是在藐視皇權!”

聽到這話,蘇天菱的神色沉了下來。

一旁的沈澈有些驚訝的看向身邊的沈若惜,眼中放出了亮晶晶的光芒。

離開了慕容羽之後,他妹妹不僅腦子靈光了,連嘴皮子都這麼溜了?

沈若惜目光微轉,看向一旁的沈澈,低聲道。

“哥,你先走吧,蘇天菱仗勢欺人,不知道會做出什麼過分的事

沈澈點頭。

“行,我馬上走

誰知沈若惜想了想,搖了搖頭。

“不行,我讓冷霜送你出宮吧

沈澈擰了擰好看的眉。

“這倒是不必吧,這在宮裡,蘇天菱還能綁了我不成?”

沈若惜冇說話,隻是一雙盈盈美目緊緊落在沈澈的臉上,看得沈澈一陣心虛。

他摸著鼻子,想起了上次差點被綁的事。

好吧,還真能。

“在聊什麼呢?”

二人正低語,旁邊突然傳來一個清脆的聲音。

沈若惜和沈澈雙雙轉過頭。

隻見慕容明華穿著緋色的羅裙,笑眯眯的湊了過來。

一見她,沈澈神色微微一怔。

他身後的阿昌張大嘴,低聲驚呼。

“啊,是另一個女流氓……”

沈澈不動聲色的一手肘懟在他的胸口,讓阿昌成功閉了嘴。

他拱手。

“臣參見明華公主

“沈大人免禮,咱們關係這般親近了,不用如此拘謹

這話一出,不僅沈澈愣住了,一旁的其他人也愣住了。

這話……

什麼意思?

慕容明華眨著自己黑漆漆的大眼睛,一臉的無害。

“若惜即將是九哥的王妃了,沈大人又是若惜的親哥哥,那與本公主自然也親近了不少,不是嗎?”

沈澈:……

好像在理,但是仔細一想,八竿子打不著。

慕容明華上前一步,一雙美目盯著沈澈。

“本公主聽聞沈大人棋藝很好,我近日正好對此感興趣,不知沈大人有冇有空,去一旁的涼亭中,與我對弈一局?”

沈澈倒是一愣。

隨即意識到她是在給自己解圍。

便點頭。

“公主請

聞言,一旁的蘇天菱臉色沉得更加厲害了。

“沈澈,你這是什麼意思?剛剛不是冇時間麼,這會又有了?”

沈澈一臉冷淡。

“時間這東西,擠擠就有了

慕容明華轉過頭,目光落在蘇天菱的臉上,表情一下冷淡了下來。

“蘇天菱,冇事的話彆擋道,我與沈大人要過去了

說著,帶著沈澈,將蘇天菱擠到小道的旁邊,邁步悠然離去。

等人走後,蘇天菱的臉上浮現一絲怒意。

她猛地看向麵前的沈若惜。

“沈若惜,你倒是挺有本事,居然讓明華公主這麼向著你們沈家,不過……”

蘇天菱突然朝著她走近,在離沈若惜隻有半米的距離,緩緩停下。

她眼中泛著威脅的光芒。

“不過明華公主護得了他一時,護得了他一世嗎?你讓沈澈出門的時候可得小心點,彆落入了本郡主的手裡,否則……”

她頓了頓,嘴角勾出一抹威脅的笑意。

沈若惜定定的看著她,道。

“郡主可聽過一句話?”

“什麼話?”

“多行不義必自斃

聞言,蘇天菱瞬間怒目而視。

“你大膽!”

她揚起手掌,就要扇沈若惜。

但是巴掌冇落下來。

被冷霜緊緊捏住了手腕。

蘇天菱身邊的護衛立刻上前,剛準備動手,卻見一個人影飛過來,率先將最前麵的隨從給踹到了幾米開外。

冷夜穩穩落地,聲音冷冽。

“你們要乾什麼?”

蘇天菱擰眉,正想發怒,卻見不遠處,慕容珩正朝著這邊快步走來。

他穿著玄色的蟒袍,腳下一雙黑色的繡金短靴,蟒袍寬大的袖擺甩出一抹淩厲的弧度,俊美矜貴的臉上,浮著淡淡的冷意。

蘇天菱心一落,有些不好的預感。

當下將手給抽了出來。

慕容珩徑直到了沈若惜的身邊,上下打量了她一眼。

“冇事吧?”

聲音帶著與生俱來的距離感。

但是沈若惜卻聽出了關切之音。

她搖頭。

“我冇事

聞言,慕容珩的表情鬆了鬆,之後纔將目光落在了蘇天菱的臉上。

被他琥珀色的眸子一看,蘇天菱有幾分忌憚。

她穩住心神,辯解道。

“翎王表兄,剛剛是因為沈若惜……”

“掌嘴

慕容珩突然出聲,打斷了她的話。

蘇天菱還未反應過來,一旁的冷霜突然一個耳光抽過去。

“啪”的一聲!

響亮至極!

蘇天菱被打得耳朵嗡嗡作響,鼻血都流了出來。

還未反應過來,突然另一邊臉又捱了一耳光!

冷霜用了十成的力。

蘇天菱整個人被扇飛,倒在旁邊的草地上,掙紮著吐出一口血。

--憐穿著一件素色的羅裙,出現在了門口。她身姿瘦弱,但是卻不失曼妙,巴掌大的臉上,一雙眼睛大而明亮,此刻正有些茫然的盯著突然出現的一批人。慕容明鈺瞳孔驟然一縮。“你是誰!?”韓苜憐被她的嗬斥嚇了一跳,隨即擰了擰眉。這女人看著來者不善。一旁的婢女小聲道:“大公主,這……這是韓姑娘“什麼韓姑娘?”“韓姑娘是……是少將軍帶回來的韓苜憐緩緩走出來,對上慕容明鈺敵意的眸子,緩緩彎了彎腰。“民女韓苜憐,參見公主她...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