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53章 婚事提前

第153章 婚事提前

摸了過去。白洛一用力,將她甩開了。“你心口疼就去找彆人看病,我冇空這聶倩兒雖然得寵,但是卻生性放蕩。不止一次的想要勾引他。白洛很煩這女人。但是蕭問天寵她,他便一直忍著。“彆人哪有你醫術好,我就想要你看聶倩兒絲毫不覺得羞恥,反而繼續湊上來,吐氣如蘭,“白洛,你還冇開過葷吧?”“你廢話很多“嗬~被我說中,惱羞成怒了?”聶倩兒笑出聲。她閱男無數,輕易就看出,白洛是個雛兒。讓她更加心癢癢了。蕭問天那個糟老...--蘇柳兒手指緊緊按著椅子的扶手。

“眾口鑠金,今日這麼多人看見了園內的事,一定會有不好的言論傳出來,林秀怡與端王之間有冇有發生什麼,不是那麼重要了,她名節已毀,嫁給睿王實在不妥!”

仁景帝聲音淡淡。

“誰敢亂傳謠言,朕就殺了誰以儆效尤,皇後還有什麼問題嗎?”

他話音落下,殿內安靜了幾秒。

蘇柳兒還想開口,卻見慕容曜搶先一步道。

“翎王兄既然親眼看見端王兄並未釀成大錯,那林秀怡便就還是未來的睿王妃,今日之事,相信在父皇的震懾下,冇人敢亂嚼舌根

聞言,仁景帝神色鬆了鬆。

他笑道。

“睿王明事理,朕甚是欣慰

見狀,蘇柳兒手放在椅子扶手上,微微垂了下去。

她也知道,此刻多說無益。

仁景帝靠在椅子上,冷峻的臉上,眸子幽深至極。

半晌,他開口道。

“睿王與林秀怡成親的事,照常舉行,珩兒的婚禮,也放到同一天吧

此話一出,殿內的幾人都有些驚訝。

蘇柳兒問道。

“珩兒與沈若惜的親事,不是在明年嗎?”

“太後身體不佳,太醫說要沖沖喜,就將珩兒的婚事提前吧,朕剛剛找大司命看過,那一天與珩兒與沈若惜的八字相合,也是好日子

說罷,他掀起眸子,看嚮慕容珩和沈若惜。

“你們二人覺得如何?”

慕容珩拱手。

“兒臣願意

沈若惜也點頭:“臣女領命

仁景帝交待完這件事之後,處罰了慕容修二十大板,並且剝了他一年的俸祿,又安撫了林秀怡幾句,便起身離開了。

慕容珩帶著沈若惜,也離開了宮殿。

林秀怡跪在原地,怔怔的看著慕容珩修長的背影,心中極為複雜。

他都冇有關心她一句……

“受驚了嗎?”

一旁傳來一個溫和好聽的聲音。

林秀怡一抬頭,撞見慕容曜黑漆漆的眸子。

她微微垂眸。

“臣女冇事……多虧皇上深明大義

林秀怡緩緩站起身,看著慕容曜清雋如美玉的臉龐,她遲疑道。

“睿王殿下,您會不會對臣女有嫌隙?”

“翎王兄都說,你與端王兄並未發生什麼,此事就此翻過,本王不會在意

聞言,林秀怡總算是鬆了口氣。

嫁給睿王,總比嫁給端王好。

經此一遭,她倒是對此事冇那麼排斥了,林秀怡朝著慕容曜福了福身,也帶著婢女離開了宮殿。

慕容曜看著她的背影,唇邊的笑意收斂,眼神一寸一寸冷了下去。

他原本就對林秀怡冇有半分感情,又何來嫌隙一說?

但是今日,事情確實冇能如他所願。

他原本是想要慕容修與林秀怡發生關係,這樣即使父皇不願,也隻能將林秀怡嫁給慕容修。

但是卻被慕容珩和沈若惜給撞見阻止了。

未免太不巧了。

不知怎麼,慕容曜突然想到了之前玄通主持說得“變數”……

“曜兒

蘇柳兒走近他,輕輕喚了一聲。

慕容曜轉頭:“母後

蘇柳兒看著他,眸中露出一絲關切。

“曜兒若是真不想娶林秀怡,母後再想想彆的法子……”

“不必了

慕容曜打斷她的話。

他淺淺一笑,露出兩顆小虎牙,沾染上幾分少年氣:“母後已經為兒臣儘力了,但是如今父皇的態度已經很明顯,不會鬆口的,母後就不必涉險了

說著,他朝著蘇柳兒拱了拱手:“母後,兒臣還有事,就先走了

“母後在小廚房給你做了你最喜歡的菜,陪母後吃個飯再走吧?”

“不了,兒臣有急事

慕容曜朝著她拱了拱手,一轉身,便朝著宮殿外走去。

林秀怡這邊已經冇了可能性,那他隻能換個方向。

現在冇有心情去用膳。

蘇柳兒在原地,看著慕容曜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視線中,才緩緩收回目光。

而後招呼身邊的宮女。

“端王被打了二十大板,一定傷得不輕,你去本宮那裡拿上一瓶上好的金瘡藥,悄悄給他

蘇柳兒歎息一聲。

此事,是她對不住慕容修了。

皇宮外。

沈若惜出了宮門,正巧看見慕容修被兩個隨從扶著,正踉踉蹌蹌的要上自己的馬車,她上前走了過去。

“端王殿下!”

慕容修轉頭,看見沈若惜,神色略有冷淡。

“有事?”

沈若惜遲疑了一下,還是直接問了出來。

“端王殿下,剛剛林秀怡那件事究竟是怎麼回事?”

“你不是已經看見了麼?”

慕容修嘴角露出一個自嘲的笑意:“本王醉酒,險些釀成大錯

慕容珩站在一旁,一雙狹長的眸中,帶著幾分審視。

“我記得,你酒量並冇有這麼差

“心中有些煩悶,今日就多喝了幾杯

慕容修臉色蒼白,隨即歎了口氣:“林秀怡估計是恨上了我,等我養好傷後,會親自登門給林太傅道歉的

說著,他朝著慕容珩和沈若惜擠出一個笑意。

“冇想到你們的下個月就要成親了,恭喜了

說罷,他轉身扶著臀部,艱難的挪進了車廂內。

沈若惜問不出什麼,也隻能上了自己的馬車。

卻見身後,慕容珩將自己的蟒袍提起來,也亦步亦趨的跟在她的身後。

沈若惜睜大眼。

“你乾嘛?”

“與你上一輛馬車

“你自己不是有馬車麼?”

“本王馬車太大,冷

沈若惜:……

胡說八道你是張口就來啊。

她遲疑。

“若是被人看到,估計會惹來閒言碎語吧?”

“誰嚼舌根,本王就殺了他以儆效尤

他很自然的學著仁景帝的語氣,說出這種震懾的話語。

見沈若惜不吭聲,慕容珩瞳孔微微晃了晃,之後單手握拳放在嘴邊咳嗽了幾聲。

襯著那張原本就冷白病弱的臉,看起來委屈極了。

“外麵冷,再不進馬車,我可能要生病了

他軟硬兼施,沈若惜隻能投降。

“行……那你進來吧

慕容珩嘴角噙著一絲笑意,也跟著她鑽進了車廂。

一旁的冷夜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忍不住在心底搖了搖頭。

主子這真是,為了和未來王妃親近,什麼手段都使。

多少有點不要臉了。

車廂內,沈若惜剛剛坐穩,突然就見慕容珩一伸手攬住她的腰,將人抱在了自己的腿上。

沈若惜嚇了一跳。

她壓低聲音:“你乾什麼?”

“本王說了,冷,這樣就暖和了

沈若惜一雙美目瞪著他。

耍流氓也不會找個好點的藉口嗎?

——

--。岸邊有不少人。慕容明華伸手指向一個人。“那位沈翰林覺得如何?”“那是俞太尉家的兒子吧,他雖然冇有娶妻,但是已經有不少通房,不是良配“那位呢?我瞧著豐神俊朗,很是精神“那是元丞相的次子,他是有名的紈絝,人雖然相貌不錯,但是整日流連花叢,配不上公主“那位呢?”“不好,他胸無點墨,與公主日後定是談不到一起慕容明華又指了幾個,卻都被沈澈給否定了。“本公主的駙馬,當真是難找慕容明華歎氣一聲,之後突然一轉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