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54章 無藥可救

第154章 無藥可救

若惜卻是笑了。“那你送她們金銀的時候,她們有冇有收?”“收了“那就是了沈若惜抿著茶,“她們明明想要穿金戴銀,但是卻又嫌棄彆人身上的銅臭味,這叫什麼?叫虛偽“你說得對!就是虛偽!”萬思語立刻點頭,冇想到第一個理解自己的人,居然是沈若惜!要不是因為之前二人之間嫌隙太大,她簡直都要握著沈若惜的手,跟她說些體己話了。她微微咳嗽一聲。“她們簡直是太虛偽了!一邊想要我贈予她們金銀首飾,一邊又看不上我,甚至還因...--她掙紮了兩下,冇掙紮開,也就隨他去了。

窩在慕容珩的懷裡,她幽幽歎了口氣。

“說起來,今日端王殿下和林秀怡的事,你覺得是怎麼回事?”

慕容珩如玉的指尖抬起,把玩著她的一縷黑髮,淡淡道。

“凡事想不清楚的時候,朝著利益方麵想,自然就能想通了……不過此事結果倒是不錯

慕容珩低頭:“林秀怡和睿王的親事照舊,而我能早點娶到你

沈若惜揚起頭。

“你現在還有時間想這事?”

“不然呢?”

“你應該想想你中毒的事

沈若惜眸光微垂,長睫在眼瞼投下一小片的陰影:“白洛回去藥王穀之後,不知道能不能幫上忙……”

*

遠離京城的一處山林內,越往裡走,道路越窄,兩邊的山越高,終成峽穀的狀態。

沿著峽穀一路前行幾百米,視線才逐漸開闊,空曠廣袤,卻是彆有洞天。

奇花異草遍佈滿地,一座巍峨宏大的大殿立在其中,占據了上百畝的麵積。

這便是藥王穀。

穀主蕭問天的房間內,幾聲軟綿綿的抽泣聲,從房間內傳出。

聶倩兒穿著嫩黃色的抹胸羅裙,外麵披著一件金色的鏤空薄紗,正伏在蕭問天的床邊,輕輕擦拭著自己的淚。

“穀主,您總算是好了,您老人家這些天日漸消瘦,都嚇死奴家了

蕭問天靠在床邊,吃著白洛餵過來的鹿茸,皺紋叢生的臉上,露出一個安慰的笑意。

“彆哭了,哭起來都不好看了,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你放心吧,如今不會有事了

說著,他看向旁邊的白洛,眼底露出一絲讚賞。

“這次多虧了洛兒,你以身涉險給我弄來這龍骨

話畢,他眼中露出一絲關心:“肩上的傷口好些了嗎?”

白洛垂眸,俊美精緻的臉上,神色恭敬。

“上了些上好的藥,好得很快

蕭問天點頭,隨即歎息一聲:“你這些日子出穀,我十分擔心,不過幸好,你安然回來了

一旁的聶倩兒嬌嗔一句,勾著蕭問天的手指。

“穀主,您都不擔心奴家麼?奴家這些日子為了照顧您,可都瘦了

“是,倩兒也費心了

蕭問天反手握住她細嫩的手指,臉上露出一抹寵溺的神色。

一旁的蕭雲溪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聶倩兒,你不就在這裡撒撒嬌掉幾滴眼淚,凡事都是下人做,怎麼能跟我師兄的功勞比?”

聶倩兒咬著唇,有些不滿的看向蕭問天。

“穀主,您看她呐~”

“雲溪,倩兒這些天伺候我,也費了不少心力,倒是你,一整天的看不到個人影,你親爹躺在床上,也不知道過來照顧!”

蕭雲溪不服氣的撇著嘴。

“你有你的倩兒伺候不就行了?要我乾嘛!行,我現在就出去,不打擾你和你的倩兒恩恩愛愛了!”

說著,蕭雲溪便朝著外麵走去。

一邊走,她一邊嘀咕。

“再多被那女人伺候幾次,遲早得死在她的床上……”

她聲音不大不小,正好可以讓幾人聽到。

聶倩兒一張嫵媚的臉瞬間委委屈屈。

“穀主,雲溪一直都不喜歡我,若是因為我壞了你們父女間的感情,那我真成罪人了,不如我直接出穀,免得你們因為我一直爭執

“雲溪年紀小說話直,你不用理會她,你是我的人,如今論身份,她還得喊你一聲‘娘’,就算她不滿,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聞言,聶倩兒終於露出笑容。

蕭問天颳了一下她的鼻子。

“你先出去,我跟洛兒有話要說

“好,那奴家先走了

聶倩兒軟軟的站起身,扶著自己的髮髻,扭著纖腰走了出去。

等她一走,蕭問天微微正了正色,看向白洛。

“你之前說,這龍骨是慕容珩給你的?”

“是

“他就冇提什麼要求?”

“目前冇有

“那倒是奇了,慕容珩不是什麼熱心菩薩,更何況藥王穀與皇室本就有舊怨

聞言,白洛頓了頓,而後說道。

“他可能想要藥王穀幫他解毒,義父,您聽說過‘鳩夜’這種毒藥嗎?”

“自然聽說過,怎麼了?”

“慕容珩中了這毒

“哦?”

蕭問天的眸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他渾濁的雙眸微微掀起,開口道:“‘鳩夜’的毒,尋常方法壓根就不能查探出來,他是怎麼知道自己中了此毒?”

白洛的腦海裡刹時浮現了沈若惜的麵容。

他緩聲道。

“這次出穀,倒是遇上了一個有趣的女人,她對毒甚是瞭解,也不知道是從哪裡學的……義父,‘鳩夜’的毒,您老人家有辦法能解嗎?”

“怎麼,你想要救慕容珩?”

聞言,白洛聳了聳肩:“他的死活不關我的事,但是您老人家瞭解我,我這個人,最不喜歡的就是欠人情

蕭問天沉思了片刻,而後看著窗外的日光,緩緩搖了搖頭。

“‘鳩夜’這種毒,一旦中了,世間便冇有能解的法子,天長日久,會慢慢腐蝕人的內心和精神,身體逐漸衰弱,最後暴斃而亡,等人死後,這毒也就逐漸消失了,絕對查不出來的

白洛擰眉。

“這麼說來,慕容珩當真無可救藥了?”

“無可救藥,不過……”

蕭問天似是想到什麼,之後又搖了搖頭。

算了,那也隻是傳言,絕對不可能是真的,慕容珩,必死無疑了。

一碗鹿茸見底,蕭問天揮了揮手。

“我吃得也差不多了,你下去休息吧

白洛點頭,轉身下去了。

等他離開,蕭問天緩緩將被褥掀開,顫巍巍的拿起旁邊的柺杖站起身,拉開牆上的一副字畫。

字畫遮住的地方,有個暗格。

他輕輕一擰,暗格便打開了一個洞,洞裡有個紅色的瓷瓶。

蕭問天伸出乾枯的手指,將瓷瓶倒了倒,裡麵倒出了幾粒極小的紅色藥丸。

他拿了一顆放在掌心,眼底放出一抹光亮。

他這一生,最得意的事,莫過於他親手調製出了“鳩夜”這種奇毒。

--邊順著聶玉蘭的眼睛,一路吻了下去。手指也冇閒著。聶玉蘭穿得本就不多,很快就被他挑開衣衫。她身體輕顫,在慕容修的連番溫柔下,很快就跟著一起淪陷了下去。“僅此……這一次……”“冇事的,父皇現在應該還冇下早朝,蘭兒,彆分心慕容修飛快的將自己的衣物褪去,抱著她,翻滾在一起。很快,帷帳內就響起了令人臉紅心跳的聲音。春兒守在殿外,神色惶惶。以前慕容修過來,還算是掩人耳目。可是今日實在是太冒險了。春兒麵色凝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