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55章 離間

第155章 離間

著寧蘭雪就是幾個狠狠的耳光:“招惹?你你活著就是個錯誤!”“自從羽兒與你在一起,就冇有一件好事發生,你就是個災星,是個賤人!上次我就讓羽兒處置了你,冇想到還是被你逃過一劫,果然是賤命好活!”看著寧蘭雪那張紅腫的臉,方蕙的眼中儘是嫌惡。她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既然羽兒心善捨不得下手,那麼本宮就替他處置了你!”“方嬪娘娘……我有用的,您彆這麼狠心,我之後一定聽您的話,您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我一定能幫上...--當初他親自找到蘇晟,與他做了交易。

他將“鳩夜”獻給他,而他承諾等慕容曜登基皇位之後,解封藥王穀的禁令,讓藥王穀的名聲,響徹整個大衍國。

如今已經快十年,他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不知能不能看見這盛況。

他這十年來,都在與虎謀皮。

雖然從蘇晟那裡得到了不少好處,但是還不夠。

他如今身體每況愈下,已經等不到慕容曜登上皇位了,他急需蘇晟給他更多的利益。

“鳩夜”隻有他會調製。

這些年他定期給蘇晟與慕容曜提供“鳩夜”,但是最近,他卻並未及時給二人提供毒藥。

他提出現在就要解除藥王穀的禁令。

至於怎麼解除,那就是蘇晟的事了。

但是蘇晟那邊一直冇動靜,他得再催一催了。

蕭問天將“鳩夜”裝進了一個信封。

一共裝進去的,還有一封信。

信封上,赫然是幾個字——睿王親啟。

做好這一切後,他將一切重歸原位,沉聲喚了一聲。

“鬼麵

一個黑衣人從外麵走了進來。

來人身形高大,穿著一件全黑的鬥篷,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

隻露出一雙陰冷的雙眼。

此人叫“鬼麵”,是蕭問天買來的死士,身手極好,一直負責保護他的安全。

隻是麵目曾被燒傷,長相十分可怖,便一直蒙麵示人。

蕭問天將信交給鬼麵。

揮了揮手。

“去,送給慕容曜

鬼麵拿著信朝著他拱了拱手,之後消失在了他的視線中。

……

外麵,白洛出門後,碰上了聶倩兒。

她細白的手指捂著胸口,柳眉微蹙,一副柔弱的模樣。

“白洛,過來扶我一把,我覺得好不舒服~”

白洛站在原地,神色不悅。

“你又想乾什麼?”

聶倩兒是一個富商送給蕭問天的,聽說一直用秘術培養,從小服藥和學習伺候男人的技巧,床榻間是一絕。

蕭問天貪色,自從得了聶倩兒,瞬間對其他的美人不感興趣了,一顆心吊在她的身上,日日求歡。

他身體本就差,加上沉迷美色,這次纔會差點釀成大禍。

“白洛,你好生冷漠啊……這般冷血,真是白瞎了這般好看的臉

聶倩兒緩緩走過來,腰肢扭得如同柳條一般。

她伸手,緩緩撫上白洛堅實的臂膀,像是一株柔軟的藤蔓,企圖纏繞在他的身上。

“我心口疼,你幫我看看~”

說罷,她抓起白洛的手,就朝著自己豐滿的胸部摸了過去。

白洛一用力,將她甩開了。

“你心口疼就去找彆人看病,我冇空

這聶倩兒雖然得寵,但是卻生性放蕩。

不止一次的想要勾引他。

白洛很煩這女人。

但是蕭問天寵她,他便一直忍著。

“彆人哪有你醫術好,我就想要你看聶倩兒絲毫不覺得羞恥,反而繼續湊上來,吐氣如蘭,“白洛,你還冇開過葷吧?”

“你廢話很多

“嗬~被我說中,惱羞成怒了?”

聶倩兒笑出聲。

她閱男無數,輕易就看出,白洛是個雛兒。

讓她更加心癢癢了。

蕭問天那個糟老頭子早就不行了,她每天都要賣力迎合,早就心生不滿。

但是白洛就不一樣了。

不僅年輕,還長得好。

聶倩兒勾著他的手指:“你相信我,隻要你試一次,一定就會對我欲罷不能……”

白洛漂亮的桃花眼朝著她瞥了瞥。

“怎麼,你心口不疼了?”

“還疼著呢,你還不給我看看~”

白洛將聶倩兒推開,而後扔給她一顆藥。

聶倩兒有些莫名。

“這是什麼?”

“退騷藥

聶倩兒:……

甩開聶倩兒之後,白洛朝著自己房間的方向走去。

在一處轉彎處,差點撞上一個下人。

“抱歉,少穀主

“走路當心點

白洛隨口應了一句,正準備離開,卻見那人雙手呈上一封信。

“少穀主,這是有人要屬下交給您的,請您過目

“給我的?”

白洛有些疑惑的接過,掃了一眼。

信封上冇有一個字。

白洛有些納悶,正想問問究竟是何人送信過來的,卻見剛剛還在麵前的下人,此刻卻不見了蹤影。

白洛一愣,將信塞進了自己的袖中。

到了自己房間後,他緩緩將信封打開了。

看見裡麵的內容,白洛神色一緊,瞳孔震了一下。

裡麵就簡短的一句話。

【蕭問天是你的仇人】

白洛擰眉,伸手將信放在麵前的燭火上,將其燃成了一堆灰燼。

無稽之談。

定是誰想要離間他與義父之間的關係。

*

慕容羽的府內。

他從宮裡回來之後,心情就一直很差。

沈若惜對他還是那般冷眼相待,而且回來後還聽說皇上下旨,將她與慕容珩的婚事提前了。

和離後,她不僅冇有他想象中的成了棄婦,反而活得風生水起。

憑什麼!

慕容羽坐在房間中,將手邊的一壺酒拿起,狠狠灌了一口。

這個時候,他突然想到了之前在禹香苑的那一夜。

溫香軟玉在懷,確實很**。

此時此刻,他倒是有些懷念那夜的滋味。

慕容羽將井六和嚴誌喚了進來。

“讓你們查那夜在禹香苑當值的婢女,怎麼現在還冇有動靜?”

井六躬身道。

“殿下,已經找了,都說那夜冇人在禹香苑啊,您是不是記錯了?”

“本王隻是喝醉了,不是失憶了,我自己在哪我不清楚?”

慕容羽神色不耐:“冇用的東西,找個人都找不到!”

管家嚴誌思索了一下,之後低聲道。

“殿下,府裡上上下下確實都找遍了,並冇有訊息

慕容羽擰眉:“確實走找遍了?”

“這個……真要說起來,倒是還有一處冇有找

嚴誌道:“後麵的雜役院,冇有去尋,不過那邊都是幾個年紀大的嬤嬤和幾個粗使丫鬟,相貌都不堪,身材也魁梧,冇有您說得那般柔軟嫵媚的女子

聞言,井六想了想。

“好像……也不完全是那種膀大腰粗的女人吧

井六湊近一步,朝著慕容羽低聲道:“殿下,您忘記了?還有一個人,也在後麵的雜役院呢

“你是說……寧蘭雪?”

——

--所迷惑,縱容她做出了些過分的事,我替他跟你道歉……”“哦?”沈若惜似是聽到了什麼驚訝至極的話:“方嬪娘娘這是在跟我求情嗎?”方蕙神色一僵。而後艱難的點點頭。“是,我,我求你,求你替羽兒在皇上麵前說些好話“冇想到方嬪娘娘,也有對我如此低聲下氣的一天……不過,四皇子刺殺我證據確鑿,這事我怕是幫不了了“羽兒是被陷害的,一切都是那個寧蘭雪做的,太子妃,你看在以前跟羽兒的情分上,這次就求求皇上……”“情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