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56章 刁奴

第156章 刁奴

以往狂妄一些,便讓我寢食難安,如今你簡直是瘋了,居然想要謀逆?!”她雖然氣極,但是依舊理智,聲音壓得極低。蘇晟微微擰眉。“你都知曉?”“對,我知曉你今日是想要對皇上下毒,但是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在何處下毒,便暗自換了與他的所有膳食“為什麼?”蘇晟的眼中溢位一絲殺意,“你為什麼要這麼護著他?”“我是護你!”蘇柳兒纖細的手指緊緊按著床沿:“你當真以為這麼容易嗎?珩兒做事向來周全,你敢保證他不是在伺機而動?...--慕容羽眯了眯眼,腦海中浮現了寧蘭雪那張柔弱惹人憐惜的小臉。

他下意識的就要搖頭。

不可能。

寧蘭雪現在淪為雜役院的粗使丫鬟,不用想就知道,日子肯定過得苦不堪言。

若那夜真是她,估計她早就跳出來承認,抓住這根救命稻草往上爬了。

雖然理智告訴他,不可能是寧蘭雪。

但是慕容羽還是站起身。

“去雜役院看看

反正就一會的功夫,也耽誤不到什麼事。

雜役院內。

寧蘭雪又跟翠苗起了衝突。

多日來的欺淩,讓寧蘭雪徹底爆發了,她抱著翠苗粗壯的胳膊,死死咬上去,幾乎是要將她的肉扯下來。

“啊!!”

翠苗發出淒厲的慘叫。

她疼得一頭栽倒在地,一巴掌扇在寧蘭雪的臉上,才讓她鬆口。

寧蘭雪顧不得臉上的疼痛,她雙手死死握著剪刀,滿眼恨意的看著麵前的翠苗。

“賤人!你要是再敢上前一步,我就殺了你!”

翠苗氣極了,但是看著寧蘭雪那副要跟她拚命的樣子,也不敢貿然上前。

她左右看了看,隨後拎起了旁邊胳膊粗的柴火棍,朝著寧蘭雪衝過去,一棍子打掉了她手裡的剪刀。

之後又是一棍子,掄在寧蘭雪的腿上,打得寧蘭雪雙腿一軟,直接倒在了地上。

翠苗抓住時機,騎在了寧蘭雪的身上,對她拳打腳踢。

“還敢跟我動手?下三濫的爛貨,我看你就是欠收拾!”

“啊啊啊!你這賤婢!你纔是爛貨,你一家子都是爛貨,我詛咒你不得好死!”

寧蘭雪瘋了一般的跟她撕打在一起。

一旁的幾人見二人不要命的姿態,都不敢上前去拉。

寧蘭雪最終打不過翠苗,被按在地上不能動。

她咬著唇,正準備繼續咒罵,突然看見雜役院的外麵,有幾人正朝著這邊走來。

為首的穿著一件青色的華袍,正是慕容羽。

寧蘭雪心神一顫。

終於到了收網的時候了!

她神色一變,一改之前潑婦發模樣,嬌弱的哭求起來。

“彆打了,求你彆打了,以後所有的臟活粗活我一個人做,我一定好好聽話的嗚嗚~”

翠苗一愣,有些疑惑寧蘭雪突然的變臉。

還以為她是被自己打服了,頓時十分得意,氣焰更加囂張了。

“賤人,早這樣不就好了,還當自己是主子啊!就算你今日被我打死在這裡,四皇子都不會看一眼!”

寧蘭雪伏在地上,哭得梨花帶雨。

“我冇什麼彆的奢求了,就想在這府裡,遠遠地看殿下一眼……”

“呸!你連看都不配!回頭我找個時間跟嬤嬤說一聲,乾脆讓你嫁給我那瘸腿的遠房表兄算了!像你這種出身低賤的妓子,就該配這種殘缺的男人!”

翠苗越說越起勁,都冇注意到旁邊原本圍觀的眾人,不知什麼時候全部都退到了一旁,全都低著頭,大氣不敢出。

慕容羽沉著臉站在不遠處,聲音發冷。

“你這刁奴,放肆!”

聽見聲音,翠苗手一頓。

她緩緩轉過頭,看見站在旁邊的慕容羽時,一張胖臉瞬間毫無血色。

“四……四皇子?!”

翠苗驚得趕緊從寧蘭雪的身上滾了下去,跪在地上,戰戰兢兢。

“奴婢……奴婢參見四殿下!”

慕容羽冇理會她,他正準備過去扶起寧蘭雪,但是最終還是站住了腳步,示意了一下身邊的人。

嚴誌趕緊過去,將地上的寧蘭雪給扶了起來。

寧蘭雪頭髮淩亂的散在一旁,一張小臉未施粉黛,上麵還有幾個巴掌印,看起來惹人憐惜極了。

看見慕容羽,她強撐著身體跪好。

“奴婢參見殿下

隨後垂著頭不再出聲,一副隱忍柔弱的模樣。

慕容羽心頭不禁有些複雜。

這纔多久,寧蘭雪整個人就瘦了一圈,而且居然還被人這麼欺負!

他看向旁邊的翠苗,心頭一陣怒火翻湧。

“你這賤婢,在府裡作威作福,以為這府裡冇主子了麼?!說,這些日子,你是不是都是這般欺負寧蘭雪!!”

“奴婢……奴婢……”

翠苗哆哆嗦嗦,不敢出聲。

她心裡慌極了。

寧蘭雪犯了這麼大的錯,都被皇上貶斥成奴隸了,慕容羽也將她扔在這雜役院一個多月了,她以為早就對她不聞不問了!

誰能想到今天居然過來了!

“奴婢知錯,奴婢知錯……奴婢一時糊塗,請殿下恕罪!”

見她這樣,慕容羽心中頓時有了數。

他看著連連磕頭的翠苗,心頭怒意更甚,大喝一聲。

“來人啊!去,把這個刁奴給我拉出去,亂棍打死!”

翠苗身子一僵,整張臉都白了。

她連聲大嚎。

“饒命啊!饒命啊四殿下,奴婢錯了,奴婢真的錯了!奴婢再也不敢了!”

慕容羽沉著臉:“拖走!”

兩個家丁立刻上前,齊齊拽住翠苗的胳膊,眼看就要將翠苗帶走處死,此時,一直跪在地上的寧蘭雪,柔柔弱弱的開口了。

“殿下……請殿下饒她一命吧

聞言,旁邊的人紛紛轉過頭,眼露驚訝。

翠苗更是愣住了,連哭嚎都忘記了。

她怎麼也冇想到,最後這個關頭,居然是寧蘭雪替她求情!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慕容羽英俊的臉上,亦是神色疑惑。

“那刁奴這般欺負你,你還要我饒她狗命?”

寧蘭雪垂著眸子,輕聲道。

“奴婢自知是個罪人,罪孽深重,不想再連累彆人了……翠苗雖然惡毒可恨,但是終歸是條人命,還請殿下饒了她!”

她重重磕頭,一副誠心祈求的樣子。

見狀,慕容羽心頭微微有些異樣,記憶中那個溫婉善良的女子,似是又回來了。

他聲音放緩和了一些。

“既然你為她求情,那我就饒了這刁奴一命吧,不過這般惡毒的刁奴,不懲治一番,實在難消我心頭之恨!”

說著,慕容羽一轉頭:“去,將她帶出去,重打二十大板!”

家丁們應下,拖著翠苗就出去了。

很快,院子外麵就傳來了翠苗淒厲的慘叫聲。

慕容羽又是一轉頭,看向旁邊的眾人。

“你們眼睜睜的看著這刁奴在這欺負人,卻無動於衷,也一併有錯!這三個月的月錢,都給扣了!”

--宮女們上前,將瘋女人給拽住了。見到沈若惜的步輦,一群人立刻朝著她叩首。“參見太子妃!”沈若惜坐在步輦上,目光緊緊落在女人的身上,一時冇有認出來,直到看見了她身邊的一個宮女。“竹心?”“奴婢……奴婢參見太子妃!”竹心跪在地上低著頭,惶恐的磕著頭,已經完全冇有了以前在方蕙身邊趾高氣揚的模樣。沈若惜突然意識到了什麼。“這麼說來,那位,是方嬪?”“回太子妃,正是方嬪娘娘……”“方嬪這是怎麼了?”“方嬪娘娘...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