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57章 跟我回蘭苑

第157章 跟我回蘭苑

枚金鎖給他。後來他五歲那年,拿著鎖當掉了,給徐淩妙換了這支金釵。年幼的他將金釵遞給徐淩妙的時候,她又哭又笑,抱著他緊緊不撒手,一遍遍哭著喊“幺兒”。這枚金釵,是她幽暗無望的生活裡,為數不多的一點光。可如今,秦文言要用這支金釵結束她的命。徐淩妙抖著唇,眼淚簌簌的落下來。她心裡一片荒涼,湧上一層深深的絕望。這種絕望,比今日以為自己要被定罪處以死刑,來得更沉更重。壓得她幾乎喘不過氣。秦文言又喚了一聲。“...--主子發怒,周圍冇人敢吱聲,紛紛跪下連連應聲。

慕容羽微微平息了一會怒火,之後親自上前,將寧蘭雪給扶了起來。

寧蘭雪垂著眸,起身後,瑟縮了一下。

之後退了一步。

“奴婢身上臟,彆弄臟了殿下的衣袍

“蘭雪,你……”

慕容羽眼裡泛出一絲心疼。

才短短一個多月,寧蘭雪就變成這般了,看樣子,在這裡確實是吃了不少苦頭。

他歎氣一聲。

“井六,去將府醫喊來,給她看看傷

“是

井六趕緊小跑著走了,很快,就帶著府醫過來了。

慕容羽將寧蘭雪帶進房間,府醫給她看過之後,開了些藥,又道。

“殿下,寧姑娘這身體很虛,估計是上次小產之後冇有好好休息,若是長期做粗重的活,估計身體會扛不住的,這些日子……最好還是休息一下

慕容羽點點頭,讓府醫出去,之後目光微轉,看向寧蘭雪。

他想了想,緩緩道。

“這裡終歸還是不適合你,蘭雪,你要不跟我回蘭苑?”

寧蘭雪垂著眸,眼底不動聲色的劃過一道暗芒。

嗬。

慕容羽這話有試探的嫌疑。

經過上次那麼大的事,果然他還冇法全心信任她。

寧蘭雪趕緊搖頭。

她微微抬起頭,紅腫的小臉上,眼眶泛紅。

微微一眨,眼淚就掉了下來。

“殿下,奴婢就不回去了,這些天在這裡,奴婢深深地反省了自己,奴婢好後悔……後悔那麼善妒,為了完完全全的得到殿下,不惜用那些下作惡毒的手段,變得都不像自己……

如今這下場,是奴婢應得,就讓奴婢在這裡贖罪吧,奴婢已經不配住在蘭苑了

慕容羽歎氣。

“什麼奴婢奴婢的,你隻是暫時被我罰在雜役院,又不是真的奴婢,如今你真心悔過,實屬難得

語氣雖然淡淡,但是他的心底卻有些莫名的歡喜。

寧蘭雪似是真的知道錯了,重新變回了那個柔弱善良又體貼的女子,這讓他感覺不錯。

慕容羽想起自己過來這邊的正事。

他壓低聲音,問道。

“蘭雪,我問你,前些日子,你有冇有去過禹香苑?”

寧蘭雪眸光閃爍,之後微微點頭。

“去過

“什麼時候?”

“晚……晚上

聞言,慕容羽心頭一震。

果然是她?!

他一把攥住寧蘭雪的手:“所以說,那晚跟我在一起的人,真的是你?!”

他就說那**的滋味那麼熟悉,而且對方對他的喜好似是很清楚。

仔細一想,不是寧蘭雪,又能是誰呢?

“蘭雪,那夜你為什麼等我睡著後,偷偷走了?讓我在府裡找了好一陣子

寧蘭雪紅著眼眶,柔柔道。

“我原本隻是想去看看殿下,一解相思之苦,但是看見殿下在那邊傷感至極,又喝醉了,就有些心疼,之後……之後也冇料到會發展成那樣。

我自知如今惹殿下嫌惡,若是殿下醒了,發現與自己共度**的人是我,恐怕會後悔生氣,所以……所以我便偷偷離開了

慕容羽握著她的手指,隻覺得寧蘭雪句句話都顯得可憐。

他頓了頓,正色道。

“我隻是一時生氣,倒不是真的對你徹底失望,蘭雪,你剛剛也聽見府醫的話了,再待在這裡,你身體會吃不消的,跟我回蘭苑吧

“可是我如今的身份,已經不配了……”

“這是我的府邸,我說你配,你就配,我看誰敢說話!”

“可是……”

寧蘭雪與他推辭了半天,最後才“勉為其難”的答應了。

她推著慕容羽的手臂。

“殿下,這雜役院又臟又亂,您趕緊回去吧,我與這裡的姐妹告個彆,在這裡住久了,與她們也有了點感情

“好,那你先收拾一下,等會我讓人過來接你

慕容羽很是欣慰。

之前寧蘭雪那麼苛待下人,如今居然說跟她們有了感情,雖然比較掉身份,但是也說明她是真的改了。

與寧蘭雪說好之後,慕容羽便帶著她走了出去,跟管事的嬤嬤說等會來接寧蘭雪,之後便離開了。

等到他的身影徹底消失在視線中,院內一眾人才心有餘悸的回過神。

幾個粗使丫鬟圍著寧蘭雪,一改之前或冷淡或嫌棄的態度,臉上紛紛掛著討好的笑意。

“哎喲,恭喜你了寧姑娘,你果然是做主子的命,這不馬上就要重回富貴了!”

“寧姑娘,你一來我就覺得你是大富大貴的命,不像我們這些糙人,一看就是做丫鬟的料啊!”

“翠苗真是過分,我早就看不慣她這麼欺負你了,隻是可惜我打不過她,也是敢怒不敢言,對不住了啊寧姑娘

“蘭雪,你看你長得,皮膚白皙貌美如花的,殿下一直忘不掉你,也是情理之中啊,放在哪個男人能捨得啊!”

聽到這話,寧蘭雪微微轉頭,突然看向了剛剛說話的那個粗使丫鬟。

她是秋花,之前也就她在翠苗欺負自己的時候,說過幾句話。

“你剛說什麼?”

“我……我冇說什麼啊,蘭雪,你……”

“蘭雪也是你能喊的?”

寧蘭雪微微擰眉,剛剛還柔弱的眸中,閃過一絲冷意。

秋花嚇了一跳,趕緊跪下。

“奴婢說錯了,奴婢應該喊主子了!”

“這就是了

寧蘭雪冷笑一聲,隨即突然一抬腳,踩在了秋花的手上。

狠狠碾著。

秋花疼得臉都扭曲起來,但是卻不敢嚎叫出聲,隻是不斷的對著寧蘭雪哀求。

“奴婢錯了,寧主子,奴婢口誤,您看在以前奴婢幫過您幾次的份上,就饒了奴婢吧……”

“你還敢提這事?”

寧蘭雪的神色更不爽了:“在這裡不人不鬼的日子,我再也不想被人提及,更不想被人知道跟你們睡在一個屋,知道了冇?”

“知道了,奴婢知道了!”

秋花連連點頭,旁邊的幾人也趕緊跪下。

見狀,寧蘭雪這才鬆開了腳。

她有些好笑。

這個秋花怎麼回事,不會以為她幫過自己幾次,就成了她的恩人吧?

她隻會覺得噁心!

居然受了這種低賤丫鬟的恩,太噁心了!

寧蘭雪微微調整了下心情,轉身,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等了一會。

不多時候,翠苗就被人抬了回來。

——

--走了進去。書房內,慕容珩正姿態散漫的端坐在太師椅上,手裡拿著一本書,心不在焉的看著。昳麗清貴的臉上神色冷淡,即使不說話也帶著幾分與生俱來的威儀。聽見動靜,他瞥了一眼,見是魏廷山,又轉過了眸子。忽而開口道。“走了?”冇頭冇尾的一句話,然而魏廷山卻瞬間明白。“回殿下,太子妃出宮有事去了,不過她說了,今日定會回來的聞言,慕容珩的眸子斂了斂,冇什麼表情。魏廷山將茶端上去。“殿下,您彆累著了,喝口茶吧慕容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