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58章 討好

第158章 討好

口走去。將門拉開了一點,桃葉和冷霜還有幾個宮女太監,都在外麵守著。見沈若惜出來,桃葉立刻上前。“王妃,您怎麼自己起來了?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說一聲,奴婢進去伺候就行“不用了,翎王殿下生病了,讓太醫來“殿下生病了?”小禹子趕緊湊過來,隨即朝著沈若惜道:“王妃娘娘,奴才立刻去請太醫說著,立刻轉身小跑著離開了。冷霜湊近道:“王妃,屬下多嘴問一句,您可以自己給殿下看病……”“我有點餓,讓太醫來吧沈若惜緩緩說...--她身上全是血跡,嗓子都嚎嘶啞了,看起來無比淒慘。

看見寧蘭雪,她瞬間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意。

“寧主子……奴婢有眼無珠,之前得罪了寧主子,多謝寧主子給奴婢求情,奴婢一定會記得主子大恩的……”

寧蘭雪勾了勾唇角。

這賤婢果然身體好,捱了二十大板,居然都冇暈過去。

這樣更好。

清醒著折磨,才更有意思。

寧蘭雪摸著自己已經有些粗繭的手指,笑道。

“你倒是不必急著感謝我,我留著你的賤命,是不想你那麼輕易的死了,你之前那般欺辱我,怎麼能這麼便宜你呢?”

聞言,翠苗神色一僵,一張胖臉上,嚇得肉都在顫動。

“你……你想乾什麼?”

“我之前不是說要讓你不得好死麼?當然得說到做到了

寧蘭雪站起身,目光掃過屋內膽顫心驚的眾人,露出一個陰冷的笑意。

她用手將自己淩亂的頭髮理了理,緩緩開口。

聲音柔柔,卻讓人汗毛倒豎。

“我如今得回蘭苑了,翠苗如今受了重傷,你們可得給我好好照顧著她,得讓她多活一陣子,若是你們照顧得讓我不滿意……今日她的下場,可能就是你們的明日,懂了嗎?”

“懂了懂了,奴婢們一定聽寧主子的話!”

眾人眼中佈滿驚恐,點頭如搗蒜。

見狀,寧蘭雪微微勾了勾唇角,邁著步伐,慢悠悠的朝著外麵走去。

經過翠苗的時候,她一口唾沫啐在了她的臉上。

見翠苗麵無血色的樣子,寧蘭雪隻覺得暢快到了極點。

旁邊,秋花和幾個粗使丫鬟走到翠苗麵前。

“翠苗……你,你彆怪我們啊,我們也是迫不得已的……誰讓你之前作惡多端呢……”

寧蘭雪慢悠悠的出了房間。

很快,身後就傳來翠苗痛苦的叫聲。

寧蘭雪笑意越發燦爛。

這些賤婢們,彼此之間哪有什麼真正的情分。

一條賤命還不是拿在主子手裡?

她相信,她們一定會聽她的話,好好“照顧”翠苗的。

寧蘭雪走到雜役院門口,便遇到了過來接她的井六,他的身後還跟著四個丫鬟,手裡都拿著衣服和首飾。

井六滿臉堆笑。

“寧姑娘,您跟她們告彆好了吧?咱們去蘭苑吧,這是四殿下給您準備的四個丫鬟

寧蘭雪不動聲色的掃了他一眼。

這個狗奴才。

還真會見風使舵!

寧蘭雪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我如今已經不是側妃了,就不用這麼多丫鬟了,留下兩個就行了

“行,那奴纔會回稟四殿下的,我們走吧,寧姑娘

寧蘭雪點頭,幾人朝著蘭苑走去。

蘭苑外麵,幾個下人正在打掃,見到她都紛紛行禮。

推開門,隻見房間內已經準備好了飯菜。

寧蘭雪這麼久以來,第一次吃上這麼好的膳食,一口魚肉下去,她感覺整個人都活了過來。

終於擺脫那不人不鬼的日子了!

吃完飯後,兩個丫鬟又伺候她洗了個澡,等她沐浴好之後,井六已經掌著燈,帶著慕容羽過來了蘭苑。

寧蘭雪穿著白色的單衣,跪在地上等候他的到來。

慕容羽過來將她扶起來。

“你跪在地上做什麼?如今天冷,彆受凍了

“奴婢恭迎殿下

慕容羽牽著她的手,帶著她去到床邊坐下,井六和旁邊的丫鬟識相的退了出去。

慕容羽聲音溫柔。

“不是說了,你不用自稱奴婢

“可是我現在身份低微,日後恐怕也就這樣了,不這樣稱呼,傳出去的話不太好……”

寧蘭雪明白自己如今身份尷尬。

但是她還是抱有一絲期待,想著慕容羽能不能想辦法抬抬她的身份。

然而,慕容羽微微歎息一聲。

他捏著她的手指。

“蘭雪,你應該清楚,如今你已經被父皇貶成了奴隸,我給不了你什麼正式的身份了,日後你恐怕就跟通房無異了

這話說得委婉,其實寧蘭雪連通房都不夠資格了。

說難聽點隻是個暖床的工具。

寧蘭雪垂著眸,放在身側的手指緊緊握住。

隨後擠出一個笑意。

“奴婢知曉……”

見寧蘭雪冇有不滿,反而平靜接受,慕容羽倒是對她多了幾分憐惜。

“又來了,以後人前你這樣自稱,人後就還是同以前一樣吧

“我知道了,殿下

寧蘭雪身子一歪,主動投入他的懷抱。

隨後手指靈巧的解開他的腰帶。

“殿下今日似乎很累,就讓我來好好服侍你吧

“最近我確實心煩……事事不順

“殿下不必愁悶,你通身貴氣,是有福之人,皇上不過是因為對你母妃有意見,才這般冷落你,若是你得到翎王與睿王同樣的待遇,一定比他們強……”

寧蘭雪聲音柔美,言語諂媚。

偏偏慕容羽受用。

一番話,說得他心情甚好。

“蘭雪,我就喜歡你這樣,溫柔體貼……”

他勾著寧蘭雪的脖子,低頭湊上去,舌尖滑過,帶著曖昧的痕跡。

氣氛正熱,寧蘭雪突然從他懷中滑了下來,跪在地上,微微揚起眉梢,一張白皙小巧的臉上,帶著旖旎的風情。

“殿下累了,今夜,殿下不必辛苦,就讓我來吧

話音落下,便湊了上去。

她如今好不容易擺脫那種鬼日子,得儘力討好慕容羽。

隨著她的動作,慕容羽瞬間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刺激,差點讓他悶哼出聲。

寧蘭雪含糊著問道。

“殿下那夜……怎麼會出現在禹香苑?”

“那夜喝多了,就不自覺地走到了那裡

“殿下莫非……是捨不得沈若惜?”

聞言,慕容羽微微擰眉。

他按著她的頭。

“這個時候,就不要提她了,掃興……”

頓了頓,他有些不甘的道。

“沈若惜倒是真的好手段,迷得慕容珩對她欲罷不能,二人婚事提前了,下個月她就是翎王妃了……不過慕容珩終究隻是個短命鬼,等他死了,我定會找她新仇舊賬一起算……”

聞言,寧蘭雪眼底閃過一絲怨毒的光芒。

沈若惜下個月就要與翎王成婚?

倒是真夠快的。

沈若惜……

她受到的苦,她絕對要加倍讓她還回來!

----蘇晟擰眉。“說完了嗎?”薛媛仰頭,怔怔的看著他。卻見蘇晟矜貴的臉上,神色冷冽。“說完了就滾開!”他一腳將人踹開,之後走到門前,將書房的門打開,邁步走了出去。等他走後,書房外麵的拐角處,緩緩走出一個人。蘇天菱滿臉震驚的靠在旁邊的柱子上,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父王……與皇後?!--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