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59章 求親

第159章 求親

早就有禁令,凡是藥王穀的人,一律不準踏入京都,否則就地處死嗎?你這狗賊當真大膽,不僅跑進京都,還敢來將軍府偷盜!”聞言,沈若惜眼中露出詫異。居然還有這一茬?難怪白洛不登門求助,而是選擇了這麼風險的做法。白洛橫了慕容修一眼。“喲,之前不是還喊人家‘茯苓姑娘’麼,如今就成了‘狗賊’了?男人果然下了床就無情,真是翻臉比翻書還快~”“你胡說什麼,本王還不是受你矇騙!”慕容修臉色浮上一層薄紅:“你再胡言亂語...--皇宮內。

金鑾殿之上。

仁景帝坐在明黃色的龍椅之上,群臣立在兩側。

伴隨著一聲尖細嘹亮的“漢陽王到”,一抹高大魁梧的身影出現在了大殿門口。

漢陽王冷泓穿著藏藍色的蟒袍,邁著大步,朝著殿內快步走來。

他身形高大,麵容粗狂,因為封地靠近邊塞,肌膚被染上一層古銅色,襯著那一臉的絡腮鬍,顯得整個人氣勢凜冽神態威嚴。

“臣冷泓,參見皇上!”

聲如洪鐘。

仁景帝露出一個溫和的笑意。

“漢陽王遠道而來,辛苦了,來人,賜座!”

“謝皇上!”

冷泓起身,甩著蟒袍的袖子,緩緩坐在了大殿的右側。

他目光一轉,落在了大殿的左側。

左麵的群臣之首,同樣放著一把金絲楠木椅,上麵坐著一個男子。

麵容冷白如玉,雙眸狹長冷淡,模樣是極其的俊美雅貴。

雖然看上去病懨懨的,但是男子的存在感卻極強,冷貴中透出一股與生俱來的壓製感。

他開口道。

“這位,就是翎王殿下吧?”

慕容珩轉頭,朝著他微微一頷首。

仁景帝笑道。

“正是翎王,漢陽王看來與翎王甚是有緣分,一來就注意到了他

冷泓心底冷哼。

整個金鑾殿,就他坐著。

想不注意都難。

他聽說過了,因為慕容珩身體不好,仁景帝特許他在上朝的時候坐著。

倒真是偏心得緊。

他目光一轉,落在了慕容曜的身上。

少年雖然還未完全長成,但是也是芝蘭玉樹,風姿過人,假以時日相信也是個了不得的人物。

隨後又看向了慕容羽。

掃了一眼後,將目光轉開了。

仁景帝道。

“聽說漢陽王此番過來,除了特地給朕獻上難得的汗血寶馬,還想要為自己的女兒找一位如意郎君?”

冷泓拱手。

“不錯,皇上,臣的幺女冷如卿,今年已經十六,到了該婚嫁的年紀,臣幾個子女中,最疼愛的就是這個小女兒,希望能給她找一位稱心的夫君

聞言,仁景帝眼中露出一絲不易覺察的鋒芒。

他問道。

“那漢陽王可有屬意的人選?”

冷泓的目光在大殿上掃了一圈,之後說道:“皇上,臣性子直,有話就直說了!”

“愛卿儘管直言

“睿王慕容曜身份尊貴俊美非凡,又與臣的小女年紀相當,臣原本很是中意他,但是入京的時候,聽說睿王已經有了婚約冷泓擰眉,“臣的女兒,臣不願委屈她做妾,就此作罷吧!”

一旁的蘇晟薄唇微抿,眼底微微露出一絲涼意。

果然如此,冷泓不願冷如卿做妾。

座上的仁景帝露出一個為難的神色。

“朕已經給睿王與林秀怡賜了婚,此事已成定局,倒是可惜了,不過朝中不乏諸多好兒郎,漢陽王可以挑選其他人

說著,他似是想起什麼。

“朕記得,武定侯的嫡子秦承宣,至今還未婚娶,他之前遭受了意外,腿受了傷,但是如今得到名醫診治,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這是實話,秦承宣確實已經好得差不多了,再養養,估計就與正常人無異了。

武定侯府地位顯赫,秦承宣又是翩翩好兒郎,最關鍵的,武定侯對他忠心耿耿且不構成威脅。

冷泓與武定侯府結親,倒是不錯的選擇。

“這個……”

冷泓似是有些猶疑。

見狀,站在前麵的萬贛忍不住有些緊張。

這原本不關他的事,但是他那逆女最近不知道抽什麼風,惦記上了秦承宣。

之前她喜歡慕容珩,結果無疾而終。

如今終於不一棵樹吊死了,對秦承宣有了好感,不會還冇開始就結束了吧?

殿上,蘇晟突然走出來。

“皇上,漢陽王遠道而來,一心想給自己女兒找箇中意的夫婿,既然他中意睿王,那皇上何不賜冷如卿做睿王的平妻,成全了他的心願呢?”

仁景帝神色微斂。

“平妻?此事朕倒是冇想過,而且我朝尚且還冇有皇子娶平妻的先例……”

“那便從皇上您這裡首開

蘇晟朗聲道:“不過一門親事,皇上何必遲疑不決,寒了漢陽王的心呢?”

他一開口,頓時以蘇晟馬首是瞻的一些臣子立刻走出來,迎合著他的意思,請求仁景帝答應。

仁景帝坐在龍椅上,眸中透出一絲不悅。

冷泓與慕容曜結親,是他不願看到的。

但是此時這場景,若是他執意不同意,會顯得太過明顯,讓冷泓心中不悅。

藩王若是有異心,那邊是個隱患。

蘇晟這是逼他。

仁景帝正要開口,旁邊的慕容珩緩緩起身。

“本王能看出,漢陽王愛女心切,既是如此,又何必委屈小郡主做平妻?秦承宣本王見過,亦是風流倜儻難得的好兒郎,小郡主如果嫁過去,便是唯一的主母,若是二人感情深厚,說不定之後會一生一世一雙人

聞言,冷泓的眸中微微露出一抹沉思的光芒。

他權衡了一下,慕容曜雖好,但是已經有了婚約,況且日後若是繼承大統,後宮之中也定是鶯鶯燕燕不斷。

他不奢求自己的女兒能夠嫁給最尊貴的人,隻求她能嫁給自己最愛,對她真心之人。

想到此,冷泓抬起眸,朝著仁景帝道。

“皇上,臣是為小女求親,但是最重要的,還得是臣的小女自己喜歡,臣覺得,可以讓臣女與武定侯世子,先見一麵,若是她看中了,臣的意見,便不重要了!”

若是看不中,他就帶著冷如卿回自己的封地去。

世間大好兒郎,他就不信找不到合適的!

聞言,仁景帝撫掌大笑。

“甚好,既是如此,秦眶,你回去與秦承宣說一聲,擇日去跟小郡主見個麵!”

秦眶拱手領命。

冷泓已經開口,其他人不好多說。

這事便就暫時這樣按下了。

滿朝文武,都鬆了口氣。

唯獨萬贛心情憂慮。

他逆女的感情之路還真是坎坷,這剛剛纔萌芽的愛情,就要被掐斷了?

這都叫什麼事啊……

——

--明月單獨說一些話“那便去吧呂淑儀兀自轉過身,先行離開了。冉兒有些擔心道。“娘娘,蘭嬪畢竟是明月公主的生母,讓她與明月公主多親近的話,豈不是會讓您和明月公主越來越疏遠?”“她本身就不是本宮女兒,在她心裡,生母永遠會比我這個母妃要好,既然如此,又何必花心思在這上麵她擰了擰眉:“去長秋宮,本宮想去看望看望皇後孃娘……聶玉蘭拉著慕容明月的手,微微蹲下來。“明月……你在德妃娘娘那裡,過得如何?”呂淑儀不在,...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