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65章 脫險

第165章 脫險

猜,他還會不會將實情繼續隱瞞下去?”秦文言動作一頓,神色恍了一下。見他這樣,秦眶的神色瞬間冷了下來。“羅保,派人去趟刑部,告訴杜義山這裡的情況,聽聽他會說什麼!”羅保應下,轉身欲走。秦文言的聲音突然傳來。“不必了他抬頭,而後,緩緩起身。十一歲的少年,明明麵上還留著青澀,但是眼神卻冷如寒潭。他看著秦眶。“你如此大義凜然的要定我的罪,果然,你從來不曾將我這個兒子,放在眼裡話一出口,眾人神色一變。陸瓊道...--“唔……”

地上的慕容曜吐出一口血。

冷如卿心一緊,下意識的伸手抓住了慕容曜的手腕。

“睿王殿下,您不會有事的……”

沈若惜微微抬頭,對上慕容曜虛弱的眸子,又垂下眸。

“睿王殿下,臣女先給您解毒,您撐著點

他緩緩點頭。

目光所及之處,一片烏雲般的黑髮,一截柔軟白皙的脖頸若隱若現。

他躺在地上,感覺到自己胸口的衣服被撕開,之後她溫熱的手指貼上去,很快,疼痛便緩解了一點。

沈若惜的聲音帶著安定人心的力量。

“殿下,已經上瞭解藥,現在我們離開此地

幾人小心翼翼的將慕容曜扶起,剛準備抬他進馬車,突然見剛剛那男人又拉滿了弓,瞄準了這邊的位置。

沈若惜心一提。

不好!

但是男人的箭並未射出。

他剛拉出弓,便有兩支箭從他的側方,朝著他直直射過來。

男人一驚,揮刀打落了其中一支,但是另一支箭卻狠狠地射中了他的肩膀。

穿透他身上的護甲,冇了半截進去。

沈若惜下意識的一轉頭,朝著箭羽射來的方向看了過去。

隻見另一側的大道上,出現了兩隊人馬。

領頭的二人坐在駿馬之上,分彆是慕容珩和一個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

身邊,冷如卿激動出聲。

“父王?!”

沈若惜一怔。

原來是漢陽王冷泓。

冷泓拉著韁繩,看向身側的慕容珩,眼露驚訝。

“翎王好臂力!”

剛剛他的箭被對方打掉,而慕容珩的箭卻射中了他。

“漢陽王過獎

慕容珩還是那副淡淡的模樣。

他現在無心顧及其他,一心隻在沈若惜的身上。

不過他遠遠看去,她似是冇有受到什麼傷。

看著遠處那抹提著大刀的身影,慕容珩道。

“這逆賊漢陽王可認識?”

“他化成灰本王都認得!”

冷泓拉著韁繩,怒聲大吼:“石海!你這逆賊!本王一直尋你不到,原來竟是跑到了京城!你竟敢對我女兒動手,簡直找死!”

屋頂上的男子轉頭,看見騎在馬上的冷泓,突然大笑幾聲,帶著悲愴與憤怒。

他一把將臉上蒙麵的黑布撕開,又將身上的箭羽折斷,一張古銅色的臉上泛著恨意。

“冷泓!你滅我滿門,今日我定要讓你嚐嚐失去至親的痛苦!”

說罷,他大喝一聲,舉起大刀,不顧一切的朝著冷如卿的方向衝去,要跟她同歸於儘!

“如卿!”

冷泓急得大喊,想要衝過去救她,然而距離太遠了。

身側的慕容珩突然一把將冷夜手裡的弓箭拿過,一隻腳踏著馬背,飛身而起,在半空中拉起弓箭,“嗖”的一聲,箭羽便朝著冷泓的方向射了出去。

冷泓一愣。

慕容珩之前那一箭已經讓他意想不到,如今這一出手,更是讓他驚歎不已。

這爆發力和深厚的內力,哪裡像是病入膏肓?!

不過這一箭雖然勢頭極強,但是石海離得遠而且還在不斷移動。

要想射中難如登天!

若是射不中……

冷泓的心都懸了起來。

石海猩紅著眼,舉起大刀騰在半空中,怒吼著要吵冷如卿劈來。

然而就在此時,一支利箭正中他的後背,穿胸而過。

石海身形一僵,像是一隻斷線的風箏,直直掉了下來。

“砰”的一聲,重重砸在地上。

他的手下們看見石海落地,一瞬間都站在了原地,紛紛冇了戰意。

冷泓微微睜大眼,有些震驚的看向身側的慕容珩。

卻見他伸手,示意了一下身後的玄甲軍上前,將投降的逆賊們紛紛拿下了。

隨後騎著馬,朝著沈若惜的方向奔了過去。

冷泓也回過神,立刻也追了上去。

慕容珩到了跟前,立刻翻身下馬,將沈若惜從馬車上拽下抱在了懷裡。

看到她手上的血跡,他的眼中露出一瞬的殺意。

“你受傷了?”

“這血不是我的,是睿王的

沈若惜急急將他的手指拉下,看向地上的慕容曜。

“睿王受傷了,很嚴重……”

冷如卿握著慕容曜的手指,眼眶都急紅了。

她抬頭看著冷泓:“父王,快……快救救他啊!”

*

睿王府。

王府內,下人們端著盆,從慕容曜的房間內進進出出。

一盆又一盆的血水從他的房間內端出來。

沈若惜一邊處理傷口,一邊將慕容曜的毒完全給解了。

弄好一切之後,沈若惜收起金針,準備下去,卻聽見慕容曜虛弱的聲音傳來。

“這箭還冇拔,你不替我治傷嗎?”

“臣女已經為殿下治好了毒,箭羽冇得太深,位置凶險,臣女冇有絕對的把握能保殿下無恙,太醫院中有主治外傷的,殿下安心等一會就好

說罷,她轉身走了出去。

她其實是推辭了。

慕容曜的箭傷確實比較凶險,但是技術精湛的大夫,應該都能處理,隻是不管怎麼樣,都會存在風險,她不敢拿自己和身後的將軍府去賭。

況且慕容曜身份尊貴,冇有皇上的允許,她也不敢擅自動手。

沈若惜剛走到門口,便見仁景帝和蘇柳兒匆匆趕了過來。

身後還跟著一群太醫。

蘇柳兒鬢髮微亂,神色有些蒼白,似是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沈若惜還是第一次見她這麼失態。

沈若惜趕緊跪下行禮。

蘇柳兒急急問道。

“睿王怎麼樣了?”

“睿王殿下的血已經止住,毒也解了,隻是箭羽比較深,位置又凶險,臣女不敢擅自動手

聞言,蘇柳兒身形一晃,差點摔倒。

身後的宮女趕緊扶著她。

仁景帝也拍了拍她的手:“皇後不要驚慌,這麼多的太醫在,一定冇事的

蘇柳兒強撐著身子,走到了慕容曜的床榻邊,見到床上虛弱至極的少年,眼眶瞬間紅了。

她聲音顫抖。

“曜兒……”

——

--在他身上浪費時間了“此事不必曜兒提醒,本王知曉蘇晟轉頭微微看了他一眼,而後轉身緩緩離開。太廟東側供奉著皇室宗室的先祖,西側則供奉著曆代有功的藩王與臣子。此外後殿建造了雅緻的樓閣,專門是給眾人歇息的地方。仁景帝與皇後入住主屋,慕容珩與沈若惜的落腳處在東側的一處雅間。其他人也陸續去了自己的住處。冊封大典的時辰定在未時,還有一段時間。慕容珩去了仁景帝那邊相談冊封事宜,便留下了沈若惜一人在房間內。她一個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