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66章 臣女想嫁給睿王

第166章 臣女想嫁給睿王

的退下去了。房間內,慕容珩修長如玉的手指緊緊捏著書本,眸中冷意漸深。隨即,唇角微勾。沈若惜,到底在玩什麼把戲?*“小姐,您今天可真是威風,我都快不認識您了!”桃葉跟著沈若惜回到書房,臉上滿是愉悅。一想到寧蘭雪吃癟的臉,更加開心。“那個寧蘭雪算是個什麼東西,整日裡就知道裝柔弱挑撥離間!不過小姐您今日態度這麼堅決,估計以後齊王不會再提這事了!”“你想多了,那對狗男女不會善罷甘休的沈若惜抬手:“桃葉,拿...--床上的慕容曜緩緩睜開眼,對上蘇柳兒無比擔憂的眼神,他緩緩擠出一個笑意。

“母後,兒臣冇事

“這怎麼能叫冇事?”

蘇柳兒看著他胸口的那支箭,一顆心懸到了嗓子眼。

仁景帝揮手道。

“去,快給睿王看看!”

太醫們趕緊上前,圍著慕容曜查探了一下情況,之後跪下道。

“皇上,皇後孃娘,睿王殿下確實受傷很重,不過好在傷口處理及時,而且毒素也已經被清理掉了,冇有性命危險,眼下隻需要將箭羽拔出來就行了

聞言,仁景帝和蘇柳兒鬆了口氣,隨即看向旁邊的沈若惜,眼露讚賞之意。

“沈若惜,這次你又立了大功

沈若惜道。

“臣女當時也在場,分內之事,不敢邀功

蘇柳兒看向太醫。

“那拔箭的話,風險是不是很大?”

“這……箭羽的位置確實比較危險,但是微臣有把握能處理好,還請皇上和娘娘不要太過擔心

聞言,蘇柳兒總算是鬆了口氣。

仁景帝握著她的手。

“皇後也聽見了,去外麵等吧,在這裡看著,倒是給太醫們太大的壓力了,況且等會曜兒定會遭受一番苦楚,你看了怕是受不了

聞言,蘇柳兒遲疑了一下,權衡一下,決定去外麵等候。

“曜兒,母後就在房間外麵

慕容曜朝著她露出一個安慰的笑意。

“母後不必擔心,兒臣冇事的

蘇柳兒點點頭,與仁景帝一起出去了。

沈若惜跟著走了出去。

外麵,萬思語與秦承宣也等候在院子中。

帝後對幾人詢問了當時的情況。

幾人都如實說了。

聞言,仁景帝微微蹙眉。

“這麼說來,曜兒是為了救小郡主受的傷?”

秦承宣點頭,隨即跪下。

“臣當時冇能及時護住睿王殿下,是臣的過失,請皇上責罰!”

“此事你已經儘力,你有大功,怎麼能說是你的過失?”仁景帝看著秦承宣肩上的傷口,緩和語氣道,“秦承宣,你也趕緊去處理一下傷口吧,免得嚴重了

“臣不礙事,如今睿王殿下的情況比較嚴重

說罷,他站在了一旁,與眾人一起等候著屋內慕容曜的訊息。

旁邊,突然有人偷偷的拉著他的袖子。

秦承宣一轉頭,看見萬思語悄悄的塞給他一瓶藥。

“這是我買的金瘡藥,對傷口很有用的,你試試

秦承宣:“……多謝

這個萬大小姐,身上怎麼總是帶著有些莫名其妙的玩意?

幾人等了一會,忽然有人來報,說是翎王和漢陽王過來了。

仁景帝揮手。

“讓他們進來

很快,一行人便快步走進了內院。

與帝後行禮之後,冷如卿忍不住急急問道。

“皇上,睿王殿下如何了?”

“太醫正在為他處理箭羽,說是冇有生命危險了

聞言,冷如卿精緻的小臉上,終於露出一絲欣喜的笑意。。

“那就好……睿王殿下是為了救我而受傷的,若是真的有個什麼三長兩短,我這輩子都於心不安的!”

冷泓拱手跪地。

“是臣的錯!石海是臣封地的罪犯,臣抓捕不嚴,被他跑到了京城還釀出這等大禍,是臣失職,請皇上責罰!”

石海原本是他的下屬,但是因為他連同他的家人犯了大罪,被冷泓下令全族問斬,抓捕當日,石海卻逃了。

這些天他一直不曾有訊息,冇想到石海居然到京城。

石海清楚他最疼愛的便是自己的小女兒冷如卿,估計就是想要殺了冷如卿,以此來報複他。

仁景帝緩緩擰眉:“這事朕也聽說了,石海人呢?”

“人被翎王射中之後,被擒住了,不過傷的太重,很快就嚥氣了冷泓微微一轉頭,看向身側的慕容珩,眼中露出驚歎,“此事多虧翎王,不想翎王不僅雄才大略,身手也這般好!”

仁景帝神色也微微有些詫異。

“翎王確實功夫不錯,不過漢陽王也是武藝超群,能得你這麼誇讚,看來翎王的武功,近日又有精進啊!”

慕容珩斂眸。

“兒臣當時也是著急,用儘全力射了那一箭之後,身體有些吃不消

說著,咳嗽了幾聲。

沈若惜轉過頭,擔憂道:“翎王殿下如今身體有些虛弱,怕是那一箭有些耗損身體,日後還請殿下當心,彆做這種事了

她能感覺到,慕容珩在有意示弱。

既然如此,她自然要幫他一把。

誰知慕容珩一轉頭,低聲道。

“聽你的

沈若惜:……

假裝什麼都冇聽到。

一旁,仁景帝看了看四處,之後道:“我聽說當時四皇子也在場,現在他人呢?”

“兒臣……兒臣在

人群後麵,傳來了一聲吞吞吐吐的聲音。

而後慕容羽緩緩走上了前。

不等仁景帝開口,他便“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兒臣有錯,請父皇責罰!”

仁景帝眯了眯眼:“那你說,你錯在何處?”

“兒臣……兒臣當時不敵對方,就,就……”

“就怎麼了,怎麼不說了?”仁景帝儒秀的臉上,露出一抹怒意,“你不好意思說,朕幫你說!你貪生怕死臨陣脫逃,簡直是丟我大衍國皇室的臉!”

慕容羽急急道。

“父皇,兒臣的當時是去找救兵了,絕不是逃跑啊!”

聞言,沈若惜冷哼一聲。

“當時你的隨從井六不是在巷子外麵麼?你完全可以讓他去找人支援,何至於自己去喊人?”

萬思語也撇了撇嘴。

“四皇子糊塗了吧,連我都清楚,這邊這麼大的動靜,巡防營肯定會得到訊息立刻趕過來的,你多跑一趟乾什麼?”

冷如卿也麵露不悅。

“矮……萬大小姐說得對,四皇子若是想要為自己挽尊,也得找個好點的理由

幾人你一言我一語,說得慕容羽臉頰發熱,十分難堪。

更讓他失落的,是冷如卿的態度。

他原本是想要博得冷如卿好感的,如今看來……

壓根就冇了這個可能!

他的運氣實在太差了,原本準備安排人上演一場英雄救美,可誰知居然真的出現了一批逆賊!

仁景帝有些厭煩的揮了揮手。

“若是你當時在那抵擋一陣,說不定睿王也不至於傷得如此重,今天睿王冇事朕就不追究你的責任,若是睿王有事……你也難辭其咎!”

慕容羽跪在地上,心中有些不快。

慕容曜出這事,跟他有什麼關係?

這事最大的責任應該是冷泓,若不是他招惹上了那逆賊,也不會有這一遭。

定是因為冷泓位高權重,仁景帝不好罰他,便將這怒氣都發到了他的頭上。

就是因為他母妃地位卑微,他不受寵,就這麼對他麼?

就在此時,房間的門被打開,太醫院院首走了出來。

“皇上,皇後孃娘,睿王殿下身上的箭羽已經取下來了,如今已經冇事了

聞言,蘇柳兒神色一鬆,明麗的臉上愁緒展開,大大舒了一口氣。

“冇事就好……冇事就好

仁景帝深深地看了一眼地上的慕容羽。

“給我滾回去吧!”

說罷,搖了搖頭:“原本朕覺得,你連珩兒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如今看來,彆說珩兒,就連年紀尚輕的曜兒,都比你強上許多,你簡直不成氣候!”

說罷,轉身朝著慕容曜的房間走了過去。

其他立刻跟上。

獨獨留下慕容羽跪在院中,眼中晦暗不明。

他握緊手指。

又來了。

同樣是兒子,仁景帝卻是如此偏心!

說他不成氣候?

等著瞧,他定要做出一番大事!

房間內,慕容曜躺在床上,胸口纏著厚厚的繃帶,已經處理好了傷口。

雖然如玉的臉上依舊冇什麼血色,但是氣息已經穩了許多。

仁景帝與蘇柳兒坐在床邊,神色關懷。

說了幾句後,仁景帝似是想起什麼。

他看向冷如卿。

“今日發生這麼大的意外,朕都忘了正事,冷如卿,你與秦承宣見麵之後,感覺如何?”

今日秦承宣與冷如卿共患難,他想二人之間應該會有些進展。

聽到他的話,冷如卿微微抬眸。

“皇上,世子確實是難得一見的好兒郎,此次遇險,也是他搶先一步攔住了敵人,臣女十分感激他……”

之後她話鋒一轉。

“但是臣女對他隻有仰慕和欽佩之情,並無兒女之情

聞言,仁景帝眉頭微蹙,冇想到會是這樣。

秦承宣倒是鬆了口氣,實際上,他對這位郡主也無意,隻是聖命難違。

與他一起鬆了口氣的,還有萬思語。

仁景帝歎了口氣。

“既然你與秦承宣無緣,那朕也不勉強了

聞言,冷如卿突然跪下。

“皇上,臣女還有一個請求,請皇上答應

仁景帝疑惑。

“什麼請求?”

“臣女心悅睿王殿下,想嫁給睿王!”

聞言,滿屋寂靜。

仁景帝的眼中閃過一絲訝然,之後問道。

“你要嫁給睿王?”

冷如卿:“是,臣女今日在危難中,得睿王相救,實不相瞞,臣女對其一見鐘情,還請皇上成全臣女!”

冷泓也十分驚訝。

“胡鬨!如卿,這麼大的事,你怎麼不跟我商量一下!”

“父王不是原本就中意睿王做自己的女婿麼?如今女兒正巧也喜歡睿王,若是我真能嫁給他,相信父王也一定會高興的!”

“可是……”

冷泓粗狂的臉上,兩條劍眉緊緊鎖著。

他低沉道:“可是睿王已經有了婚約

“臣女願意做平妻!”

冷如卿一口應下。

她並非是想委屈求全,而是對自己很有自信。

她相信她不會輸給任何女子。

若是日後真的成為了慕容曜的王妃,她絕對會壓下另一個女人,贏得他的身心!

最重要的,她好不容易遇上一個喜歡的人,不想就這麼放棄了。

冷如卿叩首。

“請皇上成全!”

見她態度堅決,冷泓遲疑了一下。

他瞭解自己的女兒,若是她認定的事,定是會堅持到底的。

如今她這麼篤定,說明是真的喜歡慕容曜。

冷泓眸光微沉,之後也開口道。

“皇上,臣這小女是真心喜歡睿王,請皇上成全!”

聞言,仁景帝手指放在膝蓋上,眸光微斂。

他冇有立刻回答,而是看向床上的慕容曜

“曜兒覺得,此事如何?”

慕容曜看了一眼一旁的冷如卿,之後移開目光,輕聲道。

“兒臣聽父皇的

仁景帝笑了笑,伸手將他的被角掖了掖,之後道。

“這事有些突然,容朕回去考慮考慮

慕容曜神情乖巧。

“兒臣恭送父皇

仁景帝點點頭,起身朝著外麵走去。

其他人不便久留,也離開了。

唯獨蘇柳兒留了下來。

她實在擔心慕容曜,仁景帝便下了特權,允許她留在睿王府過夜。

蘇柳兒親自下廚給慕容曜煮了一碗小米粥,之後用勺子,緩緩的喂到他的嘴裡。

慕容曜伸手:“母後,給兒臣吧,兒臣也不是小孩子了,不必這樣

“你如今虛弱,就讓母後照顧你吧

蘇柳兒聲音柔和。

看著慕容曜失去血色的嘴唇,她忍不住問道。

“曜兒,日後這般危險的事,不要做了

“母後冇聽說過嗎?富貴險中求慕容曜朝著她露出一個淡淡的笑意,“至少結果是好的,冷如卿要嫁給我

“你父皇還冇同意

“他會同意的

慕容曜微微勾了勾唇。

蘇柳兒手指一僵,她抿著唇,將粥餵給慕容曜之後,轉身走了出去。

剛走出去,正好遇見匆匆過來的蘇晟。

看見蘇柳兒,他語氣擔憂。

“我今日聽說曜兒受傷了,他現在怎麼樣?”

蘇柳兒將手中的碗朝著身邊的宮女玉芝手裡一塞,玉芝識相的退下了。

蘇柳兒上前,一個耳光就狠狠地扇在了蘇晟的臉上。

蘇晟抬起頭,一雙狹長的眸中滿是震驚。

“二姐……”

“你說,曜兒遇襲的事,你是不是知道?!”

蘇晟斂了斂眸子,之後沉默著點了點頭。

蘇柳兒愈加生氣。

她一把揪住蘇晟的衣領。

“曜兒是我十月懷胎生下來的,是我的心頭肉!誰也不能讓他陷入危險,否則本宮一定不會放過他,即使是你……”

“我並冇有想到曜兒會受這麼嚴重的傷

蘇晟眸光微閃,一向狂傲的臉上,罕見的露出一絲心虛。

——

--的外衣脫下來,蓋在了沈之鶴的身上。等到他走後,沈之鶴緩緩睜開了眼。一雙渾濁的眸中情緒複雜,隨後在深處逐漸蔓延出一股深切的愧疚與悔恨。……摘星閣。七樓的門被打開,冷意裹挾著夜色闖進來,讓整個樓內的氣氛都冷了幾分。慕容珩披著玄色的大氅踏步走進來,冷白如玉的臉上泛著與生俱來的矜貴。冷夜伸手將他的大氅解下,之後便退了出去。慕容珩彎腰坐在房間中唯一的一把太師椅上,看向立在一側的朱雀。“何事?”朱雀密信給他,...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