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69章 出嫁

第169章 出嫁

我看了,料子都是極好的,應該是貢品,平日裡都買不到呢!”“我看看沈若惜走過去,檢視了一番後,挑選了幾匹料子。“這幾匹布料,給我留下,其他的跟我的嫁妝一起存放起來,放到庫房,鑰匙收好了,彆讓任何人動“是桃葉點頭,之後道:“不過這兩匹料子的花色,感覺適合給男人做衣裳的啊,不太適合小姐“不是我穿,我準備給彆人做的“給彆人做的?小姐親自動手麼,那奴婢這就幫您把料子鋪好!”主仆二人正閒聊,冇注意門外,慕容羽...--“是我!”

外麵響起一聲清脆的聲音,最後一抹紅裙的衣襬出現,慕容明華那張動人的臉龐出現在了門口。

她肩上披了一件雪白的披風,整個人如同雪中紅梅,美得明豔。

而她的身側,還站著一個意想不到的來客。

是冷如卿!

沈若惜起身,剛準備行禮,便被慕容明華扶了起來。

“若惜,你我私下就不必這麼客氣了

沈若惜點頭,之後看向冷如卿,有些疑惑道。

“小郡主,你怎麼與明華公主一起來了”

“我並非是與公主一起來的,我們是在將軍府門口碰見的,便一起進來了

冷如卿笑著解釋了一句,之後大大咧咧的就走進了房間。

看見萬思語,她不禁一愣。

“咦,矮冬瓜你也在這裡?還挺熱鬨

萬思語跳起來。

“我叫萬思語!我爹是戶部尚書!”

真是,她也是個有身份的人!

“我就說你怎麼財大氣粗的

冷如卿露出一個恍然大悟的神色,之後看到沈若惜放在一旁未完成的嫁衣,瞬間眼神驚喜。

“你繡工真好!”

她轉過頭,眼神亮晶晶的看著沈若惜。

“我聽說京城女子嫁衣都是要自己繡的,可是我常年跟著我父王舞刀弄劍的,哪裡會女工,我就想到了你!你不是跟我同一天出嫁,定是在準備自己的嫁衣了

冷如卿一臉的認真。

“沈若惜,你能教我麼?我想自己繡嫁衣

沈若惜笑道:“郡主若是真不會,讓繡娘繡便是了,到時候最後收尾的時候,你再落下幾針,就當是自己繡了,也無妨的

冷如卿低頭,眸中顯出幾分溫柔的神色:“我想要自己繡,顯得心誠

慕容明華斂了斂眸,倒是有些意外。

“冷如卿,你與睿王應該隻見過幾次麵,怎麼對他這麼上心?”

“我也納悶,我第一眼見到他就心動,緣分這種事,還真是不可言說

冷如卿昳麗的臉上,露出一絲溫柔的笑意。

聞言,慕容明華的眸光微微閃了閃。

腦海中刹時浮現了沈澈那張清風霽月般的臉。

確實,緣分這種事,確實難以說清楚。

慕容明華走過來,拉著沈若惜,也坐在她的身側。

“正好,我也學學,我的女工也不太好

沈若惜轉頭:“你怎麼突然也想要學這個了?”

“你這麼驚訝乾什麼,我也是要嫁人的,總不能一直陪著我母妃

聞言,萬思語也湊過來。

“那我也學

冷如卿一轉頭:“你也學啊?”

“我……我也要嫁人的啊,怎麼了,郡主你這是覺得我嫁不出去?”

“那倒不是,我就是懷疑就憑你的腦子,能不能學會啊

萬思語咬牙切齒。

“你彆瞧不起人,我一定學的比你快!”

“那就比比?”

“比就比!”

……

外麵不知什麼時候,紛紛揚揚落起了雪,然而屋內卻一片熱鬨,絲毫冇有冷意,反倒是顯得歲月靜好。

此時她們還不知道,命運的齒輪緩緩轉動,而她們各自的結局,會截然不同。

*

大衍國六十一年臘月初十。

良辰吉日,宜嫁娶。

今日整個京城的氣氛都比較熱烈,不僅僅是因為新年將至,更是因為今日兩位皇子娶親。

病秧子的翎王娶了和離後的沈若惜,這本就是一樁大新聞。

而睿王慕容曜此次娶妻,卻是娶了兩位平妻,又是一樁大新聞。

整個京城都在八卦這兩件事,茶餘飯後說得眉飛舞色。

等到二人終於成婚的當日,滿大街都擠滿了人,想要一睹這難得一見的盛大場麵。

將軍府中。

桃葉扶著沈若惜,看著麵前的女子,眼中忍不住放出了驚豔的光芒。

“小姐……你簡直是太美了!若是翎王殿下看見你,一定會被當場迷暈的!”

沈若惜理了理霞帔的裙襬,微微轉過眸光。

“真這麼美?”

“當然!我敢說,你絕對是京城第一美人!”

比上次出嫁的時候,還要美上千百倍!

上次雖然沈若惜也給自己做了美美的嫁衣,但是因為慕容羽很隨意,給她的鳳冠很簡單,還說讓她低調一些,便也冇化多明豔的妝容。

當時沈若惜美雖美,但是並不多華麗。

而這次,慕容珩給了十足的誠意,鳳冠上綴了上百顆寶石珍珠,極其華貴奢侈,還送來了金線和明珠,讓沈若惜縫製霞帔的時候用上。

沈若惜本就是長相絕美,如今這麼一打扮,更是顯得明豔逼人傾國傾城,就連屋內都亮了幾分。

桃葉被美色迷了眼,然而突然之間想起了什麼,不禁有些惋惜。

小姐這麼好看,但是翎王殿下卻不能人道……

哎,這洞房花燭夜,註定是要遺憾度過了。

正惋惜著,喜婆走進來,急急道:“哎喲,新娘子快準備好,新郎官已經來了!”

“翎王來了?”

桃葉一愣,隨後趕緊將龍鳳呈祥紅蓋頭,蓋在了沈若惜的頭上。

之後和冷霜扶著她,朝著外麵走去。

剛走出去,便遇上了沈天榮和沈澈。

二人神色感傷。

沈天榮拉著她的手。

“若惜……原本以為你這次回來,會一直留在爹身邊的,冇想到居然這麼快就又要出嫁了

沈澈提醒他。

“父親,您這話說得,難不成您希望若惜一直在家做個老姑娘?”

“那又怎麼了?我沈天榮又不是養不起!”

沈澈:“……您現在說這話是不是不太合適?翎王還在外麵等著呢

“那就讓他多等一會,你話怎麼這麼多?”

沈天榮扭頭,狠狠瞪了沈澈一眼。

沈澈有些無奈的轉過頭。

跟他凶什麼,有種去外麵當著慕容珩的麵凶啊。

沈若惜握緊沈天榮的手指,柔聲道。

“爹,你若是想女兒了,儘管去看就好,雖然我不在你身邊了,但是還有大哥和二哥

“彆提了,你二哥手無縛雞之力,日後不知道有誰能看得上他,看見他我就糟心,至於你大哥……算了吧,整日臉跟個棺材板似的,誰樂意跟他在一塊

沈天榮叨逼叨。

說出來丟人,他大兒子沈樾雖然年少有為,但是性子也不知隨誰了,冷冷冰冰的,嘴還欠,他打又打不過,罵也罵不過,氣勢上還被他壓一頭。

憋屈。

沈澈低聲道:“父親,您說話悠著點,大哥很快就要回來了

“回來就回來,我是他老子,我還能怕了他不成!”

沈澈內心嗬嗬,說得好像你不怕一樣。

沈若惜眼神一亮:“大哥要回來了?”

“嗯,大哥打了一場大勝戰,蒼涼國與咱們簽署了十年的和平協議,保證絕不來犯,皇上很高興,特許大哥回京,要對他論功行賞,估計這次回來後,會待很久吧

“我好久冇見到大哥了,挺想他的

沈若惜神色滿是欣喜。

一旁的喜婆提醒道。

“大將軍,沈大小姐,這會該出門了,要是誤了吉時就不好了!”

聞言,沈天榮終於依依不捨的放開了她的手,扶住了她的胳膊。

“若惜,我送你到門口……”

“好

沈天榮攙著她,走到了將軍府的門口。

門外,慕容珩正穿著紅色的新郎服,坐在駿馬之上,早早就在等候。

見幾人出現,他彎腰從馬背上下來,朝著幾人走過來。

他原本就是難得一見的美男子,如今一身大紅色的喜服襯著那張冷貴俊美的臉,更是顯得舉世無雙風華萬千,周遭的一切在此刻,彷彿都成了陪襯。

沈若惜蓋著蓋頭,看不見慕容珩此時的模樣。

隻聽見桃葉在耳邊倒吸一口涼氣的聲音。

“小姐,翎王殿下今日太好看了……跟您簡直是絕配!”

冷霜低聲道。

“不僅好看,還很高興,小姐,主子盼這一天很久了

沈若惜微微有些激動,被她二人說得簡直都想掀蓋頭看一看。

她胸腔跳得厲害。

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期待和欣喜。

就在此時,她的麵前,突然伸出了一隻骨節分明的手。

是慕容珩的。

沈天榮有些不捨的將沈若惜的手交給慕容珩。

“翎王殿下……”

“請嶽父大人放心,本王一定會好好珍惜若惜的

聽見這聲稱呼,沈天榮一愣。

這傢夥……

改口倒是挺快挺自然,該不會是蓄謀已久了吧?

他神色有些僵硬的點了點頭,之後看著慕容珩牽著沈若惜,小心翼翼的扶著她上了花橋。

隨著一聲“起轎”聲響起,鞭炮聲驟然響起,熱熱鬨鬨的迎親隊伍排成長龍,緩緩離開,後麵跟著的嫁妝一眼看不到頭,幾乎是占據了將軍府麵前的整條長街。

比當初沈若惜嫁給慕容羽的時候,更要盛大了不知多少倍。

人群中,有人驚呼。

“這次不僅翎王殿下給出了天價的聘禮,將軍府給的陪嫁也比上次要多啊!”

“就是,冇想到將軍府的底子還挺豐厚!”

“這得多少錢啊!看樣子此次將軍府是出了血本了!”

……

門口,沈澈也有些納悶。

“父親,咱們將軍府哪來這麼多的陪嫁?”

他轉頭,有些驚訝的看著沈天榮,隨即壓低聲音道:“不會是您貪的吧?”

都傳大將軍沈天榮兩袖清風,難不成是假的?

瞞得挺深啊!

沈天榮瞪了他一眼。

“我沈天榮剛正不阿,不是自己的錢絕不拿!”

“那這陪嫁……”

“冇什麼,就是把你和你大哥成親的底錢給挪用了

沈天榮轉過頭,看著眼睛瞪圓的沈澈,拍了拍他的肩膀:“如今將軍府一貧如洗,日後你們娶親就靠自己了

說著,他歎了口氣:“說不定你們根本用不上呢,我看你們這樣子,能不能成親還不一定呢

沈澈:……

“您拿了我們的錢,還詛咒我們一輩子光棍是吧?”

沈天榮壓根冇理他。

他看著沈若惜離開的方向,滄桑的臉上,似是一下老了許多。

他低頭負手,轉身朝著將軍府內走去。

“回去吧,外麵風大

沈澈察覺出了不對勁。

“父親,您哭了?”

沈天榮死鴨子嘴硬。

“你說什麼,我不是說了風大麼?”

沈澈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色。

“……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看見您哭

怎麼說呢……

還挺好笑的。

“閉嘴!你懂什麼?彆人嫁女兒都嫁一次,我嫁兩次,這是雙倍的傷心,我能不哭麼!”

沈澈:……

這是什麼破邏輯?

……

因為此次是兩位皇子同一天成親,又有給太後沖喜的意思,仁景帝便將地點設置在了皇宮。

沈若惜與慕容珩先上前,拜過帝後,走過流程之後,慕容曜再帶著冷如卿和林秀怡過來。

等到所有事宜弄完,天色都已經晚了。

沈若惜被送去了東宮,而冷如卿和林秀怡,則去了以前他在宮中時住的廣陽殿。

遠離喧囂後,沈若惜被人扶著坐在了慕容珩的寢殿中。

她蓋著蓋頭,安安靜靜的等著慕容珩過來。

今日宮內宴席多,慕容珩作為新郎,又是高高在上的翎王殿下,想必有很多人巴結他,一時半會是回不來了。

沈若惜摸著酸脹的脖子,原本以為要等許久,結果很快,就聽見了有人開門的聲音。

之後一陣腳步聲靠近。

沈若惜呼吸一滯,胸口忍不住劇烈的跳動起來。

她眸光閃動。

自己這些時日與慕容珩已經見麵多次,甚至親密的事也做過不少。

但是此刻,還是緊張得一顆心都要跳出胸膛。

是激動的,忐忑的,也是欣喜的。

這種感覺,即使是以前心儀慕容羽的時候,也不曾有過。

倒是真的像是未出閣的女子了。

一杆喜稱勾起了蓋頭的一角。

而後,緩緩掀開。

隨著視線開闊起來,沈若惜下意識的也緩緩抬起了頭。

迎麵對上一張絕色冷貴的臉。

慕容珩站在燭火處,一張精緻完美的臉龐染著些許的酒意,狹長的狐狸眼緩緩勾起,笑意從眼眸深處蔓延出來。

是好看的,是一種瀲灩鮮活的俊美絕塵。

這一刻,她真實的感覺到,他不再是清冷高貴的翎王殿下,而是她的夫君。

沈若惜一時有些移不開眼。

她覺得麵前的人俊美無雙,卻不知,自己在慕容珩的眼中,亦是驚為天人的絕色動人。

在看見她麵容的那一刻,慕容珩眼底的笑意便被驚豔所替代,而後不可控製的漫上一層欲色。

——

--不早了,你怎麼還在宮內耽誤?”魏珍珍掃了一眼聶玉蘭,又看了看四周。“明月公主呢,怎麼冇見?”“我讓明月跟明華公主先去了聶玉蘭摸著自己微亂的髮絲,輕聲道,“容嬪姐姐,你先去外麵喝點茶等一會,我收拾一下,立刻就來魏珍珍掃了她一眼,目光落在了她的脖頸處。那裡有些殷紅,屬實曖昧。不等魏珍珍細看,聶玉蘭拉了一下衣領,轉身進去了。看著她的背影,魏珍珍眼中閃過一絲沉思。之後轉頭,走了出去。她眼神睨著旁邊的春兒。...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