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7章 偷聽

第17章 偷聽

,我今天在醉仙坊見到他了。”“誰?”“你說的那……瘋狗。”“拓跋燁?”慕容珩微微斂眉,眼中有一絲意外:“你怎麼知道他的身份,是朱雀告訴你的嗎?”“我自己猜到的。”沈若惜臉上的表情有些喪氣:“冇想到會在那裡遇上他,拓跋燁也是衝著麒麟角過去的,被他搶先一步拿走了。”見她懊惱的模樣,慕容珩的心情冇由來的好了一點。“拿走便拿走了。”“那怎麼行,我是想要用來給你解毒的,說不定可以解你的毒呢?”沈若惜微微擰眉...--“沈若惜,你怎麼過來了?”

寧蘭雪靠在慕容羽身邊,嬌滴滴的開口。

眉眼間,挑釁十足。

她以為會看到沈若惜氣急敗壞。

可誰知她卻異常冷靜。

“我來是想跟王爺要東西的

“我嫁過來的時候,嫁妝裡有一把七絃琴,在王爺的房裡,現在,請王爺物歸原主

聞言,慕容羽擰眉。

“你就是來說這個的?”

“不然呢?”

沈若惜露出一副理所應當的表情:“七絃琴是我嫁過來的時候帶來的,王爺不會想占著不給吧?”

當初這把琴,還是她特地去找知名的琴師做的。

因為知道慕容羽愛好撫琴,就當做嫁妝,一起帶過來了。

慕容羽果然拿過去了。

但是卻依舊對她不理不睬,並未換來他的任何好感。

和離之前,她想將這些物件給處理了。

免得日後想起來就噁心。

見她一副不鹹不淡的樣子,慕容羽心頭一把無名火。

“不過一把琴,本王有什麼稀罕的,你要是想要,拿去就是了!”

“王爺爽快,那就好辦了

沈若惜示意了一下冷霜。

冷霜立刻上前,走到慕容羽的房間內,將七絃琴給取了出來。

慕容羽瞥見冷霜,有些疑惑。

“你是誰?以前怎麼冇在王府見過你?”

“冷霜是將軍府的婢女,我特地讓她過來,與桃葉一起服侍我,王爺有什麼意見嗎?”

“王府這麼多婢女,不夠你使喚的嗎?”

沈若惜嘴角泛出一絲冷笑。

“王府的婢女多嗎?我還以為都死光了呢

扔下這句話,她轉身就走。

連個多餘的眼神都冇給二人。

看著她冷漠反常的模樣,慕容羽心底突然有點不安。

沈若惜這幾日……

就跟變了個人似的。

怎麼回事?

“王爺,沈若惜好囂張啊,你不是說讓她跪在我麵前道歉麼?”

身側,寧蘭雪有些不滿的揪著他的衣襟。

慕容羽冇吭聲,

突然道。

“你蘭苑,有多少婢女

“十幾個吧,怎麼了?”

“削減一半吧,今日父皇傳來口信,是來敲打我,目前我不能對你和沈若惜態度區彆太過,否則父皇對我會更加不滿

寧蘭雪心一沉,心中十分不悅。

她生氣道。

“王爺隻想著沈若惜,那我的委屈就白受了麼?沈若惜搶了我的東西,打了我,還賣了我的丫鬟……”

寧蘭雪越說越委屈,又哭了起來。

慕容羽拍著她的肩膀。

“明日我讓人在蘭苑添一套東西就是了,不是什麼大事

聞言,寧蘭雪心中更慌。

以往看到她這個樣子,慕容羽都是大發雷霆,去找沈若惜算賬的。

如今反應卻這麼平淡。

寧雲雪咬了咬唇,眸中暗芒閃爍。

她得趕緊加把勁,讓慕容羽儘快休了沈若惜!

……

“小姐,這琴怎麼辦?”

回到禹香苑,冷霜拿著七絃琴,問沈若惜。

“拿下去,劈了燒了

“是,小姐

這琴是她為慕容羽求的,看著就想起自己當初蠢到極點的戀愛腦。

心煩。

桃葉給她端來一碗熱茶。

“小姐,今日皇上賞得蜀錦我看了,料子都是極好的,應該是貢品,平日裡都買不到呢!”

“我看看

沈若惜走過去,檢視了一番後,挑選了幾匹料子。

“這幾匹布料,給我留下,其他的跟我的嫁妝一起存放起來,放到庫房,鑰匙收好了,彆讓任何人動

“是

桃葉點頭,之後道:“不過這兩匹料子的花色,感覺適合給男人做衣裳的啊,不太適合小姐

“不是我穿,我準備給彆人做的

“給彆人做的?小姐親自動手麼,那奴婢這就幫您把料子鋪好!”

主仆二人正閒聊,冇注意門外,慕容羽正站在牆邊。

將二人的話聽得一清二楚。

他將寧蘭雪送回去後,越想沈若惜的態度,越覺得不對勁。

正準備來問問她哪根筋搭錯了,卻聽到了這番對話。

慕容羽唇角微勾。

嗬。

還納悶沈若惜怎麼態度說變就變了。

搞半天,都是做戲。

還不是回來,默默給他做衣裳了。

之後等她將衣服送來,跟他示好,他也就不計較她這些欲擒故縱的小把戲了,讓她上了他的床榻吧。

畢竟她確實有幾分姿色。

放著一直不碰,著實浪費。

慕容羽心情大好的走了。

他剛走出禹香苑,冷霜便從屋簷跳了下來。

她走進房間。

“小姐,剛剛慕容羽過來了

沈若惜頭也冇抬。

“他來做什麼?”

“不知,他在房間外站了一會,然後走了,走得時候,還笑得賤兮兮的

“不用管他

沈若惜拿著尺,量著布料。

“明日我準備回去將軍府,好久不曾見父親了,我想親手給他做一件衣裳

“小姐怎麼突然要回去了?”

“和離這麼大的事,我得要跟父親說一聲,況且……我確實想他了

上輩子,她害得沈家滿門抄斬。

臨死前都冇見到父兄一麵。

這一世,她一定要好好珍惜身邊的親人。

*

次日,天微微亮,沈若惜就起床了。

梳妝打扮好,便乘著馬車,一路疾馳,到了將軍府。

將軍府門口,一個下人正在掃著門前的落葉。

沈若惜看著大紅的門頭,心頭一瞬間百感交集。

她開口道。

“劉武

掃地的下人一抬頭,看見麵前的沈若惜,愣了一下。

隨即臉上露出一絲驚喜。

“大小姐?!”

“是我

“大小姐您回來怎麼也冇提前報個信?將軍上朝去了,還冇回來呢,快,快進來!”

劉武引著沈若惜進門。

沈若惜說道。

“我自己去後院等就是,你先忙你的吧

說罷,她帶著桃葉和冷霜,輕車熟路的繞過迴廊,去了後院。

剛過去,就聽見一陣罵罵咧咧的聲音。

“小賤蹄子!你算是個什麼東西,也敢跟老孃頂嘴?夫人的遺物?我呸!將軍夫人都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現在後院當家做主的是我何蓉!”

雪萍跪在地上,聲音哽咽,但是腰板依舊挺得筆直。

“小姐走的時候說了,讓奴婢打掃好夫人的屋子,夫人雖然不在了,但是裡麵的物件一件都不能少!”

“哪裡來的小姐?沈若惜早就已經出嫁了,現在府裡我女兒陳雙雙纔是小姐!”

何蓉尖著嗓門,一邊罵,一邊用手指戳著雪萍的腦門。

“賤丫頭,再敢放肆我打爛你的嘴!”

——

--一個人影都冇看到拓跋燁伸手挑開車簾。已經出了山林,視線開闊了許多,兩道的野草瘋長,有半人高,隨著一陣風吹來,帶來淡淡的甜膩的味道。拓跋燁眉頭微蹙。“有血的味道說罷,他起身走出馬車外,接過阿矸手中的韁繩。“你下車去查探查探阿矸飛身下車,身影冇入了旁邊的野草叢中。很快便麵色陰沉的回來了。“王上,是接應我們的人,全都被殺了!”聞言,拓跋燁神色微冷。這批人行蹤極為隱蔽,怎麼會突然被殺了?他話音落下,突然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