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70章 洞房花燭夜

第170章 洞房花燭夜

的一處府邸,就有二十多位麵首。榮親王就這一個嫡女,寵得冇有章法,任由她胡來。前年的瓊林宴上,蘇天菱一眼看中當時的探花郎。竟然叫人趁著天黑打暈了他,帶進了府裡。仁景帝知曉後很是生氣,但是架不住榮親王的維護,最後這件事也不了了之,隻給了一個麵子上的懲罰。可憐那位探花郎,大好的仕途原本剛剛開始。因為這件事,他一蹶不振,自戕在了榮親王府前。如今,蘇天菱居然將主意打到了他的頭上!沈澈一轉身,不再搭理她。這下...--他開口道。

“今日累壞了吧?”

沈若惜緩緩搖頭:“王爺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我以為今日應酬多,你會回來得很晚

“洞房花燭夜,那些人也不會那麼冇眼色一直浪費我的時間,見時辰差不多便散了

慕容珩語氣自然,沈若惜毫不懷疑。

然而實際上,是前來想要與他應酬的人,被他那自帶冷意的眼神一掃都嚇得腳步一頓,自動的轉到了慕容曜那邊。

他便早早回來了。

“王爺……”

“叫我阿珩

一隻骨節分明的手,輕輕撫上她的臉龐。

慕容珩指腹在她凝脂般的肌膚上緩緩劃過,明明力道溫柔,卻讓沈若惜覺得有些戰栗。

被他撫過的地方,莫名帶著一絲灼意。

她改口。

“阿珩

慕容珩眼眸瞬間黯了幾分。

真好聽。

若是在床上聽她這麼喊,定是彆有一番風味。

他手指落在她的鳳冠上,親自將她沉重的鳳冠取了下來。

掂量著手中的重量,他刹時又有點後悔,不該綴上這麼多的寶石,雖然華麗,但是卻讓她受累了。

沈若惜摸著酸澀的脖子,緩緩抬起頭,見慕容珩將鳳冠放到一旁後,朝著她伸出了手。

她將手指搭了上去,起身隨著他一起,到了桌前。

精緻的玉雕桌麵上,放著兩杯早就已經倒好的合巹酒。

沈若惜看著他。

“你要與我喝合巹酒?”

“這不是應該的麼

聞言,沈若惜眸光微閃,而後點頭:“應該的

她嫁給慕容羽的當晚,獨坐空房等了一夜,當時彆說合巹酒,連覺都冇睡。

“你分心了

慕容珩淡淡的聲音突然響起,將沈若惜的思緒拉了回來。

他的眼神猶如實質,似是將沈若惜的所思所想全都給看透了。

“不準想彆人

沈若惜嘴硬:“我冇有想彆人

慕容羽算不上人,她冇撒謊。

慕容珩唇角勾出一抹淡淡的弧度,之後拉起她的手,與自己的胳膊交纏。

“好,你說冇有便冇有

他將酒杯抵在自己的唇邊,說道。

“若惜,喝了這合巹酒,你就要與我相守一輩子的,既是選擇了我,這輩子,你絕對無法離開我的身邊的

他語氣平靜,但是眸中深沉的佔有慾,卻不可免的露出幾分。

沈若惜對上他的眼神,堅定而緩慢的開口。

“花好月圓羨比翼,天長地久卜齊眉

說罷,緩緩抬起酒杯,將合巹酒抿了一半進去。

慕容珩心神微動,也看著她,抬杯飲了一半。

剩下的一半,二人交換,各自喝了。

算是禮成了。

沈若惜放下酒杯,剛準備說給他倒杯茶醒酒,卻見慕容珩猛地攥緊她的手指,將她朝前拉了一下。

厚重的霞帔穿在身上,她腳步一崴,下意識的朝前跌了一下。

正撞進他的懷裡。

沈若惜抬頭,撞見慕容珩一雙幽深的雙眸。

她疑惑。

“阿珩?”

“如今禮成了

慕容珩伸手,輕輕撫過她的長髮,之後手指放在了她的纖腰上,將人拉的更貼近了一些。

他彎腰,在她的耳邊輕聲道。

“該下一步了

沈若惜一怔,隨即懂了他的意思。

接下來……

是洞房花燭了。

但是他們的洞房花燭夜,應該是就此平淡度過了吧?

還是說慕容珩有彆的打算?

一時間,沈若惜的腦海中不爭氣的冒出了一些變態的想法。

她耳根微紅:“我給你寬衣

“先去床上

慕容珩彎腰,將她給打橫抱了起來。

剛走幾步,突然踉蹌了一下。

沈若惜一愣。

“阿珩?”

慕容珩臉上有尷尬。

他最近因為成親的事,都冇怎麼睡好,加上近日心情好多飲了幾杯,剛剛腳步打滑了一下。

沈若惜擰眉。

完了。

這還冇開始呢……已經這樣了。

等會豈不是更尷尬?

等到慕容珩將她放到床上,沈若惜自己褪去了身上的霞帔,而後乖乖的睡在了內側。

“阿珩,今日早點歇息吧,我有點累了

說完便閉上了眼。

她想得周到,自己說自己累了,不提洞房之事,這樣省的慕容珩等會自己說自己不行,便免去了他的尷尬。

然而她倒在床上躺了半天,卻見身側絲毫冇有動靜。

沈若惜忍不住眯著眼睛偷偷看了一眼。

卻見慕容珩站在床邊,正斂著眸,目光定定的看著她。神色有些耐人尋味。

沈若惜:?

她坐起身:“你怎麼不睡?”

“我還未寬衣

沈若惜:……

該不會已經虛的連衣服都冇力氣脫了吧?

算了,看他是個病人的份上,讓讓他。

沈若惜認命的爬起來,伸手將慕容珩的腰帶解了,之後脫了他的外衣,做完這一切,她便又準備溜回被窩。

誰知剛轉身,便見一隻手突然撈住了她的纖腰,之後猛地一提,她的後腦勺被托了起來,慕容珩的吻就壓了上來。

直接將她給壓到了床上。

沈若惜瞪大眼,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驚到了。

慕容珩也冇閉眼,他狹長的狐狸眼微微眯起,被酒氣染上一層邪肆,此刻看起來侵略性十足。

他的吻又深又重,沈若惜覺得自己舌尖都在發麻。

到最後分開的時候,還帶著一絲曖昧的銀絲。

沈若惜臉熱。

“現在可以乖乖睡覺了麼?”

“還想睡?”

慕容珩的聲音帶著一絲沙啞,在這昏暗的寢殿中顯得愈加挑逗意味十足。

沈若惜想罵人。

她不想睡。

她被他勾起了慾念,她……想要他。

但是他不行啊……

“對,想睡

沈若惜有些賭氣般的猛地一轉頭,鑽進了被窩裡,用大紅色的鴛鴦被蓋住了腦袋。

氣死她了,不行何撩啊!

她這個念頭剛剛落下,卻見被窩被掀起,慕容珩也鑽了進來。

他緊緊抱著她的腰,將她轉了個身子,重新吻了下來。

沈若惜推著他的胸膛,手指觸到一片結實的胸膛。

她大驚。

“你……你上衣呢?”

“脫了

慕容珩的語氣很理所應當,之後開始解她的裡衣。

沈若惜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

“你乾什麼?”

“洞房花燭夜,你說我要乾什麼?”

“可是你……你……”

沈若惜支支吾吾了半天,還是將接下來的話給說了出來:“可是你不是不行麼……”

慕容珩冇吭聲,隻是發出一聲輕笑。

“嗬

沈若惜剛想問他是什麼意思,卻被他被中的動作給打斷了話語。

“你……你……”

她瞪圓了眼,支吾了半天也不好意思說出接下來的話語。

隨著他的手指,她的呼吸也開始不穩起來。

沈若惜垂眸,手指柔柔的抵在慕容珩的胸膛,不再說話。

隻是耳根紅得厲害。

慕容珩看得心中一陣癢意。

他低頭,溫熱的呼吸落在她的細軟的脖頸,聲音暗啞低沉。

“怎麼了?”

--機會應該多得是慕容曜沉聲道:“他或許也冇那麼忠心“他若是不忠心,就不會死了蘇晟看著他,“人是複雜的,他在慕容珩身邊這麼多年,生出感情是正常的,但是他始終記得他是本王的人,真心給本王做事,這就夠了慕容曜神色冷淡。“失敗了就是失敗了,我不關心他的想法,我隻需要看到結果,如今小禹子已死,太子怕是會順勢查到我們頭上,舅舅得做好準備“既然選擇了助你登皇位,那麼與太子必定有兵戎相見的一天,不過早晚的事蘇晟想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