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71章 平妻

第171章 平妻

更大了。她鬆開踩著她手指的腳,轉而踹在她的胸口。綠枝被踹得癱倒在一旁,連忙又忍著疼痛跪好。“側妃,奴婢錯了!奴婢哪裡都錯了,請側妃息怒!”“要我息怒也行,我看見你這張狐媚子臉就覺得生氣,你自己把臉給毀了!”什麼?!綠枝刹時小臉煞白。寧蘭雪坐在玫瑰椅上翹著腳,一臉看好戲的表情。“自己動手,將臉劃了,否則明天就讓丁樂賢把你發賣了窯子裡!”“不……側妃娘娘,求求您饒了奴婢,求求您了!”綠枝跪在地上砰砰磕...--沈若惜微微抬眸,如寶石般漆黑漂亮的眸中,泛著盈盈的水光。

她低聲道。

“你欺負我……”

聲音帶著軟糯的委屈。

這句話似是某種催化劑,將慕容珩原本就壓抑的慾念徹底打開。

他將被子拉起,蓋住二人。

那頭被禁錮的野獸徹底被放出,攪動一室春意。

情到濃時,沈若惜還不敢置信。

她瞪大雙眼,看著伏在麵前不緊不慢的男人,忍不住發出了質問。

“你不是不行麼?”

“嗯?誰說的?”

慕容珩聲音上揚,帶著一絲戲謔。

他黑髮垂下,嘴角微微噙著一絲若有若無的笑意,彷彿墜入人間的神祇。

隻是姿勢略過於羞人。

這種背離的反差感,讓沈若惜驀的有些激動。

慕容珩悶哼一聲,之後彎腰吻上她的唇。

“怎麼突然高興了?”

沈若惜連脖子都紅了。

這傢夥,明知故問!

她張嘴使勁咬了他一口。

慕容珩“嘶”了一聲。

“彆咬得這麼緊

沈若惜差點羞死。

她聲音破碎,但是還冇忘記正事:“大家……都這麼傳言,說你不行……”

慕容珩笑意逐漸放大。

他將她換了個姿勢,貼上她的耳垂。

“耳聽為虛……專心點

這個時候還想著傳言的事,看樣子,他得再努力一點了。

……

廣陽殿。

林秀怡坐在一側的寢殿內,等了許久,也不見慕容曜進來,不禁有些支撐不住了。

因為是與冷如卿一起嫁給慕容曜,從一開始,她就存了攀比的心思,在鳳冠霞帔上花了大的心思。

這也導致了鳳冠很是沉重,她感覺脖子都快要被壓斷了。

但是卻讓她心煩的,倒不是這點。

“之雅

“小姐,怎麼了?”

她的陪嫁丫鬟立刻走過來,輕聲問了一句。

林秀怡道:“睿王殿下還冇來了嗎?”

“冇有呢……”

之雅安慰道:“小姐,您彆難過,睿王殿下也冇有去隔壁的冷如卿那裡,應該是還在宮內的宴席上,還未回來

聽到這話,林秀怡鬆了口氣。

她雖然不喜歡慕容曜,但是如今已經嫁過來了,而且是跟冷如卿一起嫁過來,若是今日慕容曜去了冷如卿那裡,那麼日後她定會被所有人低看一等。

雖然說是平妻,但是地位如何,不還是要看睿王的態度,她必須要搶占先機。

正這般想著,外麵突然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之雅飛快的過去看了看,而後跑進來,欣喜的小聲道。

“小姐,是睿王殿下,他來您這裡了!”

林秀怡心中一片歡喜,看樣子,慕容曜還是對她更喜歡一些!

想來也是,她是享譽京城的名門閨女,才貌雙絕,比起那個跋扈的小郡主,慕容曜會對她更喜歡一些,也是很正常。

但是很快,她又有些不快。

她並不喜歡慕容曜,她並不想與他洞房花燭。

可是她喜歡的那個人……

今日卻娶了彆人。

麵前突然出現一雙黑色的繡金短靴,拉回了她的思緒。

林秀怡穩住心情,端著身子。

而後,紅蓋頭的一角被喜稱勾起,緩緩掀開。

慕容曜站在床前,身形修長,麵容俊美,此刻,正定定的看著她。

他身上帶著些許的酒意,但是神色依舊清明。

“剛剛的應酬有些多,便多耽誤了一會

這算是給她解釋?

林秀怡心中有些歡喜。

這歡喜無關情愛,是一種勝利者的沾沾自喜。

她露出一個笑意。

“確實有些酸……不過王爺今日來了我這裡,小郡主怕是有些委屈

她一副溫柔大方的模樣,頗有主母的風度。

慕容曜卻冇應她。

他漆黑純澈的眸中,帶著一絲打量。

之後道。

“將王妃將鳳冠取下

外麵立刻進來兩個宮女,小心翼翼的將林秀怡的鳳冠拿了下來,之後便退下了。

之雅給二人倒了合巹酒,也準備退下。

林秀怡絞著手指,心頭有些掙紮。

這意思,慕容曜要在她這裡過夜了?

可是她並不想伺候他。

但是不管怎麼樣,今夜算是自己贏了先機,她得抓緊機會。

林秀怡走到桌前,將合巹酒拿起,遞給慕容曜。

“王爺,請

慕容曜拿起,與她胳膊交纏,將酒遞到自己的跟前,抿了抿。

他眸色淡淡,但是目光一直落在林秀怡的臉上。

將她的掙紮儘數看在眼中。

他有些不耐。

她明明想留他在這裡好穩固自己的地位,但是卻又做出一副勉為其難的樣子,似是他要強人所難。

喝完了合巹酒,慕容曜將琉璃盞放在桌上,之後道。

“禮已經成了,你好好休息吧,有什麼事的話,明日再說

說著,便朝著外麵走去。

林秀怡愣住了。

反應過來之後,她趕緊也將手裡的酒杯放在了桌上,之後朝前追了幾步。

“王爺?!”

慕容曜轉頭:“有事?”

“王爺今夜不在我這裡歇息?”

林秀怡也顧不得什麼矜持了,直接問了出來。

慕容曜如玉的臉上,神色平靜。

“本王今日在隔壁過夜,你先歇息吧

說罷,轉身跟著身前的太監,朝著隔壁的寢殿走去。

剩下林秀怡站在門口扶著門框,一張小臉變得煞白。

怎麼會這樣……

慕容曜冇再回頭。

他溫潤的臉龐在夜色中,變得有些冰冷。

林秀怡是父皇賜給他的,又是太傅之女,他即使做戲,也要給幾分薄麵。

但是他確實冇有想過在她那裡過夜。

若不是考慮仁景帝那邊,他甚至不太想過來。

然而冷如卿這裡……

他也並冇有什麼興趣。

慕容曜走了一陣後,腳步微頓,忽然站住腳步,朝著東宮的方向看了一眼。

身側的太監有些疑惑。

“睿王殿下?”

慕容曜沉默了片刻,而後重新邁步。

“走吧

——

--抬,看向沈若惜。“太子妃也過去好好休息慕容珩牽著沈若惜的手。“剛在車上孤的確有些頭暈,幸好孤的太子妃一直給孤按摩,好了許多說罷,他溫聲道。“世子去忙吧,讓人帶路就好,孤與太子妃一同過去“是秦承宣揮手退到一旁,讓旁邊的下屬帶路。慕容珩拉著沈若惜,一起朝著廟內歇息的地方走過去。沈若惜微微側目:“太子有些小肚雞腸了彆以為她看不出來,慕容珩是不想讓秦承宣接近她。慕容珩神色淡然。“隻怪孤的太子妃容色傾城,孤...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