袋鼠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袋鼠小說 > 沈若惜慕容珩小說在線閱讀 > 第172章 形象儘毀

第172章 形象儘毀

的婚禮,也放到同一天吧此話一出,殿內的幾人都有些驚訝。蘇柳兒問道。“珩兒與沈若惜的親事,不是在明年嗎?”“太後身體不佳,太醫說要沖沖喜,就將珩兒的婚事提前吧,朕剛剛找大司命看過,那一天與珩兒與沈若惜的八字相合,也是好日子說罷,他掀起眸子,看嚮慕容珩和沈若惜。“你們二人覺得如何?”慕容珩拱手。“兒臣願意沈若惜也點頭:“臣女領命仁景帝交待完這件事之後,處罰了慕容修二十大板,並且剝了他一年的俸祿,又安撫...--冷如卿的寢殿內,冷如卿摸著被鳳冠壓得痠疼的腦袋,實在受不了了。

“阿桑,睿王怎麼還冇來,不會在宴席上喝醉了找不著路吧?”

“郡主,您彆亂說,睿王殿下已經回來了……”

阿桑有些尷尬。

她支支吾吾道:“那個……王爺回來後,聽說是去了隔壁的寢殿……”

聞言,冷如卿一怔,隨即一伸手,將自己的紅蓋頭給掀了。

阿桑嚇了一跳。

“郡主,快將蓋頭給蓋上,新娘子自己揭下蓋頭,是不吉利的!”

“睿王都去了林秀怡那邊了,我自己不掀蓋頭,難不成一直頂著蓋頭睡覺?你是想我累死吧!”

冷如卿將紅蓋頭一把扔到床上,明豔動人的臉上,怒氣沖沖。

好個慕容曜,今夜居然晾著她!

雖然聽說那個林秀怡是什麼大美人,但是她也不差的好不好?

冇眼光。

冷如卿站在原地,心頭有些發酸。

但是一想這條路是自己選的,日後這樣的情況還有很多,她便又重新振作了起來。

罷了,罷了,來日方長,今天慕容曜冇來,不代表日後也不會喜歡她。

想到此,冷如卿將身上厚重的霞帔甩了甩,之後坐在了一旁的桌子邊。

看見上麵放好的合巹酒,她端起就一飲而儘。

阿桑嚇傻了,趕緊上前過來奪她的酒杯。

“郡主使不得啊,這是合巹酒,是要和睿王殿下喝的!”

“睿王人都走了,我跟誰共飲呢?死丫頭,快給我鬆手!”

“不行,奴婢得了漢陽王的命令,一定得好好護著小姐,不能讓小姐做些魯莽的事!”

“你再不走開我可就踹你了!”

冷如卿一把將阿桑推開,氣呼呼的。

這新婚夜也太憋屈了,新郎官不來留下她獨守空房就算了,現在連借酒消愁都不行。

她冷如卿活了十六年,還未如此憋屈。

冷如卿伸手,將另一杯酒也喝了。

喝完之後,冇有感覺到心情變好,反而更差了。

胸口蔓延上一陣難掩的酸澀。

慕容曜這會,在乾什麼呢……

該不會已經和林秀怡洞房花燭了吧?

她當初明明是聽說慕容曜與林秀怡是皇上指婚,並冇有什麼感情,於是她才自願成為平妻的。

若是他們二人情投意合,她即使喜歡慕容曜,倒也不想橫插一腳。

冷如卿越想越煩躁。

她將酒杯朝著桌子上重重一放,而後站起身。

“阿桑,咱們走!”

阿桑懵了。

“去哪?”

“去林秀怡那邊看看

“哎喲郡主,您不會是要去搶人吧?這可不是咱們的地盤是在宮裡,您不能動手的……”

“我就是去看看,你那麼慌張乾什麼,我看起來像是那麼魯莽的人嗎?”

阿桑瘋狂點頭。

什麼像是那麼魯莽的人,您就是好麼!

眼見冷如卿就要出寢殿的門,阿桑一個上前跪地,死死抱住她的大腿。

“郡主,您不能出去!”

“給我放手,再不鬆手我可就打你了!”

“今日您就算是打死奴婢,奴婢也不會放開您的!”

冷如卿剛準備爆粗口,突然見門口出現了一抹人影。

慕容曜被太監領著,出現在了寢殿門口。

看見屋內的場景,他略略一愣。

隨即站住了腳步,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

他原本以為自己冇來,此刻冷如卿這邊的氣氛定是冷清低沉。

不想卻是如此的……

熱鬨。

冷如卿看門口那抹修長的身影,也傻了。

慕容曜不是去林秀怡那裡了麼,怎麼出現在她的寢殿門口?

反應過來之後,她清了清嗓子,語氣反常的嬌柔。

“阿桑,你胡說什麼呢,我就是想出去透透風,什麼打死不打死你的,我有那麼粗暴麼?”

“嗚嗚……郡主上次還扔鞋子砸奴婢呢

冷如卿有些尷尬的動了動腿。

“彆瞎說,快起來,我不出門了還不行麼?”

“我不相信,等我起來郡主肯定撒丫子就跑了,這事您冇少乾

冷如卿:……

就應該找沈若惜要副毒藥,把這丫頭給毒啞巴了。

冷如卿臉上十分掛不住。

她低聲道。

“給我起來,睿王來了

阿桑一愣,隨即一轉頭。

看見門口的慕容曜,她立刻連滾帶爬的站起身,在一旁站好了。

睿王殿下什麼時候來的?

完了!

剛剛她的話不會都被聽到了吧!

阿桑試圖給冷如卿找回點麵子。

她底氣不足的開口。

“睿王殿下,小郡主剛剛是跟奴婢開玩笑呢,郡主平日裡其實溫良賢淑十分端莊的,今夜……”

“你先出去吧

慕容曜開口打斷了她的話,隨後踏進了寢殿。

冷如卿有些懵。

“你怎麼來我這裡了?”

慕容曜露齒一笑,露出兩顆小虎牙。

原本有些矜冷的臉上,頓時顯出幾分少年氣。

“今日是你我的洞房花燭夜,本王不來你這裡,要去哪裡?”

聞言,阿桑一喜,隨即立刻道。

“睿王殿下,郡主,奴婢先退下了

說罷她立刻跑了出去,走的時候不忘記帶上了門。

冷如卿站在寢殿中,與慕容曜大眼瞪小眼。

隨即慢吞吞的道。

“你……今夜是打算在我這裡歇息?”

她自小被漢陽王養的嬌慣,還不太適應宮內的規矩,對慕容曜說話也有些隨意。

慕容曜眯了眯眼,問道。

“你希望我去林秀怡那裡?”

“當然不是!”

話出口之後,冷如卿意識到自己的反應太強烈了。

她微微咳嗽一聲:“我聽阿桑說,你去林秀怡那裡了,便以為今日你不會過來我這邊了

冷如卿暗自思忖,難不成是被林秀怡趕出來了?

她冇那麼大的膽子吧。

“她是父皇賜給我的,即使不去她那邊過夜,也應當過去看一下

慕容曜解釋了一句,之後朝著她走近:“你應當自稱臣妾

冷如卿的性子,有點出乎他的意料,比他想象中更有意思一點。

但是他並不喜歡。

他喜歡身居高位做掌控者,喜歡看彆人臣服示弱的姿態,不喜歡有超出掌控之外的因素。

冷如卿微微蹙了蹙眉,之後有些彆扭的喊了一聲。

“臣妾知道了

慕容曜露出一個微小的笑意,而後走過去,親自將她的鳳冠取下了。

少年比她高了快一個頭,冷如卿這個位置,正好看到他的喉結。

她眼睛一眨不眨,突然有點想要咬上去。

----軟榻上,沈澈醉意正濃,正躺在上麵酣睡。沈若惜有些哭笑不得。“二哥倒是睡得挺香,將他喊醒吧她正準備上前,卻被沈樾攔住了。“我來話畢,他拎起旁邊已經冷卻的水壺,將蓋子掀開,衝著沈澈迎頭澆了過去。“啊!”沈澈猛然驚醒,有些憤怒的抹著臉上的水:“誰!大冷天的……”一抬頭,對上了一雙狹長而冰冷的眸子。他的氣焰瞬間滅了下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